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章 再难承担(上)
无上子似是更为气愤,道:“姑且不提那观音泪,飞罗裙也就是哄哄小孩,对于高手而言顶多就是弄瞎眼睛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赵宏云急道:“爹……”
任飘萍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心知自己这条命暂时算是保住了,耳闻赵世青问话,不禁苦涩一笑,道:“赵老爷子,我好像中毒了!”
任飘萍的眼中忽然有了一丝心疼,暗道:天真无邪的她怎能忧伤落泪呢?唐灵和任飘萍几乎是同时启唇:“任大哥……”“唐姑娘……”却是突然耳闻一声琴弦颤动拨出的音符,但听一个天籁之音传来:“帘暮疏疏风透,一线香飘金兽……”
任飘萍凝眉正在思考那‘天’、‘地’、‘人’‘神’四间石屋内关着的是什么人,他的背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和一缕幽幽的叹息,任飘萍心中一颤,缓缓回首,映入眼中的正是凝眸相望的唐灵。唐灵双手紧紧地握着铁栅栏,清纯娇颜之上的眼m•hetushu.com•com依旧很大很水灵,却是不知为何那美丽的眼上蒙上了一层雾,那张脸此刻竟写满了无限的忧伤。唐灵的唇在无声地颤抖,两行清泪扑簌扑簌悄无声息地滑落。
赵世青暴喝道:“放肆!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爹吗?”
任飘萍愕然,耳边同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却是很快就没有了,似是有人方一站起复又坐下。
任飘萍微微点头后迈出的脚步有些僵硬,左手一个石屋上方石壁之上写着‘武林陵’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而‘武林陵’的下方是稍小的两个字‘少林’,石屋之内一张方桌旁边背对任飘萍而坐的是身着袈裟的少林寺方丈智远大师,围着方桌而坐的还有智诚大师以及此刻正斜眼瞄向任飘萍的智方大师,一旁垂手而立的正是那无言、无嗔和尚。只是少林寺诸人俱是沉默不语,任飘萍,面肃穆,抬眼顺着左手一排石屋望去,和图书但见每间石屋上方皆书有‘武林陵’三个大字,其下方依次书有‘武当’、‘丐帮’、‘青城’、‘华山’、‘点苍’、‘峨眉’字样,任飘萍侧目转向右手一排,由远及近依次则是‘天’、‘地’、‘人’‘神’、‘落雁门’、‘翠烟门’和‘唐门’等字样。
赵宏云哼了一声甩袖而去,任飘萍又是道了声谢,跟着无方子二人去了。
赵世青的思绪渐渐转移到任飘萍身上,道:“任少侠,你说,那个人是谁?”
赵宏云冷哼一声,赵世青犹豫片刻,道:“给他解药!”无方子犹豫地看了一眼赵宏云,遂缓缓向任飘萍走去。
赵宏云大怒,道:“任飘萍,你不要得寸进尺!”
不料赵世青沉声道:“好!无方子,无上子,你们二人带任少侠见见他的朋友!”
无方子这时忽然大声喝道:“各位武林同道,都振作点了,别给我们武林陵丢脸!——咫尺天涯任飘萍任少侠看https://www.hetushu.com.com你们来了!”
石阶尽头光线忽然一亮,又是一个环形的甬道,只是不同的是环形甬道的两边俱是一个个用铁栅栏封着的石屋。那砌成石屋的方形石块均厚达一尺之多,铁栅栏也是小儿手臂那般粗细,整个一活脱脱的牢狱。
任飘萍狡黠一笑,道:“赵老爷子,在下想看看他们!”
任飘萍自是知道对方所言不虚,却是故作嘴上不服输,道:“话虽是不错,可是那飞罗裙和观音泪怎么也不用进去呢,那炼制出来岂不是更厉害?”
赵世青只觉耳边到处都是那六枚摄魂珠同时发出刺耳的呼啸声,一时之间难以辨清摄魂珠的去向,是以当即纵身后退,身形才退三尺,欧阳小蝶一声惨叫便是向地上倒去,赵世青不及多想,返回去救欧阳小蝶,而就在这时倒地的欧阳小蝶五指轻弹,射向不同方向的五枚摄魂珠忽然改变方向撞在一起,上百枚银针便从那撞击而裂开的摄魂珠中hetushu•com.com射出,赵世青当下躲避不及,‘啊’地一声仰面倒地。
无上子这时冷冷地看向任飘萍道:“任少侠!请了!”
出了大厅,又回到了那外围的环形甬道中,熊熊火焰依旧在铜鼎下燃烧,循着甬道向东而行,那无方子在冰冷的岩壁上不知按了一下什么,眼前豁然而现出一段青石台阶,向地下延伸而去。藉着石阶上方岩壁上火把暗淡跳跃的光,任飘萍小心翼翼地跟在无方子二人身后行走,却也是不言语。那无方子似是忍不住这无声的寂寞,开口道:“小子!你身中‘如来千功散’之毒,怎么还能一跃进入大厅中去呢?”
无上子忽然停下脚步,回头喝道:“小子!你说什么?你要知道那‘如来神功散’可是聚集了天下三种至毒无情泪、夜夜啼、伤情离炼制而成,要不是给了你解药,就是有十个任飘萍也是死定了!哼!”
无方子这时呵呵一笑道:“厄,任少侠,到了,到了!”
赵宏云不语m.hetushu.com.com,眼睁睁地看着无方子把解药递给了任飘萍。
赵世青道:“现在任少侠该说了吧!”
无上子本就没有心机,是以立时接口道:“是啊……”却突然听到无方子突然而至的咳嗽声,倏然收口。
任飘萍淡笑,道:“看来还是你们的‘如来神功散’不怎么样啊!”
任飘萍脚步突然放缓,他当然知道正是赵宏云的飞罗裙才使自己眼睛一度失明,那么……当下道:“这么说,赵老爷子的眼睛……”却是住口不语。
蒙面女手中的暗器呼啸着向赵世青而去,赵世青虽是失明,却是毫不含糊,双掌在身前布下一道气墙,口中喝道:“摄魂珠!娃儿,你是欧阳连城的什么人?”蒙面女却是不答,抢进一步左右手同时开弓,六枚摄魂珠同时从六个不同方向射向赵世青。
任飘萍心中自是明了,淡然一笑,伸出右手,道:“请!”
任飘萍服了解药,暗中运行九天玄功,但觉所中之毒已解,这才一跃而起,道:“多谢赵老爷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