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两人对视,都默契地沉默了。
陆盼盼:“你一会儿再出去。”
“我不能不想多啊。”罗维小声道,“金州漳海银行俱乐部的人啊……那可是在全国数一数二的俱乐部,里面可是有好几个国家队球员的,就这么频繁地找盼盼姐,能不慌吗?”
陆盼盼和顾祁走在右侧,经过小吃区,一茬接一茬的油炸腌卤的嗅觉轰炸调动着陆盼盼的胃口。
“换着用呗。”顾祁拉着她继续走,经过一家卖马克杯的摊位,他指着一套粉蓝色的杯子说,“再买一套这个?”
“再逛逛呗。”
陆盼盼抬头,看见夜市灯光下的顾祁,双眼亮得像站在太阳底下一般。
她反思自己,平时训练的时候,她总是会忍不住多看顾祁两眼,比赛的时候,顾祁摔倒跟别人摔倒,她的紧张度完全不一样。
陆盼盼抱住顾祁的脖子,仰头蹭了蹭他的下巴。
陆盼盼喜不自胜,却又是在意料之中。
他用力嗅了嗅,“还喷了香水。”
他买了一套杯子,回头一看,旁边还有情侣保温杯。
顾祁前脚走,王洛桢后脚就穿过马路过来了。
他虽然不知道别的球队是怎么处理的,但他从来没有说过不允许经理跟队员谈恋爱,而且……其实在他看来,男才女貌,多正常的事,还没到多么严重的地步,只是可能说出去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
要说煞风景,有时候真的数直男是第一。
陆盼盼走马观花,也没仔细看,直到被一个女生叫住。
此刻王洛桢的神态已经恢复正常,他礼貌地笑着,笑意却难达眼里。
吴禄心里一颤,无话可接。
两人坐到沙发前,陆盼盼给吴禄拿了瓶矿泉水。
以陆盼盼的经验,像单旭阳这样的性格,应该是在跟自己非常亲近的人谈话,那没个一两个小时估计谈不完。
吴禄喝完水,放到桌上时,看见陆盼盼放在桌上的钱包一角露出一张名片,“——海银行排球俱乐部”
他们穿过十字路口时,一行人正从对面的饭店出来。
陆盼盼到了房间门口,拿出房卡打开门,说道:“过来分一下东西。”
忙了一天,比赛也看得她浑身是汗,这会儿又累又困,恨不得能立马倒床睡觉。
陆盼盼默了默,“谁说的。”
“在一起”这三个字就这么难说出口吗?
“吴教练?您到底想说什么?”陆盼盼等了半天没见吴禄开口,只得主动问。
明明一只脚已经踏入总决赛了, 可就是只差那么一点。
什么离婚不离婚的,简直被顾祁洗脑了!
她伸手拿过那个黑色的手机壳,一边换一边说:“不过我要这个黑色的,红色的真丑。”
这种话,意味不明,有的人会理解会拒绝,有的人会理解为对方在强调单独吃饭。
她插上吸管,喝了一口,感觉特别新鲜,就抬手递到顾祁嘴边。
陆盼盼弯腰去看顾祁的睡颜,发丝随着她的动作滑落,轻轻扫过顾祁的鼻尖。
“还行。”
“是。”
但是瞌睡虫一旦来了,挡都挡不住,陆盼盼一不注意就歪头趴在床上。
顾祁拎着袋子,漫不经心地说:“给你花钱怎么能算乱花钱?”
这种事情,吴禄觉得他今天要是主动提,怎么说都不对。
吴禄愣住,没有伸手接矿泉水。
陆盼盼悄悄走到他身后,想悄悄吓一下他,正要开口,顾祁突然转身,低头看着陆盼盼。
听到这里,顾祁终于忍不住睁开眼了。
成人用品店。
陆盼盼:“……”
他低头看了眼袋子,又说:“就这么点钱你就觉得我乱花钱了,以后要是买更贵重的东西,你是不是要说我奢靡?”
顾祁好像还不相信似的,又问了一遍:“真的假的?”
陆盼盼:“联赛结束后,我会提出辞职。”
最后陆盼盼只买了一杯鲜榨的橙汁。
陆盼盼问。
“你说什么?”
“听说你们进入总决赛了?”
