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2007年,会呼吸的痛
5
“我知道了。”
而从此以后,等待他们的,将是一次又一次的告别。
林向屿走得很低调,没通知谁,只有胡桃去机场送他。胡琳胡搅蛮缠,非要胡桃带上她一起。
林向屿挑挑眉。
胡桃皱眉:“你就带这么点东西?”
“什么时候买的?”
林向屿背起放在地上的书包,冲胡桃挥了挥手,向安检口走去。
“上次在金顶上给你求的,我偷偷摸摸去找方丈给我开后门,说了不少好话,嘴皮子都磨破了。”
和_图_书“谢谢你。”胡桃低着头,要将护身符戴上,心里暗想,无论发生什么事,自己都一定不会把这个护身符取下来。
林向屿打趣她:“哪个像你,爬个山还要背双高跟鞋。”
林向屿笑了笑,说:“我帮你吧。”
林向屿伸出手,准备像以前一样摸摸她的头,可是又想到胡琳也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于是又将手收回来,对胡琳说:“好好学习,你可别把你姐吃破产了。”
“可是我记和*图*书得,”胡桃说,“你说,路是自己选择,要努力地走,好好地走,哪怕再艰难再坎坷,都不要回头。现在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送给你。”
“对了,”林向屿忽然想到什么,放下书包拉开链子,从里面摸出一个东西,递给胡桃,“一直忘了给你。”
林向屿漫不经心地笑:“都那么久了,怎么可能还记得。”
胡桃看着自己手中这小小的护身符,上面还残留有林向屿的体温。他大概是再也不愿意看到自m.hetushu.com己身边的人出事了吧。人生在世,最大的奢求,不就是平平安安吗?
林向屿在北京转机,飞往华盛顿。他出国那天风和日丽,T 1航站楼算不上拥挤,林家一向对他放任自流,林母把车钥匙给他:“你停在机场就行,回头我让人开回来。”
胡桃一边用手抓了抓头发,一边笑着说:“前几天在书上看到一段话,大概是说,人生无非是一边走一边选择,每选择一次,就放弃一次,遗憾一次。你还记不记得和_图_书,当年我高考失利,你给我说过的话?”
胡桃用手将头发拢起来,林向屿低下头,帮她将挂护身符的绳子打了一个结。
当年她去上海念大学,他没有机会送她。仔细算来,这竟然是他们相识八年来,第一次真正的分别。
“拜拜。”
林向屿穿着胡桃送给他的白色衬衫,头发短成刺猬,反扣一顶黑色的棒球帽,看起来神采奕奕。他的行李不多,一个黑色背包,一个二十四寸的旅行箱,看起来不像是要出国留学,更像是去m•hetushu•com海边度假。
他递给胡桃的,是一个金色的福袋装的护身符。
胡桃生怕胡琳乱说话,连忙给她使眼色。虽然胡琳压根就没有理会,但她还是没有真的出卖胡桃,她冲林向屿挥挥手:“说好了啊。”
胡琳说:“就她那寒酸样儿,打一个月的工赚的钱还没我一个星期零花钱多,我才看不上。向屿哥,你去美国才是要好好学习,可不要找女朋友。”
胡琳在一旁玩手机游戏,看到林向屿要进安检了,才老大不情愿地放下手机,说:“向屿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