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七十三章 风云再起
燕无双不禁道:“怎么讲?”
猴三道:“据说和欧阳小蝶有关,田中正建和赵世青三人相约于今夜子时初刻在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之前一决胜负!”
任飘萍现在就静静地站在雅静阁后院的木屋前,木屋的门虚掩,似是一推开就可以见到欧阳小蝶,就是在这木屋里,任飘萍和欧阳小蝶在八年的分离之后度过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是欧阳小蝶一直昏迷不醒的三个月,也是任飘萍虽醒犹睡的三个月。
猴三道了声是,继续说道:“这三件大事,日本国田中正建和一帮日本浪人在洛阳创办帮派‘天剑会’,广收门徒,扬言东洋剑道天下一,挑战各大帮派门会,至今尚未败绩,风头如日中天!”
众人一番梳洗,换过衣服,这才坐在大堂说笑了起来,只是任飘萍这时怎么也坐不住,一声不吭起身一人独自向后院走去。众人望着任飘萍一袭白衣的背影不禁敛容不语,燕无双双目锁住愁思,微微叹了口气,忽又苦涩一笑,道:“唐灵,一起买菜去,中午我们自己做着吃!”
唐灵闻之不禁掩齿而笑,走到任飘萍身旁附耳道:“任大哥,你说他像不像猴m•hetushu.com•com子啊!”任飘萍笑,用食指在唐灵头上轻轻敲了一下,道了声‘去’!唐灵笑颜盛开。燕无双脸上涟漪荡起,转头看向别处!
这时,龙门老人道:“猴三,继续说!”
唐灵应了声,便要和燕无双走出门,这时,腿伤已愈的龙门老人道:“二位姑娘且慢!”燕无双二女回头,龙门老人道:“烦请燕姑娘拿些纸张笔墨!”燕无双一愣,取得纸张笔墨交予龙门老人手中,但见龙门老人在一张白纸上熟练之极画了一只惟妙惟肖的老鼠,又将其递与燕无双,道:“还请姑娘将这张纸贴在‘醉里绣乾坤’酒楼的大门上!”唐灵睁大眼睛奇道:“这个是做什么?”龙门老人笑道:“只管照做就是,到时自知!”
猴三心道原来他就是咫尺天涯任飘萍,口中连连道:“是是是!表面上看是为了扩充实力二人因各自暗中招收门徒引起争斗,实际上只怕是为了流星火箭和《九鼎天下》一书!”
猴三道:“据门中兄弟讲,田中正建和赵世青二人决斗是一个神秘女子而起,那神秘女子以昏迷不醒的欧阳小蝶为彩头,邀二hetushu.com.com人决斗。而这一阵,唐门姥姥和筱青峰四处寻找欧阳小蝶,所以小的猜想二人决斗定是为了筱青峰的《九鼎天下》和唐门姥姥的流星火箭火药配方!”
原来四海为家也有一份牵挂,那种感慨虽然来得突兀,尽管瞬间即逝,但也弥足温馨。
燕无双暗自思忖想必自己之前和唐灵贴在醉里绣乾坤酒楼大门上的那张纸定然是龙门老人和地鼠门的联络方式,任飘萍奇怪地看着燕无双,燕无双这才道明那尖嘴猴腮之人正是之前在给欧阳尚情养伤时遇见的地鼠门弟子,任飘萍心中不禁惊道:龙门老人居然是地鼠门的门主,复又暗道难怪他知道那么多的江湖事。
任飘萍和燕无双二人甫一进得大堂,便是看见一身材极为矮小尖嘴猴腮之人正站在龙门老人身前回话:“回门主的话,最近江湖上发生的大事共计有四件!”燕无双不禁惊道:“门主?”龙门老人冲燕无双和任飘萍点头,示意二人坐下。
猴三这时看了看龙门老人,低头道:“落雁门门主欧阳紫销声匿迹,田中正建三招败落雁门左右护法李凤来、齐昊,将落雁门的牡丹山庄据为己有m.hetushu.com.com!”