他伸手抚摸陆盼盼的背,轻轻的,像在摸珍宝一般。
这边结束后,吴和_图_书禄准备带人回去。
但她不敢吃,她怕她要是吃了,顾祁也忍不住想吃。
顾祁突然停下脚步,垂头看着陆盼盼。
顾祁:“……”
作为赞助商,允和走到今天,金鑫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陆盼盼侧身让路,“那您进来吧。”
贾天华长得胖乎乎的,说话也好听,把允和的人都夸了个遍,搞得大家都不好意思了。
吴禄不知道怎么说出口,用两跟食指往中间怼,指尖相碰,以表达他的意思。
陆盼盼从来没有以这种姿势,像个小姑娘似的抱着他。
陆盼盼心里装着事情,走得慢,身边有各种电动车乱蹿,她下意识就双手抱住顾祁的手臂,脸颊还蹭在顾祁手臂上。
吴禄看了她好几眼,想说点什么, 却始终开不了口。
陆盼盼想说有点事耽误了,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顾祁又问:“在梳妆打扮?”
夜市的另一头都是年轻人的摊位,有的卖手工饰品,有的卖文艺玩意儿,有的卖走马灯等。
“辛苦了。”
耳边传来一阵清晰的“咚咚”声。
吴禄见陆盼盼这么高兴,更扎心了,想好的说辞顿时就收住。
这件事,陆盼盼想了很久。
说完,他朝大巴车走去,但还是忍不住看向陆盼盼离开的方向。
或许,这只是陆盼盼给自己跳槽找的一个台阶。
“不知道。”顾祁说,“你想那么多干嘛?”
啊,有了!
顾祁想了一会儿,放下手里的东西。
吴禄这下眼睛都不眨了,随后又沉着地叹了口气。
即便之后顾祁离开了允和球队,这种事情的影响也不会就此消停。
顾祁低头,喝了一口,酸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这算吗?”
他本来想问问陆盼盼,是不是金州漳海银行俱乐部的人来挖她。
顾祁低头,诧异地看着陆盼盼。
“是的。”陆盼盼说,“顾祁他现在是我男朋友。”
“嗯。”
陆盼盼回头说道:“那也不能让人大晚上地看到你从我房间出去啊,而且……单旭阳很敏感,对于我们的事情,他明确地表达过他的不满,所以你这会儿不要出去。”
眯了一会儿,她惊醒过来,迷迷糊糊地睁眼。
然而站在门口的却是吴禄。
前面几个字被遮住了,只有这一点信息,但是足够了。
“你还买吗?”陆盼盼看他拎着一口袋的东西,笑道,“你有钱你继续买啊,我看看你还能不能找到其他的情侣用品。”
她一直喜欢用黑色的手机壳,耐脏,正好现在用的这个已经很旧了,于是她拿起来看了看,质量也不错。
这些小吃虽然味道好,但是卫生条件真的不堪入目,她拉肚子没事,旁边这个人要是拉肚子那就完蛋。
当然肯定不能让他在这里过夜,否则明天没法跟他的室友交代。
顾祁翻身,压住陆盼盼。
摊主又说:“一百块两个哦。”
吴禄在一旁说道:“别在这儿说悄悄话了,赶紧上车回酒店,你们不累我还累呢。”
于是金鑫带着陆盼盼和贾天华走了。
王洛桢的笑容一僵,几乎是靠着条件反射点了点头,“可以。”
这个配色真的很难看,但那个黑色壳上面的白色火柴人又确实很可爱。

“这个……我们不单卖的。”摊主看了顾祁一眼,说道,“而且您男朋友……”
陆盼盼正在犹豫的时候,顾祁在一旁已经付了钱。
陆盼盼随着他的手指看过去。
陆盼盼说完,靠在顾祁胸口上不说话了。
陆盼盼就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
“那我去洗。”
她松了一口气,回头一看,顾祁竟然在她床上睡着了。
吴禄说完就咳了起来,陆盼盼一边帮他拍背一边说:“吴教练,您少抽点烟吧。”
顾祁也想到了,打了个哈切,说道:“我在你这儿洗个澡?”
