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玄界之战
第七百一十九章 绝命反扑
这一把法器,就是双刃剑,如果心志不够坚定,很容易被吞噬,成为此剑的奴仆!
许宗懿都能够听到神厄之内,那嗜血,贪婪,饥饿的声音。
“看来,这个许宗懿没有你说得那般简单,白虎圣兽,你要怎么解释?”纵然是剑鹤族,他也不想得罪白虎圣兽一脉:“它的血脉,精纯无暇,一旦将其杀死,我剑鹤族就算是与白虎圣兽结仇了,这个代价可不小。”
许宗懿早有防备,偷袭就是如此。
几乎在同一时间,让他心中感到前所未有的凶险。
自他体内的力量,依旧浑厚,虽然受了伤。
原本准备攻伐的天兆云神,也不由得心头一紧,觉得自己瞬间成为众矢之的,所有人几乎都无视了剑鹤的存在!
在这一刻,他与阿宝的力量,融入火甲之中,在剑阵中奋力劈砍,与之硬憾。
对于阳神剑鹤来讲,目前天兆云神对他还有极大的利用价值,自然而然,也值得它为之冒险。
剑鹤与他身上都被阿宝的凰火灼伤,无时无刻都充斥着痛楚。
“能不能赢,就看这一次。”许宗懿放弃了愚剑,手握神厄,来自他体内的五行仙力,源源不断涌入。
天兆云神,碍于自己的境界没有突破到阳神境,对于这阳神剑鹤也要客气一些,低声道:“我们只要杀死许宗懿就可以,白虎圣兽可以忽略,现在他们已经受创,短时间也难以迅速恢复,一路上,可以慢慢把他们磨死,我们的目标hetushu.com就是道御!”
剑鹤族,也需要他来效忠,来壮大自身。
他知道,白虎只是到达入神境不久,虽然血脉超凡,但依旧可以斩杀,毕竟境界差距摆在那里。
多年以来,天兆云神在黄界积淀非常雄厚。
然而在旁边的阿宝则是觉得可以:“可是那样一来,你会很危险。”
白虎与狗帝第一时间躲入陶罐之中,他催动横渡虚空逃离。
“啊啊啊!我要弄死你们这些杂碎!”他的眼眸之中,近乎疯狂,竟然会被许宗懿弄得如此狼狈。
攻伐的瞬间,风行烈一脚踏在他的胸口。
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彻底恢复,这些年来,与阿宝相依为命,两者之间,早已非常默契。
短兵相接,双方各有损伤。
一击即退。
纵然他积淀如何的深厚,但面对风行烈以及阿宝的全力一击,纵然不死,也会彻底废掉。
“你的意思是?”风行烈突然间,心中了然。
“继续前往大玄神朝,一路上被拖延下去的话,只怕他们也会追上来,到时候就不好对付了,那阳神剑鹤的速度比我们快,掌握着主动权,如果这样下去,只怕我们都会死!”许宗懿低头沉思,想出了一个办法,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不行!”风行烈在第一时间否定。
天兆云神的胸骨凹陷下去。
融入到神厄之中,在这一柄短剑上,一枚枚古老的符纹,仿佛活物在扭动。
这是许宗懿,www.hetushu.com不惜一切代价的绝命反扑。
“动手!”
