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吹响战斗的号角

两条道路交汇成十字路口
她站在原地,看着沈雪池绕过走在她前面的人群,最后在亮着红灯的人行横道前停了下来,心中那团熊熊燃烧的战斗的火焰光芒开始渐渐地变得微弱,而把她的胸腔照得红彤彤的火光,在从她身边快步经过的行人和车辆吹起的一阵轻风中,有些沮丧得微微摆动着。
白痴。
“猪!早点回来!”……
离校:下午五点总有一个殷勤的电话按点报到,不过……那一定是管家来接她回家!
想到这里,离乐小莲的眼睛突然一亮,心中的火焰再次熊熊燃烧起来!她脚下一用力,迫不及待地朝斑马线上奔去!三步两步追上了沈雪池,一把抓住了她有些微凉的手!
“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竟然敢霸占本大爷的位置?!”
小池池了解手册三:要了解一个人,必须从她所处的生活环境深入了解。
显然才缓国神的沈雪池一脸不满意地紧皱着眉头,别扭地用力挣扎着,想要把自己的手从乐小莲紧攥不放的手心里抽回来,可是却发下,两人的手仿佛被强力胶黏住了一样,怎么也分不开!
就在气氛冰冻到极点的时候,安静的自修教室里,响起了一阵轻悠的脚步声。
“真吵。”
“你好,我是司机张伯,小姐吩咐我尽快送你回家……”
阳光下,乐小莲的脸上挂着浓得化不开的笑容,仿若一朵灿如金花的万寿菊,正热烈地绽放。而在她身后,沈学池那张永远徘徊在零度的冰冻脸庞,也仿佛在阳光下缓缓地冰雪消融!
滴——滴——滴——滴——
时间就像是英文听力课上录音机里播放的课文,无论如何拼命地想要抓住,却总是转瞬即逝。
可是沈雪池越是甩得用力,乐小莲反而抓得更紧!她兴奋地望着沈雪池,喜不自胜地轻吸了口气,一脸憧憬地说道。
“我明白了!”
谁知,地球少女乐小莲还是克服不了平衡,连人带车失去控制,重重地跌倒在人行道上!沉重的单车倒在她四仰八叉的身上,车把歪在了一旁,而两个车轮还不知疲倦地继续旋转着。
啪嗒——啪嗒——
沈雪池漠然地抬起头,看着乐小莲这个奇怪的举动。乐小莲趁机高举起右手,朝她笑着挥手:“hi!”
静谧的教室里突然传来一记响亮的推门声,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朝门口看去。一个长发女孩气喘吁吁地牵着一位看来有些腼腆的女孩,从右边冲到了门口。长发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地闪动着,带着一丝焦虑扫过教室,最后目光落在正熟视无睹临窗而坐的短发女生的身上。她的严厉倏然亮起一丝神采,快步向前走去。
结论一:沈雪池在学校里任人气非凡!是个万人瞩目的大明星。
呜哩哇啦——
推着单车,垂头丧气地走在人行道上的乐小莲,脸上已经完全失去了勃勃生机!她一边走,一边失落地提着地面上零碎的小石子。
沈雪池冷若冰霜地看着渐行渐远的橙色背影,原本波澜不惊的目光在默默中徐徐流动,若有所思。
可是,即便如此,在步履匆匆、汹涌不息的人流中,沈雪池依然我行我素,保持着自己的步调往前行走。可是乐小莲看着这一切,目光却微微闪烁,脑中浮现出另一段文字。
在沈雪池的“如来神脚”下,一张写着“萧岩风”的黄色便签条正被死和*图*书死踩住。
占位条?
望着前方几个边走边议论纷纷的女生,乐小莲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怔,回想起了这几天追踪沈雪池的记录报告——
可是,乐小莲却仿佛感应到了她的电波,兴高采烈地回头,冲沈雪池露出一个比阳光更灿烂更温暖的笑容!
一转眼,星盟的高一新生们已经迎来了九月第三个礼拜。
叽哩呱啦——
在校:除了上课不可避免地与人接触之外,去任何地方都是一个“独行女侠”。
这热烈的笑容令沈雪池又是一怔,却渐渐停止住了挣扎!她微低着头,竟然主动地跟上了乐小莲的脚步,跟她一起快步朝马路的对面跑去。
一把红红的大叉仿佛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了她的脑门上!
