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水兵月

好吧,秘密武器这个,是刘瑕自己加上去的,不过以连景云的个性来说,也很有可能会这么为她鼓吹。刘瑕环顾室内一周,把目光放回连景云身上,等他给个答复。
“你这不当警察太屈才了你,姐,你这真是——”青春痘的兴奋劲还没过去,一边被连景云往外搡一边喊,“你考虑考虑进我们分局呗姐,我靠,神探啊……”
刚转回来,就听到房门后传来一阵惊叹声,随后一声巨响,青春痘猛地把门推开,冲出来四处找她,“真找到了,刘姐你神了,真找到了——我靠!就在你说的地方,丝毫不差!”
刘瑕仔细观察着小伙伴们的表情,逐个逐个……
“哎不是,你是警察吗?不是你有什么权力审讯我?”和警察描述得一样,李建军显然是个刺头儿,这从他的外表上就能看出来,长相有些尖刻,精瘦身材,服装品味差,38岁的人了,还穿着艳紫色的衬衫,紧身小脚裤,金链子、尖头鞋,油乎乎的长头发下是一道鲜亮的纹身,从脖梗一路弯曲到胸前,隐约能看出似乎是龙。刘瑕翻了翻资料——之前没进过监狱,但应对警察显得很有底气,“我要见律师,没有律师的陪同我拒绝审讯!”
“年龄。”
看到两人过来了,刚才听过刘老师上课的两个人很殷勤地给她挤出位置。“刘老师,您快来看看,给我们分析分析这是怎么回事。”
“——账本。”青春痘恍然大悟,“他得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他的妻子是传统农村妇女,和李建军应该缺少共同语言,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夫妻关系不好,他有嫖宿习惯,情人关系不固定,情人也多为小姐,以李建军孤僻、防心重的个性,他不会把账本留在家里,当然更不会是出租屋,也不是他惯常和情人过夜的小房,这些人和他的关系都无法让他放松,换句话说,他们是外人,和他们共处的房屋也无法让他放心,那么,谁是他的自己人呢?”
“我?”李建军指了指自己,动作夸张,满脸的不可思议,“我像个文化人?警察小姐,你玩我呢吧?我像个文化人?你看我这穿的,我这纹身,像文化人吗?”
“我这说不上真经,”刘瑕摇摇头,“说穿了太简单,冷读、侧写加微表情观察,外加最基础的心理学常识——也都是猜,必须建立在严密的事前调查上,但其实大多数案件在事前调查上就已经有线索了,太过迷信这个不必要,证据链还是得靠走访排查,不会凭空掉下来——”
又温存地看着刘瑕,推了推她的手肘,央求而又炫耀地,“给解释解释呗。”
“结论,结论。”青春痘迫不及待地帮连景云喊。
“车钥匙给我。”
“有几个,这不犯法吧警察同志?”
“平时挺喜欢读书的吧?”刘瑕没理会李建军的抵触,悠然地说,“我看你像个文化人。”
青春痘眼睛瞪得极大,当先出来膜拜。“姐,真神了你——你该不会也是警校毕业的吧?”
“就那种金链汉子是吧,道上混着,小酒喝着,有了钱包几个小三儿……有小三吗?”
*你!!!!https://m•hetushu•com•com*
李建军稍微蔫了一点,但表情依然透着自信,他的小眼珠子轮了几圈,几乎是嘲笑地瞥了警察一眼,又转过来打量着刘瑕。刘瑕冲他微微一笑,观察着李建军的反应——面对一个漂亮姑娘善意的笑容,他的表情没有缓和,反而警惕地眯成了一条线。
她拿出另一张照片,“可以看到,夏阳路住处的布局和雁荡路基本一致,包括李建军的出租房也是如此,他是个有条有理的人,思维定势更好抓,所以他的账册有很大可能藏在夏阳路这间房子的同一个位置里。”
“都和你说了她是科班出身的心理医生,”连景云拍了她一下,“还不快去补搜查证去——小心点,听见她说的了吧,人家上头可能有人。”
连景云摸摸头,哈了声,“什么都瞒不过你是不是?我也是想,机会难得,他们是靠这个吃饭的,能取点真经也好——”
她又恢复正常,继续往下说,“能做到这一点,他的势力不会很小,这也许说明了李建军不安感的来源——他名下的几处房产都是2010年以前购置的,但他的疯狂活跃期是从两年前开始的,在这之前,他在青浦车险区并不是那么知名——”
室内安静了一会,几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青春痘蹦了一句,“那……要找不到呢?”
*( ̄y▽ ̄)~*
“景云!”青春痘忽然从办公室方向匆匆跑过来,喘着粗气把连景云拦住了,“我疯了,我今天真疯了!你们快来看看这个!我怕我眼花!这——这怎么可能呢,这不可能啊这!”
