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欢乐屋的游园会

“嘿嘿……”看见乐小莲气急败坏的样子,时荀脸上的笑容依然灿入春花,如贝壳般洁白整齐的牙齿闪耀出璀璨的光芒,突然他像是明白了什么,笑嘻嘻地说,“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我后来一直都没有约会你,你伤心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看着时荀像一枚发射炮弹向自己急冲而来,乐小莲想躲开,却早已来不及。她脚步一乱,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乐小莲站在水泥台边,气急败坏地瞪大眼睛看着时荀,可是过了一会,她把头往旁边一撇,撅着嘴冷哼了一声!
耀眼夺目的摩天轮不停地旋转出浪漫的气息,五颜六色的过山车呼啸着直冲云霄,宛如童话般的旋转木马吟唱着欢快的童话。观光大道上一家家琳琅满目的小店吸引了无数甜蜜的小女生,各个抱着造型可爱的长毛绒玩具爱不释手。甜品店门口的小孩津津有味地咬着冰淇淋,脸上路出心满意足的笑容,乐园的每一个角落都回荡着游客门的欢声笑语……
夕阳西下,如织的游客慢慢散去。人声鼎沸的欢喜乐园渐渐冷却了下来。
哗啦啦啦啦——
“小可乐,你……你还真不赖啊……”一个大口喘着气的声音带着断断续续的笑意。
过了一会,见手机差不多烘干了,乐小莲有些焦急都按开了手机开关,幸运的是,,手机似乎还能用!乐小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哦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
疯狂的尖叫拼命地冲击着乐小莲的喉咙,她深吸一口气,死命地把持住自己,用已经接近百分之80空白状态的大脑稍稍分析了一下。终于勉强地张开嘴,发出一个像被盛在拼命摇晃的杯子里的水一般颠簸不停的声音!
“唰——公车!”看见车门紧闭,快速驶出站台的工交车,乐小连沮丧地泄了口气,浑声像被水浸透的面条般,软趴趴地拉耸着。
“提高你个头——”
“啊……我……在欢喜乐园……”突然回想起寒秋夜曾对自己说过两个小时后联系,再看看现在手机显示的时间下午五点二十分,乐小莲心里感觉一阵懊恼和内疚。
“呜……哇啊啊啊啊啊——”
“学长?……”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一阵刻板的电子广播声从缓缓驶入站台的公车里飘出。等候多时的乐小莲赶紧把手伸进包里翻公车卡,准备上车。
“嘻嘻……小可乐,没错呢,这的确是一个很小很小的case!所以待会你可不准叫啊!叫的人是小猪!”
一瞬间,乐小莲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一只手用力地捏住,再方开……
呜呼!为什么这个家伙在说这种恶心的话的时候,也能笑得那么率真?!
“还好你没事……”寒秋夜的头深深地埋在乐小莲的发丝里,仿佛梦呓般微微低喃着,“摆脱你,以后不要再这样突然消失不见好吗?……”
“啊,对了!”突然,知寻眼睛一亮,抓起乐小连的一根麻花辫在她眼前晃了慌,“小可乐,难得我有时间,而且你又被男朋友甩了,不如我来帮你完成‘秋日校园文化祭’的魔鬼训练吧!”
此时,珍爱咖啡馆靠窗的沙发座上,一个白色棒球帽压得很低的男生挂断了手机,斜靠在沙发松软的扶手上发出一阵软绵绵的轻叹。
“乐小莲……我死得好惨啊……乐小莲……还我命来……”
乐小莲和时荀大力将自己摔到了长椅上。他们头顶着头平躺在上面,望着湛蓝的天空,大口大口地做着深呼吸,努力平复着接近超越负荷的心脏。
时荀有介事地看着手腕上的黑色运动手表,认真地扳着手指头算了算:“那按这样计算,小可乐,刚刚你跟我待了差不多一分多钟,这样算来……你岂不是祸害遗千年?”
看见乐小莲脸上有些焦急的表情,时荀不解地愣了一下。但很快,他的嘴角稍稍往上一扬,露出了一个贼贼的笑容,加快脚步跟在乐小莲的身后往欢喜乐园门口走了过去。
说着说着,他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如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般朦胧,他低垂着眼帘缓缓道:“只是……这样的感觉我不想再经历一次。”
“时……时荀……你……你在这里吧?!这……这种幼儿园骗人的小把戏,你……你就不要再玩了!”
仿佛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都被抽走了,乐小莲觉得整个身体一点点都没办法移动,心像灌铅般的沉重。
无数根细长的水柱突然一齐从音乐喷泉广场下铺设的水管里向上喷出,把整个喷泉广场一圈一圈地团团围住!
乐小莲一怔抬起头,此时在她的面前的,是一个面色发青,个头约有五米余高的一个三眼恶鬼!恶鬼正弯下腰,吐着猩红的舌头,虎视眈眈地看着她,仿佛随时都会向她扑来!
