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四十一章 千机变
两名金袍人和四名银袍人冷笑,方少宇眼睛斜瞄任飘萍,强忍心中怒火,对着燕无双道:“燕姑娘,此言差矣!拜金教也是武林大家庭中的一份子,何苦计较关内关外呢?”
拜金教最后离去的独眼人临走之际喉间发出一声冷哼,收起笼罩在那张伯头上百会穴的右手,左手却是轻轻拍了拍张伯的后背,身形一纵,三五下已是消失在牡丹山庄外了。而张伯的眼似乎在独眼人那一拍之际开始神散无光!燕无双已是取下张伯嘴里的那团白布,口中急道:“南宫叔叔,南宫叔叔!”
方少宇仰天大笑,又低头摆弄着右手中指上的那刻硕大的翡翠戒指,一只眼斜向上挑起看着欧阳紫,道:“欧阳门主是明白人,你当知道我拜金教要的是什么!”
欧阳紫眼中已见湿意,道:“可是张伯他老人家说是我父亲的花奴!”
任飘萍皱眉,方少宇已是笑道:“任少侠,山不转水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想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转身飞身上马,对着那独眼人暗暗使了一个眼色,口中喝道:“走!”
燕无双点头,对着龙门老人施了一礼,任飘萍这才想起揭去欧阳紫脸上的舍得和尚人皮面具的那个晚上燕无双在雅静阁曾说过她的易容术就是和南宫开学的,却是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张伯就是天下第一易容高手‘千机变’南宫开。
此言一出,在群雄中立时炸开了锅,方少宇瞪大着眼睛看着任飘登时说不出一个字来。
赵宏云道:“既已知道,何必多问!”
燕无双冷笑道和-图-书:“一个花奴会教给你那么高明的易容术吗?”
龙门老人道:“那张图给我,你真的不想知道欧阳小蝶的下落吗?”
欧阳紫无语。
龙门老人看看四下,低声道:“据说云南翠烟门里有一种功夫,叫‘瑜伽龟息大法’,而欧阳尚晴好像是翠烟门‘桃花雨’显然是翠烟门的不传绝技,老夫没有说错吧!”
这时,一直站在震天帮席位前的龙门老人慢慢走上前来,对着燕无双道:“南宫开!”
就是泥做的菩萨也有三分士气,这时的方少宇的脸已是和他身上的红袍一样的红,怒道:“任飘萍,你想做第二个第一高峰吗!老夫今天就成全你吧!”双掌已是提到胸前,这时一名金袍人走至方少宇身后,附耳说了些什么。方少宇哈哈哈大笑,道:“好,说得好!”
赵宏云没走多远,龙门老人已是截住他的去路,一挥手点住了他手下的几名弟子哑穴,道:“她不是欧阳小蝶?”
任飘萍淡淡一笑,垂眼,似是随口一说,道:“方长老,带着你的人和财走吧!对了,这个人留下!”
南宫开似是知道自己行将走完自己这一生,对着欧阳紫一摆手,道:“这两年来我一直在替他赎罪,希望尽自己一生所学可以帮你早日为你父亲报得这血海深仇,但是却希望你能放过他,现在觉得实在可笑,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我也是!”欧阳紫不知南宫开所云,道:“南宫叔叔,你在说什么呢!您不是,您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最不自私的人!”
方少宇呵和图书呵一笑,道:“任少侠,这个……当然是用来制造流星火箭!”
南宫开又看向欧阳紫道:“小姐!”欧阳紫急道:“张伯,不,南宫叔叔,不要这样叫我,您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呢?”
任飘萍挑眉傲然道:“要是你想出手你早就出手了,不是吗?”
任飘萍笑,看向欧阳紫。欧阳紫此刻眼已迷离,任飘萍此刻的风轻云淡又一次吹进了她的芳心里,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竟是不由自主的冲着任飘萍点头。
落雁门的左右护法看着拜金教的人把那慢慢一棺材的金银财宝又抬走似是实在不舍,不免狠狠的看了一眼任飘萍。任飘萍则是再无心思在此地逗留一刻,转身直向筱矝走去。
任飘萍眼中已是有些感激,冲着欧阳紫点头微笑,欧阳紫一咬嘴唇低下头去。
龙门老人又道:“她是欧阳尚晴!”
方少宇竟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道:“任少侠,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拜金教哪里会做出这等事来!”
任飘萍道:“是吗?你不要忘了‘辽东三杰’和第一高峰!”
方少宇似是有些出离愤怒了,冷冷道:“任少侠,你真的以为老夫怕了你不成?”
棺材里的那人已近花甲,颌下寸长白须像极了山羊胡子,眉骨高高隆起,其下的双目看着欧阳紫满是怜惜。没有人认识棺材里的这个人,除了燕无双,还除了欧阳紫,因为群雄还在疑惑地看着这个人时,欧阳紫已经撤下手中的鱼肠剑,面无表情道:“好吧!放了张伯!”那独眼人如释重和-图-书负急忙退至方少宇的身后。
欧阳紫似是更惊,道:“张伯怎么会是‘千机变’南宫开?”
