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一章 纸与火

而此刻走向李长风的任飘萍正囿于一张爱恨怒惑交织而成的网,渐渐地,网中的他的眼竟是一种比失明时的眼还要呆滞的迷茫,看不出爱恨,辨不出喜悲,网中的他不在努力,不再挣扎,不再拼命地想要逃离。
龙门老人和蔼之极的脸上一抹杀意泛起,却是呵呵一笑,接口道:“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常小雨当然知这招正是师傅、也是自己师叔祖、三大绝世高手之一朴正宇的绝技之一‘龙珠在天’,常小雨不忍、闭眼、叹息!
至倒数第三个字时,距欧阳尚晴五步之遥的智远大师突然出手,风平浪静之下暴风骤雨般突然袭来的少林寺大擒拿手疾抓欧阳尚晴的右臂,众人大惊,谁也未曾想到堂堂武林泰山北斗的少林寺掌门会偷袭,欧阳尚晴身形急闪,不料左手脉门已是被智远大师紧紧扣住。
龙珠的七彩光芒已是映射在混沌不觉的任飘萍的修长的背上。而‘诸葛重生’李长风左眼见及任飘萍的眼,心中悲凉痛惜,右眼同时闪现龙珠的七彩光芒,大喝道:“让开!”,而任飘萍依旧长醉不醒。
龙门老人眼皮一跳,暗道:朽木不可雕!
且说常小雨眼见师傅龙门老人跃下小山向任飘萍扑去,竟是有着一种如鲠在喉的两难。不禁暗道:原来有一种朋友,可以惺惺相惜,却是如鲠在喉!
自从落雁门成立以来www.hetushu.com.com,欧阳紫杀了少林寺的舍得大师和南宫世家的南宫玉已不算是什么秘密,甚或飞剑门满门被杀一事也是被认为是欧阳紫暗中所施。所以一直默立于忘忧上人之后被任飘萍断了右手的清虚子忽然奇道:“不是说是欧阳紫所为吗?莫非那黑衣人就是欧阳紫?”
忘忧上人‘哦’了一声,稀疏双眉一动,眼光有意无意扫视少林寺诸人,但见智诚大师四人俱是低头,又看向着智远大师,道:“老和尚!可有此事!”
任飘萍似有所觉,却是木然转身,眼前便是那近在咫尺光芒大盛的七彩龙珠,与此同时,他身后的李长风强聚真气意欲替任飘萍挡住龙珠的衣袂破空之声掠起。
无嗔点头道:“是啊,一个檀木枕头,无相师弟亲眼看见的!”
六条青龙甫一触及七彩龙珠,龙珠轰然爆裂而开,六条青龙便迅即淹没在龙珠爆裂而开的七彩光芒之中,任飘萍眼见着那爆裂而出的七彩光芒在瞬间没入自己的胸膛,整个身形已是被高高的抛在空中,然后跌落,一如断了线的纸鸢。
智远大师睁眼,泛着森森寒意如剑眼神已是刺向无嗔的脸,沉声怒喝:“无嗔!还不住口!少林寺出的丑还不够吗!”
燕无双惊道:“是你带走了那口棺材?”
欧阳尚晴点头,而智远大师已是怒道:“欧阳女https://www.hetushu•com.com施主,你休得在此混淆视听,颠倒黑白,老衲来问你,假若你所言属实,那么你为何要带走智光师弟的尸体?”
常小雨疾掠的身形嘎然而止,直直地自空中落下,心中‘咯噔’一声,心知今日无论如何师傅都会杀任飘萍灭口。缓缓走向任飘萍,口中叹息道:“老狐狸,你从来都不是这么的锋芒毕露!”
众人自是替他干着急,一旁的无嗔一挥手,不耐烦道:“好了,一到关键时候就卡壳,为的是智光师叔的枕头吧!”无言已是无言,低头的最后一瞬却是悄然瞥向欧阳尚晴了一眼。智远大师似是不曾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皱眉,闭眼。
赵宏云显然更开心了,因为那每一艘战船之上都备有数门火炮。很快自西而来鱼贯而入长江的十艘战船成扇面展开,逐渐向白鹭洲包围而去。
龙门老人冷笑道:“萤火之光岂可与皓月争辉!”一步跨出,向跌落在地的任飘萍逼近。
常小雨已是身形疾掠,尚未到龙门老人的身前时,耳边已是听到任飘萍平静之极的声音道:“朴云进!把你的那块遮羞布去了吧!纸从来就不愿包火,只是火的一厢情愿而已!”
当下智远大师右眼皮狂跳不止。
任飘萍笑!
