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国

另一个全身弥漫着黑雾,看不清轮廓,显得神秘莫测,也不知道是不是人。
“只是,教主大人,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二五仔伸出虚无的手,喃喃道:“我应该是无法离开那条河的啊?”
该问的都问了,薄其华看向了梁代办。
“代办?”
好吧,这家伙是个疑似半神的存在,而且打不过,刚才试了,拿祂没办法。
顾孝仁点了点头。
“你主动找他有什么重要的情报要传递吗?”
“嗯。一份报纸。”
若是可以随意的复生他人,干脆建座庙供起来得了,这比神灵的权柄都强大了大多。
眼下将菊尚威驱逐出境并且罚上一笔钱,估计也是堵住云国方面的口舌,毕竟是在清泉宫会议场所发生的事件,总是要给对方一个说法的。
真救活了?
人群倒吸了口凉气。
两人的目光瞪了过来。
他眯了眯眸子盯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光芒才渐渐散去,气流也平静了下来。
璀璨的光焰从苏彤凝的身上升起,随后交织出道道螺旋气状的光环朝着四面八方荡开,密室里气流涌动,形成了光柱喷发的壮丽场景,宛若星辰湮灭后爆发的强光一般,照得每一个人都睁不开眼。
“呃……”
毕竟,辟秽救死的限制颇大,尤其是对于超凡争斗中的死者几乎没用,因为处于这种环境下的超凡者,大多死无全尸。
“传递消息,还有利用尚威的能量,暗中帮他们搜集一些物资。”
但顾孝仁根本就没有回应,而是凌空点亮了某颗星辰。
我去啊!
“菊尚威吗?”梁代办看着他,想了想道:“可能会被罚一笔钱,然后驱逐出境。”
顾孝仁面无表情。
灰雾宇宙中顿时光芒大盛。
“你是怎么发现她出了事情的?”
“限制不小……”顾孝仁简单的说了一些。
绿色的眸子扫视一眼,二五仔看到了出现在眼前的两道身影。
在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哪棵树会比原国的更粗了。
女人说了一些物品的名称,嗯,都是重点管控的神秘学材料。
“不用管他。”灰雾人淡淡道:“一个死人罢了,当他不存在。”
薄其华看了梁代https://m.hetushu.com.com办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二五仔如此想着,然后它便听到黑雾里的那道身影淡淡地叙述道:“世间一切极归宿,宇宙本源的孕育者,全知全能的众神之主,慈爱众生的万王之王。”
原本旁听的几个人不得不后退偏过头,甚至以手臂遮掩,以阻挡这种恐怖场景带来的不适感。
除此之外,死亡一刻钟以上的不行,凉透了的不行,血液流干的也不行。
除了教主大人,大概也没有其他人会叫它那个“二五仔”的绰号了。
因为相对于超凡世界来说还是拳头大小比较重要一些。
“孝仁——”
顾孝仁如此想着,然后离开了大使馆。
但显然,这种规则不适应于这种地方。
顾孝仁想了想,大概也明白了问题存在。
“嗯。”
大乱将起,鬼神将出。
“你终于出现了……”绿柳披头散发,眯了眯眸子吼道:“来吧!出手吧!死在半神手里,也不算辱没了我绿柳!”
“你知道那个组织的名字吗?”
菊尚威毕竟是一方大佬,而且在原国也是背景深厚。
果然,三分之一的成功率还是极为不靠谱的,估计诈尸都比这种几率强。
因为那种恐怖的场景刚刚到了他的身旁就已经消弭一空了。
“为什么不出手?”绿柳皱了皱眉。
薄其华还夸张的掰动着顾孝仁的头发。
薄其华反应了过来,与梁代办对视一眼,两人还走到了角落里嘀咕了几句,随后才重新恢复了密室之前的审讯场景。
“死掉的那个?”
“不然呢?”梁代办饶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离开了密室。
至于某些材料流失的问题,这种事情就可大可小了。
但应该是无关痛痒的。
“总有原因吧。”
这是一种规则。
“你女儿?”薄其华眯了眯眸子:“你和菊尚威的女儿?”
“哪怕如此,那也是不可多得的神术了。”梁代办夸赞道:“不过,若无必要,你还是不要外传为好,以免引来某些人上门求情,让你帮忙复活刚死之人。”
“他都让你弄些什么东西?”
