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真·凤舞九天
仓燕山眼睛一亮,大声赞道:“这才是真正凤舞九天啊!
这只彩凤两翼垂天,周身彩光流动,正是一副展翅高飞的样子,在空中盘匝两周,才‘缓缓’地回落到摆放在操作案上的那个超大鱼盘内,
现在武宫正田就一个心思,他很想尽快去趟华夏,问问当年的那几个老朋友,这么厉害的年轻厨师是哪位培养出来的,又是师承何门?大家还是不是朋友了,居然瞒我瞒到现在?
在这位年轻天才的面前,这些头衔都变为了笑话。
他手中只是一把菜刀啊?哪怕是得自犬养静斋的‘鬼泣’,也让足足用了四把刀具的老武宫无比震撼、甚至是有些惶恐。
这只凤凰落在梧桐树上后,明明已不再受周栋刀势的影响,却依然保持着动态!
仓燕山这种棒槌其实是最幸福的,居然还能够没心没肺地叫出一声‘好看!’,
“油西!油西!这位先生说得没有错,这才是真正的凤舞九天!”
旁边有厨工拿了两瓶子清酒送过来,仓燕山一瞪眼:“这种酒两瓶https://m.hetushu.com.com怎么够喝呢?
此刻却是面色剧变。
众人惊叹未已,幽蓝色刀光已经从案上卷过,一片片雪白玉润、晶莹剔透的萝卜片已在眨眼间榫接在了鱼片上面,忽听周栋低喝一声:“凤舞九天、当如是!”
同时,一股无法言喻的清香、异香、瞬间溢满了整间‘御的厨房’,让武宫正田猛然一愣,瞬间老脸涨红,就仿佛见到了心仪帅哥的花姑娘……
刀光一卷,一只南瓜雕成的凤凰头已经飞在空中,其神韵还要盖过了武宫正田的那只,众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周栋出刀的过程,感觉这位年轻的华夏勤行青年宗师就是一刀劈开了空间,从某个神秘莫测的空间中,召唤出了一只神兽凤凰!
“这是……”
这种灵动生活的画面顿时吸引了每个人的目光,
周栋仿佛在用这道菜向他诠释着一个道理,这只彩凤就与高明的厨师一样,哪怕厨艺近道、高高在上,最终还是要为老百姓服务才是真正的大厨、国和图书厨,
所谓人刀合一,能如庖丁解牛、更似大儒挥毫!
两条最新鲜的海鱼就这样被当空开腹、去鳞,污血却仿佛被某种力量引导着一样纷纷落入到水台的下水孔中,而那些薄如蝉翼的鱼片却没有沾染半点污血,更没有被周栋送入鱼盘,它们就这样被刀光托住,微微飘浮在半空中,为现场观众展现了一幕几近神迹的景象!
这个年轻人一定是天赋和勤奋的结合体,他的刀功实在太高明,已经高明到远远将自己抛离在身后,
一旦进入了传说级刀功境界,周栋眼中所见、皆为当代厨神所见,手中所为,皆为当代厨神所为,
这把‘小周师傅的菜刀’前身是犬养静斋精心养护了小半生的‘鬼泣’,除去极为锋利之外,刀形也与一般的马头菜刀略有不同,
就见那个神韵皆备、气态完足的凤凰头在空中轻轻转动,跟着是凤身、凤尾、凤翎,一只完整的凤凰缓缓展现在空中,就如同有人徐徐打开了一幕华美的卷轴……
其实到了他这种程度的神厨级和_图_书人物,早已经超脱了肤色和国别的限制,无论周栋是华夏人还是印国阿三,只要在厨艺方面表现出超强的天赋和成就,他都愿意敞开胸怀接受。
不是因为周栋的刀功有多么精湛快速,而是看到周栋仅凭一把菜刀雕出凤头后,居然没有将凤头放入鱼盘的意思。
构成凤凰身体的那些萝卜片和鱼片,应该是在一种非常奇妙的手法下产生了类似多米诺骨牌的效应,就见它尾翎轻轻一收,两翼回拢,凤尾垂于梧桐,就连那只凤头也轻轻昂起,就如同真正的神鸟凤凰在准备接受百鸟的朝拜。
什么天黄膳侍、什么神之膳师,如果忘记了厨师的根本,终究也算不得真正的胸有大爱!
入手略轻,刀身也略窄,其实是有些集中了马头菜刀和剔骨刀的特点于一身,如果用的好,这就是一把勤行宝刃、若是用的不好,就是个四不像,恐怕还不如普通的菜刀呢。
而且凤头刻成后,周栋只是用刀面托住凤头,却没有将其放入盘中,刀光一转,已从鱼缸中撩起一条喜之次和图书鱼和一条苏媚鱼,深红色喜之次鱼和青蓝色的苏媚鱼在刀光上跳跃着,看去就像是围绕在神兽凤凰旁边的两条想要跳过龙门、升入仙界的凡间小鱼!
这只曾经舞于九天的凤凰,不仅属于天上,更属于人间!
武宫正田骇然看去,只见那盘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株用冬瓜皮拼成的梧桐树,碧色沉沉,犹如真物!
手中有刀、心中却已无刀,刀与人合、人即是刀、刀即是人,
大膳师、神之膳师、神厨?
爽!有没有酒啊,酒在哪里!”
可武宫正田却在此时想到了一个源自华夏的成语——‘庖丁解牛’。
真的是太快了!
武宫正田表现的比任何人都更为激动,一双老眼几乎要放出光来,紧紧地盯着盘中彩凤。
凌镇风则死死盯着面色淡然、仿佛一切皆在掌握的周栋,感觉自己很惭愧,他这个五湖鱼王的名头现在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既然我就是刀,还会记得手中的菜刀吗?
这个世界上当然是没有神的,厨师的手艺再高,也绝对没有可能违反物理定律。
https://www.hetushu.com.com些切好的鱼片没有落入盘中,只是因为他的刀法太快,甚至带起了阵阵刀风,卷动着那些鱼片令其暂时浮在空中而已……
蓝芒一闪,空中血光顿起。
所以别人看着他还是手持菜刀,其实在周栋心中哪里还有自己与菜刀的分别?
他的技巧也已经熟练到近乎神迹,鱼的污血其实不是被什么力量牵引,只是他在空中解鱼时对准了水台的下水口而已,
武宫正田起初还是满面微笑的站在一旁观看,虽然很是看重周栋,他也不信这位华夏勤行的年青天才能够在这道‘凤舞九天’上赢过自己,之前肯定周栋,更多的还是一位勤行前辈对后辈的期许。
先来个二三十瓶漱漱口还差不多。”
武宫正田是一反常态的面容沉肃,犬养静斋更是胸膛起伏不定,呼呼喘着粗气,
凤舞九天是何等的璀璨夺目?可纵然是引起无数人赞叹,最终还是要落于梧桐之上,
用一把比柳叶雕刀沉重笨拙了几倍的菜刀来施展花雕刀法,难道该是有多大?
与武宫正田不同的是,周栋手中只有一把菜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