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四十七章 翠烟门(中)
而燕无双和任飘萍也在对视,任飘萍已是开口道:“紫竹轩?!”燕无双点头,心知当时在大漠伤情谷紫竹轩中任飘萍的眼睛尚未复明,笑道:“公子,不想这两处的紫竹是一般模样。”
不料,任飘萍大声道:“上官姑娘,你不要刀谱了吗?”
上官离胸中怒气中烧,原本设计好的一切不由自己地化为乌有,此刻但闻欧阳尚情之语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本欲对欧阳尚情动武,却是见任飘萍接过那把本是冰洁剔透的剑此刻晃动之间白光尽退,蓝光闪现,在夏伤宫中呆了那么多年的她衡量利弊之后,忽莞尔一笑,道:“你不说本小姐就不知道吗?欧阳小蝶!”
夏雪道:“嗯,有什么不对吗?难道欧阳姑娘不想见师父她老人家?”
飞快而去的欧阳尚情又飞快地回来,道:“这紫竹是……”
而走在冷秋雨身边的上官离这时压低声音道:“赤龙堂,你要是不帮本座拿回刀和刀谱的话,哼!背叛和-图-书师门的后果你自是知道!”
只是夏雪心急道出的这番话已是挑明了欧阳尚情便是翠烟门下,欧阳尚情脸色微变,任飘萍已是一吸鼻子,道:“好香的酒啊!嗯,看来是我最爱喝的女儿红了!”说着当先一步而去。
上官离此刻已知这里已无她所图,当下微笑道:“任公子,好运是不会伴随一个人一生的,对吧,本小姐告辞了,后会有期!”复又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向门外走去。
冷秋雨连连应声是,转身向门外走去。
那上官离站在门口的身形一顿,道:“任公子,你以为本小姐还会相信你吗?”
冷秋雨和夏雪似乎对上官离有些忌惮,神情一紧,而欧阳尚情却是不吃她这一套,道:“你管得着吗?”遂又对着冷秋雨道:“你还不去为任公子弄些衣服来!”
任飘萍此刻在被窝里已是穿好衣服,青衫遮体,虽不是很满意,但已经很感谢那冷秋雨,只道是冷秋雨没有hetushu•com•com给自己那些不合体的衣服就是很不错了,下得床的任飘萍无奈道:“这才是真的,不过我有条件,”一顿,一字字道:“正德皇后!”
欧阳尚情却是秋水顾盼间,问道:“夏雪,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翠烟楼的?”
燕无双和欧阳尚情之前已是略微知道任飘萍在大漠的遭遇,心知任飘萍对自己的身世之事颇感纠葛,是以两人俱是默默地看向任飘萍,倒是冷秋雨一脸地吃惊和茫然看着上官离。这时夏雪走了进来,对着欧阳尚情一礼,道:“欧阳……姑娘,一切准备就绪,就请移步后花园一叙。”
欧阳尚情止步,道:“什么?你说师傅也要来南京城?”
走在前边为众人领路的夏雪一回头,道:“我来了也没有几日,师傅她老人家吩咐我先行打点好一切,随后师傅就到!”
冷秋雨陡然觉得背后冷风嗖嗖,狭长的眼眶之内瞳孔一缩,掠向任飘萍,冲着上官离微微点m.hetushu.com.com头。
而一旁的上官离见状但觉事情似乎有些蹊跷,冷冷道:“冷秋雨,夏雪,你们……”复又疾看欧阳尚情,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官离听到‘正德皇后’四个字,自是明白什么意思,当下转头道:“好,本小姐就再相信你一次。”
燕无双笑,欧阳尚情狠狠地看着任飘萍的背影,一跺脚,扭腰跟了上去。
欧阳尚情看了一眼夏雪,又是询问的眼神探向任飘萍,任飘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是把被子拉起盖在自己赤裸的上身,他在想:自己等了欧阳小蝶的这八年中欧阳尚情自那百丈崖跳下后又是怎样的八年呢?
夏雪不解,急道:“这怎么成,到了自己家里了,还住什么客栈!姑娘若是还有什么东西落在客栈的话,我这就差人下去去取。”
燕无双恍然道:“任公子是说这翠烟楼是翠烟门的一个暗桩?”却是只觉握着弑天剑的手冰冷之极,遂说完话,便是走到床前,眼睛避开任飘和*图*书萍赤裸的上身,将弑天剑递给任飘萍。
欧阳尚情一张脸已是晴转多云,闷闷不乐地看了一眼夏雪,忽然转向看任飘萍,道:“我不想吃饭了,我不饿!我们回客栈吧!”
任飘萍笑,点头,接过弑天剑。
一行人包括上官离转而来到后花园。这后花园颇为广阔,长宽各有十丈左右,左右两侧各有四五间厢房,中间铺有大块不规则的花岗岩水磨石,而厢房尽头紫竹林立,笔直挺拔,青翠遮天,几声鸟叫婉转而出,欧阳尚情已是蹙眉惊喜道:“嗯?这里也种着紫竹?!”说罢,飞快地跑向竹林,一旁的夏雪和冷秋雨对视各自微微点头。
这时,那夏雪颇是恭敬道:“欧阳……姑娘,要不要准备一些酒菜,好为您接风。”
任飘萍和燕无双同时大吃一惊,却是各自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许就是那一张床或者是那张粉红的被子下的同床共枕,或许是别的什么……上官离来到南京城因为尚未取到‘龙舞十八斩’刀谱和‘青https://m•hetushu.com.com龙偃月刀’,是以尚不知欧阳小蝶还有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孪生妹妹,当下一张大嘴好半天没有合拢。
任飘萍和燕无双脸色突变,心知欧阳尚情必然发怒,却是未曾料到欧阳尚情浅笑一抹,瞪了任飘萍一眼,脸色微红,傲然道:“那是我姐姐,记住了,我是欧阳尚情,我姐姐呢,是震天帮的帮主夫人,你也不想想,她又怎么会躺在这张床上呢?”
夏雪已是笑道:“是师傅她老人家亲手所种植,听师傅说,这些紫竹今年已是二十八岁了,”眼睛一扫众人,浅笑道:“酒席就设在紫竹林中!各位请!”
欧阳尚情冲着夏雪点头,复又冲着燕无双甜甜一笑,道:“谢谢无双妹妹!”
燕无双不知道欧阳尚情是要谢她什么,脸上肌肉机械地堆砌出一个笑容,这时冷秋雨已是拿着几件衣服回来,欧阳尚情示意给任飘萍。冷秋雨心中虽狠极任飘萍,却是不敢违抗,将衣服扔到床上,便是站在一旁,眼角一滴狠毒,已是滴在任飘萍的心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