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小元宝抬手轻轻盖上她的肩膀,柔声说道,“是我错了,对不起。”
“我不知道他是谁啊,就……在山里玩的时候,捡到一个小孩。荒山野岭,四下也没人也没车马,只有一个小孩,又瘦又小,看着像是有病。这样的小孩,不是别人扔的,还能是天上掉的吗……我当时想,我要是不救他,他肯定被豺狼吃了,所以……就把他捡回家了,他晕了几天,就醒了。”
既然偷玉,那一身盔甲价值不凡,肯定也会被偷的……
“还有。”
或者林芳洲也可以说自己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知道他在被追杀,但这样一说,她又拿不出证据——卫拐子的死不能作为证据,因为没人能证明卫拐子的死是他杀而非自杀,现在过了这么多年,也已经无从追查。并且这样一说就是暗示皇帝他另外两个儿子在搞鬼——人家可是亲父子,你当着爹的面给儿子上眼药?像话吗!
最后还是小元宝帮她解了围:“你前不久才受了刑,身体虚弱,此等宝物吃下去,可能会补过了,反而对身体不好,辜负父皇的一番美意,不如拿回去等身体将养好了再吃。”
林芳洲于是答道:“我只当他是被人遗弃的呢!”
这是小元宝给她的暗号。因为小元宝回来时肯定已经和官家讲过他的遭遇,所以在林芳洲这里,她需要和小元宝讲的一致。
“什么?”
林芳洲心想,玉既然被老虎吃了,老虎也不可能只吃玉不吃人,所以这个玉应该是被人偷走然后那偷玉的人被老虎吃掉,这才合情理。
此话出口,赵王和齐王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那齐王被林芳洲反将一军,立刻又说,和图书“我三弟天子血脉,自然没人敢害他。本王只是想不通,你区区一介草民,捡到他之后,为何不报官?”
“不是……”
林芳洲发现,自己躲过了一个坑,似乎又掉进另一个坑里……
齐王冷笑,“怎么可能,谁敢遗弃他?”
就算你说自己当时脑子有病想错了所以才觉得他被追杀,那么接下来还是会有更严重的问题:明知道这孩子在被追杀,为什么不报官?什么?觉得官府也在追杀他?你凭什么说官府也在追杀他?官府怎么可能追杀堂堂皇子?就算你脑子出问题了觉得追杀他的正是官府,那么为什么不把她交给官府?被官府追杀的人,能是好人吗?
“谢谢你。”
林芳洲连忙说,“王爷不要折煞小人了……”
宴席散后,林芳洲早已心力交瘁,身体仿佛被掏空,脚步虚浮的很,还需韩牛牛扶着才能走稳路。
她听到他低声唤她的名字。
“既如此,想必林公子认为,是皇子,就需要报官,而如果平白捡到一个大活人,便不必报官了?”说到这里,声色已经有些严厉。
捡到一个人,活的,没有报官。不仅没有报官,而且和他演了一场戏,误导所有人以为他们是远亲兄弟。
齐王立刻朝林芳洲作揖道:“本王只是心中存了些疑惑,这才再三追问,多有唐突,还请林公子见谅。”
娶妻不是重点,重点是王状元的身世。王状元是因为体弱多病被家人扔掉的,扔掉的时候他没有记忆,而捡到他的那穷苦人家,是个绝户,突然捡到一个小孩,如获至宝,悉心养大,这才有了后来金榜题名。
说是金丹,实际是和-图-书赤红如血的颜色,比弹丸还大,看着怪吓人的。这一口吞下去,就算不毒死,大概也能噎死。
“我本以为潘人凤会告诉你。”
“我好想你。”
他朝她招了一下手,轻声唤她,“过来。”
马车里宽敞而精美,因是夏天,还放着一桶冰降温纳凉。
这场戏,全县人都听说过,林芳洲毫不怀疑,官家已经打听到了,就算现在没打听到,往后也一定能打听到。
她突然想到小元宝留给自己的那张字条。
林芳洲是小元宝的恩人,这才有机会分得一颗。
“他什么都没说!是不是你不让他说?!”
“为何又帮他伪造身份?”
林芳洲就这么突然间陷进他宽大火热的怀抱里,她有些慌乱,举着两只熊掌也不知该如何安放,“你不要以为撒个娇就管用了……”
官家突然说,“二郎,林芳洲是三郎的恩人,你不该像审犯人一样审他。”
林芳洲虽不感激,倒也真的快“涕零”了。她心想这他娘的是报恩的态度吗?这是在报仇吧?
并且,只要有“虎腹藏玉”这件事存在,就算林芳洲说自己不知道小元宝的身份,也没人会相信。她倒想告诉官家,她真以为那块玉只是一条小飞蛇——这是真话,可这他妈的更像一句玩笑话。
林芳洲继续迷茫,“没有,什么都没有。”她突然想到方才小元宝说自己才恢复记忆不久,便知小元宝是怎么跟官家说的,于是她立刻又补充道,“他醒了之后傻傻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追问半天,也问不出什么。”
“还好我聪明,但凡说错一句,我就去见我娘了!”
