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七十一章 在水里流泪的鱼

两人每一指射出,在水中穿起一串无数水珠,很快又消失在水中。二人似乎并不是在打斗,也没有比拼内力,只是饶有兴致地你来我往点向对方身上的穴道。
一名银袍人提着狼牙棒至门口正要开门,忽然发现门已经开了,不,门是飞进来的,飞进来的同时还有斗笠之下花无叶的拳,花无叶的拳穿透了那坚实的榆木门板重重地击在他的胸口,他的心已碎,右手的狼牙棒高高地举起向花无叶砸去他在人世的最后一击。
四名银袍人跟着大笑,五人却是同时听到门口两声惨叫声,紧接着又是四声闷哼,随之而来的就是‘咣当咣当’的倒地声。五人惊,不想李冰玉和花无叶的行动速度如此之快,毕竟他们门口把守的都是绿袍人,等级是铜级,比那黑衣的铁级教徒武功还要高上一个级别,一般的武林人士不可能在这一瞬间就击倒六名铜级教徒。
方少宇显然不认识花无叶和李冰玉,尽管适才二人一出手就已经斩杀了拜金教的十一人,可是在他的眼中,斩杀那些白袍人本来就很容易,最重要的当然是看到任飘萍被点住了穴道后沉没至水里直到现在还没有浮上水面让他很开心,人一开心话就多了起来,所以方少宇现在在说话:“看来这次任飘萍这小子死翘翘了,少教主继承教主一身神功,不但轻功卓绝天下,就是‘穴脉横行’神功也是炉火纯青!”
李冰玉不问银子多少,她的这个年龄银子对她的吸引力已经不是那么大了,她在问:“你们教主https://m•hetushu.com.com是哪位?”
原来那拜金教少教主点中任飘萍穴道的同时心中大喜,同时心道:本少爷还以为任飘萍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竟是连一向在教中不可一世的秦飞扬和方少宇两位长老说起任飘萍时也是惧怕不已,更是令他想不到的是这次教中得到消息说是任飘萍和欧阳紫都会出现在南京,是以决定在十里秦淮沿途设伏准备一举拿下这两人,从而得到那制造‘流星火箭’的图纸和寒萧子的‘九天玄功’,可是本来打算安排常四娘常长老伏击任飘萍,不料常长老竟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只说自己不是任飘萍的对手,到时见机行事确保拿下欧阳紫。所以最终还是他自己想出这条男扮女装成欧阳小蝶来暗袭任飘萍。
方少宇的脸色一变,道:“这个朋友只要加入到拜金教自会知道!”
李冰玉格格笑个不停,道:“老身忽然不想知道了!”手中精钢所铸琵琶已是在空中抡起一个半圆,道:“请!”方少宇心中暗暗叫苦,心道:若不是第一高峰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破了他的‘血神掌’,他也许还可以背水一战,只是现在,思忖间的眼神焦虑之极的看向秦淮河。李冰玉看着方少宇的这般模样冷冷道:“不必瞧了!他不会再浮出水面了!”
方少宇似是有意无意一只眼看向他右手右手中指上的那刻硕大的翡翠戒指,另一只眼挑起观察李冰玉,道:“本座可以向教主极力推荐朋友做金袍和_图_书长老,呵呵,要知这就意味着你这一辈子有使不完的银子,怎么样?”
任飘萍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出一招,竟是那癫和尚的‘望月三式’的第一式‘幻影残月’,只是任飘萍此刻使出来竟是要比那癫和尚还要快上两三分,只是因为在水里所以只拍出了七十二掌。突变之下拜金教的少教主一愣,仓促之下出招竟也是躲过了任飘萍的七十掌,但是最后两掌最终没有躲过。
但见水中道道水珠形成的指头般粗细的水柱交织在一起,在岸上偷偷溜进水里的灯光下反射而出淡淡的五色光芒,眨眼间二人各自胸腹部十四个致命的要害穴道已是全部点过,却是依旧不见对方倒下,任飘萍实在没有料到对面这个生得像女子一般白净秀气的青年的出招速度竟是快极,其神思之敏捷也是令人咋舌。
人体周身共有单穴五十二个,双穴三百个,五十个经外奇穴,共七百多个穴道,其中一八零八个要穴,三十六个致命穴道。所以任飘萍知道若是点遍对方七百多个穴道自是不易,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边搜索对方的穴道气门,一边以快取之,只要比对方快而且事先不为对方猜到自己出手要点的穴道,就可以一举获胜。
花无叶左手轻轻在空中一挥,而这一挥手,那举着狼牙棒的胳膊终归没有落下,剩下的眼中全无半点血色的三名银袍人回首一望,大吃一惊,原来那方少宇已是不见了,再回头时,花无叶已是双拳正要击出,三名银袍人见状,忽然hetushu.com•com一起‘扑通一声’向花无叶跪下,齐声泣声道:“前辈,放过小的们,小的们也是奉命行事,事出无奈啊!”