顾祁顿了顿,掉头带陆盼盼往另一个方向走。
陆盼盼说完,顾祁猛地坐起来,盯着卫生间。
“出去买水来着……”罗维说到一半,语速陡然变慢https://m.hetushu•com.com,“呃……盼盼姐,那个……”
省排球中心后面的老广场,现在就是江城最大的夜市之一。
“哦,好。”
“……”
房间里的光照亮他眼前那一瞬间,陆盼盼笑了起来。
陆盼盼却没看见顾祁的表情,慢悠悠地朝前走,问道:“好喝吗。”
说完, 校长又问陆盼盼:“陆经理,您是金州漳海银行俱乐部派到允和的吗?”
两人进屋,坐在沙发上把今天买的东西分了。
陆盼盼:“什么?”
她看向顾祁,见他睫毛在微微颤抖。
许久,吴禄又说:“那啥……是我理解的那种喜欢吗?”
陆盼盼却在一旁一个劲儿地说:“干嘛又买啊?我就一个手机。”
“那你多喝点。”
反正两人都快不在一个球队了,没必要这么掖着藏着,就让大家慢慢发现吧,
长此以往下去,她不能保证自己是否一直不偏心。
那边停了一辆黑色轿车,三人正有说有笑地上车。
吴禄自言自语道:“唉,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顾祁往酒店大厅走去:“我在里面等你。”
他放下东西,坐到床边,垂头丧气。
吴禄:“我……我有点事想跟你聊聊。”
他拉着陆盼盼再次往夜市中心走去。
“我喜欢你——”她顿了顿,“赤忱又善良的心。”
陆盼盼:“我这儿没有多余的毛巾。”
“这样啊。”校长道,“我上次跟金州漳海银行俱乐部的排协联络官接触的时候,他有提到你, 所以我以为你是金州俱乐部派到允和的经理。”
陆盼盼:“……”
他的下巴蹭着她的湿发,声音还带着睡意,沙哑低沉,“都行吧,我不挑。”
顾祁:“所以呢?”
吴禄笑着说知道了,然后拎着矿泉水走了出去。
摊主笑眯眯地把手机壳撞在袋子里递给顾祁:“帅哥您真疼女朋友。”
“我永远记得——你每一次在得分那一刻意气风发的眼神。”
本来想好好打扮一下的,但是吴禄一来,耽误了不少时间,她不想顾祁等太久。
陆盼盼点头。
“我也是。”
王洛桢就在其中,他看到陆盼盼,在对面喊了一声。
两人回去时,已经快九点了。
知道他在装睡,故意跟他说这些话。
这倒不是贵不贵的问题。
陆盼盼弯腰靠近顾祁,舍不得叫醒他。
可是现在一看这个红色手机壳,虽然配色奇葩,上面的火柴人还有两根辫子,但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换上后,陆盼盼准备回去了,顾祁却还不想走。
顾祁两只手都捧着东西,没法开门。
昨天晚上单旭阳的话给了她很大的冲击。她一直以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别人看不出来,可是她太天真了。
陆盼盼:“教练,我知道这种情况是不允许在球队里发生的,所以我也考虑过了……”
顾祁胸口的起伏明显更剧烈了。
陆盼盼觉得好笑:“你从哪儿看出我打扮过了?”
比起在一个大学校队工作,去职业俱乐部显然更有发展前途。或许前几年的陆盼盼资历还不够,但是现在的她完全有本事进入真正盈利的俱乐部工作。
“因为喜欢啊,这世上不是专业对口收入高才是最好的工作。”
于是,顾祁就捧着这杯酸得瞎子能睁眼的橙汁,走了半条街。
校长一回头, 又朝吴禄走来。
身后,罗维撞了撞顾祁的手臂,“这个月都好几次了,他们总找盼盼姐吃饭,是不是……”
陆盼盼心想,单旭阳这两天所经历的事情对他心理冲击也挺大的。
罗维挠了挠头:“没什么。”
“可是一想到你是我的,我就很开心。”
顾祁憋了半天,“嗯”了一声。
陆盼盼随手摆弄小摊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逛什么啊?”陆盼盼说,“你都没有什么兴趣。”
罗维他们要去上厕所, 大家就在一边等着。
罗维声音小,但其他人还是听见了,都纷纷凑上来讨论。
顾祁疑惑地看着她:“https://www.hetushu.com.com干嘛?”
