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2011年,星空
1
胡桃摆摆手,表示没有关系:“我来这里住,才是打扰到你了。”
“是啊,顿顿都是芝士,”林向屿说,“刚刚来的时候,我吃不惯芝士,一吃就过敏想吐。”
胡桃摆摆手:“你误会了,我和林向屿,真的没什么。我当时的心愿,和你是一样的。他们要真的能走在一起,我真心祝福。”
五月天的《星空》:“那一年我们望着星空,有那么多的灿烂的梦……”
林向屿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要嘱咐她的话了,就说了再见。
女生对于情敌天生好奇,胡桃坐在床上,刷着手机,把顾岑的状态一条条看过去。她和每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分享美食、美景和音乐,偶尔会有生活照。顾岑不爱化妆,素颜就足够美。胡桃看得出来,这是个善良简单的女孩子,大概人生一路平顺,家庭和睦,沐浴在阳光下长大。
这年冬天,胡桃坐了十四个小时的飞机,抵达美国华盛顿。
胡桃想了想,认真地回答:“会难过,但是我难过总好过他难过。”
顾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垂下眼帘,胡桃站在她身边,都能感觉到她有多难受。胡桃张嘴想要解释,可是又觉得,有什么可解释的呢?她和林向屿,有什么可以解释的?
林向屿奇怪地瞥了胡桃一眼:“哪里?”
胡桃习惯性地坐林向屿的后www.hetushu.com座,把车窗摇下来,风吹得头发呼啦呼啦,胡桃无比感慨:“小的时候,住在小镇上,听《新闻联播》说美国,那时候美国就已经是超级大国了,我甚至以为全世界除了中国,就都属于美国了。”
顾岑立马低下头,装作在拍衣服上的泥土,淡淡地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许然然。”
胡桃也很快反应过来她是谁,用余光瞟了一眼抱着东西走过来的林向屿。
林向屿笑:“别逞强了。”
“现在觉得,”胡桃说,“大的是世界,人类太渺小。”
胡桃从行李箱里拿出“偷渡”过来的周黑鸭,犒劳林向屿同一屋檐下的这位活宝。
正想着怎么这么巧,林向屿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看到顾岑,他却先笑了:“原来是你。”
“十二年。”
“他很瘦哎。”
“我之前……拼命把他和另外一个女生凑一块儿,你别介意。”
胡桃叹了口气,关掉手机,睡不着觉。她穿着拖鞋,蹑手蹑脚地起身,去厨房接水,没想到碰到在阳台上抽烟的方子望。
他的心是一座孤岛,再无人能抵达。
结果没走两步,听到“哗啦”一声,走在他们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女孩子滑倒在地上,她手里抱着刚刚买好的东西,也跟着全部散落,“骨碌骨碌”滚在水坑里,看m.hetushu•com起来狼狈异常。
胡桃笑:“给我看看。”
胡桃想起,好多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冬天。林向屿和许然然去火车站接她,她也是这样,坐在后座,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林向屿说:“你回家吗?我开了车,送你回去吧。”
胡桃本来想说“旧爱新欢”,转念一想,她和顾岑,谁都不是旧爱,也都成不了新欢。想来想去,只能算是同病相怜,半个情敌。
“没事。”
“你过来玩,林向屿虽然嘴上没说,但是我知道他很开心,”方子望说,“我很少见到他这么高兴,比上一次他导师同意他出海还高兴。”
华盛顿刚刚落过雪,大雪虽然停了,但是路面湿滑,不好行走。胡桃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超市,COSTCO的水果一箱一箱地卖,还有各种口味的薯片,比她的脸还大。胡桃站在货架前不肯走,眼巴巴地看着林向屿。
黑色长发及腰,眉目如画,不是许然然又是谁?
林向屿笑着问:“那现在呢?”
