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十六章 雪在下
雪光映照之下智远大师往日威武的脸庞多了些落魄和忐忑,任飘萍斜视智远大师,道:“私事而已,还望见谅!”田不平等人虽是知道任飘萍此行与智远大师有关,但见任飘萍如此,也是不好多言。
群雄中多为各派掌门,被囚禁在武林陵许久,是以各自担心派中之事,也不再多做逗留,匆匆出了武林陵。而田中正建以忍术土遁之法掩身尾随其后,既不靠近也不远离。
任飘萍似是没有听见,兀自陷入沉思,但觉自己往日所行极为荒唐,自己本就一如无根浮萍,在这个尔虞我诈了无生趣的江湖中飘飘荡荡,可笑的是自己还应承这个应承那个要照顾这个照顾那个……愈想愈是觉得胸口堵着一块巨石难以呼吸。
任飘萍点头称是,不料筱青峰向唐门姥姥使了个眼色,唐门姥姥二人竟是说走就走,唐门四老和唐直紧跟其后。任飘萍忽然想到欧阳小蝶,急忙喊道:“请留步!”唐门姥姥等人已是走出百米之遥。好在m.hetushu.com.com任飘萍的轻功甚好,急追而上之后,对着唐门姥姥一礼,道:“前辈,晚辈尚有一事相求!万望应允施以援手!”
任飘萍没有听见,可是常小雨却听见了,调侃道:“我说二公子,你怎么是个跟屁虫,怎么还不走?该不是怕田中正建清理门户吧?”那燕霸天也不辩解,更是不理会常小雨,只是依旧不走。常小雨顿觉自讨无趣,也就作罢。
筱青峰瞥了一眼筱矝,道:“师弟,你们几个年轻人不妨走一趟朝鲜国去办你的私事,”又看了一眼唐门姥姥,道:“我们老一辈呢,暂时先留在洛阳,查看查看震天帮和拜金教行事的真正用意何在,以便未雨绸缪。”
智远大师望向智诚大师,智诚当即对着众人一礼,道:“阿弥陀佛,拜金教方兴未艾,现在又多了个震天帮,唉!江湖只怕自此多风雨了!贫僧等人先行一步!”与此同时无言的眼看向欧阳尚晴,智方和*图*书大师看向任飘萍。
无论如何少林寺是也是武林领袖,是以众人自是抱拳道珍重,欧阳尚晴却是冷哼一声,道:“少林寺也好不到哪儿去!”已是转身走了几步的少林寺诸人脚步一顿,回首,复又无言离去。
任飘萍当即呆若木鸡,他原本是打算托付唐门姥姥照顾欧阳小蝶一段时间,哪里想到唐门姥姥竟是如此霸王硬上弓,这如今答应了不是,不答应了也不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字来,而一旁的筱青峰则是别过脸去似是在偷笑。
转瞬丐帮、峨眉和武当也是携手离去,武林陵外就剩下唐门、翠烟门、燕无双、燕霸天筱青峰、筱矝、常小雨、一高峰和任飘萍等人。
众人又四处寻找,包括几个密室也是不见人影。见状群雄中不乏破口大骂赵宏云父子之人,嚷嚷着要将这武林陵捣毁一泄愤恨,好在被一高峰以不要损毁陵寝惊动官府为由阻拦。
唐门姥姥拂袖佯怒,道:“少来这一套!灵儿你娶还是不娶?!https://www.hetushu•com•com
不料唐门姥姥半眼也不瞧他,道:“你任少侠还有事求老身呐!老身看你根本就没有把老身放在眼里!”
武林陵外,众人站定,俱是觉得再世为人,不禁感慨万千,而风雪狼狈为奸正竭力肆虐着这片大地,田不平抬头望向灰蒙蒙的飘雪的夜空,低头道:“这次全凭任少侠相助,我等才可以重见光明,大恩不言谢,任少侠若是对丐帮有所差遣,只需通知一声,丐帮上下定当全力以赴!”武当派、峨嵋派等也是不无感激之言,任飘萍淡笑道:“其实在下是为了一己私心而来,碰巧遇上,自是不能袖手旁观,见笑了!”
风雪此刻更盛,却是更见迷离,各人各有心事,俱是迷离在这风雪中,望着漫天狂舞的雪,任飘萍不禁伸出手,一片雪花落在手心,一丝寒意疾窜心底,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但觉自己便是这暴风雪中的一片雪花。
任飘萍但听龙门老人‘为了社稷国家’这一双关之语,不禁暗道:和-图-书狡猾!田不平此刻忽道:“恕老夫多嘴,任少侠先前所说要走一趟朝鲜国,不知所谓何事?”与此同时一只眼看向任飘萍的同时另一只眼已是悄然爬到智远大师的脸上。
从无方子口中得知暗门机关的位置和打开机关的方法之后,众人仍然担心田中正建暗中偷袭,相互保护着前行,打开厚重的石质暗门,行至上层,整个大厅空无一人,只留着那大厅顶部中央硕大的夜明珠发出的寂寞光芒。而武林陵内外围的环形甬道也是空荡荡的,东南西北四个出口处的石门也是大开,看得见武林陵外皑皑白雪,阵阵寒风袭来,震天帮的一干人马似乎一下子全部蒸发,那些铜鼎下的火依旧在跳跃吞吐着诡异。
任飘萍惶恐,道:“前辈对晚辈有两次救命之恩,晚辈尚未报答,前辈何以有如此一说?”
唐灵、燕无双二人见任飘萍面色之上悲意正浓,不禁相互一视,唐灵吐了一下舌头,轻声道:“燕姐姐,他怎么了?”燕无双摇头不语,一旁的筱矝齿唇和-图-书想咬,仰望虚空,道:“自是想他的心上人呗!”几个女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却是耳边突听任飘萍一声清啸,愕然而视,但见清啸之后的任飘萍淡淡一笑,抖了抖身上的积雪,道:“再下去非得被冻死不可,各位不知有何打算?”而众人耳中犹自回荡着任飘萍清啸声中的抑郁和无奈。
众人只当是任飘萍自谦,也没有多问,唐灵本是想问却是樱桃小口才张又闭,龙门老人这时满脸堆满笑容,道:“想来任少侠对老夫多有误会,老夫在白鹭洲所作所为也是为了社稷国家,希望任少侠多有担待,老夫就此别过了!”说着对众人一抱拳,并不理会欧阳紫好常小雨,道了声后会有期展开身形很快消失在风雪中。
躲在人群后的燕霸天耳朵倒是极为灵光,尖细的声音缓缓扬起,道:“任兄如今名望如日中天,正是人生得意之时,何来唉声叹气?”
而唐灵像是生怕姥姥为难任飘萍,紧随而至,这时已是追了过来,远远喊道:“姥姥,姥姥,不许欺负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