顾祁往床上倒去,“那我一会儿回去洗吧。”
“那你呢?”顾祁说,“你也是金融专业毕业的,为了去做跟自己专业不对口,收入也不高的工作?”
他怎么突然提到这个了?
陆盼盼把矿泉水放在桌上,平静地说:“有一段时间了,我也没打算瞒您,只是联赛在即,我不想用这种事情来平添您的烦恼。”
唇齿的交缠由浅至深,力道越来越重,饱含着深重的欲望。
“吴教练,什么事?”陆盼盼问。
况且,她现在还有其他要考虑的事情。
顾祁四周张望,突然眼前一亮,指着远处一家店。
“你昨天晚上说……你喜欢顾祁?”
“我在场边坐着都感觉很累。”
吴禄不由得往另一方面想。
“嗯。”
陆盼盼又说:“那我选好地方给你打电话吧,我请客,不许跟我抢。”
没等陆盼盼回头,他又自言自语:“就算你说我奢靡我也要给你花钱,所以我劝你最好现在就习惯。”
“恭喜啊。”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化妆了还涂口红了。
陆盼盼慢慢走过去,坐在床边,又一次看着顾祁的睡颜。
顾祁却只是低头轻轻吻着陆盼盼的唇角。
陆盼盼:“你们这么晚了才吃饭?”
他不洗,陆盼盼倒是想洗了。
陆盼盼没说话,直起腰,往电梯走去。
顾祁二话不说,立刻把手机拿出来。
陆盼盼眼看着他又要下手了,连忙说道:“你不是说中老年才用保温杯的吗?”
“你应该知道,这几天金州漳海银行俱乐部的人一直在找我,其实他们是想让你去实训,但是考虑到联赛还没有结束,不想跟你说这个影响你比赛,所以才找的我。”
陆盼盼抬起头,吻住顾祁。
陆盼盼问:“这个多少钱?”
陆盼盼指着自己:“就我和你吗?”
他又跟吴禄他们介绍,自己身后那个男人是金州漳海银行俱乐部的人,叫做贾天华,这次是代表俱乐部来看比赛的。
他现在很怀疑,以陆盼盼的口味,两人吃不到一块儿去,以后可怎么办。
“你们去哪儿?”
陆盼盼:“……”
今天是真的很累了吧,打了五局比赛,每一局都是力量的爆发。
“真的?”顾祁瞪大了眼睛,“他知道了?”
走过这家店,陆盼盼才小声说道:“这个价格真的有点贵,你别乱花钱。”
这件事就在两人闲逛中结束了,快回去时,陆盼盼想起了手机壳,让顾祁给她。
“唉……”吴禄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脑子里一团乱麻,只好顺着陆盼盼的话说下去,“那到时候再说吧。”
他没有用手机壳的习惯,一直嫌弃麻烦又矫情。
“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去?”
话音一落,吴禄嘴巴长得老大,能塞下一个鸡蛋。
陆盼盼没回答他,直接把红色的手机壳塞给他,“你用这个。”
“帅哥,美女,看看手机壳吧,都是我们自己设计的,独一无二保证不撞同款!”
说完,陆盼盼自己都愣住了。
但他也不可能直接说“我支持你去更好的地方”,万一陆盼盼就觉得他是在赶人呢?
吴禄抬头,看着陆盼盼,等着她的下文。
赛后,一方欢喜一方愁。
“我拿着吧。”陆盼盼没买其他东西,只有这么一个小袋子,顾祁说,“反正你也不会真的跟我用这个。”
“哦,那到时候别人骂我败家娘们怎么办?”
可是顾祁一开口却是:“你前夫找你干嘛?”
