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三十四章 云在飘
等到云天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惊异的发现他的周围所有的人俱是嘴角一丝殷红倒在地上,燕云天惊魂未定,大声叫着慕容姝瑷、穆子默和嵇天宇等人的名字,未见回答,心中寒意陡生,扑向众人,一一查探,却是分明感受到死神的降临。就只这一瞬,这二十多名在武林中已是算得上一流高手的兄弟,先前还生龙活虎还说要生死与共的兄弟就这么死了?!燕云天大叫一声,一口鲜血自口中急喷而出。
云在飘。
就在这时,风动,角楼旁三道黑影一闪而过,直向城内逼去。
嵇天宇阴阳怪气的声音接着道:“七爷!兄弟们还指望着你带领大伙打回大漠去呢!”
黑衣人飘然落地道:“不错!只是身中七指,莫不是老夫的‘幻世血灵指’不中用了!”
那清冷的声音道:“好小子,好傲气的骨头。呵呵!看你能傲多久!接招!”音落,鹤翼阵前突现而出一个虚幻的身影。燕云天斥道:“合!”鹤翼阵两翼众人各自展开招式,急向那虚幻的身影包抄而去,而与此同时燕云天的长扇也是疾展扑出。
此刻的燕云天目眦尽裂,大吼一声,陇烟身法提至十二分功力,身形一如轻烟飘向那虚幻身影。要知道陇烟身法乃是燕赵传下了绝顶身法,此种身法修炼极难,又需极高天赋,据说这种身法传自上古神技,比起任飘萍的咫尺天涯一点不差,只是燕赵曾经嘱咐过不到万不得hetushu.com.com已决计不可以施展此身法。是以直到此刻山穷水尽之时燕云天才施展了出来。
这处破落不堪的大院是燕云天在洛阳城和他二十几名兄弟的临时栖身之所,为了避开李奔雷的追杀,燕云天一干人迫不得已才隐藏于此地,昼伏夜出,百般狼狈。现在一干人等俱是站立在燕云天的四周,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昔日在大漠里几可呼风唤雨而现在却一如丧家之犬的燕云天。
云天的眼,湿润了,他想不到在这么被动的情况下还可以拥有这般生死相依的兄弟情义,心中的一瞬之间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酸甜苦辣咸无所不尝,之后便是一股热血直冲心头。他缓缓抬起头来,双目死死盯住这些人,他的眼睛渐渐迷茫,又渐渐清晰,心中的那块玄冰在这兄弟二字下正在悄然融化。夜色下燕云天的脸已是充满着阳光,笑,一拍方桌大声道:“好!我们就是生死不渝的兄弟,兄弟如手足,岂能分开!”
其中一人嘿嘿笑道:“鬼老头,你的‘天魔神功’‘天魔眼’已经和这小子过过招了,接下来轮到老夫出马陪他玩玩了吧!”说着纵身一跃,竟然移至距燕云天眼前不足一尺之处。要知道,云天和他们相聚俩丈有余,要在眨眼之间就移出此等距离,云天自忖也能办到,但是却不能像这黑衣人一样如此轻松,信手拈来。
燕云天此刻正坐在洛和-图-书阳城内东北角的一处破落的大院之内,和燕无双等人分手之后,燕云天就一头扎进醉里绣乾坤酒楼的酒缸里,直到慕容姝瑷、穆子默和嵇天宇三人将他从酒缸里捞回来。可是自从被捞回来,燕云天就一直坐在这里,像是被下了咒一般整整三个时辰一动不动。
然而就在此时,一丈之外的一颗大树上忽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道:“燕云天,看来你已经有所觉悟了,只是空有一腔热血夫复奈何,实力决定一切,今日老夫便送你一程!”
俗话说的好,反应就是活命的根本。云天手下显然个个久经沙场,武功高强,一息之内,一个攻守兼备的阵形已是摆开。但见二十多人以燕云天为中心左右张开如鹤之双翅,此阵两翼张合自如,既可用于抄袭敌军两侧,又可合力夹击突入阵型中部之敌,实是不可小觑。然而,对方显然不把此阵放在眼里,静等他们结成阵势结成之后,道:“小小‘鹤翼阵’,老夫尚且不放在眼里!”
站在燕云天身后的穆子默苦笑接口道:“七爷,你这是赶兄弟们走啊!大漠是我们的家,可是如今的大漠已是李奔雷那个老贼的天下,你让兄弟们去哪里啊!”
