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要说。我怕说出来吓死我。”
……
林芳洲垂着眼睛,笑了一下,她难有这样一本正经的时刻。她低声说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我想,大概是因为,你和我不是一类人。你不属于这里。”莫名的,说出这些话,她竟有些惆怅。
“嗯,可累死老子了!”
小元宝吃饭是很慢的,吃鱼就更慢,慢的要死。林芳洲看着都觉不耐烦,问他,“你在家时吃鱼也这么慢?”
县太爷已经募集好资金,打算把那城墙已经破的地方和可能破的地方都修一遍。他老人家早就在招干活的劳力,今天开工了,不过因为钱少活多,征到的人还未满,所以那招工文书到现在还管用。
监工又嘲她力气小如家猫,林芳洲很想往他脸上揍几拳试试力气,奈何还要在人家手下吃饭,此刻只好忍了。
早上,小元宝起床比较早。
总之他只能走路去上学。
“要挑刺。”
“九万也要休息。”小元宝知道林芳洲打的什么主意。
“可是,这里的生活,我很喜欢。”
众人皆道不敢。
林芳洲干了一天体力活,累得快要去见她娘了。吃完饭时她不敢往怀里装炊饼,又怕小元宝挨饿,最后她一不做二不休,嘴里叼着一个炊饼,扬长而去。
“算了吧,老子学费都交了,你不上学,岂不是亏大发了hetushu.com.com?你不仅要上学,还要好好地学,把学费给我赚回来。”
林芳洲去到工地,先记了个名,然后吃了早饭。早饭只有三样:炊饼、咸菜、稀粥,管饱,但不许私自带走。
林芳洲把小元宝上下打量一番,干干净净妥妥帖帖的,孩子长得也好看,讨人喜欢。她挺高兴,严肃地点点头,“还真像那么回事。”
林芳洲问道:“所以,你到底有多少个丫鬟?”
“你自己来推一车试试!这车也不知有多少年头了,又破又重,空着推都压手!”
那王大刀与林芳洲的交情还不错,见太爷这样恼怒于他,便说道,“不过,太爷,有句实话,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虽然工钱少,还必须每满十天结一次钱,但这个工作有一点好处——管饭。
小元宝抬手道,“这里。”
“你过得像个废物一样,”林芳洲倒在椅子上,感叹道,“好想过上废物一般的生活啊!”
县令啼笑皆非,走过去断喝一声,“林芳洲!”
林芳洲简直要惊呆了,“你吃饭还有专门给你挑刺的?不会还有专门帮你夹菜的吧?”
林芳洲提着篓子走进厨房,看到灶上放着一块猪油,她很奇怪,“哪来的猪油?”
林芳洲连忙陪笑道,“太、太爷……我……我家里还有孩子呢……孩hetushu•com•com子不能饿着呀……”
“不是。”他摇了摇头,“不过,我以前从未自己挑过刺。”
他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为什么,愿意送我去上学?”
林芳洲心知太爷是想拿她杀鸡儆猴,这次没打她一顿算仁义。虽说道理如此,可是让她当众丢脸,这口气又难以咽下,少不得在心内把那狗官的父母长辈都要狂|操一遍。
“哦。”
小元宝犹豫道,“要不,我也不去上学了,和你一起去工地。”
“啊?太爷……”
小元宝眉头抖了一下,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现在吃得这么慢?”
林芳洲摸着下巴,道,“也好,练练你的力气,不然以你这样的小身板,往后只能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
“你以前吃的鱼都没刺?”
林芳洲去了修城墙的工地。
县令瞪了王大刀一眼,“不上学,难道把钱都捐给赌场吗?!”
“说。”
“好。”
午饭时,县令穿着便服前来视察,他站在不远处,正在吃饭的劳力们没有看到他。
林芳洲快被太爷的官威吓死了,连忙把怀里的炊饼掏出来,“我我我我开玩笑的,我装个炊饼就是怕一会儿干活时饿了,我现在就把它吃掉,太爷息怒,息怒……”
“你这厮贪得无厌,连公粮都要冒领。怀里装着炊https://www•hetushu.com•com饼,干活有劲是吧?”
“胡说八道,你从未娶妻,哪来的孩子?”
