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剧本杀

留下一缕历史道火,赵青榭就迅速离去。
所以,与其说他是被长夜的那一套给说服的,不如说,他觉得长夜这一套,就像是葱花香菜,是很好的点缀。
看起来非常简单,但信息很炸裂,懂的自然懂,不懂的也没资格来,尤其是大盗夏侯的倾情加入,还有那块神秘的瓷器碎片,都在昭显项目开发者的诚意。
接下来,李肆亲自操刀,由长夜辅助,大刀阔斧的一阵忙碌,只片刻时间就完成了这个项目的注册,审批,拿地等所有环节,毕竟,这个项目玩的就是诚意。
此时,李肆随手取出一个小册子,这就是他这次剧本杀项目的策划书。
“可惜我不是。”李肆同情的拍了拍长夜的肩膀,果然,命运一族除了搅屎棍,就都是神经病啊。
现在李肆将山神伯义给从自己的山神牌里抓出来,其实冒的风险非常大,因为这是唯一的真货,一旦20次的耐久度消耗完毕,他就无法再使用了。
尤其是那个慕少安,给他捎过来的【和*图*书病毒三千问】,【十万个病毒的为什么】,【我与病毒不得不说的一百个雨后小故事】,【我与病毒同居的十万年】,【病毒:不装了,我就是你大爷】,【开局就被病毒顶在墙角的一百种应对方法】,【病毒之我是一块砖】等等书籍,简直让李肆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我给病毒虫子准备了一个剧本杀,你愿意帮我来主持吗?”
而这个历史厚重值,就是求证历史道火的基础。
“其实我也不懂什么是剧本杀,而且这个也不重要,我只不过想找个由头,让病毒虫子给我做一次天使投资人。嗯,我们这个剧本杀的名字就是——假如李肆就是谢鱼生,这个题目怎样?够爆炸吧,绝对会成为独角兽,那是天使投资人最喜欢的类型。”
李肆此时就将那缕历史道火覆盖这小册子,同时,在长夜那好像见了鬼一样的表情里,换来了重伤状态的山神伯义,历史里真正的山神啊,他的历史厚重值高达77.https://www.hetushu.com•com31!
赵青榭淡淡说着,并没有太多紧张,甚至对站在李肆身后的长夜也只是投来随意的一瞥。
地点:无名湖边的无名渔村。
起拍价:一缕历史道火。
“可是,万一你真的是谢鱼生呢?”长夜的声音都在哆嗦,命运一族对命运的感应灵敏度是旁人拍马不及的,刚刚李肆说了那句话之后,她一颗心就嘎嘣一声,冥冥之中就觉得这是天意。
类似于时间道火里的时间标准,虚实道火里的九级虚妄,九级真实,命运道火里的所预见的必然发生定律。
里面写着一些简单的信息。
剧情:渔夫撒网,捞上一条会说话的灵鱼……欲知后事如何,请公开竞拍。
对吧,看看又不掉一块肉,在基本已经锁定了大荒天河的历史坐标的情况下,有什么不能看的?
李肆点点头,毕竟之前那个大胖子就已经把与病毒相关的信息统统给他打包发送过来,这些友军也许各有一些不雅的癖好,但在正事上和-图-书却不会含糊哪怕一点。
因为李肆的历史厚重值已经达到了49.88,换算下来,就足以证明,他已经活了17个长河纪元。
“好!”
最低竞拍价: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缕历史道火。
“我知道,现在给我一缕历史道火,我要给我们的朋友准备一份小游戏,另外,立刻把防线后移,与大荒天河的历史对接,不要怕来不及,一点点的覆盖就行,我们的时间还算充裕。”
十足的,金灿灿的诚意。
至于历史厚重值是什么,很简单,这是各方势力在开始求证历史道火后,迅速形成的一种最公平的评判标准。
“我大致明白了。”
李肆此时就微笑着问。
再举例,为什么李肆一出现在历史赛道里,其他竞争者都不约而同的喊他是老头子?
“哈哈,不用当真,我是谢鱼生几率可能只有一万亿分之一,我就是起个惊悚的题目,先把概念炒起来,然后再炒流量,接着天使轮,A轮,上市,双赢啊!”
少年谢鱼生一脸迷茫的出和-图-书现,甚至看不到他有任何神奇的地方,但历史厚重值不会骗人,他的历史厚重值是4910201.01。
“有个自称是我们友军的大胖子给我传递了一条信息,再过六个时辰,病毒虫大的病毒军团就会在我们这个历史坐标登陆,而这个历史坐标,距离大荒天河,实际上只有五百年的间隔,他很不看好我们,并且许诺,如果挡不住,可以像诡异天河战区撤退。”
李肆随意说着,然后就见到长夜的表情很呆滞,不,是震惊。
“会的。”李肆微微一笑,因为既然连命运长夜,以及真正的专业人士慕少安都认为,没有谢鱼生的大荒天河没有意义,那么如果李肆就是谢鱼生这个劲爆的话题丢出去,就算病毒虫子有一百万个怀疑,它们也得来看一看。
赵青榭抬头看了李肆一眼,这一眼没有质疑,没有犹豫,只有信任。
李肆笑道。
紧跟着,李肆找到正严阵以待的赵青榭。
时间:时间长河第63纪元末。
一个人,一件事物,一件事,怎么和*图*书判断是来自未来还是来自过去,用历史厚重值一量,就能看出结果。
道具:渔船一艘,渔网一张,山神法印一块,神秘道具一件。
人物:渔夫李肆,神秘人一位,山神伯义,金鳞灵鱼(命运九子之一的命运长夜饰),少年谢鱼生。
没了。
这一刻,长夜都紧张得浑身战栗,哪怕她非常确定眼前这个谢鱼生是假的,她也太紧张了,因为李肆这套路,她开始看不懂了。
紧跟着,李肆又唤出他的主角牌,少年谢鱼生。
“我觉得,这太冒险了,假如病毒虫子不上当呢?”长夜忍不住问道,哪怕李肆已经亲自告诉了她全部的计划,她仍然觉得非常的不真实。
“愿意为主人分忧,不过,什么是剧本杀?”长夜很痛快的答应下来,她已经认清现实,准备退而求其次,只要能够与李肆生一个命运之子,她就等于赚到,什么屈辱,道德,身体,都比不上传承的延续,道的追求。
毕竟这是在历史赛道里,历史道火不是随便谁都能获得的,最起码基础要扎实。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