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一百二十八章 傲视人间笑红尘(七)
任飘萍二人闻言相视苦笑,向竹屋走去,一边走常小雨一边道:“女人呐,没有不行,有一个却是嫌多,你呀!哈哈!两个,我看你迟早要撞墙的!”任飘萍不懂,道:“没有不行,一个却是嫌多,你的意思是什么?”常小雨神秘一笑,压低声音道:“半个刚好!”见任飘萍抬鼻皱眉的样子,一摊双手,笑道:“哈哈,这个你就不懂了吧!”
服用了解药的萧湘秀此刻怒目而视李奔雷,叱道:“门主!你真的不知道瘟疫的解法吗?你要眼睁睁地看着亲生儿子就这样死吗?”李奔雷先前就奇怪于一高峰是如何知道他和任飘萍之间的父子关系,此刻但闻萧湘秀之言,道:“萧湘秀,本座问你,你究竟是何人?”萧湘秀哈哈哈惨笑,道:“姐姐,你叫我如何为你报仇?!他是你儿子的父亲啊!”
燕无双、筱矝、唐门姥姥、云中歌、筱青峰等人这时也是乱了阵脚,急忙围上前去,却是被众清兵用火绳枪逼住不得靠近。
任飘萍终于睁眼,站起身,走向燕无双,就在这时镇北堡外传来阵阵铁蹄声,众人愕然,瞬即木然,一高峰冷然传令道:“打开城门!”不多时,马蹄声止,自南门疾驰而来两匹快马,至众人近前,正是于大夏王陵对峙的燕云天和叶大人!原来双方但见镇北堡方向火光冲天,爆炸轰鸣,各自派出探子,得知情况后,燕霸天和叶大人竟是同时撤去兵力,向镇北堡方向而来。
眼见儿子笑对生死的这一幕,李玲秀也在笑,嚎啕大笑。李玲秀是在沙漠之狐告诉她燕霸天亲手杀死燕赵之后执意要来镇北堡的,因为她忽然明白,这一切都源于那极端疯狂的爱,而当爱偏执失衡,所剩下的就只有恨。李玲秀笑尽,扑在燕霸天的尸体上,合上儿子死不瞑目的眼,拾起雪地上燕霸天的村正妖刀,摸向自己的脖颈。
燕无双三女自是听到,当即同时问道:“什么半个?”“半个什么啊?”
田中正建倒,众人松了一口气,这时,一迟远和燕霸天等人分别同时从镇北堡的南、北门入。而群雄之间凭空忽然多了三忍者,云中歌、唐直、唐飞等人正待出手,任飘萍喝止道:“放了他们!”三名忍者纵身跃至镇北将军府屋顶,抬着田中正建的尸体正要离去,任飘萍道:“画!”三名忍者不言不语,留下画面无表情漠然离去。
任飘萍的剑芒每增长一份,燕无双的心便是沉下一寸。因为她知道,这是一场没有胜负的战斗,这是一场即便是胜利也没有喜悦的战斗,可是人们总是在为这种没有喜悦的结果而努力奋斗。
燕霸天见田中正建尸体自身边而过,狂笑道:“师傅啊,你终于死了,徒儿没有来得及为你送终啊!”复又道:“任飘萍,本座要为师父报仇!”
李奔雷闻言,惊道:“什么?萧湘秀!你是萧妃的妹妹?!!!”萧湘秀许是忍受不了那瘟疫之毒,疯狂地撕裂头发,歇斯底里狂叫道:“姐姐,二十六年啊,我这二十六年的青春就扔在这片大漠中,可是到头来呢?哈哈哈……哈哈哈……”李奔雷怅然而叹,复又狂笑,与萧湘秀的惨笑和在一起,响彻在镇北堡的上方。
清兵但见任飘萍神勇至此,宛若天人,惊惧破喉而出,胡方儒、高飞、王子龙三人面若死灰,全身血液似是在这一瞬停止流动。这时,暴雨狂歌,狂风怒吼,群雄甫一跃上城墙,便是施展开地毯式的屠杀。顷刻间,百余名清兵倒地而亡,发如雪眉如墨的李奔雷此刻狂笑,声若惊雷,近旁十名清兵当场毙命,二十名清兵倒地,受伤者众。李奔雷眼光四下搜索,见及胡方儒等人和一干火绳枪手正落荒而逃,当即喝道:“胡方儒,王文龙!你们二人竟敢背叛本座!”燕无双和筱矝二女但闻李奔雷怒吼声,认出胡方儒,更有那掳走唐灵的高飞,怒,身形疾向胡方儒和高飞掠去。胡方儒等人本是肝胆俱裂,此刻见逃脱无望,反倒是把心一横做困兽斗,但听胡方儒厉声喝道:“兄弟们!为了我们的妻儿老小,拼了!”