一时间,密室里只和-图-书剩下了顾孝仁、薄其华和梁代办三个人。
“你现在的状态怎么样?”薄其华看着这个女人问道。
“哦。”
“所以你判断她出了事情,才去打听的消息?”薄其华平静地说道:“打听到了什么消息吗?”
好家伙。
“不是。”女人摇了摇头:“我当年在乡下生下的孩子,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后来来到了白云港,就没有在联系了。谁知道……谁知道她之后竟然寻了过来。”
好吧,人家就是做个试验,难道救不活还能硬让人家给搞活了不成?
梁代办吩咐了一声,立马有人拿来了椅子,然后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中,顾孝仁坐了上去。
薄其华伸出手指在桌面敲了敲:“那说说过程。”
“不知道。”女人扶着额头叹了口气:“当初她也被乌夜啼控制住了,而且自从我嫁给了尚威之后,灵修会就严格控制我们见面的次数。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出了事情,所以才去找人打听消息的。”
“呃……没了?”顾孝仁微微愣了下。
“哦。”顾孝仁只好抚了抚额头,乱扯道:“就是……脑袋有些疼。”
没有这种道理嘛。
更不要提那该死的三分之一的成功率了。
一个周围浮现出扭曲繁密的绿色事物、宛若蛇蟒交织的场景,那人看起来就稍稍有些恐怖的样子。
但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能量波动很快就开始迅速的减弱了。
“灵修会都让你做些什么?”
绿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微微打量着二五仔,还偶尔看一眼灰雾弥漫的身影,似乎奇怪传承馆的转生物怎么会跟这个疑似半神的家伙搞在一起。
他当然知晓这种事情,不过,暴露给大使馆方面就无所谓了,因为原国政府现在也算是他的靠山,他的能力越重要,原国方面越会更加重视。
是顾孝仁在小镇中发展的二五仔雾隐使者。
“你是传承馆的转生物?”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刚来到了白云港,因为身无分文,被同乡骗入了乌夜啼,最终被对方用超凡手段控制,渐渐成为了那个组织的棋子。”
它瞪大了绿油油地眸子,整个巨大和_图_书的身子僵持在了那里,甚至保持着跪坐地姿势。
“好久不见,二五仔。”
“嗯,没错。”薄其华重新打开了笔记本,然后拿起钢笔问着:“说说吧,你和菊尚威是怎么认识的?”
打个比方,他顾孝仁若是在云国干掉了一个与稷山灵修会有染的会长,难不成会有人将他怎么样吗?
吗的,这家伙好像有些中二啊?
然后还冲着顾孝仁点了点头,似乎想要道谢。
“那他怎么会在清泉宫杀人?”
“孝仁,刚才人多嘴杂,我不好询问。你那能力应该是有限制的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国?
嗯,顾孝仁若有所感,这应该是术法失败前的征兆。
“神国?”
挥手将【衍生物·雁鱼灯】收回意识神国,顾孝仁看了一眼薄其华说道:“你继续审,别管我。”
“菊尚威不知道?”
光芒弥漫之后,一道七八米高的庞然大物显现了出来。
“看看你有没有白头发。”薄其华面容严肃地说道:“这种术法我又不是没听说过,大多都有强烈的后遗症,若是因为救个人让你状态受损,那这个人还不如不救。”
真是教主大人!
女人也盯着他,大概也明白这个才是能做主的人,因此便恳求道:“我、我能见见尚威吗?”
大概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顾孝仁觉得,若是没有【衍生物·雁鱼灯】的那一丝希望,还不如直接找个坑埋了,这绝对就是在浪费时间。
“嗯,知道。”女人如实回应:“叫灵修会。”
顾孝仁懒得搭理他,反正都是个死人了,他和一个死人置什么气?