“珍爱咖啡馆……好可爱的名字呢……”乐小莲脸上浮现出一个向往的微笑,可突然又目光一凛,用力收回伸得长长的脖子,提醒自己道,“乐小莲,那种奢华的地方不是你可以去进的,应该抓紧时间去市立图书馆才对。”
“喂?寒秋夜学长……”
“……”感觉到大腿上突然传来的一阵巨痛,时荀猛地张嘴,一个大大的“啊”字像炮弹出膛般眼看就要冲口而出!
“手机吗?……”时荀懒洋洋地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乐小莲的手机,翻开手机盖左右看了看,“小可乐,款式很老土耶!也该换换了吧?”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寒秋夜学长……这么匆匆忙忙的,事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是说在生我的气?……”
这时,再寒秋夜和乐小莲的身边,传来一对母子的说话声。
夕阳斜斜地照射在距离洗手间不远的一小片樟树林上,星星点点的阳光如金色的星星般再樟树里静静地闪烁着。
说时迟那时快,反斗乐突然出其不意地用史上最快的速度用力往下一沉!!
“这边啦!”
“哇啊啊啊啊啊——鬼啊啊啊啊——”
“乐小莲……我死得好惨啊……乐小莲……拿命来……”
想到这里,女生往对面街道上那一排小店铺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了“珍爱咖啡馆”的招牌上。
只见他扯下贴在脸颊两边的两条红色字条,然后摁掉了放在自己下巴的手机。
乐小莲有些慌乱地接过寒秋夜的话,赶紧拿起包从里面抽出一张纸,嚅嗫着递给了寒秋夜,“这个……这个是我们班一个同学写的作文,我看不懂她都写了什么……所以特意来请教学长!”
“可乐妈妈?……喂!小可乐!等等!”时荀一愣,正往www.hetushu.com.com喷泉飞奔的乐小莲大喊。
从滑梯的顶端一瞬而下
“不会吧……”乐小莲头皮一阵发麻,鼓起身体里四散殆尽的勇气,回头朝那个三眼恶鬼再次看了过去,“可是我刚刚明明有听见啊……”
呼……跟这家伙生气,恐怕死掉八百回都不够吧!他一定是我的克星,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
“地狱之城”果然是名副其实。
“学长!其实我……”
呜呼……可恶的家伙,果然是你在装鬼吓我!既然这样,那我就来个顺水推舟,让你知道捉弄我乐小莲,下场会有多凄惨!哼!
夜风缓缓吹动着他们的衣角和发丝,一阵淡淡的莲花清香萦绕在他们周围。乐小莲轻轻地闭上眼睛,沉醉般呼吸着好闻的空气。
正当时荀洋洋得意地笑着自言自语时,一个怒火万丈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响!
不知道为什么,乐小连的眼前浮现出寒秋夜学长的脸!他猛然一怔,涨红着脸,气急败坏地横眉了时寻一眼!
“哼,这种事情对我这个以成为星盟第一优秀生为目标的人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乐小莲调整了一下急促的呼吸,假装不以为然地大声回答。
“嘻嘻!对了,小可乐,我想起来,‘重阳登高节’还有一个项目我没有给你特训呢!那就是跳舞!现在,就让我来教你时式舞步吧!”
瞿——瞿——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可乐,你真的很胆小耶!”看见乐小莲落荒而逃的样子,“吊眼鬼”突然爆发一阵开心的大笑!
谁知,乐小莲拧着眉毛,眼神一凛,二话不说地说又举起拳头向他砸了过去!
此时,喷泉旁边的音响里传来了喷泉和管理员的声音,但乐小莲皱着眉继续往喷泉的中央飞奔,丝毫没有因此停下脚步的意思。
“喂!你这个大混蛋!快点把手机还给我!”乐小莲看见自己被高高举起的手机,气得满脸通红,像只发怒的小狗冲着时荀一阵狂吠!
“喂!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乐小莲不耐烦地瞪着他。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乐小莲猝不及防,只觉得整颗心脏立刻被旋转得七零八落,仿佛就要从嗓子眼里冲出来,喉咙更如弹簧般不断收缩!她再也忍不住了,张开了嘴,用尽力气疯狂大叫着!!
可是,寒秋夜学长居然临时有事,那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时间,要去哪里才好呢……
“啊!寒秋夜学——”
谁知道时荀的眼睛里两道亮光一闪!突然掉转方向出其不意地朝乐小莲猛冲过去!
“谁被南朋友甩了啊!”听见时寻的话,乐小连瞪圆了眼睛,可是随即又压下满腔怒火,将信将疑地望着他,“到底是什么魔鬼训练?……”
“啊!好痛!好痛!脚趾好像骨折了!”
“哇啊!!屁股好痛啊!”她那张原本得意洋洋的灿烂脸庞顿时变得乌云密布!
“其实,今天我把你当成事另外一个人了!”
左勾拳!上勾拳!哼哼!再来个旋风扫荡腿!
