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什么问题?你那天不是都问过了吗,没有破绽。此事可能真的只是巧合。”
往里走,穿梭卖花的,在桃树下砸杏核剥莲子的,编鞋箍桶的,现做现卖豆腐皮兜子的……有的她见过,有的她没见过。
林芳洲顿觉惊奇,“御街不该是威武肃静戒备森严的那种吧?”她一边说一边比划,“好多士兵守着,有人胆敢靠近,就抓起来。我见皇宫里都是这样的。”
林芳洲带着韩牛牛走出院子,一抬头,看到树上坐着个人,一身白衣,两条腿垂下来。林芳洲手搭凉棚,朝那树上的人道,“好汉,你穿得这样风骚,不怕鸟往你身上拉屎吗?”
“是,是……我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世面……”
“我也不知道,就随便走走看看吧,也不用坐车了,我正想见识一下京城的风光呢,虽然来了许多天,却是没有正经见一次。”
韩牛牛这样一说,林芳洲更觉不满,轻撇嘴角道,“他的家?往常他在我家时,也能出入自由,我从来不看着他。”
“别动!”韩牛牛突然说。
“那有什么稀奇。”
“就是说呢,”赵王压低声音,叹气道,“要我说,还是你太心急。当初母妃那个药,说是只要用够了十年,一定能暴毙,你非不听,着急下手。”
兄弟二人商量了一番给母妃过生日的事情,不一会儿,屏退众仆从,两人关起门来,这才https://www.hetushu.com.com说起别的事。
林芳洲呆了一呆,“和、和尚卖肉?”
“嗯。”林芳洲点了下头,忽又目光幽幽地看着他,“不行吗?”
“嫡子也是会犯错的。”
“我只问你一句话,大哥,倘若老三坐上那位子,还有没有你我兄弟二人的容身之处?”
“废嫡立长”这四个字让齐王心头有些不痛快,毕竟他既不是“嫡”也不是“长”。不过现在不是争论这种事的时候,齐王收起情绪,说道,“那可不一定。”
林芳洲听得十分神往,“我们往南走。”
直到十七催她——不催不行啊,他提了满满两手东西,脖子上还挂着一堆,此刻他真恨不得自己是个哪吒。
齐王轻轻眯起眼睛,“所以——”
林芳洲一连好些天没有理小元宝,吃饭也不和他一起吃,也不去他书房看画本了。
十七领着他们俩一路往南,走不多久,便见到一条街市,街市从高大的宫门外延伸出来,两旁摆满了摊位,挨挨挤挤的,行人如织。交谈声,吆喝声,讲价声,有高有低,有长有短,杂在一起,仿佛错落有致的热闹小曲。
两人之间与往常大不相同,仿佛都恨不得忘记对方的存在,这令府里的人觉得很奇怪,又不敢问。
林芳洲好奇道,“这就是潘楼街吗?怎么只有几个卖小鸡小鸭子的www.hetushu•com.com,这也算珍禽走兽?”
“我也不知道,”赵王摇头道,“这事也出乎我的意料。想来是他刚回到朝中,脚跟不稳,怕惹事情。”
“为什么要他同意,我又不是犯人。”
齐王突然问道,“你有没有觉得,那个林芳洲有问题?”
林芳洲走进那御街,左顾右看,目不暇接。她拿起一盒胭脂,打开闻了闻,花香扑面,好喜欢,可惜她不能用,于是买了送给韩牛牛。还有从那波斯运来的花露,喷在衣服上香香的,买两瓶,她和韩牛牛一人一瓶。
林芳洲心想,指不定要一起憋什么坏事儿呢!
“我着急?若不是父皇在群臣的推动下打算立他为太子,我何必着急?母妃说的药,她也是第一次用,死了皆大欢喜,倘若不然呢?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唾手而得那天下!再说了,”齐王冷笑着看他,“我急你就不急了?别忘了,这事儿也有你一份,咱俩谁都跑不了。”
赵王又有些犹豫,“可是要解决他,谈何容易?他毕竟是嫡子。什么都不用做,天下就是他的。”
“可这是他的家呀。”
——就是在御殿之上把她逼问得冷汗直流的齐王。
十七立刻站着不动,也不知怎么回事。
十七接着道,“相国寺附近还有一个好去处,就是瓦舍。说故事的,唱剧的,耍杂技的,相扑的,都有,还有蹴鞠儿比赛,逢上和图书大比赛,那可是一票难求。”
这一头,那齐王见到赵王,两人寒暄了一会儿,分外热情,仿佛都已经不记得此前六年的明争暗斗你死我活。
正说着话,却见一辆非常奢华的马车慢悠悠地走到大门前,车旁跟着许多随从。林芳洲有些好奇,站在不远处看那马车,马车停下后,从上面下来一个人,却是她见过的。
林芳洲恋恋不舍地离开御街,继续往南走。走了一会儿,方才御街的人声鼎沸渐渐消失,路上见到的行人越来越少。
“行,我跟着你。”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问道,“我,风骚?”
