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李老板

现在他恨不得将李肆撕碎了,但他不敢。
然后,没人加入了。
而现在一切归于平静。
“两位,非要不死不休吗?”
之前一切一切的布局,一切一切的操作,全都是为了这一刻,事实上这可比吃绝户容易多了。
“不必客气,自保罢了。”
疤面女子与粗豪大汉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各自眼中看到了惊讶和放松,他们还真怕这三个资深神魔不顾一切要做空下去,万一爆仓了,那就完蛋了。
然后,无人回应。
但那需要现世变得非常富饶,几千年,几万年,都未必回本。
而且还是坑了九玄子,将一众镇世真仙戏耍于股掌之间的幕后黑手。
“我现在倒是对那位李肆小友充满了好奇心。”粗豪大汉笑道,他挺后悔的,同时对疤面女子非常佩服,之前只凭一点线索就敢加仓,得了6000道劫气,之前这六千道劫气看起来是灾难,现在一转眼就成了功德。
可惜,千万年的经历,让他最终还是摆正了心态,羞涩的口袋也不允许他再搞什么幺蛾子了,得,从今日起,和那条蠢龙作伴吧。
这一刻,三个资深神魔都有些意外,更是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但是……
对的,根据现世与虚妄对冲的规则,他们这投入是有收益的,非常公平。
疤面女子忽然有点后悔,李肆之前邀请她合作镇杀虚空魔尸,结果被她给拒绝了。
真的,二分之一算个屁,对吧,咱是大佬神魔,比资深神魔还牛逼一个层和图书次。
现在怎么办?色|诱吗!
十秒过去了,现世仍旧没有崩盘的样子,云华法印仍旧云霞蒸腾,稳的不能再稳。
而看目前这个样子,这方现世支撑五百年是毫无问题了。
他们一倒手,就能赚上一倍,甚至更多。
“不能再追投了,这一次,本尊认栽,但是,我不信这方现世能一直撑下去,我会等,你,你,还有那个李肆,那条泥鳅,我会弄死你们的,咱们走着瞧!”
因为他们两人现在等于是看好现世能扛过这一波,未来现世再灭亡崩溃,与此刻无关,但让他们做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很想说一番狠话,也很想定制一套豪华的社死葬礼,参考那个诡新娘,让他可以在被社死之时,也能留给别人无限的遐想。
总之这件事就只有一个人知道,云华法印的主人李肆。
不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李肆不会,其他人也不会,现在他就成了这方现世的股东,任何人想攻击他,云华法印会保护他的。
其次,疤面女子与粗犷大汉明显就是要干预,要出手,有他们在,就算想用一些盘外招弄死那五百万人也做不到了。
这回轮到诡新娘夏小婉了,她,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首先,他现在虽然成了云华法印的大股东,但如果亲自出手屠杀那五百万人族的话,也会被云华法印直接拍死,不用怀疑在现世,一万五千份天地气运的威力。
而疤面女子则随手取出一口https://m.hetushu.com.com精致的铜钟,上面刻慢神秘的符文。
诡新娘夏小婉也不复方才的冷厉,六百份天地气运啊,普通人不会理解这是什么概念,不,就算是修仙者也不会理解。
别鬼扯了,
灰影之人开口了,声音不大,却能隔着数十万里,清晰的落在疤面女子与粗豪大汉耳中。
两秒过去了。
疤面女子冷声道,如果说方才她还有一瞬间的慌乱,那么现在是一点都不怕了,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云华法印不怕做空,但显然,局势很稳。
灰影之人,诡新娘夏小婉,中年文士,三个神魔,一口气砸入了1600份天地气运,这是一笔非常巨大的资金,假若现世因此崩盘的话,也就是没有实体经济坐镇,云华法印也会跟着崩溃,到时候,天地气运会散逸。
谁能想到这小子看起来简简单单,这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将他们七大,哦,八大神魔都给算计在里面。
疤面女子叹了口气,自行离去,也在靠山城中找了个小院住下,不会干涉现世,也不会做什么,就静静等待下一波风雨到来。
另外,面对那灰影,他也发怵啊,那可是传说中的人物,谁能想到居然在这里碰上。
疤面女子开口主动邀请,粗犷大汉闻言顿时大喜,他们三个之前都是各干各的,但此次事件,他选择站位,终是让彼此之间有了一点信任。
没有谁能抵抗得住迷雾的侵蚀。
主要是,为什么会这样,她,对这www•hetushu.com•com个现世了解得太多太多了,她做的PPT无人能及,她可以毫无压力的与普通人谈话,与路人甲聊天,她是多么平易近人啊,她不辞辛劳,她任劳任怨,她自认为了解了这个现世的一切脉络。
一秒过去了。
然后她怎么就没有看出李肆那个狼子野心的?