她不以为忤,继续问,“结婚了没有?”
“对,这正是李建军潜意识不安感的来源,他在和他不能抗衡的大势力打交道。”刘瑕皱皱眉,瞥了自己的坤包一眼,“现在,条件都列出来了,一个聪明、清醒、敏捷、孤僻的技术工,做着非法的一线工作,随着老板胃口越来越大,这份工作变得越来越危险,他被警方注意到的可能也越来越大,一旦出事,拿大头的老板不会有事,拿小头的他得进监狱,而他必须要有个能够自保和反制的筹码,他看过很多港剧、美剧,虽然未必能叫得上名字,但熟知欧美法系里的‘辩诉交易’制度——”
“进门后,首先我观察的是李建军的面相——你说是玄学也好,在审讯情境里,观面的确可以作为心理学的补充应用,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看法……仔细看李建军的长相,他的抬头纹很重,眉宇间川字纹深刻,这说明这个人好思虑,长期处在压力环境下……也就是心理压力大,鱼尾纹重——鱼尾纹有很多成因,表情丰富,爱笑爱哭,喜欢眯缝眼看书,这都是可能的原因,李建军心理压力大,爱笑可以排除,在之后的询问中我注意到他喜欢眯缝眼看东西,比如说,看照片——所以可以初步断定他的鱼尾纹成因和阅读、观影有关,爱看书,看电视,从他的谈吐也能听出来这一点,他说‘审讯’,不是简单的‘审’,用‘陪同’,知道‘貔貅’,不是读成和_图_书‘辟邪’,或者更常见的误读‘皮鞋’,这都侧面说明他的文化素养较高。”
*我也只有亲自出马【水兵月变身gif】*
“姓名。”
“月、湖、山、庄。”
“但一个有审美的人怎么会穿成这样?不符合审美也不符合年龄——噢,说到这里,我忘记说了,你们要找的幕后老板手底下应该有一两个松散的黑帮团体,成员以90后青少年为主,服装品味肯定和李建军很相似——甚至他还搞了个颜色崭新的纹身,”刘瑕说,“并且遮掩自己是个文化人的事实,实际上这个事实无关紧要,但他本能地予以否认,甚至对我指出这点有些惊慌,所以反应特别夸张……种种迹象都表明,李建军防心很重,他必须用一层保护色把自己围绕起来才感到心安,遮掩自己的文化素质、纹身、服装品味向他所处的群体靠拢,这都是在掩护他自己,当然,这么做效果并不好,甚至也许还起到反作用,但这是潜意识的需求,李建军的潜意识认为他处在危险的环境里,而这是他不能主宰的部分。”
*全【心】*
*安【心】*
看到几个人脸上浮现出的茫然,她解释了一句,“就是污点证人、讨价还价。”
“这简直——神啦!”青春痘喊了起来,“我去!这是——这是凭空掉下来一整条证据链啊!这到底是谁干的啊?”
‘嗡’的一声——理所当然,这种时刻,沈钦是一定会秒回的……
“要结论还是要过程?”刘瑕问。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表态,连景云就只是笑,青春痘犹豫一会,悄没声息跑出去,过了一会回来了。“正好两个同事在青浦……我让他们拐过去看看。”
“女儿呀,没想再生一个儿子?”
刘瑕一看到电脑画面,心头就是咯噔一声:这是青春痘的邮箱,他开了一封邮件,但发件人那一栏是空白的。
刘瑕当没听到,“这张是——”
*既然你不听话,刘小姐 <( ̄︶ ̄)>*
他被推走了,剩下两个警察也用朴素的方式表达他们的敬意,“您抽烟吗?”
其实明天也用不着继续了,刘瑕笑笑,没多说什么,起身绕回审讯室背后的监听室。
“一个女孩,13岁。”
……
“你情我愿就不犯法,”刘瑕说,“和老婆感情不大好啊?她知道你在外面花吗?”
“38岁。”
“这是——”
时间在等待中一分一秒滑过,屋子里气氛有点怪,一群人都低头玩手机,明显在打字沟通,刘瑕看看连景云,连景云冲她高高把眉毛挑起来,做出夸张的担心表情,她忍不住微微笑,想想,索性行个方便,出门去倒水,顺便在走廊里转悠几圈。
“女儿。”青春痘紧皱双眉,投入地回答,“李建军很疼爱自己的女儿,青浦夏阳路那套房子就写在他女儿名下——但你没拿那套房的照片问他啊。”
“就因为它的可能性很大,所以没有拿,避免引起警惕,”刘瑕说,“按照你们的资料,李建军平时还是和家人一起住在雁荡路,夏阳路的房子,是他工余歇脚的地方,像他这样的和-图-书人,不会在银行有太多存款,害怕引起注意——这一点从你们提供的资料上也得到印证,所以,主要居住所里应该会有个藏现金的地方。”
刘瑕站起身,排开人群往外走,连景云赶忙追上来,“怎么,虾米,干嘛去?”
