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起舞弄清影 何意在面中?
她这双小手也变得十分敏感起来,感觉到这团面内应该还藏了些芝麻粒大小的‘问题点’,却已经不是靠她继续揉面就能够消除的了。
……
“原来,他还是一个有心人……
“你就扯吧你。”
眼睁睁看着周栋起舞弄清影,眼睁睁看着他收面入盆,赛场中一片寂静、针落可闻。
吕绿馨这一番少女心思也是自知无望,眼前这个俊朗、多才、有情有义的男子,现在已经是九州鼎食的九位主厨之一,又怎么可能会回来苏厨?
‘那个该死的意大利佬又退餐了,他坚持要在您的菜里加入番茄酱,而且还说没有番茄酱的‘臭鲑鱼’是缺少灵魂的……’
周栋一手执定面皮的中心处,单臂甩动,竟是将这块面甩得冰轮也似,赛场灯光自这越来越大的面皮上透过,映得这块薄如蝉翼的面皮,仿佛是透明的玻璃一般!
刚才她亲手揉面,自然知道这团面还有些许问题需要消除,
“哦,是什么问题?”
为此欠下华夏烹饪美食总会一个人情,也是千值万值了!”
可这样用‘混合面’做面点,其实也是有风险的,
吕绿馨并不是白案出身,闻言很是好奇。
偏偏身为主评委,他还必须表现的非常有耐心,甚至因为他那蹩脚的英文,还要多给意大利人一些微笑……
如果周栋真能成功,他这次就不算白来香江一趟,与华夏烹饪美食总会做的‘交易’也算值得了。
热爱生活、艺术与和平的意大利人和那位参加了二战的暴君完全不同,
“那不一样,女性温柔,不要小看这团面,它也是有灵魂的……”
快乐缘于她在揉面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哦哦,好的好的……”
十几种面粉被他以不同的分量、按照不同时间放入面盆,同时还要控制加入的水量,
因为这两种美食都是可以搭配番茄酱的,所以准确地说,阿西雷欧更爱的其实是番茄酱……
唯一的悬念,也就是周栋用一个半小时做出的‘酱油https://m.hetushu.com.com面’,究竟能不能还原他记忆中的味道。
意大利人的厨艺主要体现在他熬煮金枪鱼汁的火候和将拇指粗的地中海甜虾切成虾碎的‘惊人’刀功,以及他如教科书般准确入料,在适当时机放入黑松露和番茄酱的本事。
这场比赛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虽然后来去了鲁厨,现在又要独自开设‘周氏私房菜厅’,原来还没忘记苏厨啊。
气呼呼的吕绿馨现在已经不气了,随着她揉啊揉啊揉面面,发现原来这居然是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那位胡神厨虽然没有周栋这样夸张,却也是在面盆中拍拍打打,对这团面用了很多手段的。
只要有意大利人出没的餐厅,主厨一定会见到满脸沮丧的服务生走过来抱怨,
‘我揉我揉,我柔……’
他那位还算美丽的女助手到现在还在揉面,表情憋屈的就像是一名被老板压榨的非法劳工!
这团面,最后竟被周栋弄得恍如一轮冰清、处子般的纯洁,再无半点瑕疵!
周栋就仿佛是神话传说中的托天巨人,一把扯下了太阳,在掌中赏玩。
原来让我揉面一个小时、让我拉面,都是为了苏厨考虑……我想起来了,这家伙也在苏厨水台呆过一段时间,算是自己人呢……”
意面的种类很多,主要是所用面条不同,有较粗且中空的通心粉,也有细如发丝的‘天使的发丝’,有斜纹、有直纹、更有螺纹形的……
这家伙看着酷酷的,有时候说话基本属于没事儿找抽型的,没想到竟然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家伙,
在华夏评委惊呆的目光中,意大利人将昂贵的黑松露和番茄搅拌成了一锅糊糊状的玩意儿,
“你揉不是比我揉更好?我又不是白案出身,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周面王啊。”
合面正如理人病体,这个道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明白的,他却正是明白人之一。
吕绿馨自然不会相信周栋这一通鬼扯,不过听到周栋赞https://m.hetushu.com•com她温柔,心里还是有点小欢喜的,也就不再抗拒。
吕绿馨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刚才亲眼看到的一幕。
他要做的,只是尽情展示自己对美食的理解,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评委们都明白,上等的番茄酱并不是超市里出售的成品,哪怕是从美食王国华夏进口来的番茄酱也不成!
