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周嘉鱼一分钟都不想和他多待,攥紧了肩上的背带转身就走。回身的时候身上裙摆在空中转出一道很优美的弧线。
展厅两侧大门被缓缓拉开,学生开始依次涌入,喊着原野学长的声音一波高过一波,原野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衣领,摆出一个十分和蔼绅士的微笑朝外头迎去,好像刚才挨打与女人争吵的人,压根就不是他似的。
王谨骞意味深长的想了想,眼睛轻轻眯起来。“很快了。”
“女人啊!你不是说你为了女人回去的吗?!到手了没?”
她冷笑,“原先生对陌生女人都是行这样的见面礼吗?”
“因为在一桩信托交易上,他把你之前提交的托管金额私自改掉了两个亿,结果老布鲁士整整赔偿了对方十倍佣金。”
“准确的说,是找不到比你更适合这个职位的经理人。”卓阳感慨道,“你回来任职以后,威尔找了你同校的一个师哥来,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就被解雇了。知道原因吗?”
周嘉鱼一惊,半晌才明白原野说的是什么。“你跟踪我?”
“你不是陌生女人。”原野上前一步试图拉进自己和她的距离。“嘉鱼,我真的很想你。”
王谨骞翻着数据的手一顿,莫名其妙。“什么到手了?”
江助理接过来,心想着敢抢总部投资顾问的项目估计全世界也就他小王总一个人能干出来。
她哭自己,为什么当初要瞎了眼选择这样一个男人白白付出了那么多的感情,她哭原野,究竟这世界上什么东西,把一个才华满满自信阳光的少年变成了现在这么让人憎恶的模样。
原野没想到周嘉鱼是这样的反应,双手甚至还保持着刚才圈着她和_图_书的姿势。他讪讪的放下胳膊,自嘲道。“这么紧张干嘛?只是一个见面礼而已。”
原野回头召来一直等在身后的助手,低声吩咐。“你去给我查查那个男人是谁,跟她在一起多久了。”
“你传的报告我看到了,具体趋势分析我下周给你,就这样。”
“哎哎哎!你等会儿!”卓阳自知无济于事,话锋一转。“我这也算是代表广大员工以及布鲁士先生对你表示诚挚的问候,怎么这么无情呢,你……追到手了没?”
王谨骞放下水杯,轻声吐出两个字。“蠢才。”
“雷董事长骨气很硬,曾经又不少台商提出过兼并或者进行合作,但是雷老都不同意,也是雷氏多年发展规模不壮大的原因……”
“雷氏现在掌门人就是雷晚的父亲,属于家族性企业……”
“一幅画三百万,原野,你也不过这个价格而已。”
“原野我警告你,如果你还用去花店那种下作恶心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就让你知道周嘉鱼这个名姓不是白叫的。”
电脑上的资料在慢慢传输,王谨骞随意点开两个文件看了眼,并不搭卓阳的话茬。
“他以为这样能在布鲁士那里讨到什么好处,没想到所有人都不买账。王谨骞,你真的不考虑回来吗?我保证,如果你回来,你的年薪至少会高出不知一个百分点。”
周嘉鱼看着他,曾经觉她得再熟悉不过的手臂和呼吸如今让没理由的觉得恶心。
原野没说话。
“a股股份百分之三十持有者是散股,公司前景不大,放短线居多……”
那清脆的巴掌声在大厅内甚至出现了回声,清脆痛快的引得不少人和-图-书回头留意俩人的方向、
又来了。
原野怒极,一把拽住她的手。“装什么清高?来我的展厅不就是想来看我的吗?怎么,现在我站在你面前又要走?”
“好的,马上发下去。”
王谨骞迅速回神,坦然自若的撕下那张台历纸扔到垃圾桶里。
“你少装出受害者的德行,周嘉鱼,跟我在一起那三年你不是也享受其中吗?我只不过是向你讨了我该有的报酬而已,你不给,还不让别人给?”
他目光从周嘉鱼白净清透的脸上一路游移,语气亲昵。“两年多不见,你好像成熟了点。”
“嗯。”王谨骞低头拿笔认真计算一个公式,随口问道。“我上次让你查的那个人有什么消息吗?”
电脑那端的卓阳见他这副样子,无奈叹息一声。“你日子不要过的太舒坦啊,自从你走了以后投行一直聘请不到合适的职业经理人,老威尔士现在亲自上阵,算上今天我一共就睡了十三个小时。”
直接提高百分点收购股份获取控股权,宣告易主,收购完成。
周嘉鱼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穿着高跟鞋的她看上去和原野近乎一样高。身体被气的发抖,她指着原野,美目上扬。“你再说一遍。”
王谨骞把卓阳刚刚传给自己的资料签好字递给他,“美国那边的一笔新业务,风险评估我已经做好了,让业务部准备谈判。”
“那个………王总?”江助理目瞪口呆的看着王谨骞,疑惑发问。“您要收购雷氏?”
