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这有什么。”王谨骞失笑,微微顷身离她近了些。“再说了,你就不怕我有什么毛病……?万一要是查出了什么东西,你这跟我分手也来得及啊。”
周嘉鱼笑的弯起眼睛,自然亲昵的在王谨骞脸上掐了一把,大着胆子调戏他。“小伙子眼光不错,竟然能找到这么漂亮大方的女朋友。”
周嘉鱼睡意沉沉,嗯了一声。“记得。”
“不要了……你们公司体检,我去算怎么回事儿啊。”周嘉鱼觉得不妥,摇头拒绝。
“多加一张头等舱的机票。”
“都正常吗?”
周嘉鱼和她回握,客气周到。“你好,何小姐。”
中华区承担体检任务的医院在上海,是一家连门诊费都贵的让人咂舌的私人医院。
晚上王谨骞接着周嘉鱼在外头吃晚饭,周嘉鱼一边给他夹蔬菜一边问他。“上午要我身份证号做什么?”
王谨骞粗粗扫了一眼参与体检的人员名单,就在上头刷刷签了字。投行高层一共十七位,需要联系航空公司提前订机票,王谨骞想了想某人最近这几天郁郁寡欢的神情,叫住要出门的江衡。
何姿和众人一样温和笑着,站在人群中向周嘉鱼主动友好的伸手,“你好周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小月亮刚被送走,周嘉鱼也关掉了经营几年的花店,王谨骞怕她情绪不好沉浸其中走不出来,一直想找些方法能够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开心一点。
六点钟,公司十几位高层已经率先到达机场,见到王谨骞那辆标志性很强的座驾远远驶来,都从候机大厅走出来迎接。
王谨骞好整以暇m.hetushu.com.com的看着她,“那要不要跟我去?”
晚上风大,可能是又吹掉了阳台上的琴杆吧?周嘉鱼打着呵欠毫不在意的想。
王谨骞盯着周嘉鱼嘴里的虾,伸手凑到她唇边,十分长记性的把她含住半截坚硬的虾尾给轻轻掰了下来。
王谨骞喉结滚动,牵起她的手并肩往餐厅外的停车场走。“不用,我去接你。”
王谨骞看她是真的不愿意,刚想心软妥协说既然不想去那就算了。谁知道周嘉鱼快他一秒,“几点?”
“很好看。”
周嘉鱼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看时机说错了话,红着脸把王谨骞的报告迅速塞进自己的包里。
“真的?”王谨骞疑信参半,晃着她的手企图给她弄醒。周嘉鱼困的在他身上蹭了蹭,脾气上来胡乱的在他脸上抓了一把。“你别吵我啊!”
周嘉鱼觉得匪夷所思,“请问北京是容不下你了吗,干什么好端端的要去上海体检?还是你身体哪里有问题?”
王谨骞开着车无声的笑,周嘉鱼也抿着唇偷乐,一张明艳动人的脸在机场高速飞驰而过的阳光中,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动人。
飞机两个小时,周嘉鱼上机后就靠在王谨骞肩头补眠,铉窗外有大片大片的白云,王谨骞不经意往外看一眼,忽然觉得这一幕如此熟悉。
他没用商量的口吻,而是在陈述事实。
可能是出于女人与生俱来的第六感,周嘉鱼总觉得上一次在王谨骞会议室见到的那个女人也会去,既然是当众要出现在他的同事面前,虽然不知道王谨骞会如何解释自己的存在……m.hetushu.com.com或者,也许压根就不会解释,但是周嘉鱼还是不想自己给他丢脸。
何姿的手很凉,周嘉鱼只是短暂的和她碰了碰就放开了,因为上次在会议室见到的那一幕,周嘉鱼很难说服自己平和的看待她。
好不容易想温情一把,还被周嘉鱼这么嫌弃了……王谨骞悻悻的坐好,一脸妻奴相的给周嘉鱼弄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让她睡。
这两天她精神头不好,白天总是闷在家里睡懒觉,常常黑白颠倒。王谨骞给自己发微信要她身份证号码的时候,周嘉鱼睡的昏昏沉沉,也没多想就打了一大串数字发过去。
上回纪珩东托人从江南空运回来一梭螃蟹请客尝鲜,偏偏纪少爷又是一个逼/格高的,干什么都得像模像样,一个人统共也就分那么两只蟹子还得找一家地道的海鲜楼,桌上摆满了吃蟹用的银八件。
“那我明天在机场等你好吗?”
因为是当天来回,周嘉鱼没有收拾什么行李,但是也确实为第二天的穿着头疼了一番。
趁着四下无人,王谨骞干脆把周嘉鱼堵到长廊的柱子上耍流/氓。他意味深长的盯着自己某个位置,攥着周嘉鱼的手放到自己腰部往下一点的地方,半强迫她按在上面。
心性一动,他低头趁势吻醒才刚刚睡着的周嘉鱼。
周嘉鱼问的坦荡又充满了关心,引得路过的护士频频侧目,一眼打量着王谨骞,一眼打量着男士生/殖一科的指示牌,最后都抿唇偷笑着快步走开了。
“这边医院公立的多,每天看病都排不上号别说体检了,投行二十个人大项小项加起hetushu.com•com来也有几十个,和上海的医院在很早之前就签了合约的,飞过去也就两个小时,要是安排在家里,搞不好那边飞机都落地了我们还堵在三环上。”
当时在座的大概有十一二个人,甭管会用的不会用的都像回事儿似的拿起一堆钳子剪子对着螃蟹敲敲打打,王谨骞从小因为身体不好是王夫人拿好吃好喝给养大的,规矩礼节也是他爹这个博古通今的大作家教出来的,因此他虽然在国外待这几年,可是老祖宗传统的本事可是一点没忘,用起这些东西来也都得心应手很是熟练。
这家私人医院环境很好,整体采用西方教堂的风格,周嘉鱼在医院外面的长廊里百无聊赖的等,一面又有点担心王谨骞。
“订机票?”周嘉鱼咬着虾一愣,反应慢半拍。“去哪儿?”
