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二十三章 青山动(上)
那老二先是点头,复又摇头,最后愣是从口中挤出两个字:“吴三”断气身亡。
一高峰一飞冲天,朴刀先行,风雪中朴刀寒光流动,两把长剑交错直封而去。刀剑一触即分,一高峰已是自车厢而出飞落在官道的一侧,而官道的另一侧分立着两个黑衣蒙面人。一高峰面色凝重,朴刀拖地,握刀的右手虎口处点点血滴正滴在雪地。而两名黑衣人相互一望,但见对方胸前黑衣绽裂,鲜血正自里边慢慢地渗了出来,眼神一凛复又一狠,剑诀一引,两把剑又是旋风般刺向一高峰,使得正是长白剑派的精华‘剑指长河’和‘飞剑落日’两招。
长白二老此刻已是奄奄一息,其中一人摇头道:“哎!不说……也罢……”又侧首道:“老二,是我……对不起你啊……”却是狂吐一口血,当场而亡,另一人大叫:“大哥!大哥!大……哥……”
常小雨嗯了一声,心中则是不以为然,和_图_书道:“师傅,还有一件事,就是欧阳紫……”
……
那老二缓上一口气,道:“这次中途截杀神捕大人,只是奉命行事,至于赵世青到底有何目的,老夫也不是很知情,好像是怕朝廷知道……”却是一停,一高峰见状,又是输入真气,那老二又道:“怕朝廷知道什么?武林陵吗?”
一高峰心急,当下输送真气给老二,催道:“前辈快说,赵世青到底有何所图?”
雪还在下,四匹马陷在路面一个偌大的洞里还在嘶鸣。
龙门老人沉吟片刻道:“一高峰毕竟是代表清廷,我们不能与之为敌,还是退避三舍吧!再说胡黄康熙只是想知道我国目前是否对他有威胁,并无他意……”目光渐渐深邃的龙门老人眉头拧成一个深深的‘川’字,继续道:“显宗李棩死后李焞便会继位,保皇派麾下的‘金达莱花’对我等依旧是念念不忘,为了确保https://m•hetushu.com•com李焞安然无恙继位,欲置我等于死地才觉高枕无忧,是以此行你要万分小心,想尽办法说服任飘萍为我所用,否则只怕任飘萍会坏了我等的好事!”(注:朝鲜国人在当时虽是清朝的附属国,但是却依旧怀念明朝,极端看不起清朝,私下把清帝国叫做“夷虏”,把清皇帝叫做“胡皇”。)
一高峰但听至此,心中一紧,上前道:“晚辈迫不得已为之……赵世青……这是怎么回事?”
万佛洞,一身紫棉袍的龙门老人面对万佛洞最大的一尊佛像而立,双手合十,仰首注目佛像,常小雨看着师傅的背影一声不吭。
龙门老人不动声色道:“那地鼠门岂是白养的?!你现在立即动身赶上任飘萍!”
一高峰决定去追任飘萍,只是他忽然觉得似乎懂又似乎不懂任飘萍了,所以一高峰决定去见一个人,那个教他‘九天十地刀’的人。
常小雨犹豫https://www.hetushu.com.com道:“那一高峰那儿……”
说归说,唐门姥姥说完话时脸上所有的表情细胞都显示的是一个‘苦’字。
虽然很多的时候一高峰对待自己过于苛刻,甚或有时就是自虐,但一高峰绝不是一个不懂得享受的人,因为一高峰深信一个道理:人生是平衡。
龙门老人点了点头,道:“她的事你不用操心,为师自会处理,现在就起程吧!记住,任飘萍和你之间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敌人!”
筱青峰道:“要不先回客栈吧!这里天寒地冻的!”
……
躺在地上的另一老者侧着头,无力道:“想我长白二老一世英明,却是毁在了这一个‘信’字上面,赵世青啊赵世青!”
常小雨嗯了一声,却是发现师傅两鬓不知何时多出的缕缕白发,心中一热,鼻头立时酸了起来,应了声连忙急急转身快步离去。
良久,龙门老人慢慢转过身,道:“任飘萍一个人去了!”
常小雨看了一https://www.hetushu.com.com眼师傅背后流泪的佛像,心中黯然。转身走出了万佛洞,龙门老人又是把常小雨叫住,道:“对了,为师忘了告诉你,那个拜金教似是那汉王陈友谅的后裔所创,而且和我国皇室一些人来往甚密,你此次回国要多加注意。”
埋葬了长白二老的一高峰现在又坐在了马车里,他在想那个‘吴三’应当是个人名吧,可是武林中并没有这个字号的人,莫不成是……一高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又怎么可能呢?”
但听一黑衣人苍老的声音道:“哈哈哈,这几年来为了一个诺言做的尽是不是人做的事,死倒是一种解脱!”
每一尊佛像像是哭过一般,只是佛的泪在这冰天雪地的人间被冻成了长短不一的冰溜子,遮挡住了佛的仅剩的那一抹光环。
唐门姥姥瞪了筱青峰一眼,道:“知道!老家伙!我就不信翻地三尺找不到欧阳小蝶!”
可是一高峰忽然发现自己不能吃了,因为他感觉马车在飞,和图书向下飞!
苦是为了平衡甜,所以现在一高峰就心安理得地坐在一辆由四匹上好的滇马拉着的四轮马车上。外表普通之极的马车内有一张床,床上一张虎皮两床锦缎棉被,一张梨花木矮几,矮几上有酒,上好的三十年窖藏的山西汾酒,有酒自然有肉,洛阳出了名的‘王记’腊牛肉。
常小雨点头,道:“师傅消息真够灵通的,这才是上午的事!”
但见其剑式,一高峰眼眸中精光爆射,刀一般的嘴唇杀出四个字:“长白二老!”朴刀横眉,待到双剑至,一抹寒光斜向上七十五度电闪掠出,复又自上四十五度向下疾斩,其势不可挡,其快若闪电,两名黑衣人当即倒地,血自前身狂涌。
午后,龙门石窟。
一高峰也只好飞,向上飞。
唐门姥姥嗯了声,沉思着低头向城内走去,行至五步,道:“晚上我们夜探怡香院!”
筱青峰挺直了腰身,道:“老太婆,现在不是考虑儿女情长的时候,不要忘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