她拖着酒红色的旅行箱走出机场,看到穿着黑色夹克的林向屿,他摘下墨镜,笑着与她在空中漂亮的一个击掌:“嘿。”
女生大概是被摔痛了,“咝”了一声,一边站好身子一边向胡桃道谢。
“是吗?”胡桃笑笑,“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
和_图_书不相信,”胡桃趴在阳台上,望着窗外的星星,一闪一闪,她说,“我做贼心虚。”
顾岑一直望着窗外,指甲深深掐着手心,虽然很痛很痛,但是这样比较好受。
“你也瘦啊。”林向屿随口回答。
胡桃脸上一烫,偷偷瞟了林向屿一眼,看到他把自己指过的商品全部丢进了购物车。
她在标题上写:华盛顿,一见钟情。
胡桃没想到,这天晚上,顾岑来加她的人人网好友。顾岑的头像是个龙猫,又软又萌,看起来很眼熟,胡桃一时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她犹豫了一下,通过了好友验证,然后点进了顾岑的主页。
胡桃淡淡地笑:“是我运气好。”
两个人说说笑笑,付完款走出超市。林向屿一左一右,拎着两个超级大的塑料袋。胡桃穿着雪地靴,走了两步路,一下子没注意,踩到水坑,脚下一滑差点跌倒。林向屿无可奈何地看了她一眼,伸出胳膊:“喏。”
造化弄人,而命运,究竟是什么,谁又能真的说得清。
“买吧,”林向屿似笑非笑,“有方子望在,别担心会剩下。”
“问你个问题,你别介意,”方子望说,“你相信男生和女生之间有纯粹的友情吗?”
胡桃看看林向屿,又看看湿漉漉的地面,小心翼翼地扯住他的外套,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只敢抓住一点点,www•hetushu•com又不敢靠太近。胡桃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怦怦怦,呼之欲出。
顾岑蹙眉,这是她从第二个人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你不会难过吗?”
胡桃倒了两天时差,第三天的时候,家里食物不够,林向屿带她出去兜风,顺便让她见识一下国外的超市。
“怪不得他们都说来美国要长胖。”
副驾驶座上,方子望抱着龙猫抱枕,探出个头:“女神你好,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上了车,顾岑先一步坐上后排的座位。胡桃没办法,只好坐到林向屿旁边。她的手机自动连上车内的蓝牙,胡桃怕车内气氛太尴尬,就开了音乐。
三个人放着音乐喝着酒涮火锅,胡桃打量着林向屿的住所,想着原来这就是他异国的生活。
“多少年?”
纵使相逢应不识。
林向屿耸耸肩,作势要撩衣服,胡桃捂住眼睛:“林向屿你也太不要脸了!”
华盛顿的冬天寒冷萧瑟,风吹过来,有海的咸湿。可是天空依然澄澈,夜晚星星点点。林向屿早就准备了一大堆材料做菜给胡桃吃,方子望也跟着享了口福。
顾岑也愣住,看看林向屿,再看看胡桃。
顾岑的新家和林向屿家在两个方向,他没有问她为什么要搬家。
“现在啊,活得好好的。”
“不好意思。”他赶忙掐灭了烟。
胡桃明明知道不可能,还是忍不住出声m.hetushu•com:“许然然……”
方子望倒吸一口凉气:“那真的很久了。这样的情谊,一辈子能有一段就够让人羡慕了。”
“一个人吗?”林向屿问顾岑,“没事吧?”
“也没见你长胖。”
“你懂什么,都是肌肉。”
林向屿和胡桃帮顾岑把东西送到家门口,林向屿跟她说:“有空去考个驾照吧,买辆车方便很多。”
胡桃慢慢浏览,一直拉到了顾岑来到美国时发的第一张照片上。
回到车上,胡桃打趣着问他:“刚刚是不是特别尴尬?”
大雨倾盆,淋湿了整个广场,几百年历史的旧城区。红瓦和老街,在雨中透出朦胧的时光的美。
林向屿和胡桃小跑着上前,想要帮她一把。林向屿蹲下身,帮她捡落在地上的东西,有好几个圆溜溜的橙子滚了出去。胡桃弯腰,扶着女孩子,让她站起来。
林向屿哈哈大笑:“逗你玩的。”
“嗯,”她点点头,“知道了。”
冬天的行李太占旅行箱位置,胡桃没带多少衣服,此时身上穿的还是林向屿的羽绒服。两个人站在一起,真是好一对璧人。
顾岑咬住下嘴唇,她长得和许然然实在太相似,胡桃心中涌起无法言说的哀伤。
“现在呢?”
“谢谢。”
胡桃愣住,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子。
顾岑摆摆手,想拒绝。但是她实在摔得厉害,刚刚走了两步路,就走不动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