叶大人此时道:“适才多谢任少侠出手相救!”任飘萍虽是不喜欢叶大人,但是个子立场不同,遂点头。叶大人复又道:“想必燕云天不会再觊觎李自成的藏宝,但是,那九鼎天下一书……”
任飘萍愕然,不想燕云天转变如此之快,鼻息间已是一缕淡淡的清香,正要看向燕云天扔来之物,唐门姥姥已是喜不自胜,道:“任少侠,快!还不把菩提玉露丸拿过来!”任飘萍大喜,急忙将手中菩提玉露丸交给唐门姥姥。唐门姥姥拿到手中一看,喜道:“屏儿也有救了!”唐灵、常小雨、第一高峰等人闻之无不喜形于色。
常小雨点头,踱了一步,道:“老狐狸,你不打算去少林寺看看他老人家?”任飘萍自是知道常小雨指的是李奔雷,沉思片刻,道:“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坦然面对的,还是不见的好!”常小雨忽然怪怪地看向任飘萍,道:“那么筱矝姑娘呢?”任飘萍尴尬一笑,道:“她亲口所言,要终老于伤情谷,再不踏出伤情谷一步!”耳边却是筱矝的那句话:我们同在一片雨中,却是看不见彼此的脸。不禁暗道:也许并不是在雨中我们看不见彼此的脸,而是我们往往看不见自己的脸,即便是在镜子里看到的也不是真实的自己。
众火绳枪手但听胡方儒此言,勇气倍增,而燕无双二女已是近在咫尺,忽然,外围的火绳枪手身形急向两侧闪去,露出内层一排引火绳正在燃烧的火绳枪。原来风急雨大,外围的引火绳根本就不可能点燃,而内层的引火绳在外围的保护下得以幸存。
半个多月之后,已近正月十五,洛阳,一派新年新气象。雅静阁后院,一袭白衣的任飘萍负手而立于几株绿意葱葱仙人掌前,淡然而又平静道:“有些事情并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的!”身后,一宛若空谷幽兰的声音道:“是啊,你还在想那个惨绝人寰的夜晚吗?”
李玲秀似是突然之间苍老了许多,燕霸天但见母亲出现,立时现身迎上前去,扶住李玲秀,柔声道:“娘!您真是的,这大冷的天跑出来干嘛?”复又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那沙漠之狐的主人,李玲秀叹道:“唉!为娘想通了,什么都不要争了,走!跟娘回去!”燕霸天嗯了一声,道:“是!孩儿这就回去!”
任飘萍回首,无奈苦hetushu•com.com笑。那夜,流星火箭的爆炸声响彻镇北堡,众人身中瘟疫之毒,更是无力抵抗,不多时,城内几乎尽成废墟,哀号连连,各方死伤无数,就是邱不离、钱万里蔡玉龙等人也是未能幸免,群雄中数十名高手纷纷四散躲进死角处、城门洞内。
这条道宽不足二尺,距一迟远一丈有余。一高峰当然知道这条道已是在任飘萍掌控生死的范围之内,所以一高峰道:“老狐狸!”却是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萧湘秀焦虑悲痛的声音切切道:“任飘萍,不要!”柳如君、唐门姥姥、云中歌、无情子等人虽是眼见任飘萍适才金刚不坏之身,却依然担心任飘萍不敌火绳枪的射击,同时个个又自忖无力控制眼前局势。
当剑芒暴涨,当春梦了无痕神功积蓄至临界之点,任飘萍飞身出剑,九道九尺紫色剑芒滑过夜空,春梦了无痕神思一缕于方圆一丈之内所有人脑海中闪电般掠过。
九道剑芒滑过众人眼中之时,任飘萍已是一掌拍碎一迟远战马的脑袋,马嘶鸣,任飘萍已是将一迟远手到擒来,耳边这才响起近百杆火绳枪被弑天剑斩断落地的声音,清兵这才从那瞬间神思空白中苏醒过来,只是任飘萍但觉适才神思一缕中有些异样,因为那里除了恐惧居然有一种得意。诧异间,任飘萍但觉不妙,但听一高峰一声悲吼,道:“爹!爹!老狐狸!你……你……”同时耳边传来钱万里、蔡玉龙和诸多清兵将士的声音:“将军!”“将军!”“……”
众人大奇,只见十几只飞天猫头鹰对着虚空发动一轮又一轮的袭击,心想定是日本忍者的隐身术对那鹰眼无效。燕霸天武功虽是高超,但是面对这一群凶狠久经训练会飞的飞天猫头鹰却是没有太多办法,过了半晌才斩杀了两只飞天猫头鹰,而自己被抓伤了好几处。不禁发出几声奇怪的叫声,不消多时,自北门飘进一阵阵腥臭味,随之近百只沙漠之狐出现在众人眼前。适时邱不离双掌散发出淡绿色的瘟疫之气,随风向众人吹去,而那沙漠狐狸发出的腥臭味恰好遮掩了瘟疫的腥臭味。
欧阳紫身形已在一丈之外,闻声身形一顿,复又起,道:“我不姓欧阳,我只是一个无人收留的孤魂野鬼……”
燕霸天等人近前,却是不见了那邱不离和欧阳紫,群雄但见九大高手排名最末同时以贪财而出名谷海峰也身在其中,俱是摇头叹息。燕无双见燕霸天眼中根本就没有看见自己,对那份仅有的名义上的亲情心凉得死心塌地。
清兵众将士俱痛声呼:“将军!”素来冷静的一高峰一把抓住任飘萍胸前衣襟,目呲尽裂,大声喝道:“老狐狸,父亲他也是迫不得已啊,你怎么能痛下杀手?你不是这样的人!你变了!你变了!”任飘萍不语,任凭一高峰摇动着他的身体,耳边地动山摇的声音:“杀了他!”“杀了他!”“为将军报仇!”“报仇!”“……”
燕无双二女脸色微变,而任飘萍依旧笑意融融,道:“是的,以后你就叫任叔叔义父吧,你父母在九泉之下也会开心的!”屏儿抿着嘴想了片刻,嗯了一声,道:“义父!”任飘萍笑应一声,屏儿却是古灵精怪之极,看向一旁的燕无双和唐灵,道:“那屏儿以后就叫她们大娘、二娘了!”燕无双和唐灵当即羞得低下头去,这时传来常小雨的声音道:“老狐狸,你这日子过的滋润的很呐!羡煞我老常了!”