一座华美的音乐喷泉伫立在公园正中央,静静地等待着下一次开放时刻的到来。夕阳照耀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折射出七彩斑斓的光棱。片片柔和的金色余晖静静地洒在一旁的白色欧式长椅上,泛着亮光。周围郁郁葱葱地栽种着一排士兵般挺立的樟树,期间静静伫立的一张白色长椅旁,突然响起一左一右两个拖拖沓沓的脚步声。
可是没走几步,他突然又停下脚步,怔怔地伫立在街角,伸手压低了棒球帽长长的帽檐。一片淡淡的阴影顿时笼罩再他白瓷般的脸庞上,让人看不清任何表情。
夜幕降临,再距离欢喜乐园不远的一个儿童游乐场里,乐小莲和寒秋夜一起坐再了两个并排的有十米多高的滑梯上,双手撑在身后,一起仰着头,看着如洒满碎钻的墨兰色丝绒一般绚丽的夜空。
“小莲!”不一会,一个清亮而又急促的声音从她的右前方传来,乐小莲愣了愣,转头一看,发现寒秋夜正站在不远处,看到乐小莲,他似乎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谁管你!不跑才怪呢——”
“啊!!我的手机!!”乐小莲气得浑身发抖,恶狠狠咬牙瞪着时荀,转头飞快向喷泉中央奔去,“大笨蛋!那是我中考结束后可乐妈妈送给我的礼物,如果摔坏了我乐小莲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的!!”
“啊哈哈哈哈!小可乐!来啊!来啊!!”
“小宝是乖孩子,勇敢的男子汉哦,所以要自己走路。”
“啊,没……没有……呵呵……”寒秋夜怀抱里的余温似乎还没有散去,乐小莲脸红红的,赶紧摆摆手,“学长,应该说抱歉的人是我!说好两小时后联系的,结果的我手机……”
“乐小莲……原来你的名字里也有一个‘莲’呢……”
周日·星华大学公车站
“呜……”听见时荀的话,乐小莲气得脸都快要爆炸了,一朵如同引爆原子弹后的黑色蘑菇云从头顶迅速向上升腾。
“哇啊!!”时荀一个闪身,险险地躲开!
就在乐小莲懊恼自己没有掐重点的时候,反斗乐竟然在最高空处停顿了下来!
乐小莲想着,无奈地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头,可刚想转身离开,鼻子前突然穿来一个清脆的关门声!
仿佛一刹那
只见他快步走到那个恐怖的三眼恶鬼身后,取出了一个手机。
“哇啊——乐小莲!!这是我的新鞋子耶!!迪奥的耶!!超级名牌哦!”
嗖——嗖——嗖——嗖——
谁知就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在她耳边缓缓响起,“你刚刚听到的是不是这样啊?”
“哼!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你一定是想把我当猴耍!反正这个手机款式已经很旧了!你不还给我,我去买新的就好了!”
一阵风吹过,喷泉的水雾映照着阳光,如缠着金丝线的薄纱轻笼着他的发丝,泛出迷人的金色光泽。他的帅气是如此张扬、如此肆意!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住荡他与生俱来的灿烂光芒!
乐小莲说完,自顾自地从背包里掏出手机,准备给寒秋夜打电话!
乐小莲浑身沸腾的血液此时几欲冻结!她惨白着脸,浑身僵硬地看着面前的时荀,上下像打架一般拼命地哆嗦着。
随着乐小莲的咆哮声,机器的轰鸣声也彻响天际,反斗乐开始转动了。
“哇啊啊!鬼啊!!有恶鬼啊!!打死你!!我打死你!!”
可是,他又猛地一合嘴巴,硬生生地将声音吞m.hetushu.com.com了回去。
却让乐小莲待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能怔怔地望向寒秋夜。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像事鼓起所有力气,艰涩地问道:“‘她’就是学长喜欢的人吗?”
站在远处的时荀望着眼前紧紧相拥的人,先是愣了愣,随即不以为然轻翘起一边嘴角,转身快步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而一轮纤月,则遥遥地悬在天之一隅……它们之间就这样横亘着如此遥不可及的距离。
嗡——嗡——嗡——嗡——
“我……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有事情还没有忙完吗?”女生原本亮晶晶的眼眸稍许黯淡了下来。不过很快她又扬起嘴角,“啊,没有关系!学长你先去忙吧!”
乐小莲嘟囔着站在烘干机前,拿着自己湿漉漉的手机,像烤糍粑一样来回翻转不停地烘烤着。
夜风温柔地撩拨着寒秋夜长长的头发,不停地在空中飞舞,更映衬出他深邃的漆黑眼眸是那么的安静,而又是那么寂寥。
“星华大学站到了,请到站的乘客从后门下车。”
“臭时荀!你给我站住!有本事不要跑!你奸诈!居然耍阴招。”
“嘿嘿嘿嘿——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私人训练呢!”
一个幽幽的声音猛然传进了乐小莲的耳朵。
看见乐小莲怒气冲冲的样子,时荀反而笑嘻嘻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滴滴——
“小莲,我还有些事情没做完,可能还需要两个小时……很抱歉……”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柔和而又充满歉意的声音。
不断在空气中阴测测弥漫的恐怖声音也戛然而止了!而那个“鬼”赫然就是时荀!
