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一百零八章 生死王陵(四)
‘天魔神功’和唐门的‘紫极魔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甚或和任飘萍的‘春梦了无痕’神功同出一源,俱是以意念取敌,只不过与春梦了无痕相比起来尚是初级。
然而意志坚定的一高峰丝毫不受所惑,刀锋眼见劈及燕云天,燕云天冷哼一声,叱道:“着!”身形离散,双手十指激射而出十道血红光影,身形幻化出十几道光影,重重叠叠,状如恶魔,掠过当场,但闻‘嗤嗤嗤’声响不断,当啷之声不绝于耳。两道人影立分,燕云天凭借深厚功力的十指剑气生生将一高峰这把刀敲打的千疮百孔,而一高峰千锤百炼的这一刀的刀气竟也将燕云天胸前的红衣劈开一道长及一尺的裂缝。
任飘萍但见一高峰这一刀,不禁眼前大亮,一高峰的天资悟性不及燕云天、功力不及小野一郎、刀功心法不及常小雨,但是一高峰原则如铁、意志坚若磐石,一高峰知道勤能补拙,是以一高峰这一和图书刀必定是千锤百炼的一刀,这一刀已是几近完美毫无破绽的一刀。
常小雨大怒,站出一步,喝道:“燕云天!你休得信口雌黄,大丈夫敢作敢为,难听雨和刘浩轩是我老常杀的!你待怎样?”
常小雨禁不住吐出三个字:“好刀法!”众人自是明白擅长使刀的常小雨能够说好的刀法决不会差,更何况静谧飞舞的雪花中一缕声音穿破长空:“好刀法!”这一声是燕云天的,一个对手能够称赞的刀法当然是好刀法。可是一高峰不为所动,因为他周身的血洞中寒意渐浓,一高峰倒,倒地之前费力挤出一句话:“决不能动藏宝,否则党项族一定会灭绝的!”
常小雨话落,一高峰和任飘萍周身白炽大亮,羽泽昊、绵聿诚、盖承颢等人暴怒,众人但听一声枪响,常小雨啊的一声痛叫,身形向前一突,后背心血肉模糊,惊愕地倒在雪地中。
雪疾飞,风疾走,王陵之上和*图*书的那一个个拳头般大小的凹洞在风雪中发出呜呜呜的鸣叫。
一高峰这一刀劈出,燕云天惊,身退七尺,腾空而起,两道赤红炽白的掌力宛若两道火龙向一高峰罩去,只是一高峰这一刀既然是千锤百炼,又怎能经不起这赤炎蟠龙神功。穿过火龙的一高峰刀锋更加凌厉,燕云天惊怒,大喝一声,‘天魔神功’‘天魔眼’旋即迸射而出,眸光琉璃湛然如刀刺向一高峰的心。
羽泽昊、绵聿诚、盖承颢三人自马上飞掠而下直扑一高峰,与此同时任飘萍再叹气,身动,身动的还有叶大人。
任飘萍不语,心乱如麻,双目张,侧首望向叶大人。
二人站定,周身十个血孔的一高峰冷峻如山,任凭血流如注,傲然矗立。风雪中的燕云天嘴角渗出鲜红、强忍胸口急涌而上一口血冷然不语,双手食指正在滴血。
此时任飘萍和一高峰笼罩于五光十色氤氲之中,功行至关键时刻,不便和*图*书解释,也不能解释更不愿解释。一个人信任你不需要解释,不信任再多解释只是徒劳。
羽泽昊三人相互一视回头看向燕云天,燕云天挑眉重重地叫了一声:“大——哥——!”右手同时在空中猛地一挥,但见数百支金箭同时掉头瞄准任飘萍。
任飘萍但闻叶大人此番话,不禁想起当日于山海关叶大人口中的‘皇上之意岂是你能揣摩的’那句话,嘴角洒下不屑二字,正待开口,燕云天计上心头,怒道:“大哥,哈哈哈……原来你要的是康熙封的西夏王,哈哈哈……难怪……难怪你要杀死了难听雨和刘浩轩……哈哈哈……”
任飘萍叹气,燕云天突然一指地上的一高峰,沉声道:“给本座拿下!”
常小雨等人见状惊愕不已,燕无双失声道:“云天?你……”常小雨同时喝道:“三弟!你敢!”脚下错步横移三尺,功聚双臂,但听任飘萍喝道:“小常!”常小雨恼,道:“老和-图-书狐狸!你……”扭头愤然走回任飘萍身后。
一高峰化身为刀,这一刀劈出,已是一高峰一身所学的一刀,已是一高峰自洛阳败给方少宇大悟刀道的一刀,这一刀已是一高峰所有的精气神的一刀,厚重而不失凌厉的一刀,寂寞而不失执着的一刀,愤怒而不失理智的一刀。
任飘萍双目微闭,一面右手抵在一高峰后背暗暗施功,一面道:“我不要藏宝!”
叶大人淡然道:“燕云天,你黄口小儿,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这次皇上差本官前来封任少侠为西夏王,世世代代镇守这片土地,宁夏府和镇北堡等皆为西夏王节制!”说罢竟是从怀中拿出一道圣旨,面对任飘萍,道:“西夏王任飘萍接旨!”
现在火绳枪对着燕云天等人,金箭对着任飘萍叶大人等人,与唐灵并排而立的燕无双和筱矜二人焦虑而不知所措,没有箭的追风射日弓不知何时擎在唐灵的手中,于唐灵身后站立的嵇天宇背和图书后的清兵此刻也是点燃了火绳枪的引火绳。
叶大人此刻嘿嘿嘿干笑,却是猛然侧首怒视近前清兵阵容中一年纪四十上下、鼻头有颗黑痣的中年人,道:“王捕头,兄弟们都死了吗?!”那王捕头浑身一哆嗦,忙对着一干清兵喝道:“瞄准!瞄准!准备射击!”复又偷眼看向燕云天。
燕云天细密纤长的眼睫毛闪动,抖落一两片落雪,心思电转,道:“大哥,作为一个大夏子民,作为我们大夏国的少主、作为未来的新的大夏国皇帝,难道你要看着党项族毁灭吗?!”
现在任飘萍抱起任飘萍,羽泽昊三人和叶大人紧紧围在任飘萍的四周,叶大人笑道:“多谢任少侠!”说罢便是伸手要接过一高峰。
燕云天忽然情绪激昂,道:“你不要藏宝,康熙就会放过我们党项族吗?大哥,你不要忘了,亡我大夏的是蒙古人,那是我们真正的仇人,而康熙要的是蒙古各部,不是我们大夏!你清醒清醒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