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七章 骸送鬼门前
筱矝望向三人,似是鼓足了勇气,问道:“诸位可见过任公子的字?”
云中歌呵呵笑道:“多谢应代掌门,老叫花子对医道也是多有涉猎,不知可否入内探望百里掌门,或许能为百里掌门略尽绵薄之力!”
云中歌三人随着应物行一干人等向正堂走去,唐飞和常小雨四目如电、迅速流转于各处,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那应物惑见三人已去,黑脸和那白脸的王大雷也是送那被他们二人打伤劫持而来的‘小五’去了‘流云堂’,浓眉之下的狭长双眼里眼珠翻滚,似是没有受到多重的伤,转身一人独自走进‘柳絮堂’,提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又走至‘柳絮堂’的后院,自后院的鸽笼里掏出一只鸽子,将那张纸搓成卷状绑在鸽子腿上,张开手,那鸽子便很快的消失在夜幕当中去了。
筱矝也是初入江湖,一时没了主意,看向云练裳,云练裳嫣然一笑,道:“我们先去伙房问了那帮老妈子再说。”同时右手指向东南方的一间竖有几根粗长烟囱。四人沿着屋脊悄无声息行至正堂一排房的东头,那伙房是沿着南北方向而建,关中一带的房屋但凡不是正堂都是半边盖,是以只有通过朝着西边的门才可进入伙房。而伙房门前总是有两人人在来回巡视,这时只见云练裳等到他们背过身,纤手一扬,一枚铁莲子向南方数丈外的一颗树上打去,那两人立时飞身前去查看,就是其他四人也是飞奔了过去。云练裳一挥手,四人已是趁机跃下地面至伙房门前,云练裳自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塞进门缝间,拨弄了两下,手法极其熟练,那门已是开了开来,四人遂迅疾闪入。
很快唐灵四人便到了飞剑门,飞剑门位于尚德门里的一家古朴的大宅院,四人绕行提气跃至正堂屋顶,见整个飞剑门房屋数十间,前后院均有六人人持火把值守,人数虽不是很多,但是来回巡视,戒备严密,倒也是不可等闲视之,四人当即同时伏低,唐灵和*图*书已是低声说道:“这怎么办啊!任大哥到底被关在哪里?”
云中歌那声贯注内力的求见很快便有了结果。
登时云练裳傻了眼,原本想在筱矝面前露脸的,这下可丢尽脸了,只觉唐灵三人六道目光在黑夜正盯着自己,遂低声道:“怪了!上次我去的那户人家的老妈子就是睡在伙房的……”就在这时筱矝指着那堆柴火道:“快看!”三人望去,原来那堆柴火后隐约透出些许亮光,四人面上同时一喜,知是飞剑门的地下密室。轻轻扒开柴火后,露出地面上的一块三尺见方的木板,那光线正是从这木板下方透射而出的。唐山伏在木板贴耳细听,低声道:“有人!”
唐山已是在唐灵背后低声道:“七小姐!”
唐灵正待反驳,筱矝已是说道:“云长老,可是不管怎样,也算是一线希望吧!”
那中年人呵呵笑道:“云大侠明鉴,在下的确不是百里掌门!”
黑脸道:“乔公子,没了,我们东西一到手,自是溜之大吉!”
筱矝自是不知,静等云中歌下文,不料这时唐飞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筱矝,道:“也许乔公子还不知道,飞剑门除了以一套天下闻名的‘飞鱼剑法’令武林中人不敢小觑,更重要的是飞剑门自‘飞鱼老人’创派以来一直秉持侠义道的精神,从不无端滋事,所以这里边是不是有些误会还得仔细思量再作打算!”
唐灵气道:“假若那人就是任大哥,说不定现在受什么罪呢!你们不去,我去!”扭身便走,筱矝也是道:“我也去!”跟了前去,这下云练裳也是道:“乔公子,等等我!”唐山也是跟了去,临走道:“三少爷,小的去看着七小姐!”
云中歌自是连连应声道:“自是应该,自是应该!”
黑脸这才赧然道:“昨个晚上我和王大雷去‘飞剑门’伙房……偷吃东西时,听那做饭的老妈子说,‘刚才我去送饭,那年轻人模样倒是长的蛮俊的,就是眼睛瞎了,和-图-书怪可怜的,也不知是得罪咱飞剑门那位爷了,竟遭那罪。’”
筱矝不语,将那纸递予唐灵,只是她递予唐灵的那只手此刻却在止不住地颤抖,唐灵不解,惊讶地看了筱矜一眼,她不懂筱矜为何见到这张纸会如此恐惧,边看边读:“九天玄功,命断辞人路,骸送鬼门前,从今一别后,更会几何年。”
云中歌三人倒还真不知道此事,心中半信半疑。云中歌一张李逵似的脸上似乎有些歉意,道:“原来是这样!云中歌见过应代掌门,深夜造访,实是唐突,本是有事求教于百里掌门,哎!也罢……”不料那应物行截口道:“云大侠!有事尽管说,若是用得着飞剑门的,只要是正义之事,飞剑门上下自是全力以赴,绝不含糊!”