周嘉鱼特别忌讳拿生命健康开玩笑,她瞪着王谨骞,王谨骞也不甘示弱的看她,两个人坐在餐厅热闹的大堂,互相用眼神较着劲。
“我呸!”周嘉鱼生气的骂他,顺手拿了个菠萝包堵在他嘴里。“哪有这么咒自己的?!”
王谨骞微微拉开自己和她的距离并未起身,温热的呼吸喷在周嘉鱼脸上,痒痒的。“还记得吗?半年前,从香港飞英国的航班上?”
威尔投行由美国总部拨款,每年要给投行所有中高层以上的员工做一次专门的体检,算上美国总部的三家分行都要必须参加,这日,江助理收到体检通知的时候去王谨骞办公室做请示。
第二天王谨骞驱车接她赶到机场,看到周嘉鱼一身妥贴裙装走出单元门的时候出乎意料的www.hetushu.com.com挑了挑眉。
周嘉鱼呼吸困难,不满的睁开眼睛。“你干嘛啊……”
以前没发现,最近这几次大概是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些,王谨骞才渐渐发觉,每次吃一些比较麻烦的东西时候,周嘉鱼从来都没什么耐心,不管三七二十一倒是不挑食,什么都往下咽。
回家路上,就着昏暗的路灯,周嘉鱼才发现指肚和嘴里都被蟹腿扎了很多细小的口子。因为这些小伤口,王谨骞献殷勤一晚上愣是没索着晚安吻。
站在男科的诊室门口,问出这样的话……实在是耐人寻味啊……
“投行每年有一次体检,定在上海,你现在放暑假反正也没什么事,跟我一起去。”
王谨骞右手牵着周嘉鱼,面对着公司十几位高层,他镇静自若的介绍。“我未婚妻,周嘉鱼。”
王谨骞头一回觉得不好意思,动作局促的把检查塞进周嘉鱼手里,暗自磨牙。“这么关心我身体状况你怎么不亲自检查一下?”
王谨骞咬着菠萝包,口齿不清的哼哼了一句,好像挑衅。
王谨骞轻描淡写,“订机票。”
没事儿坐飞机去体检啊!体检是什么概念,在周嘉鱼的印象里不外乎就是小时候上学学校安排的量量身高称称体重,再不济也就被穿着白大褂的护士摸摸脊柱听个心脏什么的。
“六点四十。”
体检的过程很顺利,一下机就有医院派来的依维柯小客车来接,王谨骞是中华区的执行老板要被区别对待,被划出了单独的医生检查,江助理本来是要寸步不离的跟在老板身后,谁知王谨骞大发慈悲放他也去检查,把自己随身的钱夹和手机和_图_书都交给周嘉鱼保管。
这时江衡已经换了登机牌请王谨骞登机,王谨骞怕周嘉鱼多想,本就不愿意她和何姿多接触,这下正好借机带着她先走。
说起来有点尴尬,体检的最后一项是男科,王谨骞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还在整理衬衫的下摆,除了验血常规这样需要时间等结果的东西,其余的检查报告都是随查随取的,周嘉鱼几步走过去询问。
周嘉鱼被王谨骞握住的手指条件反射似的在他掌心动了一下,王谨骞沉默着把她的手攥的更紧。
等他用家伙把雪白的蟹肉卸好也细心浇了姜醋递给周嘉鱼的时候,才发现大小姐已经徒手给螃蟹掰成几块吃了个囫囵。她太过粗心着急的结果就是,吃完以后,手指和嘴唇都有点火辣辣的疼。
周嘉鱼惆怅感叹。“你们资本家真会玩儿……”
细腻柔软的掌心隔着薄薄的西裤,明显会感觉到布料下某个肿胀的部位突的一跳,周嘉鱼被王谨骞吓傻了,看着她半张着嘴吃惊的表情,王谨骞呼吸不稳。“都挺正常的……要不,你试试?”
上回周嘉鱼出现在投行已经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暴,对于这位辨识度很高如今又被老板公然宣布是未婚妻的女人,大家自然是要小心讨好。
在衣柜里挑挑拣拣了半天,试着这件觉得太随便就又换了那一件,转眼就折腾到了半夜。最后好不容易不再犹豫挑了一件裙子,一字肩的款式把周嘉鱼修长纤细的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香槟色的颜色既不沉闷也不轻浮,屋里空间不大,周嘉鱼正打算收拾一下准备睡觉的时候,外间阳台忽然传来不大不小的一声响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