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为什么叫天梯鸭掌?
陈兴海得意道:“那当然,这是我专门到瓷都订做的,清官窑的工业,周面王你别看这盆的壁厚,胎质可细腻的很呢,
周栋笑着看他一眼:“你不会真的以为可以凭借辅料赢我吧?”
与别的禽鸟不同,别的野味禽鸟没事儿就爱在天上飞来飞去,个个都是健身达人,能肥才是怪事,肉不仅柴、而且腥,很多食客其实就是吃个新鲜,味道还不如人工养殖的好呢。
周栋被大白鸭勇勇看得心里发毛,
“要照陈师傅这么说,那可真是好东西了。
王海滨‘警惕’地看了看周栋和怀良人,笑道:“你们也看到了,泡发这鸭掌需要时间,所以这道‘天梯鸭掌’怕是要明天才能吃到了,
可野鸭野鹅却是不同,它们生于水上,越到近代天敌越少,如果人类不下毒手,基本可以无限制繁衍,水中有鱼有虾可吃,加上这些家伙也不爱运动,所以才有肥鸭之说,哪怕是野鸭,那也是肥得冒油https://www.hetushu.com.com,尤其鸭掌要比人工饲养的更为肥大味美,这是长期吃活食的原因。
回去王家私院的路上,怀良人笑道,不过他遮遮掩掩,以为泡发鸭掌的黄酒中加了兰花蜜就真的没人知道么?见周栋微笑,感叹道:“果然也没瞒过你,看来你我这场比赛,谁能找到兰花蜜谁就是最后的胜家了罢?”
天梯鸭掌是一道取材极繁的菜,原本是应该取用最肥美的野鸭掌,
所以说啊,并非什么都是野的好,野花香可能有毒,守着家花的才是好男人……
“我们做厨师的,当然要重视食材,可食材并不是根本,根本应该是我们对一道菜色的理解,老怀你就没想过,这道菜为什么要叫做天梯鸭掌?”
自己这算不算是在欺负老怀呢,算了,欺负就欺负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习惯了就好。
怀良人笑道:“这次你可别指望我会大方到跟你共享和*图*书这种珍贵的辅料,我怀良人虽然骄傲,从不肯在用料上占人便宜,对你可不一样,我是占定你的便宜了。”
周栋用手指弹了弹瓷盆,夸奖道:“好东西,声音清亮。”
好在它的‘女鸭’还是被王海滨给留下来了,沉浸在爱河中的两只鸭子现在每天都用感激涕零的眼神儿望着周栋,
这老狐狸很不老实啊?
“呵呵,那可说不定啊,说到人脉路子广,你可就比不上我了。”
“王海滨就是王海滨,用料讲究,不过他说的很对,这道菜坏就坏在春笋打了折扣,窖藏的笋终究是不够新鲜。”
老王看似大方的很,甚至不避讳他和怀良人在后厨观看,用到黄酒的时候却是一脸的不自然,那倒酒的速度快的像是活活单身了七十年,而后还迅速用盖子把泡发鸭掌的瓷盆给罩住了。
周栋摇头:“太牵强了,我可不这么认为……”
“这还用问,这道菜所用的食材中有一味是竹笋,www.hetushu.com•com竹子又有节节登高之意,好比上天梯,这道菜就是因此得名吧?”
兰花比起一般的花本来数量就少,更别说还要等着蜜蜂去采,还要酿成蜜,
“酒是十年陈的古越龙山,不稀罕,稀罕的是这酒里放入的几样中药和蜂蜜,后者居然还是少见的兰花蜜?
这种蜜综合了中药的味道,不会留下苦涩感,而这些中药,则去除了鸭掌的土腥气,并且对泡发有利。
周栋的坚持让王海滨这种老油条也不禁暗自惭愧,所以大白鸭勇勇也只能十分不情愿地看着自己的‘情敌’逃出生天,
现在就只能用窖藏的春笋了,兴海,老郑那边的‘雷公笋’催一催,明天一定要送到,还有张记杂货也催下,上次的金华火腿不怎么样,太瘦了,我要正经华夏花猪的后腿,下次再拿次货来,以后就不用合作了……”
在两只鸭子简单而朴素的世界观中,是这个人类拯救了它们,勇勇现在也变成了周栋的忠犬和-图-书,舔这位年轻新主人的时候它感觉特别爽,年轻人的小腿有力且充满了弹性,比王海滨干巴巴的老寒腿不知舒服到哪里去了。
王海滨喝退了一般弟子,只留下陈兴海和周栋、怀良人三个在后厨,亲手演示这一步骤,撕鸭掌硬皮是有诀窍的,要用刚刚斩下的鸭掌,趁着血脉还在,迅速用热水浸过后沿掌缘开口,向鸭趾的方向撕开。
这种蜜别说很难找到,就是找到了,价格恐怕也是贵的吓人,怪不得王海滨很少做这道菜,能够吃得起这道菜并且值得他亲自出手的人怕是不多啊……”
做天梯鸭掌的第一步就是生发鸭掌,要将肥鸭的鸭掌硬皮去除,然后用黄酒浸泡,起码都要二十四个小时以上,将其泡发到小儿手指般粗大才可应用。
这盆就是放上三天的臭豆腐,只要洗干净了,都不会留下半点味道!”
可惜啊,你们来的不是时候,如果是早几个月来,那时春笋刚下,这道‘天梯鸭掌’的味道将会更好和_图_书些。
他真正关注的是王海滨泡发鸭掌的时间掌握,以及那泡发用的黄酒,
不过自己有传说级洗菜技能,不用蜂蜜和中药也一样可以处理好鸭掌,倒是老怀很难办啊?
周栋笑着收回手,手指上已经沾染了半点王海滨洒落的黄酒,寻个众人不注意的时间送入口中,暗中用完美级尝味技能把这黄酒分析了个底儿掉。
见王海滨最多两三下就处理完了一只鸭掌,怀良人都不禁暗暗称赞,这样的手法换他也要练习个几日才能入门,确实不简单啊。
周栋在心里暗暗寻思,兰花蜜见过的人都少,更别说买到了,恐怕大赛组委会也很难提供,
周栋却只是微微点头,传说级洗菜技能本身就包括了食材的初步处理,所以只要看上一眼,他就能做的比王海滨更为完美。
这种感觉很正常,换了是谁被只鸭子整天脉脉含情地盯着都是迟早要疯的,现在就盼着王海滨的‘天梯鸭掌’快些整出来,吃完就走,远离这两只发情的鸭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