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可是今天奔波,王谨骞想趁着等周嘉鱼上楼的功夫抽颗烟解解乏,等着等着,他就觉出不对了。这一颗烟都抽完了,楼上的灯还没亮。
王谨骞毫不在意的笑笑,放低了声音继续开口。“在那里,是一个贫富思想很强烈的地方,而且他们对亚洲人多多少少都会带着点偏见,你不想让别人看轻就只有付出比他们更多的努力。其实前两年没什么可说的,我和卓阳一个宿舍,天天待在一起,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晨跑,然后早饭,图书馆一泡就是一上午,满脑子装的全都是数据和汇率,遇上课题组做研究,常常就是通宵,一周能睡十个小时都算多了。”
“体检报告上写的。”上飞机之前周嘉鱼曾经仔细的看过那份报告,除了神经方面导致的失眠以外,他身体倒是还不错。
“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吗?”
“嗯。”老警/察点点头,压低了声音。“小姑娘胆儿小,先不跟她提,我在这一带干片警也有十几年了,偷窃的案子我没少见,但是像现在这种情况的从来就没有。”
王谨骞不应周嘉鱼这个话题,反而问她。“那你怎么不跟我说说你在上海那几年是怎么过的?”
“为什么?”王谨骞诧异,“刚才是你一直闹着要知道的。”
“首战告捷!(得瑟脸)”
“忽然又后悔问你这些了。”
周嘉鱼紧紧攥着手里的包,脸色煞白,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看着王谨骞,说话都带了哭音。
“你是她什么人?”
“王谨骞……家里招贼了。”
周嘉鱼语塞,用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
她越沉默,王谨骞心里头就越没底,脑中猜测了无数种她不高兴的原因。
周嘉鱼觉得不解,“你就没想过毕业回来吗?怎么想着留在那里工作呢?”
周嘉鱼和_图_书双腿交叠,自然而又端庄的举杯喝茶,好像对周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垂眸把手机键盘打的飞快。
他紧抿着唇,四周环顾了一下。“去看看,丢了什么东西没有?”
机舱里的灯都关了,只有一两位乘客开着顶灯看杂志,周嘉鱼靠窗,因为空调吹的冷身上盖着毛毯,她半闭着眼,可能是累了,声音恹恹的。
周嘉鱼终于有丝松动,转头问他。“你神经衰弱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病根吗?总是缺觉?”
“你跟我讲讲你在美国的事儿吧。”
“知道了。”周嘉鱼扶着单元门的把手,看着疲倦的王谨骞主动在他唇角迅速吻了一下当做告别。“我走啦?”
“当然。”带着眼镜的老警/察踱步到客厅阳台,伸手用力晃了晃窗户。“这小区楼与楼间隔很近,每层又都有缓台,借助这种条件出现偷盗事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飞机落地北京晚上八点,有司机开车来接。王谨骞自己拿了车,打发司机和来接高层的商务车一道走。
褚唯愿发来两个偷笑的表情,“再接再厉!”
警察越问,周嘉鱼心里越害怕。她蹙眉很认真很认真的想,忽然记起一件事儿。“对了,昨天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阳台有响声,我以为是风吹落了阳台什么东西,可是今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阳台什么东西也没掉。这个能算是异常吗?”
“你看——”老警/察指了指门口红色卡通西瓜的脚垫,“上头有血,虽然不多,而且这姑娘一屋子名牌衣裳都没拿,只是遭到了破坏损毁,这是很明显带着一定目的来的,从破坏手段上来看也不确定作案人员是不是她认识的人,有没有变态倾向。”
“哦。”周嘉鱼了悟的点点头,记得王谨骞之前hetushu•com.com跟她说过,他是在纽约那边做错了什么事才被流放回国,关乎男人尊严,周嘉鱼决定不再往下问了。
“去美国的前三年一直在上学,没什么新意,但也确实是让我很不愿意再想起来的一段日子。”
要论值钱,可能只有她一柜子衣服和包要贵了点。何况她车钥匙就扔在茶几上,刚才查看那辆憨厚的越野车都还好好的停在楼下。
他不想她对过去能做到坦白,但至少,他不希望她对自己隐瞒。哪怕用糟糕两个字来概括,都比她现在这样只要一提起就沉默躲避来得好。
“怎么说?”王谨骞严肃的问。
手刚碰到门铃,单元门忽然从里面急匆匆的推开了。
“有没有发现这几天身边有什么异常?”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接她回北京的情景,若有所思。“好像……还挺勇猛的。”
公寓的大门明显是被人撬开的,不只是巧合还是故意,连着门廊的感应灯都不亮了。屋里屋外有被人翻动的痕迹,客厅内周嘉鱼日常用的生活用品被扔的满地都是,她的大提琴从阳台甩了出来,木质琴身被摔的四分五裂,卧室的床上,地上,散落的都是衣帽间里争气叠好挂着的衣物,其中不少还被剪刀恶意损坏了很多。
“是否平日进出小区的时候太过招摇被人盯上?”
