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2004年,我的爱
3
林向屿表情严肃,他身材高大,简简单单地立在那里,遮住了夕阳余晖。从小嚣张任性的胡琳竟然被他训得说不出话来。
林向屿一动不动,盯着胡琳。
胡桃怔住,气得浑身发抖,一时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慢慢吃,你急什么?”林向屿瞟了她一眼。
“真的?”胡桃转过头去看他。
胡桃受宠若惊,没有想到小公主也有低头的一天。此时她的气也消了一大半,木讷地站着。
胡桃冷冷一笑,不再搭理这件事,回到自己房间。
胡琳使劲抓住书包肩带,看了胡桃一眼,垂下眼说:“对不起。”
“多大年纪的人了还拉钩,幼稚不幼稚,”虽然话这样说,林向屿却还是松开了推着自行车把手的一只手,伸到胡桃面前,“喏,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我才不信。”程可欣吐吐舌头。
胡桃停下脚步叫她:“胡琳!”
程可欣凑到胡桃面前嘀咕:“没想到老蒋还看爱情电影。”
“嗯,”胡桃皱眉,“回头还想嫁祸给我,你说她会不会花钱雇人把自己打一顿装的?”
“别让自己随便被欺负。”林向屿说。
林向屿将胡桃送到家门口,胡桃向他道谢。
“哎,林向屿,我们大学考到同一个城市吧?”
女孩面若桃花,字字珠玑。
“胡桃!她是你妹妹!”
胡桃回过神,刚想对胡琳说“没关系”,对方已经冷冷地“哼”了一声后转身走了。为了表达她对胡桃的厌恶,胡琳小步往前跑,没多久就消失在人群中。
“别胡思乱想,”林向屿努努和_图_书嘴,“字都写错了。”
“那我不管,我们拉钩。”
“我就是这么说话的!”胡桃莫名其妙地被胡琳冤枉,心中也是一团火,“你们看看,都把她惯成什么样子了!”
“不然怎么说你是文盲呢,”林向屿说,“我是说梨,梨子的梨,和你的桃子对应起来了嘛。而且你继父的女儿不是叫胡琳吗,也挺接近的,正好也不争宠。”
“你才狐狸呢!”胡桃瞪他。
真是不能背后说人。吃过饭后,林向屿送胡桃回家。快到胡桃家的社区时,前方迎面走来一个胖嘟嘟的小女孩,她个子不高,看起来有点黑,正拎着书包低着头在走路。
下午放了学,胡桃约着林向屿一起吃晚饭。两个人相识五年,彼此的口味都记得很清楚。林向屿嗜辣,胡桃不吃菇。饭店里放了一口滚烫的锅,胡桃拿两双筷子去烫,林向屿舀两碗汤。
听出胡桃在打趣自己,程可欣用书捂住脸,满脸通红。胡桃忽然回过头向林向屿望去,颇为认真地想了想三十年后他会是什么模样。林向屿却浑然不知,全神贯注地看着电影。
起先在街头遇见的时候,夜色笼罩没看清楚,现在进了家中,胡桃才看到她一身狼狈,脸还是肿的,像是被人打过。
电影的开场,奥利佛与珍妮在哈佛的图书馆相遇。一部年代已久的电影,将少年们带回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
第二天上学,胡桃若有所思,低声对林向屿说:“我家小公主昨天被人打了。”
第二天胡桃依然笑嘻嘻地去上学http://m.hetushu.com,早餐的时候她正在吃三明治,胡琳走下来,咬了一口,“呸呸呸”三声吐到地上:“这是喂猪吃的啊?”
班主任老蒋今天领了奖金,特批全班今晚不用交作业。晚自习的时候他特意来给大家放电影,他让学生们把窗帘都放下来,在教室门的透明窗户上贴上白纸。
胡桃耸耸肩,哼着小曲上学去了。
胡琳从小娇生惯养,是个小胖妞,被胡桃一句话堵得忍不住破口大骂。
“好啊,”林向屿歪过头来看胡桃,“你想去哪里?”
胡桃和胡琳一齐向林向屿望过去。
老板还是乐呵呵的,胡桃倒是想起一件事:“我妈最近在翻字典给小baby取名字,你快帮我想想有什么好听的。”
胡桃看着街道行人的目光忽然间变得有些迷离:“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这是我名字的出处。”
“谁知道,她最近回家都挺晚的。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明明读初二了,还一天到晚只知道整些幺蛾子。”
“你别看老蒋现在发福了,”胡桃也低声回答她,“说不定人家年轻的时候还是个大帅哥呢!”
“抬起来!”胡桃怒声,“你说我打你,不准你回家,你倒是说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今天放学我在路上碰到你,是和我同学一起的,他把我送到家门口。之后我一直和胡叔在看电视,你说啊!”
林向屿没有说话。
老蒋上前关掉投影仪,他一反常态地没有唠唠叨叨,只是隔了很久,忽然低低地说了一句电影中的台词:“Love 和-图-书means never having to say you're sorry.”