众人只觉燕霸天是个疯子,任飘萍闻言不禁想起欧阳尚晴,那个处心积虑要置任飘萍于死地却决不让任飘萍死于他人之手的欧阳尚晴,也许在某一种程度上燕霸天和欧阳尚晴是同一类人,淡然应道:“悉听尊便!”燕霸天不想任飘萍竟是如此回答,道:“算了,师傅都死在你手上了,我这做徒弟的还是不要逞强了!”
众人闻之无不心生酸楚,想那欧阳紫费劲心力为欧阳连城报仇,却是不想到头来只是被龙门老人、李奔雷和欧阳小蝶等人所利用,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代大侠欧阳连城的独女,却是由于为了欧阳连城报仇无所不用其极,满手血腥,为江湖所不容。任飘萍和常小雨犹豫间便要追去,不料燕云天身形长,抢在二人之前向欧阳紫追去,与此同时,向任飘萍扔去一物,口中道:“任飘萍,你要是不善待我无双姐的话,我燕云天第一个不饶你!”
胡方儒话落,霎时间,所有的流星火箭从不同方向分不同力道悉数劲射而来,任飘萍狂笑,悲意纵横于心间,怒意湛然于脑际,双掌举于头顶,迅疾交错连环拍出无数道掌力,那掌力于空中飞速旋转,宛若一巨大的磨盘旋转于镇北堡的上空,流星火箭甫一靠近那磨盘便被吸入,不多时,清兵手中流星火箭尽淹没于那巨大的磨盘之中,那些流星火箭首尾相衔向同一方向急速旋转,却是在任飘萍内力控制之下相互间隔一定距离,并不相击爆炸。若不是这里充满着仇恨和血腥,这一幕远远望去,蔚为壮观,瑰丽之至。
说笑间二人已是进入竹屋,竹屋内生有三盆炭火,烤得屋内暖洋洋的,屏儿坐在床上低头不知在摆弄着什么东西。唐灵见及任飘萍而人,笑道:“任大哥,常大哥,我们正商量着明日要不要去参加武林大会!你们说要不要去?”
任飘萍不语,他又怎么不知道这个道理呢!只是那于龙门石窟跳进伊水的赵宏云和欧阳小蝶岂不是根本就没有死……任飘萍不想想,不想。恰其时,燕无双的声音从竹屋内传出:“喂!你们两个过来!”
众人大奇,不想阴险狡诈六亲不认的燕霸天居然对母亲如此敬重言听计从,不料一高峰冷笑道:“想走!?燕霸天,留下性命再走!”原来查明伤口的一高峰已是断定父亲为燕霸天所杀。
大结局之:云聚水止 苦乐无常(上)
当其时,一迟远等人拍马近前,一迟远怒目而视李奔雷,道:“李奔雷,你休想当年的那场悲剧重新上演!”李奔雷不屑一笑,叱道:“一迟远!你来得正好,老夫正要拿你的项上人头祭刀!”霎时间,一方端起火绳枪,一方挽长弓搭金箭,眼看一场火拼在所难免,这时燕无双怒道:“将军大人!你这个反复小人!”一迟远仿若未闻,眼中的任飘萍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任飘萍双目自一高峰和萧湘秀二人身上划过,眸光在温暖的一跳之后瞬即冰和-图-书冻。
说来也奇怪,那飞天猫头鹰和那沙漠之狐似是天敌一般,飞天猫头鹰忽然齐齐掉头向那沙漠之狐发动攻击。
十多名火绳枪手倒地的同时,枪响,铅弹穿过雨帘直透燕无双和筱矝的身体,这一瞬,燕无双柳叶眉微皱,回眸望,城墙下的任飘萍已是模糊,苦笑,心中一个声音幽幽道:保重!再也不能你守候!一滴清泪融进冰冷的雨水中落地。这一瞬,眉目清冷的筱矝的面庞浮现出一丝暖意的笑,却在这寒意森然的雨夜迅疾冻结,这一瞬,筱矝脑际掠过的不是任飘萍的脸,也不是二人相遇的文德桥,而是任飘萍的那句话:爱也有生老病死。只是筱矝直至此刻也不明白她和任飘萍之间的爱到底是怎么了,是老了还是病了抑或是死了?