周栋将和好的面团推到吕绿馨面前道:“这道‘酱油面’,用料简单,用面可不简单,
叶青这小子更是激动地把自己身份都忘了,身为意大利人的助手,居然当场为周栋打气加油。
在意大利人看来,任何食物添加了番茄酱,就会立即化腐朽为神奇,变成无上美味。
周栋拉过面盆,用手轻轻一挑,足有半个磨盘大小的面团顿时从盆中飞起,
而且那位华夏周面王居然还没有开始动手?
“阿西雷欧选手,能解释下你为什么要把黑松露和番茄放在一起弄成酱料吗?
眼见得由厚转薄、由小变大,最终竟然成了水缸口大小的一块面皮。
就是想要你!
“我做狗不理时也是要用到三四种面粉的,因为产自各地的面粉天性不同,有的劲道Q弹、有的麦香浓郁,都可以为狗不理包子增色添彩。
成年男子和幼儿园女童之间的拳击赛还会有什么意外结果出现吗?
最后甚至幻化出光轮光晕来,
你随便拉个二细就成,不难吧?”
蔡重九有些无法理解地看了意大利人一眼,身为新上任的主评委,他需要履行自己的职务。
这一定是位不幸的天使,她被阿西雷欧这个固执的家伙送进番茄酱里洗了个澡……
让你揉面一个小时,并不是我故意跟你过不去,而是要让这个过程尽量变得柔和一些,不至于损坏面性!”
还有金枪鱼和虾肉……这些都是很好的食材,可也容易造成味觉上的混乱,你难道不清楚?”
在这种美味下,味觉混乱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
他们心疼那些价格昂贵的黑松露,
意大和-图-书利人露出了略带骄傲的笑容,评委们都被震惊了呢!
吕绿馨望着周栋潇洒俊朗的身影,忽然有些痴迷,正发愣间,面盆已经又被周栋推到她的面前:“醒五分钟就可以拉面了,你应该会吧?”
“哈哈,亲爱的主评委先生,您只要尝一口就知道了!
阿西雷欧是一个很纯粹的意大利佬,跟所有的意大利厨师一样,疯狂地爱着意面和披萨。
选手所在的厨区都是开放式的,刚才吕绿馨低头揉面,虽然时间长了些,却还算正常,不会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周栋忽然用巧劲挑面出盆,顿时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
此刻亲眼看到被周栋甩开的这团巨大面皮上,那些芝麻粒大小的‘气泡’和‘突点’正在离心力的拉扯下,一个个消失不见……
一直都在关注周栋的易董二老、怀良人、犬养静斋、严一……无不看得目瞪口呆,这家伙一旦高调起来,简直就是‘秀儿’上身。
“为什么一团面到了他的手里,就仿佛是一件艺术品呢?”
‘一呀揉,揉到面团团的心头头,
最后还要用这十几种面性、吃水度都有所差异的面粉成功和出面团,手光、盆光、面光,一气呵成,让她这个老苏厨都看得目瞪口呆,琢磨着周栋一只手绝对可以抵得过三五个‘白面小郎君’。
不过你还是不明白我的心思,有你这位周面王在,我还能看上别的白案高手?
让她惊奇的是,周栋这小子就仿佛有一对透视眼般,每每指点她需要用力揉开的部分,果然就是混面交接之处,往往外软内硬,如有核凸,被她一个个打碎、揉开,这种成就感简直爆表!