“那条迷雾疯狗不好对付啊。”
场面僵持下来,灰影之人的面容极其难看,灰雾里的身体都被气得发抖。
“两位,我们怎么办?”相比只是咬牙切齿,脸色阴沉的灰影之人与夏小婉,中年文士几乎要哭了,实不相瞒,他手中只剩下了120份天地气运,听起来很多,但这是预留寻找下一个现世的路费。
粗犷大汉也是如此,现在局面也就是稍稍稳定,现世之中,仍有邪神级怪物存在,云华法印又够不着,那么他们就顺便赚点零花钱。
而迷雾就在眼前,他们会有这样的机会吗?
云华法印每年都会分红,有这六千道劫气在,疤面女子每年都能多分几份金色气运。
疤面女子叹息,这方现世最终还是会崩溃的,这是必然,迷雾一旦笼罩,无可阻挡,所以,那灰影才会放狠话,因为他真的能做到。
但你猜他会不会说?
因为现在他是云华法印的股东,云华法印不会攻击他,可如果他敢攻击李肆,云华法印会第一时间拍死他。
“所以,我们可以合作。”
说起来,还要多谢李老板给的机会。
中年文士悲怆开口,他投入了五百份天地www.hetushu.com.com气运啊,伤筋动骨一样。
甚至赵青榭都为此吃了点醋,结果……
他们两人的态度不言自明。
“两位,就这么看着很好玩吗?你我皆神魔,谁也别想立牌坊,本尊要求不高,你们两位,每人出资三百份天地气运。”
这真是,一言难尽啊。
至于说十二年后出现的虚空魔尸……
说啥子呢,既能表现自己的从容,又能证明老娘不在乎,老娘分分钟几百万上下?
终于,夏小婉开口了,声音里充满了苦涩,态度放得极低,就好像真的藏着第八个神秘大佬一样。
嗯,主要是,在这里容易抢任务。
但现在他真的做不了什么了。
粗豪大汉冷笑不语。
悠悠一叹,他返回靠山城,钻进一座小院,打死不出来了。
他现在很慌,很可怜,很弱小,迫切需要人来安慰。
只能说水太深。
李肆:汪汪汪。
五百份天地气运,就当喂狗了。
唉。
吃个绝户都这么卷。
对,神魔也没用,在现世,尤其是在云华法印的锁定之下,因为现在云华法印里已经存储了至少一万五千份天地气运,这特么,为什么你不崩溃啊?
现在就这么砸进去了,看不到结果不说,收益还遥遥无期。
灰影之人太干脆了,太果断了,太豪迈了,就冲他放的狠话,就知道,他这次损失其实不大,嗯,也就二分之一。
好忧伤啊。
最后,现在要么认输,就当被狗子咬了一口,灰溜溜的离开,要么就继续投入,砸到云华法印的镇压上限爆了和图书为止。
现在,余生,就一件事。
不过他们是什么人,大风大浪走过来的,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就瞬间结成攻守联盟,同时看向疤面女子与粗豪大汉。
他没想到,夏小婉居然也是一个神魔。
就是有些憋屈。
“两位,若不愿意加入,也无妨,请袖手旁观,让那五百万人自生自灭。”诡新娘夏小婉开口了。
这是利用了现世与虚妄对冲的规则,这些神魔不是第一次这么玩,以往在其他现世,他们赚了个盆满钵满。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揭牌的一刻。
身在虚妄界之中的李肆就眉头微微一皱,说起来,这真是最大的意外了。
“休想!”
现世与虚妄界,难得的同时安静下来。
拒不合作。
想他曾经还有几分想效仿宁采臣的雄心壮志呢。
夏小婉悠悠一叹,一袭红色,走了,走的极为不安详。
终于,轮到中年文士了,他表情苦涩,眼睛凶狠,像是一头撞进了西瓜地里的渣~~可惜没有闰土,也没有钢叉,只有大链子,将他牢牢的困在这里,这就是个羞辱的台子,无数人在哈哈大笑,嘲笑一个大罗天仙,一个资深神魔。
但这个上限就很玄幻了,也许只需要再投入一份就能爆,也许需要一千份。
真仙都不理解。
“阁下到了现在,还不现身吗?”
盼望着,盼望着,牛市来了……
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一口咬死他!
现世的功德现世报。
“多谢前辈赏识,晚辈必定不会让前辈失望。”
嗖,他走了,走的从容,走的很安详。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