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法则乱流

法则乱流!
其中一个是九玄子,还有一个是穆岸,真·熟人!
冥土之大敌啊。
然后,这十四个落难神魔就看到了同样紧贴着山壁,旁边一颗闪烁着明暗光芒的李肆。
咔嚓咔嚓,一缕无形的力量就从正前方流淌过去,瞬间就将一座大麻花山岗给拧成了十几个小麻花。
“你是故意的吧?”
结果,这帮家伙爬到他身边后,居然一个个站起来,学着李肆的样子,贴着石壁,一动也不动,看样子他们是真的吃了大亏。
“不能,进来可以,出去也可以,但要静悄悄的走出去,这里的法则乱流太多,谁敢妄动仙灵之气,谁就死的更快,刚才那个叫声是活人,一个逃进来的神魔。相比之下,我们还算幸运,一来你实力太低,二来,你有如意宝珠遮掩,只要附近没有法则乱流,你就算释放几道神通也没什么事儿。”
在他们的努力下,几座山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挖空,而事实上,在四周更远处,千疮百孔的山峰比比皆是。
以一己之力搅黄了冥土的计划,宣布冥土为非法的牛人,更是让十大宗门都鸡飞蛋打,甚至为此损失了一个大罗九阶天仙,虽然是分身,可架不住那是太清道那个最强的老怪物的分身。
但下一秒他就确定了,这不是白日梦。
李肆无语了,他觉得自己的好运气到此为止了。
李肆给自己补了一道清心法咒,又摸了摸十万块的护身玉,心下稍安。
“切,谁稀罕,这倒霉小子,你看他那怂样,怕不是已经吓到尿裤子了。”
他们显然是吃过了很www.hetushu•com.com多次法则乱流的苦头,所以现在才会这般小心翼翼。
“铛铛铛!”
什么也没发生。
“不过现在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如果他遭遇了白日梦,也能迅速逃出来。
“嘿,曾经的风云人物,时来运转的好运小子,嘿嘿,没有了气运加持,就啥也不是了,他比我们可怜。”
“抓了这小子,能不能回去领赏?”一个神魔喃喃自语。
“好消息是,你即将遇上两个熟人,坏消息是,我的情报库在刚刚完成更新,最新消息,这处法则荒漠是十大宗门用来处决犯人,以及用来给真传弟子试炼的地方,所以才会有这么多法则乱流。”
“你傻呀,我们的因果债务已经全部结束,你还要去给冥土当奴隶吗?”另外一个神魔唾弃。
但那十四个神魔,包括九玄子都不信,他们仍然像毛毛虫一样,小心翼翼的往前爬。
“小兄弟,好久不见。”九玄子打着招呼。
不过如意宝珠在这一刻却是立了大功,它竟然能够让法则乱流稍稍更改方向。
但李肆却是一步都不想走了。
“很久吗?”
李肆收了五行钟,忍住开启灵修天眼的冲动,就让如意宝珠在天上小心翼翼的飞,他在后面走,先换个地方吧。
“甚至,十大宗门故意放出消息,说此地可以偷渡,所以之前那十万恢复自由的神魔至少有一多半都逃进了法则荒漠,假如不出所料的话,十大宗门会很快举行一次真传试炼。”
“你特么的,你确定不是想搞死我www.hetushu.com.com,然后你好继承我的遗产?”
显然,这是十大宗门已经撤离后的时代,只有小宗门才会来这里捡漏挖矿。
“我与他算是旧识,诸位不要打歪主意。”九玄子开口了。
前方的山峰下,五个人正在忙碌,他们手中操控着仙器,将山石切开,投入在山谷中布下特殊的阵法,这阵法之中,有七色光芒不断升腾,在阵法的作用下,凝结成光芒夺目的晶体。
李肆真的后悔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颗颗蠕动的脑袋,然后是身体,哦,是十几个贴着地皮爬行的人,准确的说,是十四个如丧家之犬,大气都不敢出,连站起来都不敢,只能在地上爬的神魔!
这地方怎么越看越邪门?
只看那五人兴奋激动的表情,就知道这种晶体的珍贵性,没准就是所谓的法则灵晶。
找了一个位置,放下五行钟,李肆就在其中闭关修行,也不用担心被打扰,如果不出意外,他会在这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修行,大约只需要十年,他就可以渡劫大乘,再有十年,就能进阶真仙,然后……
那怂逼熔炉太坑人了。
大家的样子都很狼狈,但重点并不在于这点,李肆可以不认识他们,但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认得李肆。
所以怂逼熔炉就是在放屁,什么法则荒漠,这里不是没有法则,而是所有法则都在紊乱,混乱得一塌糊涂,就好像一碗加了盐,加了糖,加了香菜,葱碎,蒜末,辣椒油,酱油,麻油,郫县豆瓣,料酒,老抽,陈醋的豆腐脑。
“糟糕!”
和-图-书远处|男人的惨叫声还在继续,引动了一条又一条的法则乱流蜂拥过去,不知这是什么原理?