没有人说话,燕云天狂暴的喊声兀自击打震动着众人的耳膜,死寂的空气中传来蟋蟀的欢鸣声。燕云天扑通一声像是被人抽了筋一般有气无力地又坐回椅子上,道:“我知道,大家跟着hetushu•com.com我实属不易,我非常明白我们现在的处境,各位兄弟大都是有家室的人,不必跟着我燕云天等死,就此散了吧!”
燕云天,一身红的似火的长衫山满是灰尘污渍,布满血丝的眼睛,凌乱的头发,浑身弥漫着的冲天的酒气。
燕云天见对方如此托大,对着丈外那棵大树怒道:“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
云天的眼睛一瞬间就睁大了,以他的修为对方竟然能无声无息到他周围一长之内他却无从察觉,只能说明两点:第一,对方轻功极为高明,第二,对方修为远在他之上。燕云天冷然一笑,一把精钢长扇已然在手,气沉丹田,喝道:“御!”
那虚幻身影狂笑,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他那浓浓的不屑,随即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虚幻身影双目陡张,极炫的两道神光迸射,云天只感觉这目光如利剑般直刺本心,竟是意乱神迷无法抵御,而两翼之众人只觉眼前一片光亮,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甫一展开的身形嘎然而止,时间在这一刻似是凝滞不前。
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地上的燕云天头痛欲裂,浑身就像灌了铅一样,手脚麻木不已。燕云天默运功力,发现穴道已解,正欲起身,忽然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向他走。偷眼一瞥,其中一人正是先前的那虚幻身影,云天自知正面不敌,随即假装未醒,暗暗聚集功力准备亡命一击。
不料燕云天和-图-书一抬手,‘蓬’的一声,打落茶杯,道:“我求各位了!你们走吧,如今的燕云天已经不是昔日的燕云天了!”慕容姝瑷委屈的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低声道:“云天哥!”而穆子默和嵇天宇等人俱是一声不吭,燕云天猛地自椅子上站起,大喊道:“走!走!你们立刻就给我走!”
但是下一刻他的心就开始剧烈的跳动了,因为另一个人说话:“小子,既然醒了那么就起来吧!”燕云天惊,已知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无望,却是竖起必死之心,一跃而起。站在他视野里的是三个人!确切的说是三个裹在黑袍子里的人,黑袍之外露出的是黑夜中的黑色的眼。
那黑衣人似是微惊,当下收左手一指剑气,身形离散,右手五指激射而出五道血红光影,身形幻化出十几道光影,重重叠叠,状如恶魔,掠过当场,只听当啷之声不绝于耳,云天闷哼一声倒地,身上七处已是鲜血直流,而那十二条火龙倒是未伤到黑衣人分毫。
燕云天现在恐惧已是到了尽头,不过恐惧的尽头便是无所畏惧,燕云天笑,而且他忽然发现笑有时候竟是一种绝佳的武器,至少现在的他已是坦然,坦然的他坦言骂道:“狗贼!纳命来!”
云天脸上已无血色,双手幻化出几道金光,黑衣人只觉得劲气扑面而来,哦了一声,道:“好小子!”说罢,身形暴退,左手飘逸之极点出一指血红剑气,而燕云天双掌连环拍出‘赤https://m•hetushu.com•com炎蟠龙神功’,在夜色中击出十二道掌力,一若十二条狂暴的火龙向黑衣人吞噬而去。
云天已受重创,可是倔强的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只能看着三名黑衣人缓缓走向自己,却再也提不上半分力气来。
天上的月在动,云也在动,慕容姝瑷蓝色的眼睛里的燕云天颓废的双眼终于动了一下,慕容姝瑷立刻拿起燕云天面前那张破旧的方桌上的茶壶为燕云天倒上一杯茶,递与燕云天的手边,柔声道:“来!云天哥,先喝上一杯茶醒醒酒。”
夜,似乎很安静。巍峨的洛阳城墙之上,西北角角楼内,一个大嗓门传来:“咳咳咳!妈的!今个晚上本来打算逛窑子的,王麻子却要和老子换轮防!”
可是就是此等神功却还是失败了,因为在燕云天眼中他的对手一如鬼魅般地凭空消失了。燕云天此时此刻,几近万念俱灰,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在下一个瞬间,燕云天只觉自己周身大穴俱被点中,燕云天的眼中没有愤怒,只有不甘,接着他的眼睛渐渐黑了下去。
燕云天默然,又有一大汉恨恨道“七爷!你不要忘了我们是兄弟,我们的家人只怕已是遭了李奔雷那老贼的毒手,我们要为亲人报仇,我们要打回大漠去!”话音刚落,周围所有人不约而同齐声道:“我们是兄弟!打回大漠去!”“我们是兄弟!打回大漠去!”“……”每个人都鼓足气力,每一个人都目光坚定,一时之间声势惊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