“呜——呜……和-图-书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啊,早点说你是皇帝的儿子!”
官家还等着她感激涕零地亲口吃下去。
这一顿御宴,林芳洲一点胃口都没有。最后宴席要散时,官家赐给她一颗金丹。这金丹据说是官家亲自炼的,炼了七七四十九天,一炉只得十几颗,只有最得官家荣宠的人才配享用。
此刻不止齐王,连官家和赵王,也一齐看向林芳洲。
“是,儿臣知错,请父皇降罪。”
所谓“虎腹藏玉,保全皇子”,有一个前提是林芳洲知道小元宝的身份。
“报官也没用啊,如果你扔了什么东西,官府让你去领,你领吗?”
他只好移动身体,主动凑过去。
小元宝低声说道,“事关重大,我不能回去当面和你说,只好留一锦囊。我想以你之聪明,两三日之内定能想通各节关窍,哪知你直到面圣,都还蒙在鼓里,是我疏忽了。”
“你做得很好,你很聪明。”
林芳洲摇了摇头。
林芳洲撇着嘴角看他。
“我也不知道他是皇子啊……早知道,我肯定早就报官了……”
“好了,不要问了。”
小元宝突然看着她,恍然道,“原来如此,难怪你一直不愿成亲。”
“你方才吓到林公子了,你看他汗如雨下的样子,与他赔个不是吧。”
“事关国体,儿臣是为父皇着想,这才……”
“哼!”
方才神经绷得太紧,此刻终于松懈下来,情绪得以宣泄,她哭得惊天地泣鬼神,把他吓了一跳。他手忙脚乱地掏出帕子帮她擦眼泪,一边轻轻拍她的后背,说道,“对、对不起……”
王状元娶妻,王状元娶妻……
齐王还要说话,小元宝突然打断他道:https://www.hetushu.com.com“二哥问得这样仔细,看来是不相信我了。既然不相信……父皇,不如放我回永州,我继续做个布衣百姓。”
官家答道,“对,是这样道理,金丹虽是好物,你也不要着急吃。”
走出皇宫后,她和小元宝上了同一辆马车。
“你难道没从他身上看到什么,比如玉佩之类?”
林芳洲如蒙大赦。
“不会的,我还有别的办法,大不了把他们都拖下水。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他顿了顿,静静地看着她,一双眸子幽深安静,“你救我一命,我护你一生。”
齐王步步紧逼:“他身上穿着盔甲,你不好奇?”
他突然抱住了她。一条胳膊绕到她后背,将她圈进怀里,另一手轻轻扣在她脑后。他的下巴垫在她的肩上,手臂轻轻一收,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林芳洲更加迷茫地看着齐王,“他没有穿铠甲。王爷你为什么总说一些无中生有的话,小人愚钝,王爷到底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说明白一些?”
这样一来,才能完全洗清她的嫌疑——她捡到人的时候,人没有穿铠甲,也没有玉,什么都没有。所以才不知道身份,而且不会紧张地去报官。
哇——她突然失声痛哭。
“嗯?”
“你吓死我了,呜呜呜——刚才我还以为我要死了!”
“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我刚才要是出什么差错,你早就看不到我了!呜——”
“这是我的一点私心。我是家中独子,大夫说我不能生养,我林家很可能绝后,我……挺着急的,捡到一个小孩,就觉得是老天爷赐给我的……”
“藏玉”一事莫名其妙,“保全”一事无从谈起。
所以,她还要编个m.hetushu.com.com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何在不知道小元宝身份的情况下私自帮他伪造身份然后留下他。她冒着得罪官府的风险,来留下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这很不符合常理。
所以,她必须不能知道小元宝的身份,更不能知道他在被追杀。
小元宝那么聪明,不可能轻易向齐王透露这件事情,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齐王在诈她。一旦她承认了,要么她完蛋,要么小元宝完蛋,要么两人一块完蛋。
林芳洲心里有一点点感动,但是一想到自己方才险象环生,立刻又翻白眼:“哼,谁信啊,差点吓死我的也是你!哼哼哼!”
“想来是我记错了,”齐王道,“所以,为何没有报官?”
“林芳洲。”
林芳洲迷茫地看着齐王,问道:“虎腹藏玉是什么意思?哦,我知道了——”她恍然一点头,引得室内众人都全神贯注地盯着她,生怕错漏过什么,她说道,“我那日跟着剖老虎,确实看到从虎胃里掏出来一块玉,很好看,想必值不少钱。我们本来是想拿去报官的,但是半路上被人抢走了,那人很凶,还威胁我们不许同人说……这和小元……和三殿下有什么关系?王爷的话我听得不太明白。三殿下是皇子呢,需要我一个小小草民去保全什么?难道还有人敢加害于他?”
林芳洲埋着头不看他。
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
明知道对方是皇子还设法传递“此人已死”的消息,这算保全他?这是扣押!人家可是皇子,天家血脉,还是唯一的嫡出!你一个小小草民,私自扣押皇子,是何用心?!
林芳洲却无心欣赏这样的奢侈,她缩在马车的角落里,目光幽幽地盯着小元宝。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