一瞬间,教室里战火纷飞,火花四溅!萧岩风和乐小莲犹如两位斯巴达勇士,你来我往地争得面红耳赤!
从窗外徐徐吹来的清风把女孩平时一丝不苟的齐耳短发吹得有丝凌乱,却使女孩平时过于淡漠的面容凭添了几分柔美和秀丽。在女孩的后座,医个长发披肩,穿着一身纯白色衬衫的纤瘦少年,温文尔雅地合上一本厚厚的书,迈着轻快的步伐朝门口走去。就在他走出教室朝左一个拐弯之时,嘭——
失败!
寒……寒秋夜学长?!
朋友是蜗牛,在爬行,很慢很慢……
行人是金鱼,在游动,很快很快;
“小雪!我……我今天本来是想来找你切磋一下文学的!上次拜读了你的诗,我很有感触呢!”看见步履稍缓的沈雪池,乐小莲眼睛一亮,再接再厉说道:“沈雪池同学,我仔细分析了很久呢……上次你的诗里面有青蛙、虾米,还有小鱼,对吗?”
乐小莲的五官登时因为疼痛七歪八扭地挤在一块。更是不由得失落地叹着气望着前方,不料,却眼前一亮!
“那大家怎么还这么追捧她?”马尾女孩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哈哈哈哈哈!”
谁也没有察觉到,她那总是如地平线般毫无起伏的唇角正一点一点微微上扬,一抹淡淡的红晕悄然飞上了她白皙的脸颊。
张馨茹说完走下了讲台,经过正用笔轻轻点头的乐小莲身边时,她禁不住关切地询问:“小莲,你争取沈雪池的事情怎么样了?”
她深吸一口气,往回倒蹬了几圈,让车半停在了原地!然后将车把用力一转!
结论二:沈雪池总是独来独往,就好像是外星来客,没有任何朋友。
看见眼前的情景,回想起沈雪池在作文朋友里写下来的诗句,乐小莲笼罩着浓浓迷雾的心微微一亮!
秋日校园文化祭!当务之急,必须先要争取到沈雪池和自己组队才行!
“啊!——”
乐小莲怔怔地望着沈雪池形单影只的背影出神,严礼女生的叫声却打断了她的思绪。
真倒霉!看来今天又失败了!
“真奇怪,你口中的那个超级无敌,超级强大的江溯流,怎么总也不上场呢?我看要不就是他天生胆小,要不就是知道重阳祭根本就是一场败局而不愿意参加呢!”
“蓝天蓝,白云白,沈雪池同学,只要你愿意接受这一切,这一切便都会存在于你的世界。行人很快,车子很快,只要你愿意,我会用我最快的速度奔跑到你的身边,努力成为你最好的朋友!和_图_书
周五下午第七节课外活动课前,班长张馨茹站在讲台上,表情严肃地做着本周的总结报告。
“小莲,吃过饭没有?”电话那头传来可乐妈妈温软的声线,让乐小莲不自觉地嘴角轻轻上扬。她还来不及回答,话筒那头又传来福利院孩子们争先恐后的声音。
身边的沈雪池猛地怔主,微微转头看向了满脸欢欣,不停朝她闪烁着期待的星星的乐小莲。
“虽然沈雪池同学冷冰冰的,但不可否认她是个大美人啊!”……
可是,一道清晰的脑电波咻地一下冲击乐小莲,让她瞬间化做雕像僵在了原地。
沈雪池站在人行道前那一大群等待绿灯的行人后,目光漠然地看着前方。
车轮在地上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度,乐小莲灵巧地踩着踏板,像地球绕着太阳一样,围着沈雪池“公转”了一圈!
在她的右边,几个穿着星盟严礼高中橙色校服的女生如同开心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兴奋讨论着杂志上最新的话题。而在她左侧的花坛里,一片万寿菊开得正艳。秋日的夕阳暖融融地映照在金灿灿的花瓣上,看上去就像一个个迎风招展的小太阳,美丽而又灼灼动人!
