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走开!”她气愤的打开他的手,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要走。临了,周嘉鱼几步又折返回来冲着车窗挥舞着拳头,虚张声势的恐吓他。“咱俩,不管是在桌上还是在床上,都!不!可!能!”
床头的闹表早就过了叫醒周嘉鱼的时候,她恍惚着拿起手机,一连串儿的消息在屏幕上。
车窗都贴了深色镀膜,在昏黄的路灯下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停在路边,依稀能从光亮中看到车内一对暧昧男女。
周嘉鱼躲不开,一只光洁的胳膊顺着他的脖子就圈了上去,竟把王谨骞拉的离自己更近了点儿,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资源利用?一个连车都要蹭我的男人我有什么必要跟你凑一对儿?不占我便宜就谢天谢地了。”
她愤愤不甘的停下来,回头瞪着他。“干嘛?”
周嘉鱼一头雾水,把琴吃力的又往肩上垫了垫。“谁啊?你们美院一幅画能卖三百万的人多了。去年咱学校门口那乞丐大叔就旁听了一年,一幅油画卖的他直接奔老家娶媳妇了。”
周嘉鱼迅速打了一串话,“你给我个卡号,我把钱打给你。”
胆儿真大。
眼睛望着他,清脆略带些娇憨的尾音让她无端就带了些媚态。
“原野这回是带着妻子来的,听说长的很漂亮呢,真是这个圈子里的天作之合啊……你说当初那原野毕业的时候到底是走了什么好运,竟然能碰上这样的机会……”
王谨骞若有所思,毫不避讳。“饭搭子算了,咱俩好像就没吃到一个锅里去过,不过床搭子……说不准就合适呢?”
王谨骞不是不谙世和*图*书事的毛头小伙子,于周嘉鱼来说,他知道有些话题是禁忌,只能适可而止。尤其是在这样一段尚未明朗的关系里。
王谨骞离她很近,近的好像只要他低一低头,就能碰到她的嘴唇。
他低着头,手中一圈一圈的转着打火机,嘴里衔着的烟却一直没被点燃。
巨大的欢迎条幅下,是一对男女携手相望的油画小像,男人嘴边蓄了圈极有男人味儿的胡子,穿着一件红色衬衫,与画中同样穿着红裙的女人笑容甜蜜。
周嘉鱼这一夜睡的很累,梦里接二连三的画面让她挣扎着想要醒来。
紧接着,忽然闪回了另一张男人的脸。
王谨骞!!!
c大周末通常是没什么人的,今天到是一反常态,周嘉鱼从学校大门一路进来,校园内停的车明显比往常要多,人来人往好像每个人脸上都带了点兴奋雀跃。在美术学院的门口,更是出现了多年不曾有的堵车。
不远处的高层公寓里有一盏温暖的橙色灯光透过小小的窗口悄无声息的亮起。
周嘉鱼偏过头微微仰起下巴,笑的狡黠。“王谨骞,俩人在一起无非就是饭搭子和床搭子的关系,你觉着咱俩合适吗?”
学姐气结,手指指着学院主楼挂出的大红条幅。“喏,还能是谁,原野啊!”
“合适个屁。”周嘉鱼恼了,连带着呼吸都急促了几分。“王谨骞你要是想学外面那一套找别人去!姑奶奶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王谨骞没想到周嘉鱼是这个反应,被她问的语塞,黑亮的眸子盯着她沉默良久,继而乖张笑道和图书。“你看,今儿出去玩这么多人都成帮成伙的,就咱俩落单,反正你现在也没别人,我这刚回来也单着,资源整合优先利用也该咱俩凑一对儿啊。”
伦敦,也是一个微雨天气,她肩上背着琴蹲在美术馆的门口发呆,人来人往,不曾有人给她递上一张纸一把伞,她等的人也始终没有来。忽然一双皮质上乘做工精良的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里,那人个子很高,高到她仰着头,都不曾看清他的脸。他举着黑色的伞,手柄银色的金属装饰与他身上西装的古银袖扣相呼应。周嘉鱼擦掉脸上的雨水,想努力看清他一眼,却只听见一道清冷男声问她,要不要跟我走?
