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十九章 分(上)

说话间一高峰已是走到众人近前,任飘萍淡然看向常小雨,道:“我孤家寡人自是随时都可以走,就是不知道小常……”
不经意间,太阳爬到了人们的头顶,雪已停,风却变得狂妄,厚厚的积雪在依旧寒冷的空气怀里保持着矜持。
任飘萍佯装没有听见,闭眼,似是睡着了。常小雨却似是打了胜仗一般,笑道:“看看看!我怎么说的,嘻嘻嘻……”
常小雨却是截口道:“老狐狸!我现在就可以走,只是你只怕……嘿嘿嘿……”一阵坏笑的常小雨眯起的小眼看向唐灵和燕无双。
几乎是同时,燕无双和常小雨惊道:“他老实?!”
唐灵看了看燕无双,又看了看任飘萍,二人的脸竟是一般的冷漠,嘟起嘴一时之间倍感为难,而燕无双本是激将法,但见任飘萍脸上没有半分表情的冷漠,不禁真的生气,道:“唐灵!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脚下却是慢了半拍,寄希望于任飘萍开口留住她hetushu.com.com们,而任飘萍的脸依旧。
这时,同屋而睡的燕无双和唐灵已是洗涑完毕正从雅静阁走进后院,听到这里,眉头一落,回头对唐灵‘嘘’了一声,唐灵一笑,二人止步细听。
任飘萍的眼没有睁开。
任飘萍一阵欣喜,回头,紫云腆着大肚子正笑着冲自己招手缓缓而来,身后是一脸幸福的常小雨。
燕无双见状冷冰冰道:“唐灵,走了!有人嫌我们是累赘,干嘛还要自讨没趣!”
紫云回头一望常小雨,道:“嗯,任大哥,你也不要整日忙着奔波,也要考虑考虑自己的终生大事了!”
常小雨坏笑道:“你个老狐狸!小心到了最后一个个都跑了!”
木屋之前,料峭的寒风吹起一阵细细的雪粒落在任飘萍雪白的长袍之上,沙沙沙地作响,望着满院依然翠绿挺立的仙人掌,任飘萍不禁想起当日正是在这里和那个玉芙蓉现今的燕无双彻夜长谈,嘴角不期然浮现和_图_书一丝笑容……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雀跃般响起:“任大哥!任大哥!你还好吗?”
紫云笑而不语,倒是唐灵急忙拦住燕无双,道:“燕姐姐!她还不是为你好?!再说她现在有身孕的啊!你怎么能……”
筱矝有此一说本是想激起任飘萍的好胜心,不料任飘萍看了筱矝一眼竟是一声不吭,而那常小雨大声道:“不对不对大大的不对,我老常对朝鲜之事可是熟悉的很,不信筱矝姑娘考考我老常!”
紫云急忙附和道:“就是就是!你和燕姐姐赶快也生一个,是男的话就结为兄弟,一男一女的话就结为夫妻,怎么样?”
任飘萍迎上前,喜道:“紫云,好久不见,看来小宝宝很健康啊!”
筱矝一皱眉,哦了一声,尚未启唇,一旁被气得半死的紫云已是拧起常小雨的耳朵道:“死相!人家筱矝姑娘有说你吗?你凑什么热闹?!”
洛阳,雅静阁后院。
唐灵摇晃着任飘萍的胳膊,道:和图书“任大哥!燕姐姐生气了!”
燕无双虽然一向举止颇有男子气概,此刻也是难为情,心道这唐灵和紫云都是没心没肺的,自己若是不出去,非但被人笑话,还不知唐灵二人又会说出怎样不靠谱的话来。是以终归还是现了身。
任飘萍三人不禁循声望去,唐灵已是一步跨出,道:“好啊好啊!”又是回头道:“燕姐姐,出来啊!”
任飘萍抬头望天,叹了口气,又复不做声。冷肃的空气中一片死寂。
紫云有口无心,想到哪儿就说道哪儿,任飘萍心中愕然,面上依旧微笑,而偷听的燕无双已则是又气又羞,唐灵则是禁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唐灵仰头看着任飘萍,小孩子做错事般祈求原谅的表情,道:“任大哥!?”
燕无双和紫云同时笑得弯腰,唐灵一时之间莫名其妙,看向任飘萍,任飘萍摇头道:“她们俩是逗你玩的。”
任飘萍一笑置之,道:“总是忙不完,终生大事以后再说了!”
和*图*书一现身的燕无双瞪了紫云一眼,气道:“你个小丫头就知道乱嚼舌头,信不信我现在就撕烂你的嘴巴!”眼睛却是有意无意地瞟了任飘萍一眼,作势便是要去撕紫云嘴巴。
唐灵一撇嘴,哼了一声道:“不来了!”到任飘萍身边,一拉任飘萍的胳膊,道:“还是任大哥人好,老实!”
常小雨清咳一声,道:“好好好!老狐狸!算你恨!我这就把紫云送回去,马上就来!”说罢便去拉紫云的手,不料紫云满脸不悦,一甩常小雨的手,横眉道:“任大哥,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燕姐姐哪里对不起你了?燕姐姐一路跟着你容易吗?你现在居然要她走!哼!”复又冷眉对常小雨和一高峰,道:“你们俩现在是不是很高兴啊!?此去朝鲜国多一个人不好吗?再说了,就你们男的可以为朋友不顾生死吗?我们女的同样也可以为朋友出生入死!”
燕无双此刻已是拧身,回头望,看不到任飘萍脸上有任何变化,忽然间一种和*图*书神伤掠起,脚下已不再停滞直向雅静阁走去,唐灵但见如此这般,似是也伤了心,双手无力放开任飘萍,怨恨地看向一高峰和常小雨,默然跟着燕无双而去。紫云在后边急道:“燕姐姐!燕姐姐!唐灵姑娘!”又是一侧头道:“任大哥?”
任飘萍、常小雨和一高峰三个男人被紫云这么一顿数落,一个个俱是低着头拉长脸不吭声,却是偷着抬眼你看我我看你苦笑不已。
任飘萍笑而不语,唐灵道:“他怎么不老实?”
紫云似是依旧愤恨不已,正待再说,这时一阵鼓掌声响起,筱矝内着一紧身紫衣绣花外披一件雪白貂皮长袍出现在四人眼前,口中道:“紫云姑娘说得好,有些男人总是自以为是,自己对朝鲜国几乎是一无所知,还拒绝别人的帮助!”
一高峰这时恰好步入后院,开口便道:“什么时候出发?”
众人登时沉默,一高峰一边走一边道:“我刚从衙门回来,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出发,你们二人准备得如何?”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