车子是虾米,在游动,很快很快;
乐小莲刚才的胡思乱想顿时烟消云散,原本暗淡无光的眼睛立刻又冒出希望的火花!她飞身上车,一鼓作气地用力瞪着踏板,飞快地朝前冲去!
到校:早晨七点半,一辆黑色奔驰送她准时到校。
想到这里,乐小莲有些失望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结论三:沈雪池有个豪华巨大得像宫殿的家,但身边最多的是佣人,而且——只有佣人!……
沈雪池紧皱着眉头,郁闷地朝乐小莲的后脑勺发射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脑电波。
小池池了解手册二:要了解一个人,需要了解她每天分分秒秒所经历的事情。
野蛮人。
乐小莲故弄玄虚地顿了顿,偷偷瞄了眼身边的沈雪池。
乐小莲沉吟了半晌,突然毫无征兆地原地跳起,不由分说就拖着张馨茹朝门外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嚷嚷。
“啊!糟糕了,要变红灯了!小雪,我们快一点过去吧!”
摘自blog“莲de幻之国” 发表于2008年10月8日 类别:心路历程
过客匆匆
“怎么可能?!”看见一无所获的乐小莲,萧岩风也困惑地皱了皱眉头,干脆自己低下头自己开始寻找了半天,最后竟然发现——
“你们这群可恶的手下败将,活得不耐烦了吗!竟敢把它当成草稿纸!哼!等到重阳祭的时候,我非要打得你们落花流水!”
沈雪池猛地一怔,转头看向气喘吁吁却两严闪闪发亮的离心力,额头上爆出一个愤怒的十字形青筋,像要甩掉黏在手上的鼻涕虫一般,拼命地甩着手腕,还狠狠地向她发射不耐烦的“走开”脑电波!
说完,她心虚地一个转身,顾不上在愤怒地瞪萧岩风一眼,就用雪豹般的速度追出门去!
“我们一起跑过去好吧?!”

难道已经不行了吗?……到现在还没能猜道沈雪池同学那篇文章的含义,无法和她取得关系上的进展,而距离秋日校园文化祭只剩下最后的两天了,大概已经没有办法说服沈雪池同学加入我和小茹和图书组成的参赛队伍了吧……
写满了密密麻麻推算公式的白色纸面上,依稀能看到原本留下的“江朔流”三个大字!
“哈哈哈哈!谁让你这么臭美了!那好,我们慢点跑吧!”
“啊,沈雪池同学啊,听说她智商超过了200呢!好厉害哦!”
算起来,进入学校也有半个多月,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沈雪池的父母……而且,不论是上课还是下课,不论是去食堂、图书馆,除了“别有用心”的自己冒着无数白眼的“枪林弹雨”始终坚持不懈地跟随着她,几乎没有同学是她真正的朋友,就算是同班同学遇见她,也会可以地退避三舍、绕道而行,仿佛沈雪池身上贴了张“恶魔驱散”的咒符一般!
乐小莲抬起头,又窘迫又忐忑地看着正快步朝自己走来的寒秋夜,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似的,有些堵得难受。
“怎么?难道一点点进展都没有吗?”张馨茹看到乐小莲的脸瞬间黑了下来,禁不住追问了一句,却让乐小莲头顶上立刻变得黑雾漫天。
此时,沈雪池已顺着汹涌的人流,沿着斑马线往马路的对面走去,而斑马线的左右两边平行的路面上,解除了红灯阻拦的车辆同时加快了油门,飞快地穿越这个流动的十字路口。

“哈哈哈哈哈——”萧岩风先是一怔,随后便得意洋洋地双手叉腰,嘲讽般仰天长笑道,“就让本大爷来告诉你们这群无知的小蚂蚁吧!这次我们星高派出了以我为首的史上无敌超强阵容,在潇洒倜傥、才智出众的我带领下,一定会赢得最终的胜利!”
萧岩风顿时变得暴跳如雷,高耸的冲天头更是像富士山一般呼呼喷发着火焰!