“为什么?”
“御街?”
十七唤来人去准备车马,接着问林芳洲:“公子想去哪里?”
韩牛牛:“好呀,可是……小公子会同意吗?你的手还要洗二十来天呢。”
他看向林芳洲,问道,“公子,你要出门?”
“嗯。”
“那个还算小的?”林芳洲吐了吐舌头。
出了门,十七对林芳洲道,“京城很大,此路往北是马行街,也是药铺一条街,没什么看头,往南是潘楼街,那里专门卖飞禽走兽。”
“好!解决了他,天下不还是你我兄弟二人的。”
“好。”
十七本来在树上吹凉风呢,顺便逗逗呼呼大睡的九万。他听到这话,脸一黑,立刻跳下来。
十七也不废话,林芳洲说什么他都照做。
赵王神色变得狠厉,“一不做和*图*书二不休。”
林芳洲指指路旁的一个大红门,问十七,“这是谁家?比你们三殿下的府上都气派得多。”
“潘楼街还远呢,这里是御街。”
赵王很不放心:“但是老三这个人,我现在有点看不透。我希望他是真傻,但我就怕他是装傻。他自己肯定也知道,只要不做错事,父皇没有废他的理由,江山他唾手可得。你说说,他能犯错吗?我看,我们只能从他身边的人入手了……”
林芳洲一人闷在府里更加无聊,她对韩牛牛说,“我们出去玩吧。”
韩牛牛从他背后抓下来一条绿色的胖乎乎的虫子,拿在手里玩,“真可爱。”
仿佛乡巴佬进城一般,她在这条御街上逛了好久。
十七以为是在问他,便答道,“贵妃的生辰快到了,想来赵王与齐王要一起商量怎样给贵妃庆贺生辰。”
齐王问赵王,“怎么那小崽子没拿杨仲德的事情给你做文章?我看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十七:“……”
“我奉殿下之命保护你,要寸步不离。”
林芳洲于是又多了一个尾巴。
直到她走进一条宽敞却清净的街道。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齐王说着,冷冷一笑,“就算没有问题,我们也能找到问题。”
齐王冷冷地哼一声,说道,“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命大。”
林芳洲来了兴趣,“都卖什么?”
林芳洲自言自语道,“老二找老大,要和图书做什么?”
“你觉得老三能犯什么错?错到需要废嫡立长的地步?”
齐王没有注意到他们,他下车之后,整了整衣服,便走进赵王府。
十七笑道,“但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再往南走就远了,最好是乘马车去,有个相国寺,公子想必也听说过。那相国寺很热闹,每月五次的万姓交易大会,是很大的集市,货品应有尽有,可惜今日没有赶上。不过相国寺有个和尚叫慧普的,做得一手好猪肉,公子可以去尝尝,不知今日还有没有。”
十七失笑,“逢上皇帝出宫时,确实如此。不过官家平时很少出宫,这样一条街,闲着也是闲着,渐渐的便有很多人在这里摆地摊,也没人管束,只有大日子时才戒严,每年也就一两次。”
“这是赵王的府邸,”十七说着,又给林芳洲解释,“三殿下是没有受封的皇子,用度上便没有很铺张。其实当初官家给三殿下选了一处更大更豪华的宅子,殿下说自己喜欢清静,便换了个小的。”
赵王摇头叹气道,“不要说容身了,恐怕连活命的机会都不一定有。”
赵王摆摆手道,“你不要担心,所有和此事有关的人都死了。死人最让人放心了。唉,他摔下去之后我以为他必死无疑,就算侥幸获救也至少是个残废,谁知道他运气这样好。你说,会不会真是上天在保佑他?”
小元宝也没敢来找她。
娘的,好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