他手半认真半玩笑的摸到她柔韧细软的腰上,不轻不重的捏住。
原野是c大美术学院很有话题性的一个人物,当初入学的时候就曾经以一幅绝望之都让自己的名头响彻学校,据说他能蒙住双眼仅凭气味分辨出三十二种油彩的颜色,毕业后在所有毕业生都积极投简历企图给自己应聘一个漫画设计职位的时候,原野已经在台湾办了自己人生第一场个人画展,画展上的画作更是有一幅拍出了青年画家作品中的天价。毕业当年,原野娶台湾富商雷氏千金雷晚,雷氏在台湾从事的就是承办国外艺术展览,女儿更是在英国留学五年的美术博士,夫妻两个三年时间不仅开了几家画廊,更是在国内国外巡回了多场演讲展览。所以在c大的美院中,原野雷晚这两个名字,是很多人不可企及的一个梦。
但是没人发现,在周嘉鱼的和_图_书车后,有一辆红色的轿车在原地持久未动。车里,一个年轻男人盯着前方白色越野离去的方向,双手紧攥成拳。
她依稀看见自己在空荡镶满落地镜子的画室里,满目油彩,她努力跑着,似乎想找到什么。可是任凭自己再怎么跑,也始终跑不出镜中这个怪圈。她梦到自己在瓢泼大雨的下午,拄着一副拐,脚上缠着厚厚的石膏站在广场上痛哭失声,她想追上去,可是腿却不听使唤,拐被扔在地上,她跌坐在满是雨水的砖路旁,怎么叫那人也不肯回头。远处路过的车里,那个纤瘦漂亮的女人朝她摆手,妆容精致的脸上满是嘲讽。
她暗自磨了磨牙,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王谨骞一个人坐在车里,面色沉静如水。
他微信头像还是系统自带的风景画,一棵树在黄昏中显得无比苍翠挺拔。周嘉鱼匆匆看了眼就把手机扔到一边,利落的去洗手间洗漱。
下午乐团有排练,不能耽误。她开车往学校赶的时候隐隐感觉自己的刹车片被换过了,这车以前盘过一次山,刹车可能受到磨损踩的的时候总是不利落,她最近一直忙着也懒得去换,这回换挡停车的时候,周嘉鱼明显感觉到车况有所好转。
排在最上头的,就是来自王谨骞的一条微信。
那张脸与昨晚记忆里的人太过相似,他若有似无拂在脸上的呼吸,他掐在自己腰侧的手,以及他慢慢靠近自己的嘴唇。
真是……,周嘉鱼羞愧的捂脸哀号,心脏还处在刚才梦中剧烈的跳动里。怎么就偏偏梦到这个杀千刀的!!!像是做了一https://m.hetushu•com•com件极羞耻的事情,连脸皮儿都火辣辣的热了起来。
周嘉鱼生的好看,不是那种秀气精致的美,而是很干净很柔和的清澈感,也不知这姑娘是天生神经粗还是心眼儿比别人大,总是什么事儿都有一种天塌于我皆不动的大气,加上打小就修习音乐,气质和小家碧玉的姑娘大有不同。行为上,也和正常的姑娘不大一样。
车是原厂英国进口来的,刹车片自然也是不便宜。周嘉鱼不愿意欠他这么大一个人情,想着一码归一码,总不好让人家白白掏了修车钱,何况………他也才跟自己说过最近手头不富裕不是?
“车让人停在公寓楼下,钥匙在报箱里。”
周嘉鱼挣扎着从梦里尖叫醒来,满头汗水。
周嘉鱼干脆找了个阴凉地方把车扔下,独自背着琴往排练室走。
路上碰见美术学院相熟的学姐,周嘉鱼随口跟她打听。“今天学校怎么这么多人,你们美院又办了什么展览吗?”
王谨骞出神的看着副驾驶的位置,哑然失笑,他距离她,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她既然喜欢这种说话方式,不妨将就着更配合她一点。
直到周嘉鱼到了学校,王谨骞都再没有回信儿给她。
“周嘉鱼。”
对方很快回信,“是。”
她故作出这般无谓坦荡神态,好像他刚才同她说的,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
趁着等红灯的时候,她拖沓的琢磨了一会儿,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过去。
之所以选了这样的时间同她说了这样的话,无非是想看看过去岁月与她来说究竟伤她到何种地步,无非是想看看现在和_图_书的王谨骞对她来说又能产生何种影响。
王谨骞不动声色任她圈着自己,心下了然,眸光却愈发深沉起来。
“上楼开灯。”
不过很遗憾。
她软软的皮肤落在自己的肩上,一双水波盈盈的大
“咱做人不能这么功利,今天要不是我保不齐你就让水给冲跑了,有的时候……我还是挺有用的,这点,还用我提醒你?”
他手还撑在她的头侧,没有一点拉开距离的意思。
周嘉鱼听后有几秒的怔愣,“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
不知是阳光太强还是那红色太过刺眼,周嘉鱼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眼前是黑视的。耳边学姐的话还喋喋不休,她攥紧了肩上的背带,只觉得胃里一阵一阵犯恶心。
王谨骞还保持着被她推开的姿势,脸上笑的满不在乎。望着在路灯下越来越远的身影,他降下车窗趴在玻璃边喊她,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学姐手里拿着厚厚一打宣传册,看得出来是用上乘铜版纸打印出来的。她扬了扬手里的画片,语气中有些骄傲。“这么大的消息你还不知道?!我们美院的骄傲回来了,人家国外归来打算在母校办个个人展,分文不取,现在拍卖行他一幅小作能卖三百万,全院上下都忙着这事儿呢!”
端坐在床上几秒,看着屋里一应熟悉的陈设,周嘉鱼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昨晚洗完澡就睡下的后果就是拖了一夜头发都还没干,身上穿着睡衣歪歪扭扭的套在身上,被子和两个靠枕不知什么时候被她踢到了地上。
……………
“刹车片你换过吗?”
王谨骞扔掉烟,开车疾驰而去。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