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一百零二章 失落的王朝(上)
甫一进入暗门,眼前漆黑一片,一道阴冷之气直沁五人肌肤,任飘萍点燃火折子,但见眼前是一条仅容二人并肩而过斜向下曲折延伸的暗道,四周岩石天然而成,在光影下有的慈祥有的狰狞,黑黝黝的潮湿而又发亮,脚下似是经常有人行走,倒还平整,五人遂相互照应着藉着那微弱的亮光前行。
筱矜道:“大师姐,师傅知道这个暗门吗?”上官离点头,常小雨接口道:“那么这个逃生的暗门究竟通向何处?”
任飘萍微微点头,走至蟠龙柱子,在那蟠龙的左下方龙爪三趾上轻轻一按,那龙趾陷入一寸复又弹起,其后的那道墙上果然显现出一道暗门,上官离脸色一变,常小雨大奇,禁不住道:“诶!老狐狸,你上次眼睛……怎么知道的?”
四人但见筱矜这般模样,俱是缄口不语,常小雨直向任飘萍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对筱矜所言索然无味的表情,好在常小雨的眼睛本就黄豆般大小,在弑天剑的光芒下更像是两只哆嗦着屁股的萤火虫,看在筱矜的眼里并未觉得什么。这时岩壁之上凿刻的已是一些方块状的文字,任飘萍四人皆是不识,但闻筱矜啊的一声,https://m.hetushu•com.com常小雨禁不住问道:“上边写的是什么?大惊小怪的!”
上官离吃过任飘萍的亏,生怕任飘萍使诈,回头道:“少主既是已经知道,那么就不要为难属下了,要不师傅万一不高兴,属下就要受罚的!”
闻言燕无双和唐灵相视一望,这一望中正是常四娘临死前交给任飘萍的那张地图。常小雨急道:“机关在哪儿?老常这就去追!”上官离在犹豫,道:“这个……这个必须师傅他老人家点头!”难春来、陆翔凯、一干龙侍卫和李奔雷的女弟子等人默然不语,自然而然站在上官离的身边,常小雨四人见状一时之间不好再说什么,空气便在这一刻陷入死寂,恰逢其时,殿外传来任飘萍的声音:“深更半夜的,你们不去睡觉都挤在这儿干什么?”
任飘萍笑道:“怎么,今个是小年,你们在这里祭灶王爷吗?”
燕无双和筱矜同时心中一颤,想起在任飘萍那段失明的日子中她们各自负气离开任飘萍,心中的气似是消了一大半。
五人登时只觉如同瞎子一般,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紧在任飘萍身旁的唐灵和-图-书怯怯道:“任大哥,怎么办?”常小雨道:“老狐狸,不如我们原路……”却是话至中途收住不语,因为回去的路同样漫长。
众人笑,唏嘘今日已是小年,陆翔凯禀明情况,任飘萍似笑非笑,双目精光灼灼照向上官离,道:“原来如此!那个机关的位置我知道的!”
又行进了二十多步,暗道中有了些微风,空气中的潮湿之气渐退,岩壁也是显得干燥,又行十步,唐灵奇道:“你们看,那岩壁之上画的是什么?”众人凑近岩壁细看,但见成片彩绘岩画,多数是乘骑征战人物形象,尚有少许山羊、马、狼、鹿等动物形象,这些岩画于暗道两侧岩壁之间凿刻,五人边走边看,竟是有近三十米长,筱矜这时不仅惊叹道:“未曾想这里也有岩画,而且其画面艺术造型粗犷浑厚,构图朴实,姿态自然,凿刻痕迹清晰,凹槽光洁,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燕无双和筱矜同时愕然,却是各自发出一声冷哼,唐灵喜道:“任大哥,太好了,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燕无双没好气接口道:“狐狸秉性呗!”任飘萍看了一眼唐灵,唐灵笑,冲着任飘萍和_图_书直吐舌头,这时常小雨忽发感慨道:“老狐狸,说句实话,黑暗还真是要命,看来失明要远比失去一条腿可怕!”