“小可乐!等等!别进去!喂!笨蛋,喷泉要喷水啦!”不知何时也追上来的时荀,焦急地笑想要阻止。
看见乐小莲脸上沮丧和失落的神情,完全不明白状况的寒秋夜轻轻地笑了笑,揉了一下她的头发。
轰!
渐渐地,太阳只在遥远的地平线上留下薄如蝉翼的身影。满天匝地都被一片温暖的橘红色笼罩,空气中处处透着轻柔而宁静的气息。
“啊!……我差点忘记了!”
看见乐小莲,时荀眼前一亮,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叫住她,乐小莲便像小鹿一般飞快地往欢喜乐园大门口的方向跑过去了。
乐小莲慌忙把头凑向一边,闷声说道。
就看过整个世间的风景
乐小莲再也忍不住了!她用尽全身力气尖叫着,身体往前一扑,像鸵鸟般抱头逃去!
“呜……真是无聊啊……”
乐小莲困惑地望着响起忙音的手机,有些担心地低声沉吟着。
摘自blog“莲de幻之国” 发表于2008年10月8日 类别:心路历程
“咦?那个人是……”突然,那双睡意绵绵的眼睛“噌”地一亮,像棉花一样瘫软的身体也瞬间振作了起来。棒球帽男生探着头,瞪大眼睛兴致勃勃看向街对面的站牌旁,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生正手搭凉棚,抬头查看着什么。
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突然从正在等待公车的人群中响了起来。
突然,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是啊……不过我们现在距离很远……”
“乐小莲……我死得好惨啊……乐小莲……还我命来……”
看着乐小莲一脸上了贼船的表情,时荀煞有介事地扬起眉毛:“嘻嘻,小可乐,你不会事在害怕,不敢坐这个无敌反斗乐啊?”
看见乐小莲一副不在意的表情,时荀眼珠子滴溜一转,“切,真没劲!本来还想逗逗你的,居然不上当!既然你正好要换手机,那干脆我帮你扔了吧!”
乐小莲一路狂奔,很快赶到了已经人迹稀少的欢喜乐园门口,她用手抹开了额上黏答答的发丝,一边喘着气,一边踮着脚有些焦急地往四周张望着。
这个可恶的家伙!!
仿佛炫耀般,小男孩穿着牛仔背带裤,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他们,伸出胖胖的小手指着寒秋夜大声宣告!然后迈着有些摇摇晃晃的步子,骄傲地朝前走去。
“哼!你这个混蛋还敢说,给我站住!”
“啊啊啊!小可乐!你有完没完啊!我可是在帮你训练啊!”
“可恶……每次见到那个家伙都不会有好事!”
乐小莲一下子来不及反应,左脚已经被时荀狠狠盖上了一个大脚印!
乐小莲感觉到寒秋夜猛地一怔,接着飞快地松开了抱住乐小莲的手,有些尴尬地望着乐小莲。
一双脏兮兮的白色休闲鞋再欢喜乐园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嘻嘻——小可乐,待会儿你就明白了。”时荀眼睛里闪烁着雀跃的光芒,“这种类型的娱乐项目可以促使你大脑内的细胞核增大,使你的反应能力提高。就是在瞬间提速的同时将你大脑细胞核增大,使你的大脑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从而增强你的反应能力。而且在忽高忽低、忽上忽下、忽快忽慢、忽正忽斜的运行过程中,能使你的身体进行在瞬间恢复平衡的矫正。”
这个混蛋!居然敢陷害我!哼!我要让你尝尝被愤怒的女人包袱的滋味!
并没有察觉到异样的寒秋夜拿着纸,借着月光仔细看了一会儿,最后一脸被打败了的笑容摇了摇头,“对不起,小莲,看来我也没有办法帮你,这篇作文……实在是太难理解了。”
下午五点半,临近关园的时间,欢喜乐园越发显得空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可乐叫啦——”
星华大学门前的公车站四通八达,平日里总是人头攒动。由于好似周末,公车站前只是零星地排着四五个乘客,悠闲地等待着公车的到来。
谁知,时荀却突然伸出了一只手,紧紧握住乐小莲死死抓着护栏微微颤抖的手。
而在喷泉的旁边,游人们纷纷好奇都停下来,转头看着他们,对着时荀和乐小莲指手画脚,时不时地爆发出一阵窃笑。正抬起脚踩成一团的乐小莲和时荀同时愣了愣,转头看去,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喷泉的水柱全都停止了。
几分钟后,乐小莲还是壮着胆子,硬着头皮,独自一人闯进了“地狱之城”。
“哈哈!声东击西!两个手机里都被录有声音啦!嘿嘿,小可乐,这个训练很有作用吧?我看你的心理素质一定提高了不少!”
“啊!小……”
“你没事吧!……真是对不起啦!”看见时荀疼得又蹦又跳的样子,乐小莲内疚地撅着嘴低声嘟囔,“不过你也不应该刷我的嘛……”
“请各位已经搭乘‘无敌反斗乐’的乘客系好安全带,一分钟后,疯狂的旅程即将开m.hetushu.com.com启。”
看着从他们身边经过,向他们投来诧异目光的路人,乐小莲虽然感觉有些尴尬,却更不愿打破此刻弥漫在两人之间梦幻般的气氛。
“呜——”乐小莲感觉头发一吃痛,立刻气鼓鼓地转头瞪向时荀,额头上爆出一个十字形的青筋!
