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心事

就连原本他对阿斯玛的态度都发生了改变。
舍人脸上也浮现出笑容。
玖辛奈也知道舍人这是要跟阿斯玛谈话,她也看出来了阿斯玛的情绪不是很对,所以代替舍人拉着几个小家伙走了进去。
在旁边的台阶上坐下,舍人轻轻地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示意阿斯玛过来坐。
也能怪以后能价值三千五百万,得亏悬赏上并没有标注“必须活捉”。
医疗部的人员和机构舍人比较熟悉。
“走吧,我们进去吧,估计你们都饿了吧?”舍人又对自己的这些可爱的弟子说道。
“可是之前两天我在街上都能听到别人对老头子的讨论,说什么……总之,不太好。”
只是在一次不小心路过他们的房间时,听到了他们再说关于你的事情。”
玖辛奈轻轻地哼了一声,就算是将这件事情揭过了。
夕日红看到阿斯玛恢复正常后,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发灿烂。
就连猿飞日斩都这么重视人才的培养,舍人难道会不清楚人才的培养究竟有多么重要吗?
最多就是找一个人少一点的地方揍,给他这个火影稍微留一点面子。
“好嘞,永带妹大气!”
这么看来,当初猿飞日斩分班的时候,也是有所考量的,这种情况他可能已经预料到了。
最后还有情报部、审讯部等等,一点点地从猿飞日斩口中了解。
现在舍人已经是火影,将那些告诉阿斯玛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所幸在猿飞日斩心中,木叶的重要程度远高于团藏。
可看看阿斯玛,棱角分明的脸颊,一看就知道能吸引不少女孩地双眼还有那痞痞的性格以及高大的身材,虽然各方面和舍人比是差了一点,但要是在舍人前世,妥妥的一个海王。
多多少少是有些失落,不过更多还是的替舍人感到高兴。
对于阿斯玛的性格,做了他这么久的老师,舍人其实是很清楚的。
虽然红还没有明着接受阿斯玛,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红只是害羞不愿意承认关系罢了。
舍人成为火影,可以算是普天同庆。
当奈良一族与山中一族的人合起来,就成了木叶的作战指挥部。
只是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他们三人中对火影之位最没有兴趣的舍人现在反倒是成为了火影。
否则现在恐怕就已经在忍界上出现了一个暗中算计着木叶,并且知道木叶大部分信息的一个极端恐怖的人,甚至说不定还真的会选择和宇智波斑进行合作。
可对知道以后会出现什么的舍人来说,还真不够强。
他早就已经准备和-图-书好肚子要“大战一场”。
玖辛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怎么?成为火影了架子更大了?看不起我们这几个朋友了,吃顿饭还要让我们等这么久。”
“老板,我们这一桌,所有的菜,再来一份!”
都说木叶是培养新芽的地方,等待着新芽成长为木叶的参天大树。
舍人摸了摸下巴,思考良久。
所以木叶这个平台的作用是非常有必要的。
“舍人老师,这里这里!”
就和他曾经听说过的很多叛逆的男生一样。
如果不是有忍者学校源源不断地给木叶提供忍着资源,这第四次忍界大战,还真不一定就能撑过者这次忍界大战。
在她看来,舍人就是他们当初三人小群体之一,他成为火影就相当于他和水门的梦想实现了。
再之后,是作战指挥部。
要是真的像以后抽上烟,再配上一点点略带忧郁的眼神,简直是少女杀手。
整合霞组织与晓组织,在远跨大海控制雾隐村,召集强者暗中捕捉尾兽,尝试让自己掌握六道之力等等。
走了进去,就看到阿斯玛和凯两人已经在那里“打扫战场”,只有玖辛奈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大刀阔斧的模样在跟他们对抗着。
“老师,我家老头子也是这么说的。”
但这个由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所创建的忍者学校,对木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年轻人,大多数时候,冲动往往会导致结果变得更坏。
闻言,舍人眼神略带戏谑地看向他。
并且舍人还会一个个的地将这些关键的人喊到办公室进行谈话,确定他们的意思和方向。
“火影大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
一个势力对于他来说作用是什么?
“嘿嘿……老师我还不知道你,嘴硬心软。”
“……”
封印之书内这么多的禁术,可不比这付出的代价有用得多?
但随着年龄的增加,越来越懂事,就越是会对自己的老父亲表示关心,直到最后完全理解他。
可不是么。
“舍人大人!”
“四代大人!”
觉得不太对。
与其去相信什么阿修罗和因陀罗的转世,倒不如相信自己的实力。
先定一个小目标,掌握部分六道之力再说。
不行,看来以后还是要再严厉一点……”
蓦然的,在街道上行走接受着众人恭敬目光的舍人,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说是教育部,其实就只有一个机构,木叶的忍者学校。
“怎么了?这样的表情可是在你脸上不多见啊。”舍人略带调侃地问道。
不就是因为他hetushu•com.com也知道忍者学习是非常重要的地方,这里是木叶每一届新生代所诞生的最开始的地方吗?