所以在叶青三抖五折,无数次拉抻出如发丝般细的龙须面后,阿西雷欧也只是表示赞赏地点了点头,并不认为这有多么的了不起。
在他看来,真正伟大的是他用金枪鱼汁、虾肉、黑松露和新鲜番茄熬炼出的酱料。
这种精神传承到阿西雷欧这一代,使得他对比赛输赢其实并不怎么看重。
和_图_书重九懒得多说什么了,尝了半口面后,唯一的想法是为那些价格昂贵的黑松露感到不值。
如果意大利有国酱,那一定不是用脚丫子踩出来的大豆酱,而是红红的、黄黄的、酸酸黏黏的番茄酱。
“呃……”
周栋面前放着十几种面粉,一边跟她说话,一边配面、放水、初和、二和……
美妙的番茄味道可是连天使都不能拒绝的。
吕绿馨紧紧抿着嘴唇,目光随着周栋的手不停转动,
“又是我啊,你白案上的功夫这么好,你拉不是更好?”
同时也心疼天使。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混合面团中大的核凸硬点被她一一揉开,
蔡重九看得双眼放光,不觉想起了当年的那一幕,
周栋忽然笑起来:“而且这道‘酱油面’对拉面技术的要求其实不高,
随着整团面被她渐渐揉开,‘花老板’仿佛化身成了二八青涩的花姑娘,心中暗爽之余,忍不住哼唱起来。
今天这道‘酱油面’足以让吕砧头你在白案上声名鹊起,以后就算你不做白案,也应该能够吸引来更多的白案高手,所以,你还是多多参与的好。”
可在一名意大利人眼中,意面其实只分为两种,一种是放了番茄酱的美味,一种是没有放番茄酱的垃圾。
我在配比活面阶段已经尽力消除了面粉间的差异,可毕竟时间太短,根本做不到尽善尽美,
“好小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昂贵的黑松露吸收了虾肉和金枪鱼的腥气后,清新的番茄味道就成为了这道菜的主题!
“呵呵,‘白案小郎君’的面活儿虽然还不错,却还撑不起一个苏厨。
揉面本来是件苦差事,不过按照周栋的指导,吕绿馨一双纤手忽轻忽重、插插提提,渐渐竟也入了节奏。
吕绿馨心中一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酱油面’煮的是生面,没有任何发面过程,十几种面粉混为一体后,因为各自面性不同、吃水不同、受力不同,其实很难完美融合。
“周面王就是周面王,看看这团面被人家和*图*书玩都玩出花样来了,先声夺人啊!”
所以这团面看似完整,其实就像是一个全身经脉处处不通的病人,需要按摩、针灸,为他打通闭塞的经脉。
我选用的十几种面粉各有所长,可是和为一团后,就会出现一些问题……”
蔡重九也在紧紧盯着周栋,
狗不理好歹是半发面,事后又要上笼透蒸,这样操作还没什么问题,可换了是这道‘酱油面’就完全不同了。”
可还是忍不住偷偷望了眼他的背影,此刻这个男人正一脸认真地望着炒锅,锅中浅浅的那层油已经开始升温了……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这团面被周栋接在手中,迅速拉扯几下,也不知是如何弄的,竟就在空中慢慢摊开,
“帮我剥几根东山省的大葱,热油准备,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
并且用珍贵的黑松露成功压制了虾肉和金枪鱼汁可能带来的一丝腥气,最后凸显出新鲜番茄的味道。
“哎……”
意大利人举手挠头,心中疑惑,为什么面王周要玩杂技呢?为什么美味的番茄松露酱没能让这些评委兴奋地舔盘子啊?
二呀揉,揉的妹妹我……’
揉面的是她,和面的却是周栋。
面好、葱香、酱味纯正,才是关键。
当阿西雷欧满心得意地将这道‘天使的发丝’送上评委席时,除了某几位来自西方的评委,很多评委都露出心疼的表情,很想对他送上一根中指。
当年在战场上,他们就用意大利人特有的方式成功拖垮了一场场重要战役,让他们的盟友德国人跳脚不已,
“偶像啊!加油!”
老蔡也不容易,其实他和很多华夏评委都有着共同的想法,快点让这个做什么都爱放番茄酱的意大利佬滚蛋吧!
这些固执的意大利佬在华夏餐厅多半会遭遇同样的命运,或者被主厨们加入黑名单、或者被愤怒的服务生赶出去,滚吧,该死的番茄酱!
只有他知道,这道‘酱油面’能否重现昔日的味道,如何处理葱可是极为关键的一步!
这次吕绿馨可不是犯懒,是真的自惭形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