时荀一边揉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洗手间,想要去和乐小莲汇合。可当他刚走到樟树林边,便看见乐小莲急匆匆地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好,那我们等会见!”
“乐小莲……我死得好惨啊……乐小莲……拿命来……”
“好啦!好啦!看你还算有诚意的样子,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了!”
“切!根本就是强词夺理!”乐小莲不屑地撇撇嘴,强烈后悔自己当初不应该相信时荀的话,和他一起跑来这里浪费时间,“我不跟你闹了,我得先走了。”
滑梯
这幢由一圈骷髅围成大门的建筑物看起来格外阴森,散发着令人压抑的气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不断地从房屋中传出,一快惨白的牌匾上写着四个触目惊心的大字,似乎还在不断的滴着鲜红的血迹。
“没有啊……什么声音也没有啊!”时荀困惑地挠了挠脑袋。
乐小莲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似乎永远失去了诉说的机会。她怔然撇过头,却发现寒秋夜正注视着远方,像沉浸在某个遥远的回忆里。
乐小莲看着时荀的脸,一瞬间有些晃神!
因为实在是看不懂沈雪池同学写的作文是什么意思,而且想破头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够说服她和自己一起组队参加“重阳登高节”比赛,所以只好摆脱寒秋夜学长,请他帮忙看看沈雪池同学的“天书作文”。
“不过……请你先把你的猪手拿开!啊——”
当她磕磕碰碰,颤巍巍地终于走到“地狱之城”的最后一层时……
乐小莲茫然地怔了怔,稍稍侧过脸,发现寒秋夜那头柔顺飘逸的发丝,已经微微濡润,难道他事一路跑过来的吗?!
午后的阳光透过咖啡馆透明的玻璃窗斜斜得照射进来,轻轻洒在男生那张俊美的脸上,他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经过的人群和不远处公车站来来往往的车辆,一股浓浓的倦怠在眼中默默流转……
“什么把戏啊……”
乐小莲战战兢兢地转过头,却发现时荀正睁这一双明亮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自己,一脸茫然!
“对了,小可乐,为了训练更有效果,所以等会我们在‘地狱之城’分头行动哦!”
连接“地狱之城”大门的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青砖路,泛着丝丝的寒意。两边嶙峋的墙壁上挂着许多图画,每一幅都是人们在地狱中生不如死的凄惨画面,令人不寒而栗。再往里走,恻然是个恐怖蜡像馆!一个个逼真得简直跟真人无异的蜡像,或惊恐地瞪大眼睛向乐小莲求救,或面目狰狞地注视着她,还不时发出阵阵狞笑。而且更令人惊悚的是,半空中不是时会突然伸出一只手,仿佛只要乐小莲一不当心,便会被拉进去一尝地狱之苦!
看着小男孩和他的母亲走远,两人不约而同地轻轻舒了一口气。半晌,他们转头望向对方,羞涩地相视一笑。
谁知话音未落,那个阴森森的索命声再次在她身边响起了。
“永远在一起?”乐小莲怀里像揣了一只小麋鹿一般,又怦然一跳,脸也不住地烫得几乎要燃烧起来。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稍稍地转过头。
什么?竟然没有叫出声!这个家伙还真能忍!
夜幕已经不知不觉地降临了。
“时荀——你这个超级大混蛋——哇啊啊啊啊——”
地狱之城
不会像这样措手不及
欢喜乐园的大门前时间仿佛是静止了,乐小莲仍被寒秋夜紧紧地抱在怀里。
“乐小莲,这些都是假的……乐小莲,这些都是假……”乐小莲缩着脖子,嘴里拼命地碎碎念叨着安慰自己,她想要赶快走完全程,但双脚就像拖着两个大铅球一般,怎么也走不快!
“哼!我管你什么‘凹’的!活该!谁让你乱扔别人的东西了?这对你的惩罚已经很轻了!”乐小莲环起手臂,撅着嘴,大声反驳。“喂,你到底讲不讲理啊?”时荀气呼呼地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乐小莲,“你的破手机在这里啦!刚才我扔掉的只是在地上捡的一块石头而已!”
“哦呵呵呵!是这样吗?”乐小莲僵硬地笑了笑,“你放心吧,很快我就会让你把这句话给收回去的!不过在这之前……喂,时荀,你先把手机还给我!”
“哥哥羞羞,这么大了还要姐姐抱抱,小宝乖,小宝自己走……”
看见乐小莲坐在地上的狼狈不堪的模样,时荀得意地耸了耸肩,凑近她的脸笑道,“小可乐,兵不厌诈的道理你不知道么?!哈哈哈哈!”