一句王总,一句王谨骞,简单名姓称呼,彻底划分了自己和王谨骞之间这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他手指干净不带任何配饰,卷起来的袖口露出一块款式很低调的腕表,周嘉鱼用一侧的脸颊在他手心蹭了蹭,舒服的打了个呵欠。“闲着没什么事儿,说说嘛……”
好不容易听见她肯开口说话,王谨骞凑过去给她拉了拉毛毯。“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我不www•hetushu•com•com问,就不知道你之前生活的是何种模样,也不会悔恨自己竟然没有参与进去。
“不说算了,不想听了。”周嘉鱼白了王谨骞一眼,气呼呼的把头转过去不再看他,之前心里头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那点温情气氛也烟消云散。
“未婚夫。”
警/察来的很快,一共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派出所专门勘察现场的技术人员。先是里里外外走了一遭,照例问了周嘉鱼一些问题。
周嘉鱼一路折腾不想吃晚饭,便提出直接送自己回家就行。她今天在茶楼里百无聊赖的坐了一下午,王谨骞也不想强迫她。
“王谨骞。”
她深知过去几年里与王谨骞曾经错过一番,却也决不允许别人拿着这件事来宣告他人主权。
周嘉鱼盯着王谨骞,像看神经病似的。“你故意的吧?”
“现在开心一点了吗?”
因为没跟她一起去买那个抱枕?不能啊……下午江衡就去给买好了,不是正搁在脑袋上头的行李舱里吗。因为下午他谈事冷落她了?也不能啊……一起送对方走出茶楼的时候,她还跟自己挽着手出去的,那叫一个亲和美丽又大方,这怎么,转脸就跟变了个人似得呢?
每次都是这样,有时候夜里太深了他会乘电梯给自己一直送到家门口,要是天还早,他就站在楼下等着,看到她上楼亮了灯才走。
“你怎么知道我神经衰弱?”
整整一个返程途中,周嘉鱼一句话都没主动和王谨骞说。
那时候的王谨骞并没有像现在这般声势浩大,连喝一杯水都要人仔细看脸色伺候。他还只是一个满腹鬼主意的羸弱少年,早上穿的白色校服晚上回家的时候就变得脏兮兮的,他势单力薄的和几个孩子王对抗反驳,用自己能想到的一切办法让对方吃瘪挨揍m.hetushu.com.com,那个时候他没有昂贵的西装,没有擦的锃亮的皮鞋,他有的,仅仅是和她,是和所有朋友家人一样的,平淡却也让人难忘的回忆。
如果是为了钱来的,周嘉鱼的车,包,一些珠宝首饰除了被翻得乱了点都还没丢,看着这手法,来人明显是想找什么东西,或者是故意在损毁些什么。
周嘉鱼不说话,躺在王谨骞手臂上看他,倏地抬手摸了摸他的脸。
在接下来的谈判过程中,何姿虽然还是专注认真,可是目光,竟和王谨骞一样总是若有似无的往一个地方盯。
王谨骞是一个对自己人生不太有规划的人,当时出国也只是临时起意,在他的概念里,只有他不喜欢坚决不做的,没有什么是他喜欢必须要做的,所以他从来也没想过究竟要闯出一个什么结果才算圆满,亦能对一切来之不易放手的干脆和坦然。
到了自己所在的公寓,王谨骞送她下车,不忘嘱咐。“上楼开灯。”
一般电梯运行她所在的楼层只要半分钟,王谨骞在楼下也等不了多一会儿。
王谨骞静坐旁边,也不言语,在周嘉鱼看不到的地方,眼中有淡淡的无奈。
王谨骞慌了,扔了烟头就要上楼。
王谨骞拖住她离自己近了点,捏着她的手玩儿。“不是,是去投行工作以后。”
上海那几年,在上海那几年全交代给一个人渣了。还要让她说说,亏他想的出来!
我虽没见过他自成年后如何在生意场上运筹帷幄箭无虚发,却见过他昔日于高墙院下头角峥嵘的惨绿年华。
机舱静谧,偶尔能听到书页翻动的轻微响声,窗外的天空已经黑了下来,周嘉鱼闭着眼睛养神,快要睡着的时候,王谨骞忽然从她身后倾过来,温热干燥的手掌贴在她的头顶,一下一下的顺着她的头发。
周嘉鱼和图书胆儿小,一动不动的跟着他,“没丢,屋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投行那种地方工作量太大,而且刚接触很多学校学不到的东西压力很强,精神也紧张,久而久之就得了这个毛病。”
王谨骞打开屋里的灯,先是各个地方走了一遍,确认屋里没有其他人之后才把周嘉鱼带进来。
“而且从我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你,小伙子,这人八成是熟人,也绝对不是偷盗那么简单的事儿。”
可是……老警/察犀利的看了一眼门口,瞧着站在周嘉鱼身边的王谨骞倒像是个能压事儿的,把他叫到一边。
掏出手机来给周嘉鱼打电话,电话一直无人应答。
原来,一直都是自己,小看了她。
周嘉鱼睁开眼,睫毛眨了眨,并未回头。
本来是想质问他何姿的事,可是听着听着,周嘉鱼忽然没了再关注那个女人的兴趣,心里想的,全都是王谨骞这五年在国外的生活,他吃的好不好,睡的饱不饱,每天要处理多少事情承担多少压力,她一点也不想关心他工作中那些莫名其妙的人际关系了,一点也不。
周嘉鱼绰约笔直的站在那里,看着何姿瞬间僵住的神色心里好不快意。她向来不是一个逞口舌之快的人,也一直觉得在言语上胜过对方是一件很幼稚的事情,可是不知怎么,看着何姿刚才那副自得的样子,一股怒气怎么也控制不住就冲上来。
“回来干什么,我妈常年下部队,我爸背着包说不好什么时候就跟着作协那帮老头儿去哪个犄角旮旯找灵感要创作,而且那时候年轻,多多少少都有点恃才傲物,总想着在很多人都挤破脑袋都要进去的地方做出点成绩来,也不屑于回来。”
“没事儿,不用怕。”王谨骞沉着脸瞥到被摔的大提琴上,安抚的拍了拍周嘉鱼。“我去报警。”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