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战 柳暗花明的野人生涯
VOL.05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常常想起那个叫家的地方,一天到晚取笑我的两个哥哥,整天叫我少惹麻烦的妈妈,安全第一的爸爸……
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干什么,一直没联系,他们是不是会担心我,毕竟出来也有四天了m.hetushu•com•com……
河的两边有个小小的石滩,再上面就是绿油油的草地,虽然已经是秋天,但还是开满了野花。离虹桥稍微远一点的河岸有一片小树林,郁郁葱葱的,非常漂亮。
还有,还有…和图书
我摇摇头,不让自己再想下去。至少现在平静的生活,让我和原爱姐都已经习惯大清早到垃圾场“定点施肥”;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下河游泳;还用木先生帮我们做的鱼杆,寻觅食物。
“虹桥洞天”是我给新家和图书取的名字——
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
我刻意让自己不要想所有有关麻秋秋的事情,我只是在“虹桥洞天”里的一名住客。
至于闹腾的炳叔,印证了木先生的话,成了原爱姐最头疼的坏分子,花招层出不穷,不是偷https://www.hetushu•com•com穿原爱姐的高级时装,就是用她的化妆品在脸上鬼画符,折腾得原爱姐叫苦不迭。有一次,炳叔竟把她从法国买回来的心爱的床单剪得稀烂!!幸好木先生用他巧夺天工的手艺把床单缝好,要不原爱姐眼睛一定会哭瞎的。
和*图*书听木先生说,我们在的这座虹桥离市区比较远,相反的方向走一阵子就到一个小镇。原本在修的路,不知道为什么停下来了荒废在那,所以很少会有人会往这边来,车就几乎没有了。这里俨然成为了一个“世外桃源”,我们四个“高人”隐居在这里。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