一个男子凄厉的惨叫声忽然从远处传来,但因为奇特的地形,还有法则乱流的影响,所以根本不知道在哪个方向,而且惨叫声也迅速重叠,折返,来回碰撞,就像是一场大合唱+交响乐。
李肆的心头惊悸无比,浑身的冷汗都冒出来了,这种法则乱流给他的感觉就像是面对气息全开的灰影,也就是说,至少相当于大罗五阶天仙。
李肆很想把怂逼熔炉揪出来暴打一顿,但气运熔炉根本不答话,只有一行信息。
直到许久后,再也没有惨叫声响起,一切重新恢复了安静。
从始至终,他们都很开心,然后,他们满载而归,只留下遍地疮痍。
“哈哈!九玄子,你已经拖了一个累赘,怎么,还要再拖一个累赘?说好了,下次就轮到你来蹚道了,哦,你个老不死的,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哈哈哈!”
可如意宝珠反馈回来的信息是一切安全,四周静悄悄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然后李肆开口了,“你们前面没有法则乱流,可以走过来了。”
“未知……”
然后李肆就嗅到了浓郁的血腥气。
他只要敢上前一步,他这身体就别想要了,去飞升无穷小之地吧。
草!
有人在敲门,不,是有人在敲钟,声音不大,但很有节奏,李肆才刚刚入定,就因为五行钟自发激活而被打断。
李肆静静看着,这五个人的收获很丰厚,最终所得二十块法则灵晶,代价是四周千里之内的山峰都被挖塌了。
和-图-书“我感觉有很久了,就像是做了一个梦,小兄弟你怎么会来这里,按理说,以你的身份,十大宗门不可能杀你,他们至多会囚禁你。”
“说起来,哪位兄弟有废矿,我体内的仙灵之气已经枯竭,再这样下去,境界就要掉了。”
“这应该算是负负得正?”
“说这个毫无意义,诸位知道怎么出去吗?”李肆问。
前面传来开凿的声音,很多,就好像有人在开凿山体,李肆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就想跑,然后一抬头,如意宝珠竟是化为了一轮明亮的月亮,照射着巍峨群山,等等,不扭曲了?
不过这种几率太小了。
此时,如意宝珠重新黯淡下来,恢复原样,月光不见了,四周还是扭曲的大麻花。
这给李肆的感觉只有一种,摧残!
李肆很愤怒,于是他把如意宝珠扔出去了。
“叮叮!”
“铛铛!”
他没敢妄动,倒是如意宝珠上面有光芒一闪一闪,像是在呼吸。
李肆若有所思,如意宝珠本身就自带紊乱效果,然后遇到紊乱的法则乱流,双方交互,便得以让空间暂时稳定,于是便有了那种场景重现。
隔了一会儿又有一条信息浮现。
他们的开掘行为相当粗暴,也相当细致,非得把每一块可疑的矿石投入阵法中碾碎才算放心。
尤其是看得久了,甚至会混淆了天空与大地,似乎连这里的重力都一直在变幻,也许在上一个扭曲的麻花山坳里,还是脚朝下走着很稳当,翻过一座麻花山脊,就已经是脚朝上了。
无法描述的摧残。
好在他可以自给自足。
“啊啊啊!”
“这小子怎么hetushu•com•com混得比我们还惨?”
“冤枉!我哪里知道这里忽然多了这么多法则乱流?刚刚至少过去几十道吧,听我一句劝,千万别开天眼,法则乱流里全都是紊乱了的仙灵之气,对任何灵气变化都极为灵敏,抱歉了,我也是受害者。”
“我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八千万年前,抱歉,我也不知道这里又发生了什么,要不你换个位置?”
所以这个地方对他来说,真的是再完美不过了。
而是曾经发生的事情重现了。
“哼,别做梦了,没有资源,没有仙灵之气,没有法则灵晶,你凭什么流浪,早晚变成一具虚空魔尸,在这里,若是我们能重新开掘炼化出一些法则灵晶,没准有杀出去的机会。”
一群神魔趴在地上,一个个口出狂言,很欢乐。
“草!不能离开吗?”
李肆暗叫不好,第一时间给自己嘴里塞了三颗逝梦灵丹,这是用来对付白日梦的。
“草!”
“出去?不可能的,那些王八蛋十大宗门把这里下了神禁,三百万年前我偷渡下去的时候,还一切好好的,结果才三百万年,这里就彻底变了,诸位做好死亡的准备吧,不是被法则乱流绞杀,就是被当猎物一样猎杀。早知如此,我还不如留在虚妄界流浪算逑。”
李肆就看着他们,一动也没动。
“你出来,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就是你说的安静?”
因为这区域内的法则乱流太多了,尤其这玩意还看不见,一头撞上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地扭曲得像是大麻花,所以也就无所谓山峰,深谷,以及平原了,一切都在扭曲,几乎无法发现相同的地形地貌。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