小池池了解手册一:要了解一个人,可以从她的追随者口中取得“一手线报”。
沈雪池竟然没有离开,而站在一米开外的不远处一言不发。
一路朝北
“哼,江溯流可是未来的星盟之王!对付你们这种小蚂蚁,他派我这个大将出马已经足够了!不服气的话,我们就赌赌看,输了的人要去星塔下跳草裙舞!”
想到这,乐小莲的头顶不由得滑落一颗硕大的冷汗。在她看来,沈雪池就像是生活在金丝笼里的小鸟,虽然衣食无忧,生活却单调得可怜!
道路是斑马,在跳跃,很快很快;
一时之间,整个图书馆的空气仿佛都被抽走了,陷入了一片死寂!
“是吗?”乐小莲挺起胸膛,不夫妻得反驳,“说不定要跪地求饶的是你们才对!”
只是,沈雪池似乎对周遭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她默默地站在那里,静待着红灯的结束。仿佛整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
听见乐小莲的话,沈雪池似乎被雷电击中,身体微微一震!她紧盯住乐小莲,如冰封一般漠然的双眼中竟缓缓流淌出一片流转的光芒……
萧岩风不屑一顾地瞥了乐小莲一眼,趾高气昂地甩了甩冲天头:“我可是留了占位条的!”
“我是小姐的贴身女佣小采,小姐在楼上,但她说不想见任何人!”
大笨蛋!不准碰我!
看着对自己视若无睹的沈雪池,乐小莲失望地鼓了鼓腮帮,但随即眼睛骨碌一转,头顶亮出了一个灯泡。
“电话给菲儿,小莲姐姐!你什么时候回家!”
灯泡是青蛙,在跳跃,很快很快;和-图-书
与其说沈雪池同学总是只按自己的步调行走,还不如说是她并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像那几个严礼女生一样,欢笑着迈出相同的步伐奔向另一端更为贴切吧……
有谁会在下一站紧牵住你的手
一路向东
“……”
这个留下来值日的女生卖力地搬好最后一张课桌,吃力地直起腰,伸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环视了一下变得窗明几净的教师。然后又弯下腰,深吸一口气,把身后圆滚滚的白色塑料垃圾桶抱起,独自朝走廊尽头靠近楼梯间的垃圾箱走去。女生刚刚费力地将垃圾倒好,便听到楼梯间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她抬头眺望,一碧如洗的天空下,半轮红日正孤零零地藏在远方鳞次栉比的冰冷建筑后。
“哎,你不知道啦,其实大家私底下都不是很喜欢她。不过,她家那么有钱,和她交朋友一定会有不少好处!”圆脸女孩仿佛看穿一切似的,不屑地扬了扬头。
几分钟前离开自修教室的长发男生不知何时又回到了门口,那头柔顺的黑色中长发依旧那么飘逸,随着不时微微摇晃,半露出好看的侧脸弧度。清秀的眉峰下,一双细长的眼角略显上挑,如夜色般漆黑的瞳孔中散发着柔顺的气息。
“你是小姐的同学?好,请进。我是管家李伯,请问府上是……”
砰——
“小雪!小雪!”
突然,人行方向响起倒计时的声音,乐小莲一愣,随即转头朝红绿灯计时器望去,发出一声惊叫!
原本像被轮子碾过的青蛙一样的乐小莲,立刻又生龙活虎起来。她一记鲤鱼打挺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扶起自行车,匆匆追上了沈雪池的脚步。

“小莲,你没事吧?”寒秋夜很快在众人面前站定。他一如既往地露出恬淡的微笑,亲切地看着乐小莲轻问。
乐小莲回头,发现竟然是萧岩风!只看到他大摇大摆地走上前来,紧跟其后的是一脸平静的文震海。
说完,乐小莲不由分说地拽紧沈雪池,拔腿便朝马路对面跑!