这时燕无双忽然快步走至筱矝身边,把‘欧阳小蝶’递给筱矝,一句话也不说。筱矝一愣,眼中的燕无双已是大步向欧阳紫那边走去。
方少宇眼眸里的珠子四下转动,理直气壮道:“那又怎么样!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同时眼光瞥了一下唐飞。任飘萍顺着方少宇的眼看到的唐飞,唐飞装作没有看见一般,看向筱矝。任飘萍当然没有真凭实据,只是试探性的一问,但是从方少宇的眼中任飘萍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任飘萍至方少宇身前站定,目中精芒暴涨,道:“是给朝鲜国制造的吧!”
赵宏云道:“呵呵,这个好像不是你关心的事吧!”
这时龙门老人忽然发现赵宏云和几个手下弟子竟是匆匆向门外走去,忽然拱手道:“各位,老夫还有些事,先告辞了!”竟是不等众人回礼,身形已是随着赵宏云的方向而去。
赵宏云觉得有些冷,道:“龙门前辈,晚辈不知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南宫开微笑点头,道:“无双!”燕无双拉住南宫开的另一只手道:“南宫叔叔,无双在!”
南宫开已经在咳血,声音减弱,道:“我的一生所学全写早‘千机变’的一本书里,现在落在你方少宇的手里,你们两个人要……要……拿回来。”头一歪再也没有了气息。二女顿时神伤不已,任飘萍却是看向龙门老人,道:“南宫开和南宫玉?”龙门老人点头道:“亲兄弟!”
和图书任飘萍急行的脚步一停,回首,不禁奇怪,心道:南宫叔叔?
燕无双和欧阳紫同时开口道:“南宫叔叔!”“张伯!”
这时丐帮田不平猛然站出一步,一脸严肃道:“敢问方长老,贵教要那么多的火药就是为了给朝鲜国制造流星火箭?!”群雄竟是同时跨出一步站在田不平的身后,齐刷刷怒视拜金教诸人。
这时任飘萍一边踱步走向方少宇,一边冷笑道:“方长老此话不假,只是不知拜金教要‘流星火箭’的制造图纸做什么用啊!”
赵宏云不回答。
方少宇似是有些绝望。这时落雁门左右护法同时向前一步,与欧阳紫平行而站,同时低声道:“门主?”欧阳紫一愣,微一思量,摆摆手,二人面无表情又退了回去。
此刻任飘萍输送的真气在南宫开的身体内突然受阻,凝神辩穴,转过南宫开的身体,揭开上衣细看之下,南宫开的命门重穴周围一个淡淡的黑色掌印赫然在目。龙门老人已是开口道:“黑沙掌!”与此同时南宫开身体一抽搐,任飘萍急道:“有什么话就问吧,时间不多了!”
方少宇道:“这个好像是要欧阳门主拿主意的,而不是你任少侠吧!”
八名黑袍人和八名绿袍人见状同时纷纷抽出兵器把燕无双包围住,独眼人已是在一瞬间右手掌心罩住棺材里那人的百会穴。燕无双轻笑:“方长老!若是不想再出丑的话,还是希望你们拜金教赶快逃回到关外去吧!”
欧阳紫惊,看向龙门老人,龙门老人似是在解释,道:“南宫开易容术实在是高超,他https://www.hetushu.com.com若是不露出他的本来面目,老夫也决计是人不出来。”
燕无双似是醒悟,解开张伯的穴道,再叫南宫叔叔,依然是没有回应,欧阳紫似是同样惊讶燕无双叫张伯为南宫叔叔,却是顾不及问清楚,急道:“张伯!张伯!你怎么样?”任飘萍见状,又返身回来,二女遂让开,任飘萍一看张伯的眼神摇头叹气,同时右掌聚气一握张伯的右手暗中输送真气。
“不错,欧阳门主,之前我说过你父亲在世时有两个至交好友,其中一个是武当无情子,而另一个正是眼前的这位天下第一易容高手‘千机变’南宫开!”
龙门老人道:“就算是欧阳尚晴你也不该不伤心啊!”
任飘萍忽然想起这个欧阳紫口中叫张伯的人不就是那个卖给自己冰糖葫芦的老汉吗?也就是在牡丹山庄门口向自己示警的那个老者,不禁心道:欧阳紫总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吧!
欧阳紫冷色阴沉,向寒风中凛冽的一只怒放的梅花,双目一如冷剑刺在方少宇似是胜券在握的脸上,道:“你想要流星火箭的制造图纸!”
方少宇点头,呵呵一笑,道:“正是!”却是看见燕无双走至自己身前,眉头方皱,燕无双已是走过自己身边直向那棺材里的人走去,方少宇不解,燕无双已是出手,棺材旁的四名拜金教的白袍人虽然已是警惕着燕无双,可是燕无双的袖中的鱼肠剑已是割断了棺材里那人的身上的绳索时,四名白袍人的长剑才至燕无双的近前。燕无双转身一周,鱼肠剑急速轻滑四人腕脉,四名白袍人长剑落地,抱腕惨叫。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