“学长,我……”
明净如水的夜空中点缀着一颗淡淡的星辰,就像是一片银色的羽毛随着风轻轻摇曳处光辉。
怎么会事?!乐小莲愣了愣,困惑不已地望了望周围白茫茫的空气,又看向时荀……他又朝着乐小莲挤挤眼睛,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坏笑。
“哼,笨蛋时荀,这下子你知道我乐小莲的厉害了吧?!”
“哈!小可乐,你还真是敢说!以你现在的水平离这个目标还有八百年呢!”时荀双手垫在后脑,翘起一个二郎腿,不屑地朝乐小莲泼出一盆冷水。
哒哒。
“时荀,你……刚才有没有听见什么……”
就算淡淡的雾气此刻轻盈地抚过他俊美白皙的脸颊,却依然挡不住明亮透彻的眼睛里出现的一道耀眼的彩虹……
紧接着,随着两声硬邦邦的声响。
远远望去,只见两个被吊在一面巨大的板斧上的家伙正脸对脸,相互交织着郁闷和兴奋表情。
欢喜游乐园洗手间的镜子里,映照出一张懊恼而又愤怒的脸。
乐小莲瞪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寒秋夜那双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与稳重的眼睛,还没回过神来怎么回事,一双修长的手臂突然把乐小莲紧紧搂在怀中,用力得似乎永远都不会再松开!
“恩……”
啪嗒。
乐小莲眼角闪过一道寒光!趁反斗乐在半空中稍微停顿的一瞬间,伸手便在时荀的大腿上用力一掐!
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瞬间从时荀额手中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后掉在了喷水池的中央。
“要你管了!”
站在喷泉正www.hetushu.com.com中央的两人,立刻被周围飘过来的水雾淋得浑身湿漉漉的。
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但与这一派热闹景象格格不入的,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女孩正脸色苍白地站在一幢造型诡异的建筑前。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正当她准备把手机放回背包里,突然,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乐小莲看了看来电显示,心头微微一惊,赶紧嗯下了通话键!
说是迟那时快,一个人突然从乐小莲的身后窜了出来,乐小莲猛抽一口冷气,惊恐得眼珠子都快喷出来了!
一拳落空,乐小莲心里反而咧出一个狠狠的坏笑,举起捏得紧紧的拳头,追着时荀就是一阵狂轰滥砸!
寒秋夜沉默了很久。
“哼!”乐小莲气鼓鼓地转过头,抬腿就要跨上已经停靠在站的公车,“总之,跟你这种家伙多待一秒,我都会减少十年寿命!”
“哇啊啊——哇啊啊啊啊——”
男朋友?!……
乐小莲一愣,飞快地往右转头,一张灿烂得有些眩目的笑脸闯入视线,让她竟一时间有些睁不开眼。
“来这里,当然是锻炼小可乐的心理素质啊!”时荀转过头。咧着嘴开心笑着解释“在鬼屋里面行走,出其不意的恐惧能增强小可乐的忍耐以及反应能力!这一点对于任何比赛都相当重要呢!”
“要你鸡婆!我早就已经有自己的打算了!”乐小连皱着眉头,不屑地朝是寻瞥了瞥嘴,眼睛票向另一边,懒的看他的嬉皮笑脸。
“……咦?这个是……”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真的很好看……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我马上过来!”
“小莲,虽然我不知道这篇文章究竟说了什么,不过我想,任何一部作品反应的都是创作人内心深处的想法。就好像这个滑梯一样,在任何一个高度看到的风景都不一样。所以我觉得,如果你想看得懂这篇文章,就有必要更加深刻地了解这篇文章作者的思想!”
突然,一阵刺耳的口哨声在喷泉外响起,一个穿着灰蓝色制服的中年大叔叉着腰,对着探秘怒吼!
寒秋夜的话轻柔的话语,悄悄地融如了飘动的风,沙沙作响的树叶……甚至透明不见的空气。
“对不起,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她’突然就失去了联系,我很担心……”

乐小莲愣愣地举着那只扬在半空中的手,一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阵猛烈的跳动不停地撞击着她的胸膛。兴奋和紧张的情绪在她的身体里飞快地纠结着,最后变成了一阵龙卷风,让她深深地陷入在了一种无法自拔的晕眩中……
“哇啊!!好痛!!”乐小莲疼得一声惊叫,回过了神来,看着面前开心得哈哈大笑的时荀,气鼓鼓地咬着牙,抬起腿便继续加入战斗,“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我要把刚才的仇十倍还给你!我踩我踩!我踩我踩!”
“啊……我的宝贝手机……”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
“了解思想……说得很对呢……”
乐小莲自动屏蔽掉了时荀的声音,直线冲入喷泉的中央!可当她蹲下身,低头往时荀我那个出来的那个黑呼呼的东西一看!
看见乐小莲紧紧握住手机的手有些局促不安的摩挲着,时荀贼贼地勾起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寒秋夜学长……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张寒的发青的脸,裂开的大嘴满是猩红,长长的舌头还不停地抖动!一双怒目正瞪得滚圆,向外高高凸起,眼角更是尚下两行殷红的鲜血……
在乐小莲的穷追不舍下,一路狂奔的时荀大声求饶,让乐小莲不由得露出一记小恶魔得逞的坏笑!