燕无双和筱矝倒地,与此同时正在激战的群雄中田不平、达摩三僧、李冰玉、花无叶、陆翔凯、难听雨、唐门四老等人应枪悉数倒地,铅弹于耳旁呼啸而过的李奔雷惊怒两重天,二胡破,天下一刀之鸣鸿刀现,赤影横空而出,胡方儒的人头已是落地。与此同时,云中歌、柳如君、一高峰、筱青峰惊叫悲呼声响彻夜空:“田长老!”“师兄!燕姑娘!”“燕姑娘!”“筱矝!”“……”
枪响,惊叫悲呼声现在就响在任飘萍耳旁,悲怒一如惊雷于任飘萍周身每一寸肌肤之上爆裂,春梦了无痕神功在这一刻盛极,悲怒的元神就在这一刻无法控制地破体而出,飞速旋转的流星火箭陡然一起掉头向城墙之上飙射而去。
(全书完)
常小雨见任飘萍皱眉苦思,不禁坏笑道:“怎么,想她了?”任飘萍道了声‘去’,问道:“你说大家身中那瘟疫之毒为何没有发作呢?”常小雨嘿嘿一笑,道:“我老常怎么知道,不过呢,那一天大雨倾盆,说不定那瘟疫的解药就是水。”任飘萍摇头道:“怎么可能?若是那么简单的话,瘟疫之毒还有什么可怕?!”常小雨不以为然道:“得!老狐狸,你不是总说,往往看上去愈是复杂的东西背后愈是简单!简单到你根本就想不到,所以就又变难了!”
但见眼前流星火箭,唐门姥姥神情悲绝,一一扫过唐直唐飞唐门四老等人,暗道:看来火药配方终归是没有保住!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
一高峰一步上前,道:“师傅!”叶大人颓然道:“将军大人他……”一高峰默然点头,复又道:“宁夏府、钱侍卫和蔡侍卫也是阵亡!这一战,武林各大门派均受重创,我方……”叶大人一摆手,截口道:“为师这就回京禀告皇上,镇北将军、钱侍卫、蔡侍卫、胡方儒等人精忠报国,奋勇杀敌,英勇牺牲,恳请皇上嘉奖,目前你暂且执掌宁夏府军政要事,等候圣旨就是,”复又看向群雄,道:“此战,大夏国尽数被歼,中原武林精英尽殁,唐门从此不复存在于江湖,流星火箭随同唐门的覆灭下落不明!”
宁夏府,大红的地毯之上,胡大人坐在黑檀木椅子之上,一口饮尽杯中酒,似是喝了这一生中最烈的酒,挤眼咧嘴,等着酒烧心的那一瞬,之后,猛地一摔酒杯,狠狠道:“将士们都准备好了?”王子龙上前一步道:“都已整张待发,就等大人一声令下了!”一旁的高飞同时道:“相信流星火箭的威力一定会让李奔雷和镇北将军喜欢的紧!”胡大人脸上春意盎然,点头道:“好好好!高飞,本府一定不会食言,定是助你坐上那武林盟主的宝座,不过,你那地鼠门的名字实在不雅,还要想个大气的名字哟!”高飞赔笑道:“那是!那是!”
这时云中歌不禁动容,道:“这射来的每支流星火箭的方向和劲道俱是不同,真是不知道任少侠是如何做到每支剑气百发百中,而且力道拿捏得分毫不差!”群雄自是知道,那流星火箭的箭头是万万碰不得的,是以任飘萍击在箭身上的力道若是少上一分,流星火箭必然落在任飘萍身旁爆炸,若是多了一分,箭身折断同样也会落在任飘萍附近爆炸,只有恰到好处才可以将流星火箭震飞至远处。筱青峰缓缓点头,道:“且不说师弟这份过人的眼力和功力,单是这份冲天的豪情和魄力已是无人能及!”
任飘萍也是暗自吃惊,孰不知当时在洛阳雅静阁之前任飘萍腿部中赵宏云射来之箭时,他已是初具金刚不坏之身,却是不能抵挡那箭上之毒,如今,功力深厚,早已今非昔比,春梦了无痕神功之际,谷海峰的短刀又岂能伤害到他呢!燕霸天麾下诸人见状心生惧怕不敢强自出头。
众人不想燕云天性格如此刚直,任谁都可以看出燕云天这一剑之惊天地泣鬼神,足以让叶大人血溅当场,更因燕云天本就距叶大人一步之遥,复又变生肘腋,群雄闭眼,叶大人闭眼,闭眼的同时,任飘萍出手,弑天、七杀两剑交鸣,叶大人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任飘萍的眼前一张银光熠熠的网旋转着铺天盖地罩下,任飘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网,因为这张网非但以天蚕之丝制成,而且每个网结之上系有一把精钢短刀,任飘萍冷笑,弑天剑荡起,同时道:“人为财死!”弑天剑紫色剑芒暴起,网破,剑气直斩谷海峰右臂,谷海峰右臂落地。网破臂落的同时,数百精钢短刀激射。数百把锋利的短刀落在任飘萍的身上发出叮叮的声音后纷纷落地,众人俱是大惊,谷海峰抱着断臂愕然道:“任飘萍,你竟然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
当其时,燕无双悲凄而又决绝,道:“既然上天无情,我们注定要死,何不像任公子一样奋力一击!”话落,飞身而出,娇躯于空中婀娜翻转,缘城墙而上。霎时间群情激昂,又见雨中任飘萍悲壮而战,纷纷飞身纵出欲与城墙上清兵拼个你死我活。
众人忽然不语,俱是向上风口掠去。而这一刻,任飘萍不再像欧阳小蝶身中瘟疫之毒那般表现,一把按住欧阳紫当即为欧阳紫疗伤。
常小雨闭口不言,任飘萍似懂非懂,暗忖道:只怕这个半个是谁都不可能得到的!口中已是道:“这样吧,无双给我们易容之后去看看也好!”燕无双柔声道:“也是,唐门现在全部转入地下,灵儿不适合露面的!”唐灵啊了一声,嗔道:“那岂不是难看死了”常小雨接口笑道:“小心把你送到宫中去!”众人闻言不禁大笑,唐灵又气又羞道:“常大哥,你欺负人!”
https://www.hetushu.com.com任飘萍似是还在回忆,那一如空谷幽兰的声音又嗔怒道:“喂!你听到没有?”任飘萍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的燕无双,笑道:“听到了,你怎么变得越来越凶呢?!”燕无双哼了一声,复又极其温柔道:“任公子,有吗?”任飘萍笑,这时自竹屋内传出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有!”燕无双啊了一声,故作横眉竖目凶巴巴的样子,道:“什么?灵儿,我真的有那么凶吗?”
