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六章 身不由己(下)
原来谷内终年积雪,冰雪不融,温度极低,那女子又置于玄冰之上,是以仍然保持着死前的肌肤相貌,而任飘萍惊于的正是这女子的容貌竟然和自己酷似之极。
青龙闪现暴走间,那石笋轰然倒塌,灰飞烟灭间,距冰面一长之高的崖壁之上露出一直径七尺的天然洞穴。任飘萍心中一喜,飞身而入。洞穴之内深及九尺,洞内一块由冰制成的床上躺有一女子,任飘萍疾步上前,只是那女子的一张脸甫一映入任飘萍的眼帘,任飘萍目瞪口呆,失声啊的一声,暗道:这女子难道就是萧妃,自己的亲娘?
常小雨、筱矜和唐灵但听声音,同时惊道:“燕姑娘?!”“燕姑娘,是你?!”“燕姐姐?!”
惊愕痴呆百感交集了半晌的任飘萍终于回到现实,心中认定眼前这女子定是自己的亲娘,遂跪下行了三个大礼,站起身,望着娘亲那临死至今二十多年尚未闭上的充满惊恐羞m.hetushu.com.com辱愤怒绝望的眼,任飘萍只觉自己的身子在猛烈的颤抖,紧攥双拳,道:“娘!孩儿发誓,定当让羞你辱你杀你之人死无葬身之地!”
且说任飘萍跳下悬崖,身形疾坠,于空中双掌交错拍出一堵气墙,阻止自己下坠的速度,过得片刻,但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流漩涡,漩涡中成千上万片雪花像极成千上万只飞蛾向着同一个方向飞舞,蔚为壮观。
任飘萍打开书,大致浏览了一遍,见其上兵法、兵略、训练、阵法、兵制、兵器、城守、天下各地地形地理无所不包无所不容,不禁心道:这九鼎天下果然是一部奇书!一时之间有些踌躇,思忖道:我是将这九鼎天下留在洞中呢还是拿走?
行走间发现这狭长的峡谷九曲十弯,难怪风一到这里便形成旋转多变的气流,峡谷中气温极度低下,行走于其间,任飘萍只觉四肢寒冷和-图-书,遂行功暖身,心想脚下的冰想必在天气暖和的时候也难融化。
叹息,信步沿着冰面而行,希望于万中之一找到自己身份的一些蛛丝马迹,复又觉得自己虚伪至极,于众人面前口口声声说道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也从未问及义父和师傅自己的娘亲父亲是何种模样何种身份,如今却是……
站起身的任飘萍抬头望向头顶那巨大的漩涡,整个气流悬浮移动在这狭长的峡谷之中,漩涡之处光线最为充足,黑暗自漩涡向四下延伸而去。万千的‘飞蛾’依旧在飞舞,气流迅速流动且于瞬息之间改变方向,漩涡的中心随之而动。而随之而动的还有任飘萍的心,但觉接到欧阳小蝶的玉簪这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自己一路行来,正如眼前这漩涡中心的一片雪花,漂浮不定,进退不由己,不定哪次一个不小心,便会被这漩涡背后的狰狞的石笋刺得千疮百孔。
常小雨和筱矜和图书生怕唐灵说漏了嘴,急向唐灵使眼色,唐灵也知道此刻不能如实回答,遂强作微笑,手指夏伤宫,道:“他在里边呢!”。常小雨和筱矜同时无奈叹息,燕无双也在叹息,但见唐灵闪烁的眼神,便知她在撒谎,道:“说实话吧,他人呢?”唐灵不语,却是眼神将自己再次出卖,因为她的眼此刻正向悬崖下望去。
正当任飘萍惊叹于这一幕时,整个身形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进了那漩涡之中。身不由己之时,任飘萍但觉眼前一片黑暗,功力布及全身,砰的一声,身子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之上。睁眼,又是一片光亮,但见自己躺在厚厚的冰面之上,瞥及四周,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自己四面八方俱是矗立着高低粗细不等的天然石笋,散落于眼前这狭长的冰面之上。适才若是稍有偏差,自己纵然不被石笋穿心而过,也要落得重伤。
燕无双但见诸人于大雪中站立于悬崖边,心直和*图*书往下沉,忍者唇痛,道:“他呢?”
燕无双但见此状,只觉眼前一黑当即晕了过去。要知燕无双一路疾飞而来,心中焦虑不说,腹中空空,又天寒地冻,再加上遇到这场大雪,早已是强弩之末。众人急将燕无双送进夏伤宫,暂时安排在唐灵的房内,又叫了大夫瞧,但听大夫说惊寒交迫,休息一阵便好,这才放心,有在屋内加了一盆炭火,唐灵和筱矜在一旁守着,而常小雨则是守在悬崖边等候任飘萍的下落。
思忖间,任飘萍已是将这二百多米的峡谷走了个遍,原来这峡谷四面皆山,根本就没有出口,整个山谷中除了无情的山石便是满目冰雪,没有一丝的生气,唯一的生命便是自己尚在跳动的心,忽然间任飘萍仿若看到萧妃赤身裸体自崖顶疾落,穿过漩涡,落在眼前最高的石笋之上,鲜血正自顺着石笋流淌,怒不可遏,双拳向那石笋击出十成九天玄功。
又是三拜九叩,再起身www.hetushu.com.com,这才注意到娘亲穿的是男子的衣服,暗道:定然是师傅或是义父的衣服。转身正要离去,瞥及洞内岩壁突出的一块石头上放置着一铁盒,脚步一顿,取至手中打开。其内一纸一书,纸上书十一字:真相与快乐不可兼得,慎之。任飘萍自是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这十一字是何人所书?又是写给何人?转念去瞧那本书,却是大吃一惊,因为那封皮之上的四个字——九鼎天下!
燕无双扑落面上雪花,露出一张冻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脸,点头嗯嗯嗯,唐灵和筱矜但见燕无双这般模样,心头酸痛,急忙上前一人拉住燕无双的一只手,只觉燕无双的手仿若刚从冰窖里拿出的一般,二人再张口,哽咽落泪,纵是常小雨这铁打的汉子此刻也是眼角湿热,说不出话来。
只是这雪人口一张,啊的发出一声痛叫,但见鲜血自那冻得发紫的双唇中渗出,连带唇上一层薄薄的皮也是被撕落,血便迅速在雪中蔓延开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