“要你管!”乐小莲不服气地翻过身,伸出手便要去抢时荀手中的手机。可是时荀灵活地左躲右闪,她始终不能得手。
乐小莲眼睛一亮,开心地抬起一只手臂便朝寒秋夜挥手,可是她的手臂刚刚举起来,寒秋夜突然急速地朝着自己跑了过来,直到自己面前站定!
“哼哼……”时荀坏笑着哼了哼,眼中闪过一道贼光,突然一伸手,把乐小莲的手机从她的手里抢了过来,得意洋洋地举在半空中,“小可乐,训练已经开始了,不可以半途而废哦!手机我先替你保管,等训练结束了我再还给你吧!”
而且……为什么学长的身体竟在微微颤抖着,仿佛弥漫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害怕和脆弱……
砰!砰!
只是希望下次与你相处的片刻
女生合上了手机,有些无奈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妈妈,小宝走不动了,要抱抱……”
看见时荀蛮横的背影和自己被绑架了的手机,乐小莲就像被土匪洗劫过的村民,满怀仇恨地磨着牙齿,却又无计可施。
“小莲,刚才……我吓到你了吧?实在是抱歉……”寒秋夜收回望着夜空的目光,带着歉意转过头看着坐在自己左边的乐小莲。
“对了。小可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时寻的眼角闪过一道计谋得逞的得意亮光,他双手插兜,瞪大眼睛左右看着乐小连的周围。故做惊讶的问道,“你既然来了又要走……啊,我知道了,小可乐,你一定被南朋友放鸽子了。”
“喂,这就是你所谓的‘魔鬼训练’吗?”乐小莲坐在狭窄的座位上,两条辫子笔直地竖在头顶。她沉下脸,狐疑地瞪向旁边的时荀:“这样晃来晃去……没什么感觉嘛……”
“啊——时荀!!你这个大烂人!”乐小莲感觉脚下一阵吃痛,皱着鼻子咧着嘴,恨恨地瞪着时荀!
“咦?小可乐,我们不是朋友吗?你这样也让我太伤心了!”时荀立刻装无辜。他扑闪着眼睛,困惑地望着乐小莲。
“时……时荀……你,你还行吗……”突然,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从长椅上缓缓响起。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看见乐小莲突然停止了“战斗”,时荀眼角贼光一闪,抬起腿便在乐小莲的脚上又狠狠地猛踩了两下!
消瘦而尖尖的下颚勾勒出一道悲伤的侧影,似乎连轻扬的嘴角都透着淡淡的酸涩。
“你说什么,明明是你害我跑进来的,又什么事情也是你的错吧!啊!我的手机!”乐小莲突然一声大叫,发现自己手中的手机早己变得湿漉漉!她凶神恶煞地拿起来在时荀面前亮了亮,火冒三丈地嚷嚷:
“是这样的吗?那这个问题我一定要跟你说清楚哦!”时荀扬起眉毛,出其不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拽了下来。
“你知道关于这个滑梯的传说吗?”https://www.hetushu•com.com
沙发旁一张铺着橙色桌布的咖啡桌上,放着一杯已经所剩无几的芒果汁。仿佛连一根手指头也懒得动,男生歪着脑袋,勾起嘴角叼住玻璃杯中那根长长的吸管,有一搭没一搭得吸着,发出霍啦霍啦的声响。
一个扎着两根麻花辫的高中女生匆匆低下头,伸手在白色的方形包里翻找着什么。她的皮肤略显黝黑,五官清秀的面孔微微泛红,显得活力十足。一身不算太新潮的兰色棉布连衣裙收拾得异常齐整,看不到一丝褶皱。好一会儿,她掏出了一个老式的nokia手机,微微松了一口气。
“……”
紧接着,乐小莲闻到了一阵浓郁的莲花清香……
听见寒秋夜的建议,乐小莲缓缓地点了点头,勉强抬起头向寒秋夜致谢,“谢谢寒秋夜学长!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奇怪……刚才的声音不是你发出来的?”汗毛直立的乐小莲不敢相信。
乐小莲说完,像生锈的机器人一般慢慢往旁边转过头,紧张地四下看着。
“呜……”
“连……连学长也没有办法看懂吗?”听见寒秋夜的话,乐小莲默默地拿回了那张纸,心不在焉地回答。
时寻冲乐小连挤了挤眼睛:“相信我,这可是我觉不二传的独门比方哦!向我的闭关密地出发!”
嗖——
不等乐小莲回答,寒秋夜便在另一头把手机匆匆地挂断了。
“嘻嘻——小可乐,想要手机,就跟我开吧!”看见乐小莲生气的样子,时荀像奸计得逞般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坏笑,不由分说地转过身朝“地狱之城”走去!
长长的帽檐下,隐约可见那双微醺的眼睛里始终缭绕着一种仿佛天生般懒洋洋的气息。
“喂!小可乐!我叫你别跑你没听见吗?!”
