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2011年,星空
3
“如果能活下去,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买一辆悍马,报答救命之恩。”胡桃开玩笑地说道。
然后林向屿想到什么,从窗户跳出去,在后备箱里拿出他的背包,胡桃跟着跳下车,看到他摸出一台单反相机。
林向屿自己的车是一辆跑车,为了长途方便,专门去租了一辆越野车,黑色悍马,看得胡桃直吹口哨。
给胡桃幸福?
胡桃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她人瘦,体质本来就不算好。她吃力地坐起来,接过林向屿递过来的食物和水大口吃了起来:“你说,他们会来救我们吗?”
“向屿,”她想了想,问他,“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哭?”
胡桃点点头,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好啊,”林向屿说,“我给你买。”
“你呢?”胡桃笑嘻嘻地问,“要跟我说什么?”
两个人看着对方,笑起来。
胡桃怔怔地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那我不后悔,死也要死得苗条。”
“你不要你的跑车了?”
胡桃起初也就是一刹那的犹豫,现在看着林向屿的眼睛,又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她只好笑笑,说:“没什么……就是想到你曾经问过我,人死之前会看到什么,我其实也挺好奇的,自己临死之前会看到什么。”
“你先说。”胡桃说。
这些年来两人相处的一幕幕在胡桃低沉的歌声中历历在目,清晰如昨,他和她一路走来,他一直是她活下去的动力、她生命的唯一,如果他死了,她又怎会苟活呢?
当年胡桃也问他,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看到了什么?
车子在路上行驶了两天之后,胡桃才意识到不对劲,她问:“我们到底去哪儿呢?”
“嗯,已经在做规划了。”
林向屿收回目光,看着车上挂着保平安用的佛珠串,平安平安,心中苦笑。
“不继续读了?”
“还没谈成呢,”林向屿低声笑,“等敲定再告诉你。”
用生命去爱一个人,将所有交付于他,这样的际遇,此生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等胡桃睁开眼睛,林向屿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抱着胡桃为她取暖的手这才放开来:“都告诉过你了http://m•hetushu•com!不准睡觉!”
林向屿无奈地扯了个笑容,还有心情开玩笑:“某人吵着怕长胖,高热量的东西我们都没买,现在后悔了吧?”
“怎么了?”林向屿问,“可别给我说你想吃小笼包,我会揍你的。”
然后两人再次上路,硬着头皮又开了三十多公里,根本看不到小镇,更别提在网上预订的酒店了。时间尚早,可是天色已经很诡异了,能见度越来越低,雪越下越大,有点像暴风雪,或者冰雹。
林向屿举起相机,退后几步,调了焦距,弯着腰:“一二三,笑一个。”
坐以待毙这件事,实在太让人糟心了,他十分清楚,在这样冷的天气里,他们两个人也许无法支撑到救援的到来。两个人都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谁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状况?
许然然去世以后,他甚至觉得,自己这样的人,已经不配再去谈论爱情。
胡桃觉得困意越来越强烈,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掏空了,在睡去前一刻,胡桃想,啊,原来已经是一世了。
胡桃知道他会真的生气,也不敢再犟,拿了衣服穿好。
他有这个资格吗?
渐渐地,一路上风景已经有了北方的特征,白桦树都成了荒芜的一片。白茫茫的雪簌簌地向下落,不放歌的时候,车里也能听到车窗“唰唰”的声音。
此时她已经开始觉得寒冷,脖子缩着,哆哆嗦嗦。林向屿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推着胡桃进车里:“别被冻着了。”
“现在怎么办?”回到车上后,两个人被冻乌的唇色才渐渐恢复,胡桃先开口问道。
“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胡桃笑着扬扬手中已经冷掉的比萨。
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来:“不,不,胡桃,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想让他更心烦吗?”
为什么不能是她?她曾经开玩笑般随口问他。
因为,所有的爱意,所有的回忆,今生今世已经足够,已经再也没有力气重新来过一遍了。
唱到最后,都能看到有哈气从嘴里冒出来,胡桃又低声近乎是在念出来:“无论回家的路有多遥远,hetushu.com你我一起走。”
在许然然用命救他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什么?
