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紫魑白烟
果然,这个女的一掏出这只小鼎来以后,林瑄就脸色一变,先是暗中冷笑了一声,然后脸上漏出了意思警惕,赶忙朝后边退了几步,看他的样子似乎生怕波及到自己一样。
眼见我这么快的速度,那些手下根本来不及抵挡我了,那个女人赶忙朝着她面前的狼王鼎冲去。
以林瑄现在的实力来说,一般的东西是绝对不会放在眼里的,可想而知这狼王鼎有多厉害,而且应该还是那种阴毒的东西,所以才能让林瑄眼中出现惧怕的眼神。
那些围在四周的年轻人早就撤到了一旁,现在场中只剩下了林渊。
不过他就算认出我来已经没什么用了,我现在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人机会,抬手朝着狼王鼎甩了出去,就听嗖嗖嗖三声,三颗小石子像子弹一样朝着狼王鼎上的那三根骨香射了过去。
“这些是……紫魑?怎么会这么小!”我见了这东西被吓了一跳,原来从狼王鼎中爬出来的都是一些芝麻粒大小的紫魑,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看起来才像是黑色。
“这是骨香,看来这里的人不是什么好人,虽然像她说的那样与世无争似的藏在这里,可是手段全部都是要人性命的狠毒东西。”我见了以后心里不屑地想道。
她距离狼王鼎只有十多米,比我可要近多了,就算我速度比她快好几倍,也不可能先一步抢到手,于是我又是一甩手,只听嗖的一声一块儿石子儿射向了那女人hetushu.com.com的面门,没办法,那个女人只能先朝旁边躲开,石子儿擦着她的衣服射了过去,不过对于她来说,躲开我的攻击已经不容易了,没想到她身手会这么好!
现在眼见着林渊朝我冲了过来,如果我要是逃走的话自然没人能拦得住了,可那样的话今天来这里可就没任何意义了,而且我也想弄明白狼王鼎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所以我把主意又打到了林渊的身上!
只见那女人将手里的三炷香轻轻地插在狼王鼎里边,也不知道鼎里到底有什么,那三炷香竟然直挺挺地立在了上边,等那女人松手以后,只听呼的一声,一股清风突然飘了过来,也不知道是才能够哪儿吹出来的,在狼王鼎上边吹过,那三炷香的香头儿更亮了,接着一片片白烟从香中飘了出来,瞬间就将整个空旷的空地个笼罩了。
“头七?”我对面的林瑄一眼就看出了我的身份,也只有他能在我这么高速冲刺的时候看清楚我的脸。
可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只见一片片白雾从空中飘散了下来,直接朝着空地上笼罩了下去,就好像下雪一样,这么大范围的下落,现在林渊就算再跑也已经来不及了。
林渊一倒,我看到了远处的林瑄和那个女人,这俩人一见到林渊摔倒了,全都兴奋了起来,因为现在那些紫白色的烟已经飘到了林渊的上空,会直接朝着他扑了下来。
hetushu.com.com“我跟你们拼了!”林渊大喊一声,手里的钢剑甩了出去,像一道寒光射向那个女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哗啦一下,困住林渊的那些白色东西全都像面粉一样散落了下来,可是这家伙也已经没有了动静,浑身上下全部都是那些十分细小的紫魑,在林渊身上拼命得啃食着,直接把这家伙的血肉给吃得千疮百孔了,那么厉害的林渊,眨眼间功夫就丧了命,看得我不由得心中一阵恶寒。
如果这么说的话,我也不能抵挡得住这些紫魑,上次林瑄给我的教训我还历历在目,一瞬间就能让我丧失战斗力,然后听由摆布。
林渊根本没想到有人会用暗器伤他,最多就是等他跑近了以后有人冲出来朝他撒白雾罢了,那样的话他根本不用去抵挡,只要上前将拦着他的年轻人挡住,这样的话就能在那些黄粉效果小时之前博一下,能逃出去也未可知。
“好机会!”我在这一瞬间就拿定了主意,两腿用力一蹬,嗖的一声从草丛里冲了出去,直接朝着地上那只狼王鼎扑去。
而这些飘散下来的东西,我已经见过两次了,就是先前那两个年轻人攻击林渊的那些白雾,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些白色的粉末,飘下来的时候好像雾一样,原来都是从狼王鼎中的那些骨香中飘散出来的。
就在他傻愣站着的时候,那大股的白烟从空中扑落,瞬间将林渊吞噬了进去。
和-图-书然,就在我话音一落的同时,那个女人将狼王鼎轻轻一扔,只见巴掌大的小鼎竟然轻飘飘地飞了出去,然后稳稳地落在了距离她十多米远的地上,那三炷香竟然一点儿都没有震歪,可想而知这女人的身手也应该不错。