“什么啊,谁会崇拜她那个怪人,整个人像块不锈钢似的冷冰冰的。看了校报没有,她竟然什么爱好都没有,会不会太恐怖啊。”圆脸女孩大惊小怪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蓝天是蓝的,非常蓝;白云是白的,非常白;红花是红的,非常红;绿草是绿的,非常绿;朋友是活的,非常活……
五分钟后。
“那个……”乐小莲深吸一口起,疾速冲到沈雪池的面前,把两只手用力撑在自习桌上!正当她思索了半添终于打算开口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个霸道嚣张的声音。
说起来,沈雪池一直都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她没有朋友,也没有同龄女生独有的兴趣爱好,即使周末,家里也是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她写下关于蓝天、白云、红花、绿草还有朋友的诗句,难道是在描绘她所向往却不存在于她的世界的景象吗?……
吱呀——
“好羡慕她!家世那么好,简直就像是高贵的公主一样嘛!”
没想到寒秋夜学长刚才也在图书馆,还那么关心地跑来问我有没有事!哎……刚才我的举动一定很奇怪吧?!寒秋夜学长会怎么想我呢……
真糟糕!等追出图书馆的时候才发现,沈雪池已经不见了……
“快走快走!这个和图书绿灯的时间很短呢!”
放学后的教师里安静极了,一抹柔和的夕阳淡淡地透过窗户,将橙黄色的光芒静静地洒落在一个正不停忙碌的女孩身上。
不提还好,一说到沈雪池,乐小莲的头顶便升起一股袅袅的黑烟!
“可乐妈妈,小枫哥哥想说话!”
红绿灯下
少女单薄的背影独自等候
手牵着手的严礼女生嬉闹着从沈雪池身旁跑过,留下已串银铃般的笑声。
在人行道的前方,有一个少女正手捧着书本,淡漠地独自前行。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沈雪池!
图书馆的自习室一向是热爱学习的同学们的圣地。
“沈雪池同学,我……我明白了!”
“沈雪池今天收下你送的蛋糕了吗?奇怪,你怎么突然这么崇拜她?”一个梳着高马尾的女生好奇地小声询问一个圆脸女孩。
沈雪池……她似乎总是一个人……这样的人生……难道不寂寞吗?
“喂!你们别跑太快啦!今天我穿的皮鞋有点挤脚!”
“啊!绿灯亮了!”
叮——
乐小莲愣了愣,下意识地四下搜寻了一番,但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哈哈,我终于明白了!小雪,你家境条件那么好,一定很喜欢动物,是很关爱大自然的人吧!”
“你!”萧岩风愤怒地抬起头,一个箭步冲到沈雪池面前,刚想狠狠地修理一下这个嚣张的德雅女生,可是眼睛却徒然瞪成两个五百瓦的电灯泡!他眼疾手快德从沈雪池面前的桌子上抓起一张纸一看,顿时猛抽了一口冷气。
“同学,有人规定这个座位一定是你的马?”乐小莲挡在萧岩风的面前,做出一副“随时应战”的架势!
“我……”望着寒秋夜关切的双眼,乐小莲登时觉得心里像有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只能慌乱地转移了视线,“啊!沈雪池走了!我去找她!”
沈雪池“啪嗒”一声合上厚厚的书本,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转身朝门外走去。
“不管了,不管了!这次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了,我一定要争取到沈雪池同学!”
呵呵!太棒了!她的眼睛里果然又隐约浮现出流动的微光!乐小莲,胜利就在眼前!加油哦!
路口
一颗石子,溜溜地滚过平坦的地面,向前滚了好远,乐小莲抬头顺势望去,目光陡然一定!
就连小枫凶巴巴的声音也让乐小莲听来格外亲切,她开心地和大家都聊上几句后,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好,以上就是学校关于秋日校园文化祭活动的整体情况,希望大家好好准备,把握住最后十余天的时间!”
萧岩风听到乐小莲的话,脸上变得白一阵青一阵,好半晌才找回声音辩驳道。
就在乐小莲陷入回忆时,口袋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震动,她拿出手机熟练得摁下了通话键。
自行车清脆的铃声伴随乐小莲欢快的叫喊,很快就来到了沈雪池的身旁。可是沈雪池的目光却始终定格在手中的英语杂志上,自顾自地朝前迈着步。
但今天却有所不同,由于现在正值第七节课外活动课,不少同学选择了户外活动,平时拥挤的自修教室此刻竟显得有些空荡荡,只零散地坐着几个人。而教室中间靠窗的“黄金座位”上,一个女孩正面无表情地翻看着图书。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