在校园中志得意满的傲气少年如今蓄起了一圈胡子,眉眼低沉而世故。身上浅蓝色的衬衫也被价值不菲的高级成衣代替,就连那双干净的手,现m.hetushu.com.com在都戴上了繁复精致的戒指来做装饰。
她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的声音响亮入耳,一如刚才她说过的话。
原野望着周嘉鱼的背影愤然骂了句粗话,站在原地威胁一众工人。“今天的事情你们谁要是敢告诉阿晚,我要你们好看。”
卓阳在屏幕这边正在签一份文件,听到王谨骞这话忍不住吐槽他。“回去快一个月了连个女人都追不到你什么速度啊?就这样还信誓旦旦往家跑呢,还为女人,你为谁都白扯,唉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威尔先生可是说了,他打算给你往分部派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投资顾问,实在不行你考虑考虑这个,也是他的得意门生……”
王谨骞单手提起搁在紫砂炉上烧开的矿泉水,不疾不徐的倒在玻璃杯里。他今天穿着圆领的白色衬衫,脖颈的地方一颗黑曜石镶嵌的扣子严丝合缝的扣在上面,加上他拿着玻璃杯缓慢喝水的样子,无端就给人一种禁/欲/感。
王谨骞挑眉,卓阳扶额苦笑。
………………
助理微微松了一口气,王谨骞拿起桌上已经变温的水慢条斯理喝了一口,微微一笑。
周嘉鱼从展览馆里出来以后,心里痛快极了,虽然再见到原野百感交集,但是也抵不过自己打他那一巴掌来的舒心。她背着琴快步往外走,走着走着,眼泪没有任何征兆的就掉下来了。
原野被猝不及防打的偏了头,反射性想伸出手还击,周嘉鱼不偏不躲,死死的瞪着他。
“最近就有一次在c大的艺术展览,今天就是开幕仪式。”
王谨骞手里的钢笔在台历上漫不经心的写着什么,脑中迅速构建出一条完整的收购方案。家族性企业和*图*书?先联系港交所,公告收购要约。
“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小白脸这种字眼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
周围全都是布置会场的工人或者他画室的员工,两个人站在空旷的大厅话音都不低,男人要尊严,尤其是原野这样功成名就的男人。现在被周嘉鱼这样毫不留情的指出自己最羞耻的一段日子,心里那些对她的歉疚也从嘴里演变为愤怒。
他摸了摸嘴角,继而无赖笑道。“我说的不对吗?你家楼下,是谁巴巴的跑去给人家买药?还把自己的车都给他开了,周嘉鱼,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养小白脸的毛病?就这么空/虚?”
都是跟着他办了多场展览的老人儿了,对于原野这种风流债大家只选择沉默视而不见,纷纷无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几年过去,原野的变化很大。
“投行好久没做技术性破产业务了,可以试试。”
在城市中央最著名的cbd一栋大楼里,顶层办公室里气氛安静严肃。
“你!”不知道是被周嘉鱼眼里的气势喝住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总之原野的手在离她脸上几公分的地方硬是生生收了回来。
不需三秒,江助理从门外轻声而进。“王总?”
卓阳在这边唧唧呱呱的听的王谨骞头疼,没等他说完王谨骞就关掉视频抬手按响了桌上的电话。
周嘉鱼错愕,“看你?对,我是想来看看,一个曾经把自己卖给女人的男人现在混的有多好,想来看看你引以为傲的画作到底实没实现被全天下人都知晓名字的梦想。”
审计师入驻公司调查,投行出具风险评估报告。
王谨骞含着水不急着咽下,等温度合适些才慢吞吞开口。“一个职业经理人和_图_书有这么难吗?”
王谨骞皱眉,“雷氏?上市公司?”
这就好办了,江助理还在跟他汇报着雷氏公司的基本资料,王谨骞却已经脑子放空的打起来小算盘。
周嘉鱼几乎是本能的挣脱开身后男人的怀抱,动作剧烈往后垮了一大步,眼中除了对自我保护而产生的那种警惕之外,还有一种让人说不清楚的厌恶。
展厅外面忽然人声热闹起来,不远处大批学生慕名来参观展览,周嘉鱼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和原野那段不堪的过去,她弯腰捡起刚才因为大力被甩出去的琴箱,神情肃然。
“一家卖画的,我收购它做什么。”
台历空白的记事页上洋洋洒洒写了几行,王谨骞潇洒流畅的字体越写越快,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已经将雷氏收购方案的简要做了出来。伴随着最后一个字完成,王谨骞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竟带了些顽劣笑意。
“再说了,到现在你不是也一直没改愿意倒贴男人的本性?”
“去年二月份,十二点七亿香港上市。”
“有。”江助理想到前两天老板交代自己干的活,开始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脑中的资料。“原野毕业于c大美术系。毕业之后就和台湾一家搞承办国外展览的公司千金结婚了,妻子叫雷晚,也是英国学这个的博士。雷家在美术行业名声很响,可以说原野之所以有这样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是靠着丈人家,画作也并不值什么钱,只是很吸引同龄段客户,相比作品,外界对他和妻子的炒作更吸引人眼球。”
有些话是自重伤以后始终来不及说的,这些话在周嘉鱼的心中从最开始的不舍不甘慢慢变成了悔悟痛恨,今天这场相遇,恰好宣泄了她所有的情绪。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