要知穴道转移只是一种假象,只不过是将对方所要点的穴道在瞬间转移到十二经络或是奇经八脉的其他穴道上,并不是凭空消失了,而其中一个穴道是自始至终都不能移动的,而这个不能移动的穴道就是穴道的气门,就好比是练成铁布衫或是金刚不坏之身,身上总有气门,气门一旦被击中,则神功立破。
二人此时都是心中明了各自都不惧怕被点中穴道,虽是心中疑惑,却是各不相让,依然你一指我一指,指来指往,试图找到各自真正的穴道气门。
方少宇身后的一名银袍人弱弱道:“长老,可是……可是少教主怎么还不出来呢?”
方少宇嘿嘿淫笑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嘿嘿……只怕少教主和那个漂亮的妞,嗯……哈哈哈……”
前胸后背各中一掌的拜金教少教主但觉气血翻腾不已,胸口疼痛欲裂,心知受伤不轻,当下便是潜水逃去,而任飘萍也是不追那少教主,径直抱起已是沉到水底的欧阳尚晴直冲水面而去。
拜金教少教主自然也是心中无比震惊,不想江湖中除了自己和师傅居然还有第三人会这样的穴道转移神功,要知这种穴道转移的功夫极难修炼,一是因为一般人修炼根本就不得法门要领,二是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奇经八脉尽断,三是没有个十年八载很难练到在对阵时可以灵活运用的。所以他也很想看看任飘https://www.hetushu.com.com萍的这种功夫的究竟,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任飘萍的奇经八脉早在年幼时就已经被少林寺的智方大师尽断,只是因为体格天生异禀,而年少时又有一段奇遇,反倒是因祸得福。
所以看着一脸疑惑的方少宇李冰玉无法回答,不过她已不用回答,因为就在这时,‘哗啦’一声,自她背后平静的秦淮河水面跃出一个人来,可不正是任飘萍,他的手中还抱着一个人——欧阳尚晴。
方少宇不解地看着李冰玉,李冰玉虽说有兵不厌诈之嫌,但是不知为何,就是亲眼看到任飘萍被点了穴道,也是毫无来由的对任飘萍抱有着一种无法名状的信心。
花无叶脸上未曾有半点反应,道:“小的们,谁又不是呢?认命吧!”双拳同时向两旁一分,拉出一道拳风,拳风就无形中向三名银袍人的前胸推去。花无叶对自己的杰作显然极为有信心,他现在就站在方少宇适才站着笑着的地方,向下看,他的身后,三名银袍人胸廓塌陷眼睛暴突而死,全身上下竟是全无半点血迹。屋内靠墙朱红的方桌上的两支蜡烛忽然间熄灭了。
当下施力拉任飘萍下水,不料刚一没入水中的任飘萍忽然变成了一条泥鳅,就那么轻而易举地从他的手里滑溜而出。滑溜而出的任飘萍在他惊疑未定之时,一个侧翻,顺着水流的方向一指剑气击出,点向对方的气海穴,不料那少教主竟是不避不让,右手同样击出一指剑气,却是照着任飘萍两乳之间正中的膻中穴而去,任飘萍同样也是丝毫不做闪避,再出和图书一指剑气射向对方的脐上六寸出的巨阙穴……
因为他知道欧阳尚晴这个傻丫头根本就不会水,可是欧阳尚晴现在就在水里,而且已经开始往下沉,可是她竟没有叫喊,也没有挣扎,只是嘴里不断地吞咽着这秦淮水,一双一如秋水的眼在水中睁得很大,眨也不眨的看着任飘萍。因为任飘萍更知道因为他经常和欧阳小蝶在山谷中的小溪中戏水,欧阳尚晴经常是一个人远远地站着,瞥上一眼,然后掉头就走。他当然还记得欧阳尚晴曾经说过一句话:“我讨厌水,我永远不会下水,除非死!”
就在这时欧阳尚晴鱼跃入水,与此同时自画舫上落下三具拜金教教徒的尸体,迅疾就在二人四周涌起了千万个大小不一翻腾着向上的水泡,就在这水泡涌起的瞬间,任飘萍忽然改变了策略,他不玩了,不是不想玩,是不能玩。
欧阳尚晴的意识已是开始渐渐模糊,眼角却是有泪,脑海里还是止不住地在想着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离开水行走在陆地上流泪的鱼到了水里还是要流泪呢?
任飘萍之前见对方未被自己点住穴道,心下自是想起‘九幽神尼’的‘穴脉横行’绝世神功,心下震惊之余,却也是豪气干云,正想试试如何破解这‘穴脉横行’的神功。
起风了,眼见形势不妙的方少宇在花无叶击出第一拳的时候已是越窗而下,落地的方少宇的面前站着一脸冷酷皱纹迭起的李冰玉。方少宇苦笑道:“朋友何苦赶尽杀绝!”李冰玉甜甜一笑,脸上皮肤皱的更深,声音却是极为甜美,道:“如若不然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