飞行中的龙门老人双掌交错揉搓出如梦似幻的一个晶莹剔透碗状大小的球体,球体中万https://m•hetushu•com•com千丝丝缕缕真气琉璃婉转而行,在阳光下恰似一个调皮的小孩吹在空中的泡泡,又如一颗七彩龙珠吞吐着噬人的万丈光芒。
李长风的身形方起,已是砰然落地,虽说此次李长风是真气布满全身二位,却依旧没有想到任飘萍会再次出手掌击自己,再次跌落在地的李长风惑然不解地看向任飘萍。
智远大师忽然笑,道:“牛鼻子,老衲还真不知有这么回事,不过少林寺塔林内所葬的确是智光师弟,这一点毋庸置疑!”
无嗔眼神一凛,转动间已是退后一步低头不语。众人已是不好再探知。只是燕无双似是心中疑虑重重,又道:“在黄河打捞上来的那个舍得大师尸体也是碧绿通透如玉,若说是因玉观音所致的话,那么黑衣人为何要杀那个舍得大师呢?”
就在这时,那悲凉雄厚沧桑的二胡声自白鹭洲的北方传来,乐声渐近,正是发如雪眉如墨的李奔雷。而停在白鹭洲西边长江水中的画舫之上的赵宏云当然也听到了这二胡声,赵宏云在笑,眼中自西而来的一艘战船已是映入他的眼帘,紧接着两艘,三艘……共计十艘中型战船正在向白鹭洲挺进。
智远大师瞥及智诚大师四人眼中的惊惧疑神色,心中‘咯噔’一下,眼帘低垂,道:“这么说来,无相口中所言的那黑衣人才是真正的玉观音的主人,只是可惜,被那贼人逃脱了!m•hetushu.com•com
偷看了智远和智诚大师一眼之后的无言此刻一步站出,道:“无相师弟说那黑衣人用的是调虎离山计,为的是盗取智……”说至此无言瞥及智远大师的一双如剑眼神正泛着森森寒意向自己瞥来,当下一紧张,立时就结巴了起来:“智……智……”
欧阳尚晴口一张,欲言又止,气道:“本姑娘所说句句属实,至于理由,为什么要告诉你!”智远大师怒,道:“欧阳尚晴,你先是断无念手臂,又对十八罗汉施毒,后又于落雁门假装被无念击毙使得任飘萍自毁诺言掌杀无念,今日老衲定要拿你交予少林寺罗汉堂审问个明白!”
任飘萍从来没有败得如此惨烈,连吐七八口血的任飘萍此刻雪白衣衫上尽皆血迹,可是任飘萍却在笑,狂笑。
他现在已是疲惫至极,他只想躺下去,就躺在这张网上。
龙珠再迫近一尺,距任飘萍后背七寸,常小雨睁眼,暴吼:“老狐狸!”
欧阳尚晴但听智远大师和忘忧上人之间的相互亲密称呼,脸上淡然一丝失望拂过。
没有人回答,倒是众人心中却暗自奇怪适才燕无双为何提到舍得大师时要在前边加上‘那个’二字,而忘忧上人显然对这个很感兴趣,因为忘忧上人已经在说话,他踏上白鹭洲的第一句话:“燕女侠的意思是说还有一个舍得大师?!”
众人自是没有想到是这个答案,已是有人不解道:“枕头?”
hetushu.com.com不料欧阳尚晴这时忽然哼哼冷笑,道:“那么本姑娘带走的那口棺材里的舍得大师的尸体是假的了!”
幡然而醒的任飘萍长啸,眉宇间一道血红之气陡现,暗运《九天玄功》,反其道,上九天,是故破而后立,反筋逆血,呼为阴,吸为阳,呼为静,吸为动,呼为柔,吸为刚……彼若取,吾便予……
燕无双自是知道任飘萍和舍得大师、忘忧上人是忘年之交,当下一礼笑道:“正是如此!晚辈和任公子、柳公子当时去少林寺正是为了此事,当时任公子带了一口棺材,而棺材里的那个舍得大师相信才是真的舍得大师,只是少室山下少林客栈前一战,那口棺材却是离奇失踪了!”
右掌掌心血红莲花一现,向身后的李长风漠然拍去,同一时刻,左掌为拳,六和拳,六招化为一招,相互纠缠盘绕的六条青龙直击那龙珠!
欧阳尚晴当即动弹不得分毫,怒斥:“卑鄙!”智远大师也不辩解,当下又点了欧阳尚晴的哑穴,耳旁已是听到燕无双和唐灵的声音:“欧阳姑娘!”“欧阳姐姐!”
云中歌和忘忧上人只是摇头叹息,无言焦虑之极的看着欧阳尚晴,几番唇齿翕动,终是没有说出话来。
而沉思中的燕无双微蹙双眉,此时轻启朱唇道:“可是这黑衣人为何要用玉观音偷袭欧阳姑娘呢?”欧阳尚晴答道:“我哪里知道!”
无言这时一抬头,抬眼又一次望向欧阳尚晴,又低头。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