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2
“是吗?来量量。”
胡桃问:“大家都还好吗?”
林向屿静静地看着她,回答:“好。”
“嗯,”林向屿苦笑,“突然收到一个消息,是个好消息,但还是要处理一下……胡桃,我等一会儿就要回国。”
胡桃笑了笑,没揭穿他,她自顾自地说:“我在这边做中文老师,不知道是不是这边阳光充足的原因,长高了两厘米。”
“是吗?”
有些人没想过要失去,此刻却永远失去。
许多许多个夜晚过去,今夜是最安静的一次。
“林向屿,晚安。”
“是啊m.hetushu.com,”他说,“事发突然。”
“……我也是。”
“啊,还说带你在墨尔本玩玩,”胡桃遗憾地耸耸肩,故作轻松地说,“下次吧。”
“你呢?”
可是他们都知道,不会有下一次了。
“不了,”胡桃摇摇头,“我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
“你没睡啊,”胡桃说,“有什么急事吗?”
胡桃抬头看他。林向屿眼里带笑,可是手心的汗水又涔涔渗出来。
后来她去美国找他,他把自己的房间腾出来,去方子望的房间睡地铺,和_图_书半夜两个人偷偷爬起来,在厨房吃夜宵,煮红酒。
胡桃住的是单身公寓,只有一张床。她把被子抱出来,在沙发上给林向屿铺了一个临时的床。
开了口叫她,林向屿却没想好要说什么,他的脸微微泛红,别过头。
胡桃伸了个懒腰:“困死了,睡觉吧。”
“回国?”胡桃一愣,“这么快?”
胡桃打断了他:“谢谢你。”
“挺好的,”他说,“公司发展得不错,C大今年还邀请我去讲课,海洋生态学。”
林向屿笑笑,站在原地让她摸个够。在胡http://www.hetushu.com桃的手碰到他头发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胡桃。”
“谢谢你来看我。”她说,“我很开心。”
“谢我什么?”林向屿苦笑。
“……真的高了啊,”林向屿看着卷尺上面的数字,“我在美国待了四年也没见长高,华盛顿的日照不足。”
第二天胡桃醒来,才发现林向屿一夜未睡,他坐在电脑前,正在和别人开视频会议,为了不吵到她,他戴着耳机,没有说话,一直在打字。
“你醒了?”
“那你呢,想过要回国吗?”
林向屿欲言又止。
也是和_图_书最后一次了。
“晚安。”
一轮明月挂在天边,孤零零地照在他们身上,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相遇和离别,也没有什么不同。
再后来,他回国,刚刚创业时,常常就和大家一起在公司过夜,胡桃便陪着他们熬夜,斟茶倒水的事,她也做得甘之如饴。
“真好,你一直都那么厉害。”
胡桃带着林向屿回到她住的公寓里。屋子面积很小,但是干净明亮,和胡琳的凌乱邋遢截然不同,胡桃就是那种,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女孩子。
胡桃就真的找来了卷尺,脱掉拖鞋,赤脚踩在http://www.hetushu.com地上,让林向屿量。
胡桃问他:“你怎么来了?”
过去的时光里,他们很多次同睡一室,初中的时候,她去他家中打游戏,两个人玩《仙剑奇侠传》入迷,天天因为赵灵儿和林月如吵个不停,有些时候玩得忘记了时间,林母就将胡桃留在家中过夜。
“嗯。”林向屿不得不回答她。
“出差……”林向屿还是不习惯对她说谎,眼睛不停地向两边瞟。
“挺好的,”她说,“简简单单,不会太开心,但是也就不会不开心。”
胡桃抬眼看他。
“你已经够高了。”胡桃笑着踮起脚尖,去碰他的头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