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道火熄灭,邪神将至

毕竟谁能想到,他当年刚刚穿越到鱼塘时代的时候,那个猪师弟,竟然也是张胖子的一个小号?
长夜说到此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甚至跪不住,直接瘫坐在地上,或者这就是命运一族的特质,说几句神经兮兮的话就会那啥那啥?
“而如果把两位命运之母的预言合起来,就是‘人族大兴,吾类死绝。道火熄灭,邪神将至’。”
这不丢人,命运之母已经殁了,能将命运法则传承下去的只有她和长歌,谁娶了她们,都会获得最丰厚的嫁妆,那是命运的馈赠。
“你说了这么多,与我要采用李败类的计划,引入病毒虫子有什么关系?”李肆终于把话题强行扶正,玛德,这命运长夜太能歪楼了。
“最后是胖子张扬,他更加是如此,每占领一地,必然放出无数分身小号,给他构筑出层层叠叠的防御网,没错,他更擅长防御,而且就连李败类,也承认没办法将这胖子给斩首刺杀,因为他的分身小号太多了,可成也如此,败也如此。”
逃是逃不掉了。
“什么意思?”
当然,理智也在告诉长夜,真相很可能是这个老不死的男人在以这种卑鄙的方法来压榨她,这同样是一和-图-书个工于心计,不好对付的老不死……
“不过我倒是觉得,主人应该算第四个。”
所以叫什么胖子啊,以后改名叫胖子蜘蛛算了。
长夜违心的夸奖了李肆一句,其实在她看来,李肆充其量,只能算3.01个里面的那0.01个。
“气运?”
李肆皱眉。
“所以,自那以后,神之称谓,就这么不值钱了,但是,最后一位命运之母所说的邪神,绝对不是人族那种自封的半神,香火之神,敕封之神,天神,古神,而是对应着时间之母,命运之母,混沌之母那个级别的神。”
“主人,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病毒虫子自问世以来,只遇到过两个半宿命大敌,一个是时间之主李败类,他当初挟击溃命运黑潮之威,震慑一切宵小,病毒虫子为此远遁历史之中,连面都不敢照。”
色|诱好像也不起作用。
太恶心了,太没有良知了。
“万界万灵之所以能出现,是依仗三大道火,而三大道火的出现,本质上又是无上气运的累积,主人应该见过寂灭之蛇,更应该见过寂灭之蛇纵横之地的无数坟茔,那里面有一些坟茔是属于万界万灵的,但还有m.hetushu.com•com一些坟茔,却是连我们都不知道那是属于谁的,大寂灭之前是否还有一个与我们类似的繁荣的天河时代?大寂灭之后又会有多久才会诞生一个新的天河时代?”
“气运,才是主导一切的根源。”
只是,长夜接下来的话却让李肆陷入沉思之中,“有一种无上的气运,是我们命运之子都看不到,感应不到的,只有命运之母才能有所察觉,当年,在大荒天河甚至还没有出现之前,就有一位命运之母说过,‘人族当大兴,吾类将死绝,’如今,这个预言已经完全实现,人族成为长河共主,势不可挡,而时间之母,命运之母,混沌之母,基本都已经死绝了。”
李肆自己对这番话没什么感觉,虽然他的确觉得气运这玩意不容易看透,可把一切归结于气运,又太草率了,比如命运九子,一代代,一茬茬的命运九子,他们倒是相信气运呢,现在又怎样?
“主人,这正是我要说的,命运天河最后一位命运之母在没有失踪之前,也曾经留下了一个类似的预言,‘道火熄灭,邪神将至。’”
但是现在,她只是一个阶下囚。
“时间之母,命运之母,混沌之母,都是当初依托三https://www.hetushu.com.com大道火而生的,基本上不死不灭,但既然她们都已经死绝,也就意味着道火将熄灭。”
“至于慕少安,他的杀毒猎人组织虽然制度严密,经验丰富,但他终究是太老了,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最后半个,是那个胖子张扬,如果说李败类是以力强克,吓得病毒虫子不战而逃,慕少安则是以技巧,经验来克制,至于那个胖子,则是以数之不尽的分身,小号来克制,不管病毒虫子如何狡计多端,如何诡异神秘,如何谋划算计,都扛不住始终有一个目击证人全程直播,杀了一个还有一个,杀了一百个,还有一百个,千层底的无赖,说的就是他。”
可是现在,万一眼前这个老头子真有可能是谢鱼生呢?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好像,也没有那么不难接受。
“另外一个是慕少安,他率领杀毒猎人组织,先后与病毒征战于时间长河,机械长河,诡异长河,最终更是率领全体杀毒猎人自我固化历史,镇守混沌天河战区,他手下有十二个精锐的杀毒猎人军团,对病毒虫子的了解可谓是举世无双,病毒虫子的每一代进化,都会被他们迅速破解,克制。”
此时长夜再次开口和_图_书,“但是主人,这两个半,其实也有弱点,李败类是强大在现在,他永远无法时间回溯,而病毒虫子自从逃进过去的历史之中,反而因祸得福,迅速发展壮大,所以现在病毒虫子动辄把李败类喊做老祖宗,还供奉了祖宗牌位,称他是病毒长河的长河之主,一日三叩首,清晨两炷香,据说把李败类气得吐血三升,破口大骂,却也无可奈何。”
“主人,神这一个称呼,其实从来都是用来形容时间之母,命运之母,混沌之母的,连我们这些命运之子,还有时间之子,混沌之子都没有资格称神,顶多叫神之子,但自从人族崛起,并掌握了修仙之法后,人族就有了可以屠灭神之子的能力,到了后来,更是可以夺取天河,屠杀时间之母,命运之母,混沌之母。”
“谁敢说这样的轮回与气运无关?”
那么——只剩下弄疯自己和臣服了。
在心中长叹一声,身为阶下囚,她已经别无选择。
“最后以病毒虫子之恐怖,都要被搞得心态崩了。”
李肆没有注意到长夜的小心思,只是重复了这两个字。
“是的主人,在我命运一族的主流观点来看,抛开气运不谈谈其他,就是在耍流氓!”
“而这,就是谢鱼生所开创的人和*图*书族文明,累积二十四个长河纪元,才最终以人族无上气运培养出来的三个顶级人物,虽然他们三个不承认,但以我命运一族的视角来讲,这就是事实。”
李肆依旧温和的看着长夜,而长夜则颤巍巍的抬起头,她是命运九子,母亲是命运之母,一出生就是上位生灵,身份尊贵,假若命运长河没有崩溃,她甚至有机会做一任命运长河之主。
只要想想你的任何谋划,任何秘密都有可能被这家伙给直播……
“只不过,低位者,看不到气运,中位者,能感应气运,却茫茫然不知所以然,上位者,能收集气运为自己所用,但只有能扭转天擎的创世者,才能任意挥毫,以无上气运为棋子,以万千天河为棋盘,穿越古今过去现在未来,逆天改命,不可直视……”
虽然在上一刻,长夜都不会有丝毫想要臣服的想法,相对比较起来,臣服那个慕少安才更划算一些,甚至臣服那个大胖子也行,毕竟九级真实的剑气也比较罕见了,当然如果李败类招招手,她一定会打扮好过去的。
“胖子张扬若没有慕少安给他撑着过去,若没有李败类给他撑着未来,他这手段,顶多就是个自保,守成都够呛。”
听到这里,李肆都禁不住心有戚戚焉。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