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三章 雪夜行

任飘萍一声多谢,看了一眼欧阳小蝶,人已是匆匆离去。
任飘萍听到这里,心中暗喜,当即左右手各抓起一把雪,揉成两个雪团,向那二人掷去。
任飘萍心中暗喜,当即纵身至陵墓上的灌木丛后,静观其变。
任飘萍笑对着冷月微微点头,耳边却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窗外的街上敲来,任飘萍急忙趴在窗边观望,风雪中赵宏云等一行四人心事重重地正沿街疾步向东而去。任飘萍略一寻思,回头郑重其事道:“冷月姑娘,在下虽然和姑娘相交甚浅,见面只有一次,但在下以为姑娘是一个可托之人,所以想拜托你……”
冷月姑娘听至此,翻眼半嗔半笑地白了任飘萍一眼,一撇嘴,眼睛瞄向床上的欧阳小蝶,道:“公子是说她?”
任飘萍急忙点头,冷月道:“公子有事赶快走吧,君子之交淡如水!”
过了片刻,人声渐大,一人粗声粗气道:“他妈的!还https://www.hetushu.com.com有不怕死的!?”又听一沙哑的声音道:“大冷天的,只怕是雪把树压断了吧!”又听到‘吱哑’的声音,却是在西边响起。任飘萍身形疾动,已是看见两个手握长剑的黑衣壮汉正站在雪地里四下张望着向南边走来。
可是他实在是等不及了,因为他不知道唐门姥姥给欧阳小蝶吃的药究竟能够维持到什么时候,因为欧阳小蝶身中的‘韶华白首’最多只能让她活半年的时间,而现在一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等已经使他窒息,所以他不再等,他已经决定今夜就去打破这令他窒息的玄冰。
粗声粗气的声音道:“知道,掌门今天看来好像是要对那九幽神尼动手了!”
任飘萍又回到南边赵宏云等人适才消失的地方,仔细查看,依旧一无所获,不禁有些丧气,当下一掌朝面前的灌木丛拍去,一声巨响,雪四溅,土屑横和-图-书飞,干枯的树枝折断成千万碎片。不料任飘萍这一掌之后,陵墓之内忽然有了微弱的声音。
任飘萍来到洛阳已经三个月了,这三个月任飘萍就住在‘雅静阁’的后院的木屋里。可是欧阳小蝶依旧昏睡不醒,一切的生理机能似乎都已经停止,只有那微弱之极的脉搏还证明她是一个还没有死彻底的人。这三个月任飘萍几乎是一直守在欧阳小蝶的身边,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床上的欧阳小蝶,从日出看到日落,然后就倚在门口看夕阳,夕阳如血,夕阳下,任飘萍就开始做风筝,现在,那木屋内满是风筝,不能放飞的风筝。
任飘萍旋即转首道:“抱歉!”同时看向欧阳小蝶。冷月见状,急忙站起走至床边替欧阳小蝶掖了掖被角,冷月心里当然猜得出床上的这个女子定是欧阳小蝶,她当然也知道任飘萍两绺白发是为欧阳小蝶而生。
风大,雪疾,屋https://www.hetushu•com•com内的温度很快降了下来,冷月不自禁地双手紧抱双臂,打了个喷嚏。
冷月明眸婉转,似是想了许久,小心翼翼问道:“公子,那位可是……欧阳小蝶?”
沙哑的声音又响起:“小心,李兄!要是有个神么差池,掌门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天色尽墨,任飘萍一身白衣在雪地里疾行如飞,出了城门很快便看到了赵宏云四人的背影。转眼赵宏云四人和任飘萍先后经过了牡丹山庄的落雁门,又东行二三里,雪地反射的光线中出现一座黑魆魆甚是高大的土堆,远远望去,高约五十米,底部长约三百米。
但是他至少知道这一切都是赵宏云暗中做的手脚,只是现在他还不知道赵宏云想做什么,那些消失的人现在在哪里,所以他在等,等赵宏云露出破绽。
望着任飘萍远去的稍显落寞的背影,冷月幽幽一声哀怨道:“哎!任飘萍果然是世上一奇男子!”
和_图_书宏云四人至那土堆前,站定,忽然回首望,任飘萍惊出一身冷汗,幸好自己身旁有一棵大树,当即掩身其后,再加上自己本就是一身白衣,倒也没有被发现。
赵宏云四人发现身后并无人跟踪,很快便消失在那黑魆魆的高大土堆里。
这三个月任飘萍当然也在密切地关注着江湖,只是没有等来燕无双,也没有见到智远大师,白鹭洲一战中所有的人都没有了消息。于是任飘萍想到了地鼠门,可是地鼠门也似乎停止了活动,怎么也联系不上。他当然也曾夜探震天帮,却是未曾有所发现,他也曾好几次在深夜透潜入屏儿的房间,借着月色深情地端详上片刻那个还未曾叫自己一声爹的女儿,目前他唯一的快乐就是偷偷去看屏儿的那一刻,尽管有时觉得这种快乐似乎是偷来的。
任飘萍等待了片刻,这才从树后闪出,身形一晃,径直向那土堆逼近。待到近前,任飘萍才发现这个土堆是一个方锥,底https://m.hetushu.com•com边是一个正方形,每边长约一百六十米左右,像是一座古时皇帝或是将军什么的陵墓。只是任飘萍发现赵宏云四人消失的地方竟是没有一个入口进得这陵墓之内,当下寻思:莫非这里有什么暗门?当下展开身形在陵墓四边绕行一周,却仍是没有任何发现,满目尽是白雪覆盖之下丛生的杂草灌木丛。
任飘萍双目忽然变得更加忧郁深邃,不语,低下头,双手在红得透亮的火炉上烤着。脸被烤得通红通红,通红通红的脸庞鬓两鬓乌黑的发中赫然入目的是两绺白发,许是热了,任飘萍缓缓起身走至窗边,推窗,一阵寒风夹杂着几片雪花急袭而入房内,脸上阵阵的寒意还有那偷袭钻进脖子里头的嗖嗖冷风似乎让自己一下子回到了寒意如冰的现实。
所以他今日来到了‘怡香院’这个风月之地,这个可以释放自己的地方,这个被世人所不齿认为是藏污纳垢的地方,这个几乎每次使自己积蓄爆发力量的所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