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2010年,陀飞轮
1
一分钟后,顾岑的FACEBOOK有了新的状态,雨中的华盛顿,没用任何滤镜。
“这不是你姑父的小姨子的妹妹的邻居的干女儿?”
“谁?”方子望十分八卦,贼兮兮的语气说道,“难道是前女友?”
林向屿一脸嫌弃地将煎好的牛排放在餐桌上,倒上醒好的红酒,方子望屁颠屁颠地拿起刀叉:“林向屿你真是居家旅行必备,哪个女生能嫁给你,一定是五百年,不,一千年修来的福气!”
这天是林向屿最后一天假期,商场换了一家又一家,顾岑画掉清单上最后一样物品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九点。林向屿和方子望被她折腾了一整天,她心底也十分过意不去,为了表示感谢,她买了三个龙猫的抱枕,三个人一人一个。
顾岑偷偷瞟了林向屿一眼,趁着车子在红灯前http://m.hetushu•com停下来的时候,顾岑从后面凑过来,装作不经意地问他:“哪个好?”
林向屿系着围裙,看到方子望那被撞得凹进去的车前盖,还有让他心疼不已的保险费,大发慈悲,多给他煎了一块牛排。
方子望认命,洗好碗,换了身衣服,打开门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啊,下雨了。”
“我想去买点家具,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你?”
路过先锋广场,因为雨天的缘故,没电视里的白鸽飞舞,也没多少行人。可是顾岑还是兴致勃勃,非要下车拍照,她也不麻烦林向屿和方子望,让他们在车里等她,自己撑着伞下去,“咔嚓咔嚓”连拍了许多张。然后坐回车里,一边修图一边问副驾驶座上的方子望:“你看哪个滤镜好?”
吃过午饭,林向屿http://www.hetushu.com坐在客厅里打游戏,方子望自觉地去厨房洗碗筷。林向屿的手机响起来,他瞟了一眼来电显示,顿了顿,关掉游戏接起来:“你好。”
林向屿面色不改地继续行驶,脑海里却想起四年前,胡桃隔着电话,似乎是在开玩笑,她说:“谁都可以,那是不是我也可以?”
“唉,算了,我也只是随便说说,我知道你心底有喜欢的人,”方子望说,“就是你经常打电话的那个女孩子是不?别把人家女孩子耽误了,唐僧取经还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呢,区区异国恋,十三个小时时差而已,挡不过真爱无敌。”
“我纵横情场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这女孩肯定是看上你了。”
顾岑生活讲究,需要添置许多物件。林向屿和方子望陪她满城跑,遇到景点hetushu•com和名胜古迹还停下来,给她慢慢讲解。
“昨天谢谢你了。”方子望凑过来,给林向屿打下手,帮忙递点调味品,难得正经,“不过听说我姑父的小姨子的妹妹的邻居的干女儿是个大美女?”
“林向屿,”方子望心里琢磨着,“你这不对劲啊。”
林向屿没说话。
来时的路已经不可见,而未来,隐在夜色里,看不清模样。
回去的路上,方子望戳了戳抱枕上龙猫的大肚皮,一脸郑重地对林向屿说。
两个人一起坐上车,林向屿打开雨刷,视线一下子清晰起来。
林向屿坐下来,手机切换到QQ的页面,有新的好友提示,他点开,顾岑的QQ名叫“今日的山”,林向屿犹豫片刻,还是通过了好友验证。
雨点渐大,一条路的距离,雨刷却已经挡不住这来势汹汹。
方子望选了一个:http://m.hetushu.com“LOMO的。”
浑然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在数落人家。
林向屿随口回答:“原图就挺好的。”
“当然和我一样,北京人,”方子望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了?真的看上了?”
顾岑有些紧张,问:“是林向屿学长吗?我是顾岑,想麻烦你帮个忙……”
“奇奇怪怪的。”方子望说。
林向屿耳朵尖,偏偏听到了这一句,他烦躁地将游戏机一关,走到门口,低头换鞋:“我和你一起去。”
林向屿站起来,拉开窗帘,淡淡地说:“不用叫我学长,我和你一级的,有什么事你说。”
“我觉得有戏。”
林向屿:“……”
林向屿好笑地瞟了他一眼,手中的锅轻轻一扬,牛排在空中打个滚,落下来的时候稳稳当当翻了一面。林向屿接过方子望递过来的黑胡椒,漫不经心地问:“你这个姑父的小http://www.hetushu.com姨子的妹妹的邻居的干女儿……是哪里人?”
林向屿瞟了一眼正在哼着小曲刷碗的方子望:“没问题。”
“什么有戏?”林向屿心不在焉。
林向屿懒得理方子望的人来疯,淡淡地说:“没,像以前认识的人。”
前面一辆卡车突然变道,林向屿一个急刹车,躲过一劫,方子望被吓得半死。
林向屿诧异地瞟了坐在副驾驶的室友一眼,心想他这第六感,和女人有得一比。
林向屿不动声色:“哪里不对劲?”
“……大哥!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你可千万别告诉她!会被笑掉大牙的!你真是太窝囊了!把妹都不会!”
第二天白天,方子望听说林向屿要亲自下厨做午饭,也忘了什么“流年不利不能开车”的禁忌,风一样地赶了回来。
林向屿挂了电话,冲方子望说了什么,方子望眼巴巴地望着他:“要去一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