“喂!笨可乐!我叫你不要跑进来!你看,这下我新买的衣服和鞋子全都湿了!”变成落汤鸡的时荀郁闷地扯起T恤的一角,冲乐小莲嚷嚷。
“真受不了你……”看见乐小莲像看着什么稀世珍宝似的握着自己的手机,完全把自己抛诸脑后,时荀不满地瞪了她一眼,突然他目光一闪,抱着脚龇牙咧嘴地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
违背了前人领悟出来的人生法则果然是错误的,很快的,乐小莲便尝到了在“战斗”时晃神的后果!
苏佑慧成功宝典之优秀生法则第十七条在“战斗”的时候,永远都不可以放松警惕!
“没……没问题!”乐小莲咬牙切齿地点了点头。
“喂,寒秋夜学长,我是乐小莲!”女生接通电话,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兴奋的期盼。
“啊,好……”
这时,时荀脸上露出一抹恶作剧般的坏笑,一把抓住她高高飞扬的马尾辫,像拉电灯开关似的往下一拽!
乐小莲死死地捂紧住耳朵,死死咬住嘴唇,仿佛不小心一张口,悬在嗓子眼的心脏就会立刻惊恐地蹦出!
“乐小莲,我们又见面了!”棒球帽男生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向上扬起,开心地冲乐小莲打招呼。
“哇啊!小可乐!等等!等等!别打了!是我!是我啦!”
“哇啊!”
“去死吧——”并没有走远的乐小莲听到时荀的话,再也忍不住了。她本能地挥起拳头,冲过去朝时荀的俊脸上毫不留情地砸了下去!
嘟嘟——嘟嘟——“这两人好奇怪哦……他们在搞什么啊!”
啪!
哒——哒——哒——哒——
“咦?”感觉自己左边的肩膀被人重重一击,她下意识地撇头朝左看去,与此同时从她右边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
“脸红了哦!合乎!不过小可乐,你也太悠闲了吧,这种关键时刻还有心情出来约会!”时寻似乎完全不搭理乐小连越腾越高的怒气,自顾自的继续说着,“秋日校园文化祭就快到了,你不是想打败江朔流吗?在这次比赛里取的优胜可就是关键的第一步哦!”
“小莲!你在哪?!”
“各位旅客请注意,30秒后,音乐喷泉将开始喷水,请仍在喷泉区逗留的游客迅速离开,以免受伤……各位游客请注意,30秒后,音乐喷泉将开始喷水,请扔在喷泉区逗留的游客迅速离开,以免受伤……”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呜……”乐小莲忍不住想要大声尖叫!可是却死死地咬住嘴唇。
“时荀?!”看清了来人,乐小莲的脸顿时无力地垮了下来,“摆脱,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不要跟我捣乱哦!”
水质乐小莲气鼓鼓瞪着他,抬起腿便在他白色休闲鞋上狠命一踩,留下一个墨黑的脚印!
寒秋夜突然喟然一笑,轻声说道,“传说,手牵着手一起从这个滑梯上滑下去的人就能永远在一起。”
“呵呵呵,没有关系。下午我找了你很久,也联系不上。不过还好你没事。”寒秋夜笑着摇了摇头。
“谁……谁说我不敢?!”
周日的欢喜乐园总是这样的人山人海,因为是星华市最大型的游乐场所,再加上现在天气秋高气爽,聚集了众多举家出游的市民。
不知道过了多久,重重的呼吸声渐渐轻缓了下来,两人仿佛陷入梦境一般,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乐小莲……我死得好惨啊……乐小莲……还我命……滴!”
小男孩的妈妈跟在小男孩的身后,抱歉地冲寒秋夜和乐小莲点了点头,便跑着小碎步朝小男孩追过去了。
乐小莲看着寒秋夜,突然很想说些什么,可是话说到嘴边,乐小莲却转过头,把话咽了回去。
乐小连浑身的汗毛像被电击一般,向上立了起来。
“小可乐,你惨了,在这么多人面前跳得像个猴子一样!”时荀低着头,朝乐小莲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嘀咕着。
果然,还是只有跟寒秋夜学长在一起的时候,才会体会到这种快乐和安心的感觉……
“对了,小莲,今天你打电话说,要我帮你看一篇文章,那篇文章是……”
“你们两个,赶快给我出来!”
“看你干的好事,如果电话打不通了,你找你算账!”
不一会,男生好看的嘴角缓缓向上翘起,露出了一个像看见了老鼠的猫一般坏坏的笑容。
时荀气急败坏的声音在乐小莲的身后响起,可是他的话音刚落,中央喷泉旁的音响里,突然响起了一段轻快的音乐声!
“呵呵!那有什么,至少接电话的那个家伙会感谢我,避免了你的骚乱!”
时荀一边说着,突然,他往前一步反击,用力一脚踩在了乐小莲的脚上!
说完,他不由分说地扬起手,朝喷泉的方向用力地一甩!
原本乐小莲以为会像秋千一样顺着惯性一点点往前荡的反斗乐,猛地向上一扬,一瞬间升到半空中!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