林向屿恨不得给她一巴掌:“呸呸呸。”
胡桃内心没来由地一阵酸楚,不知道说什么,埋下头切面包。
林向屿靠在座椅上,笑着说:“好啊,好久没有听过了。”
胡桃喜滋滋地收回相机:“拍得不错嘛,可以当遗照了。”
胡桃十分配合,对着镜头龇牙咧嘴地笑起来。
“我们好像都没有合照。”胡桃想了想,将头凑到林向屿肩膀边,努力伸长手臂,把单反举得越远越好,然后用手肘捅了捅林向屿,“看镜头!”
林向屿给她解释:“我这是在增大摩擦,可以加强车轮抓地的力量。”
车内越来越冷,两个人说话都开始吃力了,只能不住地用吃食物来补充热量,可是谁也不愿意主动去碰食物,量是有限的,他们都尽可能地想要留给对方。胡桃朝窗外看了一眼,天昏昏沉沉,已分不清白天黑夜。
胡桃蹙眉:“我们再多找点树枝来?”
“有用吗?”
“告诉他吧,”这个念头在胡桃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怎么了?”
一直到夜里,大雪终于停了,昏昏欲睡的两个人忽然被刺眼的黄灯晃醒。林向屿急忙打开车窗,让胡桃在车里等他。林向屿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地喊“Help”,还不时转过头来,以确保胡桃在车里。胡桃看着他的背影,只需要一眼,她的热泪已经滚滚流下来。
胡桃闭上眼睛,熟悉的旋律在脑海里浮现,她的食指一点一点地打着节奏,轻声唱出来:“隔了这么久你还在哪里走,是否迷失回家的路,牵挂跳在心口,有爱不能远走。时间不停走,爱却在那里留,我的路就是你的路,情陷爱的出口,为你我舍得走。我的爱就是你的路,你的家就是我的家,无论回家的路有多遥远,你我一起走……”
“胡桃,我会让你活下来的,”林向屿淡淡地开口说,“我早就应该死了,可是你不能,我绝对不会眼睁睁地再看着别人死在我的眼前了。”
如果有下一世,林向屿hetushu.com,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林向屿蹙眉,又打开车门。他走到不远处,折了几根树枝,走回来将树枝垫在车轮下。
而坐在她旁边的林向屿并不知道胡桃内心的纠结,他只是微微侧过头,看到她的模样。他很少这样认真地打量她,大概真的是认识太多年了,每次有新认识的朋友惊叹胡桃的美时,他都不再有感觉。
林向屿瞥了胡桃一眼:“可能吗?这车有两吨重。”
“要不要停下来看看?”
胡桃头痛欲裂,又不敢睡过去,只能在心底不断地嘲笑自己。
“胡说什么不吉利的话!”林向屿白了胡桃一眼。
“人命无价,相信我,他们会来的。”
胡桃被吓了一跳,吐吐舌头。
“没油了。”他扯出一个笑容,麻利地脱下身上的衣服给胡桃披上,“冷不冷?”
胡桃……林向屿捂住眼睛,难过地想,因为我于心有愧。
胡桃懊悔不已:“你怎么不告诉我,我们坐飞机过去就好。”
第二天,胡桃被冷醒了,睁开眼睛,林向屿正把手搁在方向盘上,死死地望着前面。
“跑车会有的,悍马也会有的。”林向屿舒展开眉头笑。
林向屿手臂懒懒地搭在方向盘上,给胡桃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可也是胡桃这么一说,让林向屿想起了四年前的那个冬天。许然然,这三个字在他心中飞快地刺下去。
车内和外面漫天的风雪一起沉默,这是胡桃此生见过最壮阔的雪景,却正一分一秒地剥夺着他们的性命。
“是啊,”林向屿也有些感慨,“还记得念初中的时候,每天早上一起去早点摊吃早饭,你连两根油条都吃不完。结果一眨眼,已经是十几年了。”
“胡桃,胡桃!”