燕霸天本算计着众人身中瘟疫之毒自己便可为所欲为,然后再吃掉燕云天,那么这片大漠便是自己的天下,却是不想母亲李玲秀突然到来,而且一改初衷,让自己放弃心中所念,心中虽是百般不愿,但自小桀骜不驯的燕霸天在母亲李玲秀面前从未说半个不字,因为于燕霸天而言,母亲就是自己的最爱,母亲就是自己头顶的天。
群雄闻之无不动容,慨叹上天捉弄,造化无常。当其时,雨成帘,宛如万千杆长枪铺天盖地扎向镇北堡,也扎向众人的心中。
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前的伊水缓缓而流,河畔正自伫立一身形极为姣好的女子,像极欧阳小蝶,也像极欧阳尚晴。那一若秋水的眼眸对着伊水发呆,却是倏地一回头,望向卢舍那大佛,淡笑,已盎然。
当其时,任飘萍和欧阳紫周身五光十色之氤氲之气大盛,倏忽间化作一片炽白。任飘萍心知欧阳紫的伤势已是痊愈,放开欧阳紫,傲然而笑。南门城墙之上,伞下,一百名火枪手身前的宁夏府胡方儒但见任飘萍如此神勇,不禁胆寒,却是心知此间之事万万不可泄露出去,一咬牙,狠狠道:“放箭!放箭!所有的流星火箭射杀反贼任飘萍!射中者重赏黄金十两!”要知胡方儒临时得到流星火箭的火药配方,是以短时间之内只制造出一百多支流星火箭,先前已是射出五六十支,此刻清兵手中所余也不过五六十支,是以胡方儒是要倾其全力射杀任飘萍。
任飘萍原本打算将九鼎天下一书交给朝廷,但是鉴于朝廷手段如此狠毒,人心复又难测,担心九鼎天下又会引起一场武林灾难,是以面显为难之色,这时李奔雷走至任飘萍身前,取出一幅画,道:“这是……从紫竹轩中得到燕赵的那副画!”本还想说些什么的李奔雷叹气摇头走了回去。常小雨也是将龙门老人从少林寺抢夺而来的那幅画交给了任飘萍。加上之前田中正建从欧阳小蝶手中抢夺的那幅画,共计三幅画,任飘萍一起交给了叶大人。叶大人颇为感激道:“任少侠此举功德无量,想必这样的结果定会让皇上全力以赴对付反贼吴三桂了!”
众人闻之无不悲凄,任飘萍在流泪,融进雨中,看不见。常小雨默默地走至任飘萍身旁,缓缓蹲下,重重拍了一下任飘萍的肩,痛声道:“老狐狸!”已是拧过头去,哽噎。将胡方儒手下清兵安抚之后,一高峰和萧湘秀此刻亦是赶至,一高峰这个铁打的汉子此刻也是悲凄道:“老狐狸!”却是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大结局之:云聚水止 苦乐无常(下)
李奔雷自从知道任飘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之后,便是决定助任飘萍坐上大夏国的王座,却是不愿将这层关系公之于世,是以这当儿但听燕霸天之言,怒道:“好啊!你这人神共愤的畜生,不但刺杀你师傅,还亲手杀了你爷爷!”