最重要的是,到达阳神就能够取先祖给他所留的造化之地。
只是里面太过凶险,他需要增加自己的筹码,所以这是他一直想要获得道御的主要原因。
引陶罐内部的水源,一边清洗阿宝与风行烈的伤口,一边让他们喝下水源,进行疗伤。
天兆云神披头散发,显得非常狼狈,手臂直接被白虎吞掉。
“走!”许宗懿掌握陶罐,落在阿宝的身上。
原本正在不停侵略着天兆云神的不祥之火,瞬间被驱散,他体内的剑气太过精纯,羽化境的不祥之火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攻伐只在瞬息之间,自他身上出现密集的剑伤,鲜血淋漓,因为有战甲的守护,抵挡了下来。
许宗懿的成长,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真的让他到达入神之境,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以后会更加难以杀死。
阿宝发出刺耳的凰鸣,狂暴的烈焰吞没了方圆百里的天空,哪怕是天兆云神也被这一股力量冲击得连连咳血。
“不错,我想……”许宗懿说出自己的想法,这种时候,也只能够孤注一掷了。
风行烈与阿宝在第一时间锁定天兆云神。
自天兆云神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他咬牙切齿,竟然被许宗懿给偷袭了。
“真以为,你们能够逃得掉么?”天兆云神伤势恢复了一些,但依旧披头散发,他一口气堵在心上,此m.hetushu.com刻他勾动体内的力量,融入四千柄战剑之中,目标就是风行烈。
阿宝传递自己的想法,觉得许宗懿的办法,值得一试,虽然需要冒着生命危险,但如果拖下去,也许可能会多活一些时间,但最后的结果,就是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天兆云神心中尽是冷意,为了获得道御,他也只能够忍耐,只要让自己踏入阳神之境,到时候纵然是这剑鹤,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们两人,力量结合,骤然反扑。
咔咔。
“现在你有何打算?”风行烈身上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不得不说,许宗懿的水源,对于伤势恢复帮助有极大的效果。
“大不了,我再给你两百亿的紫品玉髓,算是辛苦费,如何?”天兆云神没有办法,虽然在下界妖域,他纵横一方。
阿宝身上几个被洞穿的剑伤,已经不再流血,它感觉自己的血脉蜕变,已经到达临界点,只差临门一脚了。
只是在他的脖子上,依旧还有密密麻麻,狰狞的牙印,被层层洞穿,看起来甚是狰狞。
剑鹤与天兆云神又再度追上来了。
显然,只有杀死风行烈,才能够让他专心捕杀许宗懿。
铿锵之音,不绝于耳。
四千柄战剑回护在他的周身,阻隔烈焰的焚烧,这才让他感觉好受一些,阿宝凰炎的冲击,他根本承受不住。
“他们可没那么好对付,我觉得跟你之前所描述的,完全不同,如果要让我继续出手的话,你应该再hetushu.com重新考虑一下。”阳神剑鹤,虽然被灼伤,但并不是太严重,基本上已经摸清许宗懿等人的底细,他也弄清了天兆云神的目的。
他不仅用自己的仙力勾动神厄,还献祭一部分的气血。
“给我死!”
剑鹤与天兆云神也有些难受,天兆云神只觉得识海之内,有诡异的火光在作祟,自己的右臂更是被撕咬,血水不停往外渗透。
来自剑鹤所吞吐出来几道锋芒的剑意,破开烈焰,洞穿阿宝的身躯,它的鲜血如火,散落而下,如同天火。
来自两者体内的力量,不停在蓄势,是死是活,就要看这一遭了。
一般来讲,横渡虚空的手段,都是用于远距离横渡。
除了白虎圣兽,让它有些担忧,其他都不足为虑。
如今,显然剑鹤并不满足于先前的承诺。
穴窍深处,积蓄的气血以及五行仙力,源源不断的涌出。
来自他体质的力量,再度被唤醒。
但在上界,自己什么都不是,能够请动剑鹤,也是因为自己说出道御的秘密,愿意与它共享。
也拥有一批死忠部下,一同飞升上来。
“嗯,这还差不多。”阳神剑鹤略微满意,只觉得天兆云神还是很会做人,如果他以后想要有更大的提升,还是要依附剑鹤族,它展翅破空,直追而上,这一次的剑鹤没有保留,刚才只是试探而已,对其来讲,阳神第二个小境界,对付他们自然是胜券在握的事情。
许宗懿能够看到,风行烈与阿宝身上,出现一层和_图_书层甲片,仿佛裹着一层火焰战甲。
没想到,他竟然能够用横渡虚空的方式,结合神隐道符,让人难以察觉。
“我会保证阿宝的生命安全。”许宗懿身上,有他的底牌。
让风行烈沉默,的确在这种时候,除非他抛下许宗懿,否则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如许宗懿所讲。
在天兆云神看来,哪怕会死在剑鹤的手中,他们几个也要先把自己给带上路。
烧融了陆地的大山,大片的林木,熊熊燃烧,黑烟涨天。
它在阳神第二个小境界,虽然只是初入,但与第一小境界比起来,强的不是一星半点,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白虎圣兽虽然只是出现瞬间,但它的气息,让剑鹤有些迟疑了。
短短的时间之内,他感觉自己气血以及五行仙力都要被抽干。
纵然天兆云神受到重创,然而他在剑道浸淫多年,不容小觑。
许宗懿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立即传音。
天兆云神的本命斩剑劈向风行烈,被他的双刀阻隔。
果不其然,他们继续飞行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短距离,要控制准确的位置,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剑鹤的速度,非常之快。
“好,那我信你一次,要是阿宝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风行烈毫无办法,因为阿宝都已经同意了。
来自那四千柄利剑破空而回,风行烈眉头紧皱,他手中双刀与背后凰翼交融,身上的战甲爆发出刺目的火光,这是炼入阿宝诸多本源之力所打造而成的战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