看来自己的出现的确是给猿飞日斩甚至是整个猿飞一族都带去了不小的影响。
倒是让舍人感觉有些意外的是,猿飞日斩居然也让阿斯玛出去走走。
从这里还是能看出,他虽然不注重舆论,但却非常重视教育,重视年轻一辈的培养。
“哼——”
本来她是将希望放在了她男朋友水门的身上,而水门的梦想也的确是成为火影。
“看来我好像是又迟到了。”舍人笑着走到众人面前。
能偷听一个火影和他老婆交流的人不多吧?
其实,对他来说,猿飞日斩卸下火影一职,对他来说是好事。
木叶作战指挥部,基本上的人员都是奈良一族和山中一族的成员。
没有什么比看到木叶年轻的火影上任更让他们感到高兴的了。
说着,阿斯玛一溜烟跑走了。
舍人是不是火影,玖辛奈可不管,该损的时候还是损,要是看舍人不爽了,该揍也还是继续揍,她可不会管舍人是什么身份。
随着年龄的增大,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玖辛奈也明白了,以她一个外村人来历,再加上九尾人柱力的身份,根本就没有成为火影的可能。
这是他选择留在木叶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这里有着属于他的羁绊。
阿斯玛虽然和他老爹猿飞日斩的关系不太好,不过再怎么说也是他父亲,平时肯定是会有所关注,最多可能就是没表现出来。
卡卡西双手抱胸靠在墙上,唯一露出的一只眼睛也耷拉着,正在发呆,显然是不想看到阿斯玛和红。
所以,这忍者学校也是他所重视的。
不得不说,阿斯玛随着年龄的增大,和猿飞日斩是真的越来越不像。
别看他们年龄还不大,最多也就十五六七岁,可对平均年龄只有三十岁的忍者世界来说,这可是已经达到了正常的找对象年龄。
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只是在火影的接任上有一些分歧,你也知道,事情太多,一个火影的接任,可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
舍人也笑着站起身,“阿斯玛,如果觉得很多东西难以理解的话,不妨等到这次忍界大战结束后出去走走,看看那世界,有很多东西,你再次看到的时候,感觉就会不一样了。”
而火影,则是每个人木叶忍者,木叶居民的主心骨,只要火影在,他们就不会有畏惧。
也就是凯这种天上少一根感情线的人能忍受和阿斯玛还有红组队www.hetushu.com.com,不然随便换个人都受不了,信不信卡卡西分分钟把阿斯玛给千年杀了。
不过他轻轻一扫几个人的脸,却发现有些人的情绪好像并不高。
虽然会有很多人因为他是火影的儿子而处处让着他,尊敬他,但随之而来的也是各种压力。
听到舍人的话,阿斯玛的脸上有些犹豫。
就算平时要耗费一定经历去处理事务,这不是还有影分身之术吗?
舍人并不担心猿飞日斩会将他们两人之间的博弈告诉阿斯玛,如果他还想让阿斯玛在木叶好好成长的话。
“哪能啊,的确是因为很多东西要处理,所以耽搁了,今天我请客谢罪好吧?”舍人连连摆手,他还能不知道玖辛奈的性格,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那当然是留在木叶以后的路更好走。
年轻时对父亲百般看不惯,特别是这种老来得子彼此之间的年龄相差较大,代沟比较大,再加上猿飞日斩身为火影每天事情比较多,根本就没有功夫管自己的小儿子,导致他的叛逆越来越严重。
对于这些普用人和大多数忍者而言,权力的交接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所关注的就只是最表面的东西而已。
只是恰巧因为火影是猿飞一族的人,所以好像三个家族和猿飞一族关系更加密切而已。
“打折了!打折了!为了庆祝第四代火影舍人大人成功上任,今天本店一律五折!”
对于这个作战指挥部也没什么好说的,奈良一族、山中一族和秋道一族虽然和猿飞一族的关系比较特殊,但其实这三大家族反倒是木叶舍人所最信任的几个家族之三。
肯定是阿斯玛刻意去偷听的,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能掩盖自己的气息和查克拉波动,再加上在家里猿飞日斩确实没有刻意防备,才被他偷听了去。
必须承认,猿飞日斩这辈子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之一,就是用羁绊来束缚住舍人。
从最开始的千手柱间到千手扉间,再到最后的猿飞日斩,都是如此。
在很多人看来舍人的实力已经是忍界顶尖,难道还不够强?