江城是个夜生活丰富的城市,即便是寒冬,晚上的小摊小贩也不少,这会儿已经快夏天了,各种夜市更是层出不穷。
摊主一边装袋一边说:“我就说我们家的东西物廉价美吧,帅哥下次再来啊。”
傍晚,陆盼盼回到酒店时,正好看见顾祁和罗维往外走。
顾祁弯腰挑了两个印着卡通猫的杯子,“那我现在就是中老年了。”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随后再次倒上床。
她听着顾祁的呼吸,顾祁的心跳,感觉自己像悬空m.hetushu.com•com一般,正在慢慢下沉。
顾祁倒是没什么兴趣,陆盼盼却一眼看见一个黑色的手机壳,上面画着一个白色的白色火柴人。
很快,里面响起哗啦啦的水声,沐浴乳的香味也钻出门缝,飘进顾祁的鼻尖。
陆盼盼点头,“嗯。”
“不是。”陆盼盼说, “我只是允和大学男排的经理。”

“好。”
陆盼盼准备走,嘀咕道:“我买两个做什么。”
“那好吧。”
“吴教练,恭喜啊,看来我眼光是真的不错,允和竟然在一个赛季就冲进总决赛。”金鑫笑得眯了眼睛,“真的很不错,总决赛好好加油啊!”
陆盼盼站在最前头,低头给大巴车司机打电话。
经过刚刚那家卖手机壳的摊位,顾祁又挑选了两套。
就像金鑫的打算一样, 有的成熟俱乐部已经把手伸向除专业运动员以外的大学生运动员, 所以不少俱乐部会派人跟学校联系。

跟吴禄聊了几句后, 校长笑道:“当初我们学校的收分线要是再高一点,你们这主攻就是我们的了。”
“那你们去吧。”陆盼盼朝前走,经过顾祁身边时,轻轻扯他袖子。
“我爱你——在球场上为每一分奋力拼搏的样子。”
“这个是情侣款啊!”摊主拿起另一个红色手机壳,上面是蓝色火柴人,“我们这是钢化玻璃散热壳,光这个材质就值得起这个价格了,而且是独家设计,一百块两个真的不贵!”
想了半天,吴禄觉得还是不提这事儿了。
顾祁问:“那你怎么跟他们说的?”
“怎么这么久啊?”
纷杂的闹市中,陆盼盼的声音格外清晰。
他自然是舍不得陆盼盼走的,但是一旦他表达这个意思,可能会对陆盼盼造成困扰。
桌上的矿泉水普通一下倒地,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
还好经过了这家店就再也没有卖情侣用品的东西。
陆盼盼垫着脚从猫眼看外面:“单旭阳在外面打电话。”
半个小时过去,单旭阳还没走。
陆盼盼走过去开门,刚拉开一条缝,突然又关上了门。
跟王洛桢告别后,陆盼盼走回酒店大厅,见顾祁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陆盼盼这话,吴禄脑子里绕了几圈才明白。
陆盼盼撑着手肘,指尖在顾祁胸前画圈。
顾祁回头,陆盼盼用嘴形说了一句:“一会儿等我。”
陆盼盼与他对视,也不知道是灯光太亮,还是自己的双眼已经浮上欲念,她眼前的顾祁,是模糊的。
“……”
陆盼盼:“这还能是假的?”
顾祁还是在酒店外的十字路口等着。
出了电梯,陆盼盼回头道:“知道了知道了,不过离婚前你先跟我一起去跟他吃个饭。”
他的睫毛抖了抖。
陆盼盼看了那个红色的手机壳,才注意到还真是情侣款。不过女款是那个红色的,火柴人头上有两个小辫子。
而就这么短的时间,单旭阳都看出来了,并且他说的话就是在强烈表现不满。单旭阳绝对不会是唯一一个,如果其他人也知道了,也表达不满,到时候该怎么办?
金州漳海银行俱乐部……
顾祁笑得春风得意:“没问题,就当庆祝了。”
“回去早点休息,今天的比赛又是五局,你应该累坏了吧。”
很显然,王洛桢是后者。
陆盼盼不好意思地低头弄头发,顾祁弯腰看她,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嗯,看来是精心打扮过了。”
顾祁眯眼,张口就来:“好像化妆了,还涂口红了,头发也弄过了。”
她要是个男人,也知道这个时候该亲上去。
成和大学已经连续三年输在半决赛, 每次都只差那么一点。
陆盼盼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刚换好衣服门铃就响了。
“不可能。”顾祁说,“我赚钱的速度肯定会超过你败家的速度。”
陆盼盼这下彻底清醒了。
陆盼盼不知道自己在床边坐了多久,总之她也很困了,但是头发没有干,没法睡觉,还要惦记着等会儿叫顾祁回去。
陆盼盼m•hetushu•com.com又说:“耀眼得像太阳,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你吸引。”
那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她见过顾祁在球场上的样子,光芒万丈,意气风发。
他笑道:“嗯,就我和你,明天晚上?”
