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2014年,上好的青春
2
林向屿还没说完,就被胡琳打断了:“你是我姐,当然住我家。”
“你现在是病人,”林向屿安慰她,然后想了想,又改口,“你怎样都好看。”
“我想要恢复记忆,你能帮我吗?”她说,“胡琳不肯帮我,我不明白原因。我们不是姐妹吗?我同她关系不好?”
出了院,下一个问题是去哪里。
“没有,”林向屿说,“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很痛苦迷茫,是你陪着我走过来的。”
胡桃好像对扑克很感兴趣:“怎么玩?”
林向屿:“……”
“不,”林向屿自嘲地笑笑,“你真的愿意想起过去?或许并不美好。”
林向屿问:“医院可以打扑克?”
下午的时候,林向屿去接胡桃。这天下雨,他没有开车,撑了一把黑色的伞,站在她家门外。胡桃从窗户望下去,http://www.hetushu•com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医生表示完全能理解,并且希望家属尽快办理出院手续,还建议道:“多出去走走,对她心理有好处,不然情绪淤积在心里,更容易出事。”
胡桃问:“怎么打?”
林向屿把手机递给她,他的手机很干净,没什么乱七八糟的APP,图片也很少,胡桃翻小图预览,根据时间排列,看到了他在美国时候的照片。
“刚刚来过,找医生去了。”
他剥一瓣,她吃一瓣,吃到最后,胡桃举手投降:“吃不动了。”
林向屿淡淡地笑了笑。
“我以前住哪里?”胡桃问。
第二天,林向屿接到胡桃的电话。
胡桃照了照镜子,十分沮丧地说:“我觉得我那时候比较好看。”
胡桃转过头看林和图书向屿:“你这么厉害?”
林向屿叹了口气:“现在这样不好吗?”
林向屿笑笑:“每次赢了钱都被你们吃光了。”
“没事,”白冬远说,“这里是VIP病房,没人查。”
“有很多玩法,”白冬远说,“让林向屿教你,他打牌从来没输过。”
胡桃披着外套下楼,问林向屿:“我们去哪里?”
“胡琳呢?”他问。
白冬远在一旁,被恶心得推了推眼镜,蹲下身,十分专注地寻找起他的鸡皮疙瘩来。
林向屿刚想开口,病房的门被推开,白冬远拿着扑克走进来,反手关了门,问:“打扑克吗?”
林向屿瞪了白冬远一眼,白冬远哈哈大笑,给胡桃解释:“我们可以玩抽王八,谁输了就在额头上贴一个王八。这个不用技术,纯靠运气。”
过了一会儿,胡桃输http://www.hetushu.com得一败涂地,脸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纸条。她嘴巴一吹气,满脸的纸条在飞。
那也是他们相遇的地点。
林向屿很了解胡桃,她饿了或者渴了,不需要说话,林向屿已经将东西递到她面前。
“那我们两个玩吧。”胡桃说。
好像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他就一直站在那里,等待她推开窗户,如蝴蝶翩然起舞,就这样跳下来,跳进他的怀中。
“初中学校。”他把伞撑在胡桃头顶。
于是胡桃喜笑颜开。
林向屿拿出手机,给她拍了一张照。
林向屿开车将她们送到家门口,下车的时候,林向屿把放在副驾驶位的蛋糕递给她们。胡琳对他态度时好时坏,知道那是胡桃最喜欢的提拉米苏,接过来,不情不愿地说:“谢谢。”
胡桃:“……”
“我可以拜托你一件http://www.hetushu.com事吗?”她说。
胡桃点开一张,问林向屿:“这是什么?”
“已经有知觉了,”胡桃说,“医生说没什么大碍,等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
第二个周末,林向屿处理完公务,他们做的公益广告和央视谈好了合作,所有人都面带笑容,松了一口气。林向屿忙里偷闲,又去了医院一趟,胡桃的气色看起来好了一些。
林向屿一边洗牌,一边探过头来看,回答她:“这是在美国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雪灾,被困在雪地里,你说要死得漂漂亮亮的,所以拍了这些照片。”
“你住……”
林向屿坐着给胡桃剥柚子。他手指修长,力气又大,很快就把柚子掰成一瓣一瓣的,又把皮慢慢剥掉,放在水果盘里。
过了一段日子,胡桃身体没有大问题了,她主动申请出院。
胡桃鼓着腮帮吃柚子,她瘦了一大http://m.hetushu.com圈,身上还裹着纱布,看起来像一只年轻的木乃伊。谁都没有说话,一室宁静。
胡桃问他:“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在这里待着太闷了。”她烦躁地说,“我只是失忆,又不是疯了!”
林向屿点点头,拉了椅子在病床前坐下来,见胡桃无事可做,他用手机找出音乐,放给她听。
“给我看看。”胡桃好奇地凑过来。
林向屿沉默半晌,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胡桃疑惑地看了林向屿一眼,林向屿想到她大病初愈也需要人照顾,便没有再说什么。
“怎么可能没有美好?”胡桃笑笑,“独自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心中必然会有支撑我活下去的人和事。”
白冬远给胡桃解释:“他数学好,出过的牌记得一清二楚,很会算,和他玩牌特别没劲。”
胡桃不知道该说什么:“你……”
“你身体如何?”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