常小雨和唐灵三女尾随而入,其他人则留在殿内等候消息。
筱矜吐了口气,道:“这是大夏文或者叫西夏文,讲的是大夏王朝的历史,从党项族西迁、灵州立业、依宋联辽、迁都怀远镇、营造皇陵、元昊改制、西夏建国、好水川之战、夏辽大战、创制文字乾顺兴儒、仁孝崇佛一直到最后西夏被蒙古所亡,”说至这里,筱矜面色凝重,若有所思,注视任飘萍,道:“任公子,你可记得伤情谷外面的那些石碑上的文字吗?”
寂静的黑暗中只有呼吸心跳声伴随着那滴落的水声一起将五人团团包围,无端的恐惧在蔓延。任飘萍笑道:“现在要是变成一只狐狸就可以看见的。”闻言唐灵啊了一声,燕无双却是啐道:“要变还是你自己变!不要拉上我们,无情无义的狐狸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的!”筱矜接口道:“对啊,任公子上辈子一定是只顶顶狡猾的狐狸!所以今生狐狸秉性没有褪尽的,还是任公子变的好!”二女这一唱一和极尽讽刺戏谑,任飘萍闻言笑和_图_书而不语。
常小雨本是要说上次上官离从暗门逃离时,任飘萍当时的眼睛失明,怎会看到,任飘萍自是明白,笑道:“用心看,不是用眼睛的!”说话间,身形闪进暗门之内。
就在这时,常小雨、难春来、陆翔凯、上官离等人也是闻声赶到冲霄殿,获悉情形之后的上官离看着筱矜、常小雨和陆翔凯同时射向她的六道目光,退后一步,道:“陆将军,之前我已经告诉过你,那只是一个逃生的暗门,这还是正德皇后告诉我的,我是真不知道那白衣人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知这个秘密的。”
众人奇,上官离只觉任飘萍的眼神竟是和师傅的眼神有着同样的令人不敢直视的洞穿力,耳闻任飘萍之言,心里半信半疑地发虚,不自觉地看向那根大红蟠龙柱子。同一瞬,任飘萍神思一缕直探上官离。
当其时,任飘萍道:“人向往光明是天性,追求黑暗实属迫不得已!”
那暗道依山石而建,是以行走十步便是一个转弯,暗道的顶部时不时滴下水落在身上,任飘萍为了节约火种,时而吹亮火折子时而吹灭,尽管如此,火折子很快还是燃尽了,常小雨四人又分别依次拿出各自各火和图书折子,行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火折子也是相继燃尽。
筱矜此刻看向蟠龙柱子后的那道墙,那道之前假扮正德皇后的上官离于冲霄殿之上逃走的那道墙。
原来之前半个时辰的行走期间,燕无双和筱矜二女问及任飘萍在悬崖之下是不是有所发现,任飘萍笑而不答,二女又问及任飘萍是不是去了中卫城的金凤楼,去做了些什么,任飘萍依旧是笑而不答,是以二女这才憋着一口气直到此刻才发作。任飘萍这时振臂,弑天剑已是在手,灌注内力的弑天剑在这一震之下发出一道血红的光芒,弑天剑本是柔软之极,是以燕无双四人眼中展现出的是道血红的光墙,那光墙竟是将五人眼前的暗道照得通亮,五人遂继续前行。
任飘萍闻言也是神色一紧,想起那伤情谷之外七块石碑上写的二十一个字,沉声缓缓道来:伤情谷,夏陵阙,伤情花,胭脂泪,月明中,浪淘尽,长恨东。
声落人到,常小雨懒洋洋的神情中掩饰不住的开心,燕无双和筱矜神色间喜忧难以测量,唐灵则是冲口而出,喜道:“任大哥!”陆翔凯等人俱是躬身行礼道:“少主!”
上官离答道:“通向贺兰山下,出口处是大夏王陵!”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