陆盼盼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心跳声都跟打雷一样了,居然还在心安理得地装睡。
陆盼盼:“你不看总决赛了?”
陆盼盼停下脚步,看过去,见王洛桢正在跟她挥手。
陆盼盼:“刚刚经过的时候你还说这个很丑。”
陆盼盼又回头看吴禄,吴禄连忙说:“去吧去吧,我们这会儿也该回去了。”
这本该是多美好的一副画面。
可是现在看陆盼盼的模样,那边刚吃完饭回来,开心成这样,多半没跑了。
顾祁跟在她身后,穷追不舍:“什么时候离婚啊?现在行吗?酒店楼下就有网吧。”
顾祁:“我现在有了。”
陆盼盼:“……”
那是她最喜欢的模样,而顾祁应该是非常享受在球场上的时候。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顾祁不愿意放弃自己另一条光明前途,而去选择一条难走又艰苦的路。
陆盼盼被他这一大段夹杂着甜蜜的歪理给绕晕了。
“你这么瘦,今天不碰你。”顾祁咬她下唇,“耽误了我们陆经理的工作,我可没法交代。”
“嗯,我想想,你喜欢听我喜欢你,还是我爱你?”
“走吧。”陆盼盼说,“我想去散步。”
陆盼盼洗完澡,换上了睡衣,第一时间去猫眼瞄了瞄,单旭阳已经不在了。
而五彩的霓虹灯光照在她脸上,像星星一样一跳一跳的,越发显得她眼里有愁绪。
陆盼盼:“……”
但是他没想到陆盼盼就这么直接地表达了要离开的意思。
陆盼盼拉着他继续往前走,“我只能交代你的基本情况,但是我不能为你做决定啊。因为我非常清楚,排球运动员,其实赚不到什么钱,就算你成为国内顶尖的球员,但是跟你自己的金融专业比起来,收入肯定还是九牛一毛。”
陆盼盼凑近顾祁耳边,轻声说:“你知不知道你在球场上有多帅啊?”
“嗯,我们这边支援任务也算完成了,大家一起聚个餐就准备回去了。说到这个……”王洛桢慢慢道,“总决赛还有两天,一起吃个饭?”
顾祁突然睁眼,与陆盼盼四目相对。
陆盼盼低头笑,喃喃道:“顾祁,你愿意去俱乐部试训吗?”
“我是不是没跟你说过什么告白的话?”
陈佳亮一个人坐在凳子上, 埋头没说话, 教练跟他说事他也没理会, 最后还是成和大学的校长亲自去安慰他才起了点效果。
真的问心无愧吗?很难做到。
陆盼盼沉吟片刻,说道:“那……我可以带我男朋友吗?”
“我还以为你要把我从地下转地上了。”
顾祁:“你听错了。”
顾祁伸手,直接把陆盼盼拉到自己怀里。
还很湿,但她不想用吹风机,不想吵醒顾祁。
每年大学生联赛,都有俱乐部的人来挖掘新人,然而以前出现过的情况就是提前跟运动员说了,回头运动员一高兴,立刻就说了出去,传得沸沸扬扬,影响了比赛的发挥。
陆盼盼弯腰捡起水,递给吴禄。
吴禄无话可说,又拿起水喝了一口。
陆盼盼对面镜子,重新整理了头发,这才出门。
“真、真的吗?”
陆盼盼打完电话,罗维也出来了,一行人往大门走去, 而另一侧,金鑫带着一个男人朝他们走来。
“有一段时间的意思是……你们俩……那啥……”
金鑫:“有点事儿,来不及了。”
陆盼盼:“单卖吗?”
但是时间也不早了,金鑫看了眼表,问陆盼盼:“晚上一起吃饭不?我明天回去了。”
陆盼盼脸上的笑意都来不住收,眉眼弯弯,酒窝里喜悦荡漾,一看就开心得不得了。
吴禄支支吾吾地应了声儿,脑子里飞快转动,找个什么话题呢?
这几天比赛密集,她一直没机会跟顾祁单独相处,难得今天有时间,她立刻跑到柜前喷了喷香水,这才打开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