此时,那个原本瘫软在椅子上的女人竟然缓缓地动了,然后还渐渐地眨了眨眼睛,轻轻地抬起了头。
好吧,他屁事没有,但还得装作有事。
“他……”女人抿了抿嘴唇:“他应该是不知道。”看着薄其华看过来的眼神,女人赶紧说:“我不是在帮他开脱,而是认识尚威的人都了解他的脾气,他要是知道这种事情,一定会阻止我的。”
“我想向他打听一个消息。”女人低下头,好久才说道:“我女儿的消息。”
“不、不是。”女人咬了咬嘴唇:“是https://m.hetushu.com.com在……乌夜啼。”
我忍。
反正现在不死,早晚也得死。
大概吧。
梁代办与薄其华看向了顾孝仁。
他们这样想着,然后静谧的空间中,突兀地传来了一阵女人的低吟声。
与墨河签订灵魂契约的生物,是无法远离墨河的。
“我在这个组织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乌夜啼被封了之后,我还是知道一些家伙暗中隐藏的身份的。前几天,我曾经主动找过一个人。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被尚威发现的。”
在肉眼看不到的场景里,一缕雾气飘荡在半空中,仿佛充当了某种养分,密室突然光芒大盛,竟然爆发出了比之前更加剧烈的能量波动。
顾孝仁行走在县城之间,感应了一会儿,然后面貌大变,在某个小巷里进入了众妙之门。
“这个……”女人想了想,随后才苦笑:“估计是我最近的状态有些异常,被他察觉了,说不定还暗中跟踪了我,他是第五级经略,我根本发现不了他。”
直接将对方当作空气,他站在那将双手插入黑袍的袖子里,然后在灰雾中默默地感应了一下。
他全身被雾气包裹,刚刚进入灰雾宇宙,就看到了一片林木倾倒般的场景,宛若一条条翠绿的巨蟒不断翻滚交织,扭曲繁密的形象化成了数百米的轮廓,密密麻麻地,朝着他溃压了下来。
“我……怎么回事?”女人晃了晃脑袋,伸手摩挲着眉心,因为上面还有一道已经凝结了的疤。
“你这术法,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吧?”两人关心的问道。
这特么是遗传啊!
“什么报纸?”薄其华问道。
二五仔微微一愣,有些吃惊地说道:“教主大人?”
“她现在在哪里?”
绿柳:“……”
明明刚才还在宽敞的空间里修行,怎么眨了眨眼睛,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没什么反应。
顾孝仁只能好家伙。
“嗯?”
如此想着,顾孝仁突然问了句:“对了代办,菊尚威这件事情,一般会如何处理?”
“不是,我没事……”
尸体大面积耗损者无法复生。
“不是。”
他并没有雇佣马车,也没有直接回顾公馆,而是换了一身黑袍,然后暗中感应,一路疾https://m•hetushu•com.com驰,来到了白云港几百里外,一个不知名的县城。
然后,他们就听到灰雾人淡淡地说道:“此处乃是吾主的神国衍生体,包容万物,隔绝天地,自然可无视相关规则。”
那人对他能无声无息的消弭了自己手段的行为也毫不意外。
不过,若是他有一天成为传奇者,或者成为半神级别的传说生物,说不定成功率方面会有所提升。
但后者却翻了个白眼:“赶紧说正事,不然一会儿又死了。”
薄其华又问了一些情况,女人都一一说了,还主动交代了一些隐藏在白云港的灵修会成员的身份。
“快——拿椅子过来!”
二五仔知道这一点,某个家伙大概更清楚。
“看我干嘛?”顾孝仁双手一摊:“都说了试试看了。”
众人放下遮蔽眼眸的手臂,朝着那个名叫苏彤凝的女人看了过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衍生物·雁鱼灯】的灯焰突然跳动了下。
梁代办与薄其华立马将顾孝仁拉到了角落。
顾孝仁没发迹之前还未必比得上对方。
外联部突袭乌夜啼的事情,他们大使馆还是有些掌握的,也查到了这个地方乃是稷山灵修会的据点,这与他们掌控的情况基本相同。
还是得找个大树好乘凉啊。
“我……大概都清楚发生了什么。”女人迟疑了下,缓缓说道。
女人的回应却让顾孝仁神情一肃。
人群瞬间静止,动作整齐划一,齐刷刷地朝着那具尸体看去。
他淡淡地看着某道望过来的身影。
“不方便说吗?”
二五仔与绿柳微微一愣。
“一份名叫叙报的报纸。”女人如此说着:“我看到了那张报纸上有熟悉的音阶条纹,那是我交给她的超凡之书的内容,是她的求救信号。”
二五仔被绿柳盯着,忍不住颈后发凉:“教、教主大人,这位是?”
梁代办点了点头,随即有人带着女人离开。
苏彤凝:“……”
“你干嘛?”顾孝仁将他的手拨开。
女人摇了摇头:“那人说他也不清楚。不过,他要求我帮忙弄一批物资,然后会找些人再帮我打探。”
他这算是知道了菊采京为什么老爱往乌夜啼跑了。
“继续说。”薄其华面无表情地提笔记述。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