……
现在,一迟远胸口正在汩汩流血,任飘萍脸色大变,复又见及那是村正妖刀留下的伤口,顿时明白定是燕霸天隐身所为。这时所有的火绳枪近在咫尺地对着任飘萍的全身,被亲兵放开的一高峰和萧湘秀奔至一迟远身前,但听一迟远微弱的声音道:“小心胡方儒!”话落,断气而亡。
任飘萍闭眼,砰然跪倒在地,任凭震天的爆炸声一声声击在心房,任凭每个人濒临于死亡的那一刻发出的不同的声音响在心头。卸去悲怒的元神已经回到了任飘萍的体内,似是能够感受到任飘萍悲伤的心正在流血,不禁暗自一叹:原来愤怒就是悲伤,原来你总在做你自己不愿做的事。遂黯然隐退。
弑天剑紫色的剑芒渐长,映衬着火绳枪引火绳嗤嗤燃烧的火花,在这夜幕初临的大漠寒夜中,似是要将每个人心中的惊恐、仇恨、贪婪和欲望挤压出来一般。
任飘萍不语,筱青峰暗自一叹,道:“这三幅画需用盐水加以浸泡三日三夜,方可见得先师所着的九鼎天下。”叶大人连连点头,道:“本官定会向皇上禀明此事,相信不久皇上会下诏为筱府文字狱一案平反。”
与此同时,燕无双此刻内心万分焦虑,哪里还有心情听这些,心中已是骂了任飘萍一千一万遍傻瓜,口中同时急声大喊道:“喂!你快过来!”身后的一高峰闻言急道:“燕姑娘,此刻性命有关之际,你不要让他分神!”燕无双呃了一声连连吐舌头,李奔雷这时焦虑万分,接口道:“再说这么大的爆炸声,他也听不到!”燕无双本想反驳几句,但是一想他若真是任飘萍的父亲,我这么做岂不是……遂低头不语,却是听到一高峰啊的一声痛叫,众人回头望之,流星火箭爆炸的火光照耀下,一高峰披头散发,双手疯狂地抓向自己的咽喉,众人群雄顿时觉得自个体内火一般灼热,咽喉处干渴难耐,心知瘟疫之毒已是深入骨髓,想到不消多时自己便会死去,个个不禁神色黯然。
燕云天默然不语,强装冷酷无情的脸上分明写着伤害和无助,任飘萍不禁心头一软,正待开口,欧阳紫这时走至燕云天和任飘萍之间,看了二人一眼,又看了常小雨一眼,皱眉叹道:“当日你们三人在天鹅湖畔义结金兰,说什么要同患难共生死,执手天涯剑笑红尘,还说什么若是有人违背兄弟道义,定叫这漫漫黄沙将他埋没永世不得超生,”复又摇头惨笑道:“罢了,你们也就是小孩过家家!”燕云天、常小雨和任飘萍三人闻言不禁惭愧低头不语,这时欧阳紫目光却是忽然射向李奔雷和常小雨,凄然一笑道:“世人尽是骗子,世事皆是骗局!”话落,纵身便要离去。
然而,那瘟疫之气弥漫于众人鼻息肌肤之间已是有了一段时间,此刻,十多名清兵已是大叫着疯狂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抓破肌肤,而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城门不知何时已关,城墙之上站满了人,这些人正在和-图-书向众人射箭,箭!是金箭!经唐向天‘改良’了的爆炸范围缩小至方圆二十米的流星火箭!
李奔雷话音方落,背后已是中了一刀,“哈哈哈……”燕霸天尖细的笑声再起。李奔雷狂怒之下,长啸一声,不料十多只蹲立于屋顶一直冷眼旁观这场人世闹剧的飞天猫头鹰以为李奔雷发出了进攻的命令,齐齐向隐身的燕霸天发动猛烈袭击。
天色渐暗,清兵点起火把,照在任飘萍金灿灿的黄金甲之上,却是照不到任飘萍身后隐身的燕霸天。任飘萍每进一步,清兵后退一步,任飘萍还在进,清兵已是无路可退。镇北将军终于开口沉声道:“任飘萍,本将军可以负天下,但是不能负皇上!”任飘萍眼眸清冷,眉宇间血红之极陡现,大喝一声:“闪开!”喝声如雷,身前众清兵但觉肝胆俱裂,不自主让开一条道,几名清兵手中一个把持不住,火绳枪跌落在地,一迟远的战马赫然而退。
任飘萍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只有擒住一迟远才有可能让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活下去,他已听不到一高峰和萧湘秀的声音,他只听到了雷声,他又想起了欧阳小蝶八年前送给他的香包上绣的那几字: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心中悲怒直上九重天。
任飘萍似是没有听到一般,道:“龙门前辈的骨灰要带回朝鲜国吗?”常小雨道:“不了,回去也是孤零零一个人,”复又叹道:“只怕师傅没有想到当年施计夺得地鼠门实权,最终还是死在地鼠门手中。”任飘萍道:“高飞已死,地鼠门群龙无首,只怕你还要多费周章整饬门下!”
隐藏在暗处的邱不离但见风起,脸上浮出得意的笑容,一拉欧阳紫向上风口而去。
常小雨皱眉,道:“你怎么那么多道理!听说大漠镇北堡一战之后,陈世南一家人第二天到达镇北堡,尽数死于大夏王陵机关消息之下!”
唐灵故作惊讶道:“没有吗?这些天你那一天不欺负上任大哥啊?”燕无双追着唐灵满院子跑,任飘萍笑,露出两颗调皮的虎牙,当其时,一个稚嫩的声音道:“任叔叔!任叔叔!你看看,这个风筝又坏了,你给屏儿修修吧!”任飘萍压住那个无奈的苦笑,笑得更灿烂,接过屏儿手中的风筝,蹲在屏儿的面前,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屏儿的脸,道:“好!叔叔这就给你修!”说话间,燕无双和唐灵止住嬉闹走了过来,屏儿瞧见任飘萍的两颗虎牙,道:“叔叔,我嘴里也有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两颗虎牙!”