燕无双喜不自胜,嫣然道:“到家了!”一溜烟窜进屋去。
一大清早,两辆马车嘎然停在了雅静阁的门前,任飘萍等七人自马车下来,望着雅静阁三个大字,一脸风尘仆仆,却难掩一种回家的感慨。
木屋外,一柔声细语接口道:“红尘嚣,歌罢容颜,折七弦伤逝。”
众人不语,齐刷刷看向任飘萍的背影,任飘萍却是一转身,淡淡一笑,道:“我饿了!”
任飘萍听出是燕无双的声音,转身淡笑道:“你怎么来了?”燕无双白了一眼任飘萍,道:“怎么?我来不得?”复又幽幽道:“现在就嫌弃我了!”转生就走。
那猴三并不认识任飘萍,但见包括门主在内的诸人对任飘萍俱是敬重,此刻又见任飘萍神色忧虑,语气冷峻,不由得支吾起来,却是听到龙门老人轻斥道:“任少侠在问你话,就是老夫在问你话,还不速速回答!”
猴三道:“一件大事是朝廷在忙于应付吴三桂起兵造反之际出动大批大内高手和各地兵马剿灭了震天帮在洛阳的总坛和各地分坛,”众人心知定是一高峰所为,任飘萍却是急问道:“那赵宏云……和……和-图-书他的女儿呢?”唐灵也是不无担忧道:“我三姐三姐夫呢?”猴三疑道:“当日清兵围剿震天帮时,赵宏云父子及震天帮中一干长老等重要人物俱是从密道逃出,是以……”任飘萍问及赵宏云的女儿时,着实让龙门老人和常小雨还有黑白无常吃了一惊,不知任飘萍缘何有此一问,唐灵和燕无双在瞻园已是知晓那赵宏云的女儿其实是任飘萍和欧阳小蝶所生,闻此心中也是起了一阵微风凉意。任飘萍紧张的神情随之放松,也不解释,道:“二件大事呢?”
众人闻之,惊怒不已,唐灵气道:“那小日本欺人太甚!”常小雨勃然大怒拍案而起,道:“他奶奶的,竟然如此狂妄,猴三,那什么天剑会设在何处,老子现在就去教训教训这个龟儿子!”
常小雨道:“好!老狐狸,现在就去牡丹山庄灭了那天剑会!”说罢便是起身。任飘萍道:“也不急于一时,没想到短短半月有余,江湖中竟是发生了如此重大变故,对了,那四件又是什么呢?”
猴三继续道:“二件大事,震天帮老帮主赵世青死而复活,武功不可一世,连连击败白少林达摩堂首席智诚大师、罗汉堂首席无尘和_图_书大师,武当掌门忘忧道人、痴道士无情子,丐帮执法长老云中歌……”龙门老人听到这里不禁慨然道:“赵世青蛰伏已久,谋定而后动,后发而制人,不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震天帮会遭到朝廷的围剿,”复又一叹,道:“三件大事?”
腊月十八,阴,关内洛阳。
任飘萍一瞬沉思,追了上去,道:“好了,无双,不生气了,是我不好!”燕无双鼓着腮帮子不理,任飘萍笑道:“你再不理我的话,我就点你的笑腰穴!”燕无双边走边道:“哼!你敢!”任飘萍佯装点向燕无双的笑腰穴,燕无双身形一闪,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在后院中,口中道:“好了,去吃饭了,今天的菜都是我做的,包你满意!”
不知站了多久,任飘萍长叹,道:“紫檀香,燃尽繁华,葬一世空痕。”
众人神情一震,俱是看向任飘萍,任飘萍叹了口气,起身,缓缓踱至大堂门口,背对诸人,望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冷冷道:“不知二人决斗所为何事?”
轻推,门,开,入目蛛丝网迹,触手尘埃尽落,回忆随着那一地断了线的风筝汹涌而来。任飘萍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记忆像是在空中燃烧后的灰烬潇潇而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