尽管从刚进入木叶他就非常克制,可不得不说,他始终还是一个人,就算心中再怎么有防备,这几年相处下来,想要不留下羁绊是不可能的。
夕日红还略微有些担心地看了阿斯玛一眼,估计这群人中,最没心没肺的应该就是凯了。
这一整个下午的时间肯定是不够的,估计后面几天还要继续。
抬眼望去,正是今天晚上他所约好的几个人。
不过犹豫片刻后,却还是开口道:“舍hetushu.com•com人老师,你是不是和我家老头子有什么矛盾?这几天每天他都很晚回家,每天也都是愁容满面,我跟他关系一般,但是我问我妈她也不告诉我。
此时对他招手的,是满头大汗的凯和一脸兴奋的红。
这代表着木叶以一个非常顺利的方式完成了火影的过度。
猿飞日斩身材在所有人这中算是比较矮小的,特别是如今老了之后,舍人的印象中整个忍界这种实力层级身高比他矮的,估计也就只剩下了三代土影大野木。
无疑是没有的。
他的弟子猿飞阿斯玛、迈特凯、夕日红、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以及算半个弟子的旗木卡卡西,还有旋涡玖辛奈。
舍人哈哈一笑,再次拍了拍阿斯玛的肩膀,“那可就看你的表现了,要是表现不好,我可不批。”
根本不像猿飞日斩的儿子。
偶尔路过听到?
除了暗部和根部外,最让舍人重视的其实还是教育部。
就比如说原本他要是迟到这么久早就跳起来了的阿斯玛,以及原本性格外向的止水话也不多。
阿斯玛尽管情绪不高,不过还是非常听话地坐到了舍人身旁。
这帮牲口怎么感觉饿了一个星期啊。
舍人晚上可是有安排的。
闻言,阿斯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心中差不多有数的他招呼着众人进去吃放。
独自行走在木叶的街道上,任何人看到舍人都会恭敬地和他打招呼,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笑容。
甚至基本的计划他都有了。
“阿斯玛,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最后独独叫住了心情明显不是很高涨的阿斯玛。
因为他们这三个家族的目的很明确,他们不参与木叶内部的权力斗争,只是为历代的火影服务。
而止水和鼬虽然也在吃东西,不过从两人的脸上舍人都能看出他们心里有事情,特别是止水,鼬可能只是被止水的情绪影响了。
阿斯玛一愣,略微有些诧异地看着舍人。
最大的作用自然是帮助他成长。
怎么感觉有点讽刺呢,要知道你们老师我可是差一点成为忍界大反派,与斑爷肩并肩的男人啊……
所以这医疗部比较好办,原本在其中就有亲信,将他原本的几个手下慢慢提拔上来就可以了。
止水的心情同样影响了年幼的鼬。
现在阿斯玛听到别人这么讨论猿飞日斩,心情不好是肯定的。
那这些新芽最初始的地方,不正是忍者学校吗?
要是这次团藏事件一个没操作好,或是对猿飞日斩保同伴的心思没估算好,估计他就离村成为叛忍了。
“呼——老师,我好一点了。”阿斯和-图-书玛长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我们进去吧,不要让大家再为我担心。”
所以不管有多忙,每一届新生入学,猿飞日斩都会到学校进行他地“火之意志”的演讲,在这些年轻一辈的心中初步种下为木叶奋斗的种子。
猿飞日斩为什么自己这么忙还要兼任忍者学校的校长?
等到所有人都进去了,就只剩下舍人和阿斯玛两人。
那整个忍界难道还有比木叶更大的势力吗?
先不说月亮上居住着的那群人,也不说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的大筒木辉夜在宇宙中的族人,单单就说以后很大可能会完全复活掌握六道之力的宇智波斑,就不是舍人能抗衡的。
他们两人这幅模样,可是给在场除了凯之外的所有人吃了一顿新鲜的狗粮,就连刚刚进来的舍人也不例外。
就算是在家里,猿飞日斩放松警惕,也不可能感知不到阿斯玛的存在。
火影的儿子要是各方面都比别人差,只会换来更多人的质疑,觉得是丢了火影的脸。
因为奈良一族出智者,基本上就没有一个智商不高的,适合出谋划策,而山中一族则是因为他们的秘术,心转之术非常适合在战场上作为信息传递的人。
忍者学校的校长,舍人肯定也是会选择兼任。
而且,舍人和奈良鹿心以及奈良鹿久的关系也相当不错,他甚至已经决定,让奈良鹿久帮他管理这个作战指挥部,等到什么时候奈良鹿心退下来了,就让鹿久接上他老爹的上忍班班长一职。
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了。
但舍人却是愣在了原地,片刻后轻轻摸了摸鼻子,略带自嘲地自言自语:“居然给我的弟子们留下了这么一个印象吗?嘴硬心软?
“促销了!促销了!为了恭喜舍人大人上任火影,本店所有商品买一送一!”
水门不在,玖辛奈也终于从喂狗粮的人成为了吃狗粮的。
鬼知道因为他的介入后,不再是太子的鸣人和不一定死全族的二柱子还能不能力挽狂澜。
因为他自己本来就是医疗部的副部长,部长则还是由猿飞日斩兼任。
所幸忍者学校中的老师,除了极个别都是而非常优秀的,他们的战斗能力可能不强,但育人能力绝对是相当出色的。
“阿斯玛,你家老头子是为了木叶可是鞠躬尽瘁,你应该尝试去了解他,这次回去找他好好聊一聊吧,他现在不是火影,空闲的时间肯定更多,你会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的。”
毕竟,火影之子这个名号,对他来说,未必就好处大于坏处。
再次离开火影办公室时,月亮已经高悬夜空。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