天还早,林芳洲回家找了个篓子,去城外的河边打了一会儿鱼,她运气不错,打上来几条泥鳅,小虾米,还有一条巴掌大的鲫鱼。
“有人专门帮你拉屎吗?”
小元宝问道:“你去工地了?”
林芳洲:“我兄弟呢?”
“那你呢?”
监工看得眼睛都直了,终究是拿无耻的人无可奈何。
“嗯。”
“这,这……”太爷摇头道,“本官若是有这样一个儿子,定然打断他的狗腿!”
把小鱼小虾放在一起加一点猪油煮了一小锅,加上一个咬了一口的炊饼,这就是小元宝的晚饭。林芳洲指着那炊饼说道,“我为了给你拿个炊饼出来,可是冒着死罪,你敢嫌弃我?!”
小元宝不理会她,淡定地吃着饭。
“那你去做功课。”
“我有一个问题。”他突然停下吃饭的动作。
因书院离家有些远,他一无轿子二无鞍马,林芳洲也舍不得花钱给他雇马车,当然,现在就算想雇也已经雇不起了。
小元宝轻手轻脚地穿衣洗漱,整理好文具书本之类,他看着簇新的书本文具衣服,突然明白林芳洲为什么要“趁着钱还没花光”赶紧建房子买东西。
县令往人堆里扫了一眼,看到正在领炊饼的林芳洲。www.hetushu.com.com林芳洲领了两个炊饼,回去蹲在一旁只吃了一个,另一个塞进怀里,接着又去领。
她又不会砌墙又不会和泥,只好去运土。用独轮车从城外挖了土运回来,运一车就满头大汗腰酸背痛,那监工还嫌她慢,一个劲地提醒她:“大郎,你做活这样慢,还不抵你吃下去的那几个炊饼,太爷在你这里要折本了。”
林芳洲正要说话,忽听到外头有人砰砰砰地砸门,接着是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大郎?在不在?我来给你道喜了!”
“啊?你问。”
王大刀便把林芳思的来历解释一番,县令听罢,神色有些缓和,道:“这厮愿意收留一个远房的落难亲戚,倒也算有情义。”
“有!”
“我走了。”
他想了一下,再次摇头。
“等一下,”林芳洲叫住他,说道,“你去胖大娘那里吃早饭吧,多吃些,吃饱些,吃完告诉胖大娘,我有空再去结账。中午呢你就捱一捱,晚饭回来吃。”
林芳洲扫他一眼,“谁说你,我说九万。”
王大刀听太爷如此问,连忙答道,“太爷有所不知,林大郎他昨天在赌场玩到至晚方归,钱都输光了。”
“不敢。”小元宝捧着炊饼咬了一口,问道,“你吃什么?”
“太爷说的是……”
“我已经吃饱了,工地上的东西可以随便吃,只是不能拿。”
小元宝正要和_图_书出门,却见林芳洲从里间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揉眼睛。
林芳洲拄着下巴,看着他抿嘴咀嚼,不紧不慢,从容优雅,她说道,“我现在更加好奇你的来头了。”
“捡来的。”
“哦?”
“林大郎那句话并没有说错——他真的捡了一个孩子。”
监工朝人群说道,“都看到了吧?我看你们谁还敢偷拿公粮。”
县令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且说那县令离开之后,气还没消,边走边骂,“这个林芳洲,真是死不悔改!……他不是前些天得了十两银子的赏金吗,怎么还跑到这里来骗饭吃?”
“我今天有事,不要管我。”
她很高兴,背着篓子哼着歌回家了。回家时见小元宝正在提着水往缸里倒,林芳洲凑过去低头看,见那缸里已经有了半缸水。
“陈屠户方才送来的,他说,陈小三明日也要去书院上学了,和我一起结伴去。”
“他还让那小孩去上学了呢,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一年学费二两银子呢!”
“没数过。”
“没有丫鬟?”
“谁让你提的水?”
“提不动,我每次只提半桶。”
“我——”
“我想找些事情做。”
“已经做完了。”
……
“这一桶水你提得动?”
“不是。”
县令感觉自己受到戏弄,很生气:“还敢顶嘴?来人!”
——因为他真的有一夜之间将所有积蓄挥霍一空的本事。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