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一百章 欢迎伤害(下)

忘忧上人眸光中一丝亮光划过复又黯然而逝,道:“无量寿佛!世事无奈,阴差阳错,一步错,步步错,再难回首!罢罢罢!无论胜败这都将是贫道此生最后一战!任施主请出手!”
任飘萍闭目,思忖:黄河一战胸前所中六点寒星的疤痕已是不见踪迹,可是眼前的忘忧上人就是仙人掌七大长老排名二的‘雨夜寒星’,也是江湖九大高手尼僧道丐痴癫狂排名三的武当掌门忘忧上人,更是……任飘萍止不住问道:“于川东境内一个小山村追杀武林名宿‘一剑光寒’萧月哲时你也曾在场?!”
任飘萍笑,点头,万种风情掌中的‘怒海狂花’、‘百花销魂’、‘花不逢春’三招接连击出,却是只用了六成功力,忘忧上人拂尘挥动间避让而过,怒道:“小兄弟,你这是看不起老夫!”任飘萍道:“黄河之上你不是也手下留情了吗?这算是还清了!”任飘萍话落,面若www.hetushu.com.com冰封,他在想护失明时护送自己被忘忧上人斩杀的王老头、他在竭力想象那个小山村六十八号人老幼妇孺是怎么被忘忧上人一干人等无情杀害的,甚或他在尽力地虚构着忘忧上人每一次的无情冷漠的刺杀,得意的笑……因为他埋在心底太多的情,所以他要召唤无情。
任飘萍忧郁的眼神中同样的一丝忧伤和无奈一闪即逝,淡笑道:“看来一个人太笨了实在是该死!”
任飘萍长身而起,道:“上人不是说任某人聪明,怎么会犯同一个错误?当香炉中的香发出那熟悉的刺鼻的味道时,我又怎能忘记燕霸天的‘见血封喉树’呢!”
忘忧上人眼中粉红罩纱内跳动的烛光跳动得有些妖冶,像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小丑,扭着蹩脚腰肢,冲着自己嘲笑。忘忧上人暗自思量自己一生中截然相反的两种身份,也许自己可以身留千古https://m•hetushu•com.com骂名,可是那个只能是‘雨夜寒星’戴戈,决不能是武当派掌门,所以任飘萍必须死!因为这个世上只有任飘萍知道这个秘密,就是李奔雷等同门杀手也是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所以任飘萍必须死!
忘忧上人点头,道:“不想老夫对你两次出手,俱是功败垂成!”
杀意生,杀气飞扬!
烛光复又被点亮,任飘萍吹灭手中的火折,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不知该称为武当掌门的忘忧上人还是‘雨夜寒星’戴戈,扬长而去,迅速遁入雪夜中。
忘忧上人临死前的眼神多少还是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自己的武功境界已臻形、气、意、神四种境界中的三境界:意,尽管他知道任飘萍的武功境界也是达到了意的境界,但是在那万万千千寒星反噬没入自己的身体的同时,他也多少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是意念控制有形之物,而任飘萍则是以意和图书念控制无形之物,因为任飘萍以意念控制意念。
黑衣人望着任飘萍此刻那玩世不恭的眼神,良久,取下蒙面,露出的果然一张忘忧上人的脸,苦笑道:“你一早就知道了,所以才没有中毒!”
忘忧上人出手,拂尘一丝陡然断裂,激射那跳动的更加妖冶的火烛,烛灭,漆黑上演,同时上演的还有那一根根的拂尘丝,丝断,万千,激射。
任飘萍呵呵笑,走向床榻,至床边,忽然一摸自己的额头,脚下一个踉跄,勉强站稳,摸着床边扑通一声躺了下去,嘴里含糊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
原来任飘萍此刻想起的是自己失明之时于黄河之上被截杀的那一幕。忘忧上人道:“你当时就知道是老夫了吗?”任飘萍摇头道:“不,就是在刚才,一个人叹气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暴露出自己原来的声音!”
任飘萍一口气喝干了银耳百合汤,末了还咂巴咂巴和_图_书嘴,道:“好喝,没想到春花姑娘除了弹一手好琴还有一手好厨艺的。”春花扮作羞涩一笑,娇嗔道:“公子!”扭头跑了出去。
雪还在下!他在想,在雪停之前,自己必须做一些事,教会人们学会忘记!
任飘萍双手开合之间,九天玄功堆砌出一道气墙,‘春梦了无痕’神功同时展开。万千拂尘丝甫一触及气墙,再断,每一根断裂化作万千点点寒星,现在,万万千千寒星在忘忧上人意念聚集的那一瞬忽然同时聚集,聚集成型,一个圆锥就在此刻飞速旋转着锥向那道气墙。
任飘萍不语,静静地注视着这个曾经和自己、智远大师是忘年之交的朋友,良久,道:“就算我可以当做不知道你是谁,可是你自己不知道吗?”
忘忧上人闻此言,五官剧烈地纠结在一起,良久,重重点头,平静之极,道:“出手!”
黑衣人叹息,出手,右掌拍向任飘萍的心口,任飘萍也是叹息,道:“忘忧上hetushu.com.com人!”
在任飘萍的心里雪夜显然更加可爱,至少看不见血。只是任飘萍忽然想起了柳如君,他在想,出家真的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
黑衣人愕然,凌空的右掌去势一顿,瞬即又拍了下去,任飘萍笑,人与床一起到倒退,张口喷出一口水注,黑衣人闪躲不及之际,手中拂尘荡起急挡,饶是如此,水珠点点连带着银耳百合挂在黑衣之上。
窗外的飞扬飘落的雪花默数这在二人之间的每一瞬的流逝,这是世间绝妙的一场决战,因为双方居然要在这决战的一刻聚集杀意。
忘忧上人点头叹道:“你知道老夫是谁?”
任飘萍皱眉苦思,忽然道:“你说的是飘飘何所依,天地一沙鸥?”
这时一个苍劲的声音自门外长驱直入:“任飘萍!不想一世聪明的你居然会犯同一个错误!”声到人到,一个黑衣蒙面人已是站在任飘萍的床前,手持拂尘,额头发髻灰白,双目漠然中带着一丝忧伤和无奈注视着任飘萍。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