现在,云中歌、无情子、唐飞、唐直、柳如君、无尘、李奔雷、李冰玉等人站在任飘萍的左侧,筱青峰抱着筱矝、唐门姥姥抱着燕无双站在任飘萍的右侧,众人血衣尽染,表情呆滞,望着眼前同样表情呆滞闭眼动也不动跪在地上的任飘萍,不语。适时赶至的常小雨、唐向天、唐灵但见现场情形心中已是明白了八九分,只是无论如何,唐灵也禁不住悲痛地哭出声来,扑向姥姥怀中的燕无双,呜咽道:“姐姐!姐姐!燕姐姐!你醒醒,你醒醒啊,我是灵儿,我是灵儿啊……”
镇北堡俱是为之大惊,任飘萍更是不语,双目紧闭,似是什么都不想,似是要将身边所有的人所有的事一一忘去。
当其时,常小雨、唐灵、唐向天三人距离镇北堡尚有百米之遥,耳闻震天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但见镇北堡上空火光冲天,三人心中一沉,脚下更疾。
……
其实于形、气、意、神四种武功境界中,此刻任飘萍的武功境界已臻意神两种境界之交汇处,是以能够以意念驾轻就熟控制九天玄功,而元神虽不能离开身体,却是能够使意念之力翻倍,是以才能够做到同时控制若干流星火箭按照自己的意念运行而不相互撞击。只是此刻任飘萍心中万千之难以抉择,若是将流星火箭掷向城墙上的清兵,只怕数千清兵将士俱殁于此,自己又于心何忍,若不然,群雄必将尽数抛尸于这大漠之中,更可怕的是江湖将是朝廷的江湖,甚或不再有真正意义上的少林、武当、丐帮、唐门,不再有真正意义上的江湖。
正月十八,少林寺武林大会结束的第二天,午时,醉里绣乾坤酒楼,说书的诸葛先生周围又围满了一圈人,但听诸葛先生摇头晃脑道:“唉!世风日下不说,怎么今年的武林大会各大门派都派出的是年轻一辈的人?江湖九大高手中竟是没有一个露面!”一毛头小伙问道:“听说少林寺智远大师也没露面,那新任掌门无尘大师和那新出家的柳如君二人为少林寺保住了武林盟主的地位!”又有一人道:“以小的来看,要是咫尺天涯任飘萍出现的话,那少林寺只怕就要甘拜下风了!”一中年男子接口道:“多得第二名的翠烟门门主长得可真是美啊!”“……”
一击之下,燕云天和任飘萍二人各自身形一震退后三步,燕云天冷冷道:“你要将你我二人之间的决战提前吗?!”岂料任飘萍的声音更冷,沉声道:“原以为自己有回天之力,原以为三日之内我可以消弭这场灾难,”任飘萍的声音陡然间提高数倍,弑天剑指向镇北堡数千具尸体,凄厉之极,道:“现在呢?!你看看这满地的尸体!你以为我还有心情和你决战吗?”复又仰天哈哈哈大笑,道:“胜当如何?败当如何?你能叫无双,筱矝她们活过来吗?你能叫你爷爷他活过来吗?你能叫这数千具尸体活过来吗?”
众人俱是向李奔雷望去,但见火把照耀之下的李奔雷脸色在瞬间赤橙黄绿青蓝紫交替而现,这时燕无双忽然道:“神捕大人!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吗?你冷静冷静!你们多年的朋友你还不了解他吗?他只是想要制住将军大人来阻止这场杀戮!!!”筱矝此时虽然看不见一迟远身中的伤口,却是断然道:“不错!神捕大人,你何不查看一下将军的伤口?!”
群雄闻此,自是心知肚明,不禁同时望向唐门姥姥、李奔雷和燕云天。李奔雷默然不语,眼中的沧桑更浓,唐门姥姥一声长叹,唐向天道:“一纸配方,竟让我唐门付出这‘灭门’的惨痛代价!”燕云天在触及欧阳紫的那一瞬,一颗心依然止不住地颤动,只是望着这血染的镇北堡,触目而及的燕霸天母女的尸体、慕容姝瑷父亲慕容杰的尸体、大夏子民的尸体……内心大为震骇,失声道:“一将功成万古枯!”忽又瞥及唐m.hetushu.com.com门姥姥怀中的燕无双和筱青峰抱着的筱矝,脱口道:“无双姐!筱矝?”猛地一拧头,七杀剑仓啷一声拔出,直取叶大人咽喉,口中叱道:“痴人说梦!大漠是大夏的国土,叫康熙小子来见本座!”
筱青峰点头,这时,凭借着唐门姥姥高超的医术和菩提玉露丸的神奇药效,燕无双终于从嘤的一声,睁开双眼。
萧湘秀这时慌乱之极,急道:“任飘萍,你说,你说不是你杀的!不是你杀的!”任飘萍依旧不语,一高峰忽然哈哈哈狂笑,放开任飘萍,一边后退,一边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李奔雷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本就是要杀我们的!哈哈哈……哈哈哈……”
屏儿喜道:“好啊好啊!去看大海喽!去看大海喽!”燕无双闻言,抿嘴一笑,唐灵道:“我也要去!”燕无双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娇媚万分道:“没办法了,我就舍命陪君子了!”常小雨急道:“那我和紫云呢?”
萧湘秀此刻强忍痛苦,道:“姥姥,晚辈二人身上还中了另一种毒,全身功力尽失……”至此住口不语,唐门姥姥心知萧湘秀是让自己施救,本欲拒绝,转念一想用不了多久大家都会死去,遂查看二人所中之毒,给二人服用了解药。
当流星火箭的爆炸声于镇北堡响起的那一瞬,冬雷阵阵,滂沱大雨至!
只见常小雨搀着大肚子的紫云谨小慎微地一步步向任飘萍等人走来。燕无双和唐灵急忙过去搀住紫云,燕无双道:“外边冷,我们和紫云进屋去了!”遂向竹屋走去,屏儿也是一蹦一跳跟着去了。
一高峰这时渐渐冷静下来,一言不发去查看父亲的伤口。当其时,黑夜中燕霸天尖细的声音起:“李奔雷,想不到啊,你竟然和任飘萍是父子关系,话说你我之间的账还没有算清楚!”