胡桃赶紧把衣服扯下来,硬是要塞回给林向屿,两个人对峙良久,林向屿蹙眉,淡淡地说:“别闹。”
林向屿安慰她:“没关系,你难得来一次,而且今年毕业之后我也打算回国了,就当作纪念吧。”
一会儿后,林向屿铲完雪,将车挂到一挡,慢慢加速,试着将车往前开。车轮慢慢转动,形成一道很深的车辙,胡桃刚刚松了一口气,又听到hetushu•com“轰隆”一声,再次熄火。
第二天早晨起来,林向屿给胡桃做了一顿早餐。胡桃看着烤过的面包片和华夫饼,它们有着让人食欲大开的香味,上面用蜂蜜画了一个笑脸。胡桃拿起刀叉,不知道从何下手。
林向屿嘴里这样宽慰胡桃,可是他心里却没有这样开朗,他大脑飞速转动,试图再想到别的办法。
“我是说真的。”胡桃异常认真地问。
林向屿摇摇头,表示不确定,他回到车里,试图发动车子,车轮开始转动,势头不错。可是下一秒,又是“轰隆”一声,车子又瘫痪了。
“别担心,我一路上都有和朋友们保持联系,他们联系不到我们,自然会报警。再说了,运气好一点,遇到别的车我们就搭着回去了。”
“不准说晦气话!”林向屿蹙眉,瞪了她一眼。
然后他们试图打开车门,才发现门已经被一夜的大雪封死了,除非从窗户爬出去,不然没有办法出去了。外面更冷,两个人都打消了出去的念头,只把车尾的食物搬出来,食物都已经冷得咬起来十分吃力了。
林向屿担心油不够,不敢把车里的暖气温度开得太高。好在他们来的路上,每到一个城市都添加了干粮,暂时倒不用担心饿肚子。两个人在车里枯坐几个小时后,终于忍不住睡意,将车椅放下来睡着了。
“我也不知道。”林向屿将车停下来,仔细辨别地图上的位置,“应该是这条路没错。”
“有什么打算?”
“哦,你不是说了吗,美国和加拿大交界处,我们开车去最北边。”
这样的景色看多了就会让人觉得心底发麻,胡桃不禁发问:“我们还要走多久?”
幸好林向屿准备齐全,在后备箱里带上了铲子。他嘱咐胡桃乖乖待在车里,自己拿着铲子去铲车轮两边的雪。他穿着黑色的冲锋衣,将帽子扣上,铲子扛在肩上,背后是茫茫一片雪山,像极了电影海报。
当初胡桃问他,谁都可以,那她呢?
“胡桃,来。”
林向屿顿了顿,回答:“以后再说吧。”
过了一会儿,雪又大起来,天色阴沉,乌云密布。两个人赶紧回到车里,林向屿把相机递http://www.hetushu.com给胡桃,她低着头,一张一张照片翻看过去。
“你是要把车撬起来吗?”胡桃问他。
林向屿笑了笑,递给她一杯热牛奶。他给胡桃热牛奶总是最细心的,用小火慢慢熬,加两勺白糖,有一种淡淡的香。
比起年少时候的心比天高,他是真的越来越成熟稳重。
林向屿看着胡桃,终于开口:“胡桃,其实……”
对他而言,胡桃就是胡桃,和美丑、胖瘦这些形容词都毫无关系的一个人,他找不到任何一个形容词,可以描述对他而言的胡桃。
“啊?可是,美国有这么大吗?”
“真的?”胡桃两眼放光,“你毕业就回去?”
胡桃话音还没落,发动机忽然熄火,只听到“轰隆”一声。林向屿低声咒骂了一声,打开车门下去一看,果然不出所料,轮子陷入雪中,无法再继续行驶。他赶紧掏出手机,可是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这里根本搜不到信号。
“不继续读了。”
中国有句老话叫“近情情怯”,很多时候,因为她是胡桃,所以他不敢去想象。
“你还说自己地理成绩好呢。”林向屿笑。
林向屿将相机挂在脖子上,牵着胡桃的手走到车前,然后用力托起她,让她坐在车前盖上,再细细地将上面的雪用手扫干净。
“……不会。”林向屿说,“我陪你一起死。”
饭后两个人无所事事,低温下又不敢再轻易睡去,胡桃一边搓着手一边说:“我给你唱歌吧。”
林向屿不停地按下快门,听到相机发出的“咔嚓”声,他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要让她活下去。
胡桃摇头,轻声说:“不是,我就是想到,我们好多年没有一起吃过早饭了。”
“我的爱就是你的路,你的家就是我的家,无论回家的路有多遥远,你我一起走……”
与此同时,胡桃竟然也开口了:“林向屿,其实……”
八九十个小时的孤立无援,她和林向屿差一点点就命丧于此。在漫长到近似无尽的寒冷里,她和他的心意是相通的,她和他之间的羁绊,早就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她和他所并肩走过的,是风雨、暴雪、阳光、雨露,四季之外的另一个四季。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