胡桃站在楼梯口,盯着她:“胡琳,你把头抬起来。”
胡琳停下脚步,冲她翻了个大白眼:“烦死了你,话那么多,”然后又看了一眼胡桃身边的林向屿,冷嗤一声,“和你妈一样只知道勾引男人!”
胡桃装作没听见她的讽刺,慢悠悠地喝完一杯牛奶,背起书包,在胡琳面前顿了顿:“大小姐,还真说对了,整个家里,就您一个人长得跟猪最像。”
多来过几次,老板闲的时候就跟他们聊天,冲胡桃挤眉弄眼的:“感情真好啊。”
这是胡桃第一次见到他一脸冷漠的样子,他的语气更是冰冷:“年龄小和阅历少并不代表你可以肆意妄为,语言也不是用来攻击和伤害人的武器。你在这个世界上哪怕只活一天,也应该学会尊重。”
胡近和胡母都转头看胡桃,等着她辩解。胡桃看了一眼胡琳身上的伤,有模有样,不像是假的。胡桃想了想,觉得说不出什么特别酷的话,只得摊开手:“换一招吧小公主,段数这么低,可不是你的风格。”
故事情节缓缓展开,两个爱斗嘴的可爱年轻人,在彼此的目光中找到真爱,下着雪的校园,两个人在雪地里打滚、堆雪人,脸冻得通红却掩藏不住眼底的笑意,幸福仿佛在此时定格。只是世事往往不如人意,一场病最终夺去珍妮的生命,电影的结局只留奥利佛一个人孤独地坐在雪地里。
胡琳还是不吭声。
胡琳只是摇着头哭,不说话和图书。胡桃歪着头看她,懒得掺和着跟着一起哄小公主,便提了书包准备上楼。这个时候,小公主倒是娇滴滴地开口了:“姐姐打我,不准我回家。”
相处几年,这倒是胡琳第一次叫她姐姐,胡桃挑挑眉。
“那你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吗?”胡桃转过头看向林向屿,一字一顿,她慢慢地说,“从别后、忆相逢,几度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胡琳这一次乖得出奇,只是躲在沙发里哭。
“胡桃!怎么说话的!”胡母眉毛竖起,生气地说。
一时间,全班的女孩子几乎都哭得不能自拔,没有哭的人为了让自己显得不另类,也努力酝酿情绪哭两声。男生们一反常态地沉默下来,那个年代,学生们大概都没看过多少外国电影,以为爱情最悲伤也不过是梁祝,生死相随,化蝶高飞。
“胡啊?胡梨怎么样?”林向屿用筷子头在桌子上写了写。
林向屿想了想:“那你多注意一下。”
“好啊。”林向屿说,“那就一起去上海喽!”
胡琳抬起头,恶狠狠地剜了胡桃一眼。
“什么蒸的煮的,”林向屿挑挑眉,“我像是说话不算数的人吗?”
“多简单的事啊,”林向屿不屑地轻声笑,“等以后长大了,我们一起去雪山看日出,我带你滑雪。”
这是林向屿第一次见到胡琳。胡桃尴尬地笑了笑,跟在胡琳后面,不想让林向屿看到自己和家里人关系这么恶劣,便找了个话题:“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司机没去接你?”
“昨天?我们遇到她那会儿?”
“走着瞧http://www•hetushu.com,说不定林向屿三十年后还秃顶呢,看你到时候后悔不后悔现在喜欢他。”胡桃越说越玄乎。
他们正值青春年少,爱太沉重,而生生世世太遥远。很近很近的,是水里的月亮,天上的星星。
胡琳没有理她,继续往前走,倒是一旁的林向屿出声了,他好整以暇地说:“这位小妹妹,你最好收回你刚才说的话。”
“真是一首好词。”他难得温柔地同她说话。
她和胡琳向来不和,胡琳一张嘴尖酸刻薄。平时胡桃能忍则忍,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她心爱的男孩站在她的身边,胡琳字字诛心,甚至侮辱她的母亲。
林向屿又恢复了平时懒散的样子,他拍了拍胡桃的头:“傻了吗?”
没想到一直到了夜里八点多,胡琳才回家。她进门的时候胡桃正坐在沙发上和胡近聊天,胡琳看到她,张嘴就开始号啕大哭。
老蒋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胡琳!你给我道歉!立刻!马上!”
“怎么了?”胡近连忙走上前问道。
放学回家的时候胡桃一路沉默,林向屿走上来拍拍她。她回过头去看他,他的眼睛明亮干净,如同电影中的奥利佛。胡桃不禁喃喃道:“真想看一次那么大的雪啊。”
“你这样一说倒真的挺不错,不过我的桃不是桃子,是桃花的意思,”胡桃顿了顿,她转过头望向街头轻声地说,“我生父姓杨,我原名叫杨桃。”
“不知道……”胡桃想了想,“要不然,去上海吧?”
胡琳没有理睬她。
“才不是!”胡桃赶忙吞下口中的饭,抬起头反驳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