众人无语,不想燕霸天竟是如此厚颜无耻。任飘萍这时道:“二公子,不知你可曾听说过‘菩提玉露丸’?”燕霸天闻之诡笑道:“任兄,你是聪明人,纵使本座有菩提玉露丸也不会给你的!”任飘萍闻言,闭眼,身形暴动,咫尺天涯在瞬间展开,自上而下扑击燕霸天。然而令任飘萍暗自吃惊的是燕霸天居然也学会了隐身术,因为燕霸天的身形此刻已是消失在空气中。突然失去了攻击目标的任飘萍面前站着谷海峰,谷海峰出手。
今夜,无星,无月,漆黑的天像是一个倒扣着的巨大的锅罩在众人心头,窒息像是长了脚,慢慢变长。风在此时又杀了回来,偶尔自漆黑的夜空中传来几声冬雷,格外地响。
且说躲进城门洞内的群雄惊魂未定,便见火光冲天之下,残垣断壁之间,镇北堡正中央,任飘萍左手抵住欧阳紫背部为其疗伤,右手五指翻飞,剑气纵横间,将劲射而来七、八支流星火箭纷纷击退至周身五十米之外。群雄震骇不已,一时间竟是忘记了此刻瘟疫之毒发作带给肉体的巨大疼痛。要知任飘萍此刻非但要为欧阳紫疗伤,还要忍受那瘟疫之毒,更要面对那威力无比的流星火箭,而稍有差池,任飘萍和欧阳紫二人便会立时毙命。
火绳枪手但见燕无双二女无视生死之如虹气势,心中一颤,扣动扳机。
惊悲怒哀的欧阳紫看着适才一如天神的任飘萍此刻如此这般,不禁怯生生道:“任……任公子,你怎么了……”任飘萍宛若未闻,耳旁的爆炸声、打斗声、哀号声渐渐退去,代尔替之的是无边的怒吼哀戚的风雨声。
常小雨忽然板着面孔,一本正经道:“明日各大门派定当齐聚少林寺!不知道那智远老秃驴会不会露面?”燕无双接口道:“那个并不重要,倒是听说欧阳尚晴现在是翠烟门门主,想必明天必能见到吧!”说话间,两道弯弯柳叶眉下一如秋水的眼眸斜睨任飘萍。任飘萍笑,道:“屏儿,义父已经雇了一直很大很漂亮的船,看完热闹后,你就随义父出海吧!”
所以燕霸天一声不吭,送母亲向北城门方向走去,不料一支流星火箭呼啸而至,燕霸天情急之下双掌推出一堵气墙,流星火箭遇阻立时爆裂,爆裂的冲击波虽是被气墙阻隔在外,金箭爆裂的碎片却是疾掠燕霸天的咽喉,燕霸天大笑,当场气绝倒地。临死前燕霸天脑海掠过他这一生中掠过无数次的相同的一幕:燕赵阉割自己的那一幕。那一幕中写满着他这一生的屈辱和愤怒、写满着他这一声的绝望和歇斯底里,也许死是他唯一的解脱,所以他在笑。
而紧随其后进入众人眼帘的两匹马上,一位正是那蒙面的沙漠之狐的主人,另一位是燕霸天的母亲李玲秀。
且说料定自己身中瘟疫之毒必死无疑的燕无双二女此刻见状,惊而不惧,疾掠的身形并无半分迟缓,鱼肠剑九道剑气,如虹!九尺长袖,一如精钢!击向胡方儒等人。
常小雨立时道:“有热闹看,当然要去!”紫云瞪向常小雨,撇嘴道:“哼!我现在都这样子了,你还有心去看热闹,那谁来看我呢?”燕无双和唐灵随即附和道:“就是!就是!”常小雨低头直向任飘萍使眼色,低声道:“半个好吧!”
失去所有的李奔雷此刻一心放在任飘萍的身上,眼巴巴地望着这个可能永远也不会认自己的儿子,哪里还听得进欧阳紫半个字。任飘萍、常小雨和燕云天见状疾呼:“欧阳姑娘!”“师妹?”“欧阳姐姐!”
常小雨望着眼前的仙人掌,不无感叹,道:“听说第一高峰做了那镇北将军,将燕云天所部招安了。不过说实话,第一高峰不适合做官的!”任飘萍笑,接口道:“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在做着不适合自己的事,也许是时间和地点错了,或者是人错了,再或者是上天错了,但事情总是要做的,所以有些事做是错,不做也是错,夫复奈何?!”
而同一刻,众人耳闻一声惨叫,但见一人于空中飞落众人眼前雪地之上,众人定睛细看,正是欧阳紫。原来欧阳紫趁邱不离不备急向众人掠去,不料邱不离早有提防,一掌重重拍向欧阳紫。任飘萍但见此状便欲上前,一高峰示意众清兵让开,任飘萍和欧阳紫四目相遇,各自砰然心跳,欧阳紫绝美凄然笑,嘴角鲜血汩汩流出。任飘萍但见欧阳紫身受重伤,便要用‘日月伤逝大法’为其疗伤,却是听到欧阳紫奄奄一息的声音,道:“不要!不要过来!我已经中了邱不离的瘟疫之毒!”任飘萍大惊,欧阳紫又道:“快!快!快走!空气中有瘟疫之气!”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