“不至于吧,”刘瑕做出研读资料的样子,“你在S市有好几套房子,经济条件不差呀。”
“找到账本以后,李建军只剩两个选择,第一,继续无意义地抗拒审讯,自己重判,家人也处于被漏网之鱼报复的危险中,也许他不在乎妻子,但不会不在乎女儿,事实上,我认为他一直没有‘退出江湖’,也是为了给女儿提供更好的生活……第二,和警方配合,尽可能把团队一网打尽,自己也少判几年,而他是个聪明人……我的观察和推论到此结束。”
青春痘被推到门边又转了回来,双眼瞪得灯泡一样,好像等电视剧的大结局,等不到不可能出这扇门一步。
“和你说过多少次,咱们国家没有这个规定。”陪同刘瑕审讯的警察都有些无奈了,但语气依然很强硬,“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李建军,你已经罪证确凿,抗拒从严,判刑都得按上限走,你想蹲20年大牢你就别说话。”
拉着看了一下邮件内容,基本都是监控视频的截图,李建军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交谈,对方付给他一沓现金——刘瑕拉了一下,几十张截图,右下角都有时间标注,全是李建军拿钱的照片,穿着、日期不一,再往下又是几十张截图,形形色|色的车主和汽修厂老板交接,汽修厂老板和陌生男人交接,陌生男人试驾不同的豪车,李建军驾驶这些豪车开往市郊,一帮穿着品味和李建军相似,流里流气的非主流小弟围着保险公司的定损员,陌生男人和理赔员,陌生男人和交警——
“靠,”连景云喃喃低语,“这、这他妈……”
“我在画圈的时候,他的眼神被指尖带着走——这是本能反应,在我指到主卧室睡床时,他的身体姿态转向紧张,这说明他家的现金应该就藏在那里,看这张照片,床头柜上的物品说明,李建军睡在靠门一侧,所以他最有可能把现金藏在这里,但不会是账簿——不和妻子离婚,说明他的观念依然不失传统,即使感情不睦,现金依然是他允许妻子动用的家庭财产,但他不信任妻子的能力,所以更重要的账簿——”
在围观人等你一言我一语的辨认,以及邮件中对每张照片的备注帮助下,整个案件的证据链水落石出、枝蔓分明,时间线清楚无比,哪里还需要李建军的账本这种间接证据,这俨然已经被办成了一桩铁案……
“在他能主宰的理智中,李建军认为他的处境是安全的,这从你恫吓他时,他的表现可以看出来,很自信,知道你在撒谎,他明确地知道自己这次被捕很难定罪,定罪的话,刑期也不可能按着20万要判的10年以上来,这说明李建军的幕后老板已经给他吹过风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当然,这也说明对方挺有关系,对你们手上的证据了如指掌,或hetushu.com.com者自信能把案子摆平……”
“那你觉得你像个什么样的人?顺便,你这个纹身纹的是什么?”
“工作单位。”
李建军审视着几张照片,“是——咋,还要扣我的房啊?”
陆续辨认出四套住房以后,刘瑕叠好照片,“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结论就是,他有个账本藏在青浦夏阳路的这套房子里,应该在主卧室东南角,你可以找找靠衣柜一侧的地板下、家具夹层之类的地方。”刘瑕说,“这个账本足以把他和你们要找的幕后大老板联系起来,如果联系不上,那就是组织太严密,他没法直接和老板接触,但那也会指向他能联系到的组织最高层。如果真的和你们说得一样,他一个人承包了70%左右的青浦骗保案的话,这个账本应该是一个强有力的突破口了……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你们觉得呢?”
“老实点!”坐在刘瑕旁边的警察猛一拍桌,“问你什么就答什么,没问你别说话!”
“你这是……要去哪啊?”
*啦【心】【心】【心】~╯3╰╯3╰╯3╰*
双面镜背后已经聚了好几个人,除了连景云以外都是脸色各异,满脸有槽吐不出的痛苦。
刘瑕笑,轻飘飘地说,“那就再猜、再找。”
刘瑕无奈地看连景云一眼,连景云笑容可掬,拱手做恳求状,她无奈地吐一口气,端起水杯——空的,五六个人争着给她倒满水——润了润喉咙。
“懂了,两年前傍上大老板了,”一个老成些的警察说道,“或者说大老板看上他了。”
“少废话!问什么你答什么!”真正的警察适时出来镇住场面。
“都什么年代了,生儿生女都一样,”李建军有些焦躁,“警察小姐,这和案情有关系吗?”