说起来这都是狼王鼎的阴毒造成的,所以这东西绝对不能落在林瑄手里边,甚至那个女人也不能再让她持有了,否则对我们太乐道来说只能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这东西有什么用,难道这样就能伤人了?”我奇怪地看着那些白烟,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功效,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的话,趁着这个时间早就已经可以逃到一旁了。
我的速度可不是他们这里的人能跟得上的,瞬间就从林渊的身旁冲了过去,这家伙已经躺在地上没了动静,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那些白烟全都紧紧地裹在了他的身上,包括先前空中的那些,已经把林渊给弄成了一个大雪球,这家伙还能活命才怪。
正是因为见识到了狼王鼎的威力,我才决定在这个时候出手的,为的就是把狼王鼎抢过来,或者直接毁掉。
那女人从怀里掏出来一只巴掌大的绿色小鼎,一看就知道是用木头制成的,可是却好像刚从树上砍下来一样,而且做工十分精致,上边雕刻着古朴的花纹。
那只狼王鼎落地以后,突然间一股黑漆漆的颜色从鼎中蔓延了出来,很快就爬上了那三炷香,并且连香头儿都给罩住www.hetushu.com.com了。
“啊,拦住他!”石殿前的那个女人见了大吃一惊,指着我大声喊道。
这下我可是有些意外了,这家伙拼了命也要往外冲,一定是因为他对那些紫魑的惧怕,所以才让他走出了这么过激的举动,否则的话要跑他早就跑了,可想而知那些紫魑一定相当恐怖,比我以前遇到的都要厉害得多。
这下林渊傻眼了,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再去对付那个女人了,更没有办法从这些白烟里边逃出去。
可是他已经晚了,那些紫白色的烟已经把他给团团包围了,刚才虽然没有扑中他,可是现在这家伙已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我现在的力道大得很,小石头的速度甚至比黄天的暗器还要快,眨眼间就到了林渊跟前。
而且这些紫魑可有些奇怪,爬上香头儿以后竟然随着那些白烟飘了起来,一瞬间所有的白烟上竟然混合了一道道紫色,看得人头皮发麻。
“不对,狼王鼎可不止是这样的攻势,否则的话绝对不会让他们这么警惕。”我见了以后摇摇头说道。
我从地面上找到一块儿小石头,眼看着林渊已经冲到了我的前边,正好把他身后的林瑄几人的视线给遮挡住了,然后抬手将小石头朝着林渊的左腿甩去。
紧接着林渊的惨叫声响了起来,这次和可先前那次不一样,林渊的嗓子都喊劈了,也不知道这家伙疼到了什么程度才会成了这样。
原本林渊为了抵挡那些白雾,现在早就https://m.hetushu.com.com把身上带着的那些黄色粉末涂满了全身,这才没有像刚才一样疼得满地打滚儿,可是现在他看到了白烟中掺杂了这么多的紫魑,吓得这小子嗷地叫了一声,赶忙朝着我这里冲了过来。
一看这东西就不是凡品,而且越是颜色艳丽的东西,就越是狠毒,这和那些蛇虫鼠蚁的道理一样。
她的那些手下听了赶忙朝我冲了过来,可是已经晚了,只听噗噗噗三生,那三根香瞬间就被我的石子儿给打断了。白烟也停了下来。
只见那女人把狼王鼎举在手中,另一只手在身后的一个袋子里轻轻一抽,竟然从里边抽出来三根小拇指一样粗细的香来,也不知道她怎么弄的,用手抓住香在空中轻轻一抖,这三支香竟然呼的一声自己点燃了,接着火苗飞速熄灭,香头竟然发出了淡蓝色的光。
林渊这下可被吓坏了,赶忙就地一滚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这次他可是直奔那个女人,而且还把手里的钢剑握了握估计想要冲到一个差不多的距离之内,想把钢剑甩出去刺死那个女人。
可是当他看到有人朝自己放暗器的时候,先是一愣,可是还没得他做出反应,只听怕的一声那个小石头正好砸在他的大腿上,只听这小子哎呦一声,翻身扑倒在地。
可是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拿睁眼去看它,轻轻地把自己的左手举了起来,然后用食指和中指一夹,只听当朗朗一声,钢剑的剑尖儿竟然被她稳稳地夹住了,只有剑身在左右颤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