“李建军。”
她的手指在整个照片上画圈圈,李建军说,“雁荡路的房子,我自己住的。”
“车一族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哎我说,你谁啊你?”
“结婚了。”
刘瑕笑了笑,弯下腰从案卷里取出几张照片,“这是你名下所有的房产吗?”
*的【心】*
“啊?”李建军很愕然,警察也有轻微讶色,但没评论什么,转头呵斥李建军,“啊什么啊,今天先到这,明天继续!”
连景云和刘瑕只来得及对视一眼,就被青春痘一边一个拉跑了,踉踉跄跄小跑着闯进办公室,青春痘的工位边上已经围了一圈人,都在对电脑指指点点,啧啧称奇。
“有孩子吗,多大了?”
“整个专案组都在这了?”刘瑕问。
青春痘一边说,一边怀疑地看着连景云,疑问不言自明:就刚才拉的几句家常,能打开什么突破口啊?这就是你瞎吹的秘密武器吗?
“她拿钱就行了,管那么多,一个农村妇女在乎啥小三不小三的。”李建军嗤了声,他甚至有些不屑了——到现在为止,刘瑕问的都是些不疼不痒的问题,而且还老问不到重点,这让他渐渐地放下了警惕。
*确保你【心】*
“懂得要律师,知道欧美法系的常识,这说明他起码爱看港剧,或者更进一步,看美剧,更重要的一点,作为一个农村出身,只有初中文化和_图_书的修车技|师兼撞车司机来说,他并不重男轻女,可以看到他说‘生男生女都一样’时没有任何失落感,微表情可以证明他不是在撒谎,没有掩饰内心的情感,从观念上,李建军已经完全摆脱了农村文化的痕迹,他的爱好和知识体系、观念,都有浓厚的城市气质,甚至可以说较为靠近比他更年轻一代,接受过更高教育的一代,初中毕业后他就进入社会,从资料来看没有再教育的痕迹,以他的工作环境来说,也很难遇到审美情趣较高的同事,这说明李建军善于吸收知识,乐于提高自己,简单的说,这个人有心眼、爱想事、有审美……他活得不麻木。”
“我按时间顺序说吧……”
*那么˙﹏˙*
“就这20万标的,还有什么专案组啊?”连景云没说话,刚才陪审的年轻警察就喊了起来,一脸的青春痘憋得通红——话说回来,聚在这后头的几个警察都挺年轻,看警号,交通、刑警系统的都有,应该就是连景云的小伙伴们了。“得打开突破口才能引起重视——”
“不必的话,你干嘛把他们都叫过来?”
连景云点了点头,“是啊,几乎都在这了,都是自己人,有什么收获你就说吧。”
“衡山路的老房子,出租的。”
“去去去,这不是突破口都给你们找到了吗,都忙活去,今年市局亮点案件可就在眼前,个人先进在召唤呢,都去忙去。”连景云如老母鸡,围着刘瑕喳喳叫,把一群人全弄走了,这才挥汗陪刘瑕出门。
“貔貅——我就……道上混的呗!”
“账本,”刘瑕点点头,“这其实也是他的日常需要——是明白人反倒简单了,他活得明白,得知道一个月挣多少钱,而以他现金收支的方式,他要掌握自己的经济情况只能靠记账,这恰好又是现成的证据,如果是常见的那种轻罪犯,浑浑噩噩,没有文化素养,钱一到手就花得精光,现付现出,在这个案件里你们就只能靠口供来指认上线了。所以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账本到底在哪。”
走着走着,说了句,“辛苦了。”
“不是说这事。”连景云冲审讯室挥挥手,“我是说刚才,说那么细、那么通俗,辛苦你了,其实你不必的。”
“我和你说这话就生分了。”刘瑕说,伸手进包去找手机。
他身后跟了一连串好奇惊讶又崇拜的脸,一群人都扒在门上看她,连景云最后露出个头,满脸微笑,又冲她挑挑眉,刘瑕吞下笑容,自如地走回屋里,小伙伴们chuachuachua,霎时间各归原位,眼神晶亮,似乎恨不得上来舔她一口,以表敬意。
室内一片死寂,三四个年轻警察脸上都浮现出浓浓的惊诧,青春痘的反应最夸张,嘴张得能容纳一枚鸡蛋。连景云脸上浮现出骄傲的笑容,他先推青春痘,“你赶快去找找,有没有这个东西——”
“我给您倒杯水——真是长见识了,听景云说,您在国外留过学,国外警察都这么审案呢?”
这一记补刀恰到好处,刘瑕险险没控制住自己的呼吸,她闭闭眼,平静了一会,徐徐从包里找出手机——
“没钱,生了养不起。”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