应物行略一沉吟道:“多谢云大侠,里边请!里边请!”
这时那中年人身后的一男一女两名青年人中的背剑男子说道:“云大侠,在下飞剑门左护法杨少奚,这位是本门代掌门应物行,要知敝门百里掌门近三年内身染怪病,久治不愈,一直中风卧病在床,实难料理帮中诸多事务,正是代掌门才三年默默努力才力保飞剑门正常运转、声名不坠的,这本是家丑,但云大侠自是高义,想来道出也不怕被笑话。”
唐灵似乎打算再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发现,却是听云练裳这么一说,顿觉恶心难忍,遂第一个冲上离开了密室。
……
至此那黑脸再无下文,筱矝已是急道:“后来呢?”
筱矝三人已是相继下来,当云练裳最后一个下来,双脚甫一落地之时,便从上边传来一个人中气十足的声音:“丐帮云中歌深夜求见百里掌门!”云练裳一惊,密室中三人立刻朝四人所在之处瞧来,唐灵反应极快,扬手间,金钱镖已是击中三人的昏穴,三人闷哼一声已是跌倒,云练裳的话同时出口:“是我爹!”
唐飞还在沉吟,云中歌道:“唐姑娘,且慢!总不会只要是瞎子就是任少侠吧!”hetushu.com.com
可是云中歌不进,云中歌甚至也不还礼,道:“你不是百里掌门!”
唐灵听至此。已是一步跳出,道:“我不信,你撒谎!任大哥不会有事的!常公子你说!你说你撒谎!”可是她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已是泪水晶莹,分明是相信了常小雨的话。
转眼间四人已是消失在柳林外,云中歌、唐飞和常小雨三人一愣相视无奈苦笑。
常小雨这才简单扼要的把任飘萍这一段时间在大漠的遭遇说予诸人,诸人俱是嗟嘘不已。唐灵则是时悲时喜,对任飘萍之境遇似是身同感受。
朱红大门在静夜之中‘吱呀呀’地缓缓开启,像是一个得了病的老态龙钟的老人发出的声声呻吟。
筱矝见唐灵竟是如此,不禁道:“唐姑娘!任大……任大侠吉人天相,自会逢凶化吉的,况且还有这么多的朋友在帮忙,在下和常兄今日也是在‘鸿运来’酒楼听见丐帮两位兄弟谈话才赶至此地的,想来只要我们大家尽力打听消息,相信不久定会有任大侠的消息。”说话时看了一旁垂手站立的丐帮的黑脸、白脸二位。
在此期间,唐飞却是无意间发现一直在闭目疗伤的应物惑在黑脸提及‘飞剑门’三字时双目突然开启,遂又很快合起。
说不出是庆幸还是失落,四人只觉心情有些沉重,正待离去,筱矝却是瞥见那三人赌牌九围着的那张桌子上有一张纸,摆放在牌九和酒菜之间分外地不搭调,于是走上前去,拿在手中一看,不禁皱眉眯眼,唐灵见筱矝不做声,遂上前道:“乔公子,上边写的是什么?”
奇怪的是原先守着前院的六名护院也是跟着走进了正堂,云中歌三人不禁奇怪,遂相互示意提高警惕。
……
众人俱是眼前一亮,云练裳道:“废话!你还不快说!”
云中歌等三人的眼中同时映出一个中年人,身形微胖,有点儿发福,圆圆的脸上双重的下巴,满眼的笑意,那人抱拳哈哈大笑道:“真格是丐帮执法长老云大侠https://www.hetushu.com.com,云大侠侠义满天下,今日一见,果然不虚,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同时望向云中歌身后的唐飞和常小雨。唐飞和常小雨两人相视一笑,遂同时对着对方抱拳拱手,各自道:“唐门唐飞!”“无门无派常州常小雨!”那人立刻惊道:“今个真格是飞剑门的好日子,原来是名震武林的唐家三少唐飞和快刀飞雪常小雨!快进!快进!”
云练裳旋即作答道:“乔公子说的对极,还是赶快离开吧!也许常公子、唐公子和我爹一块来的呢!再说这里臭死了!”
唐灵此刻目光看向三人,不是征询而是告知,因为她的手已是拉开了那块木板,但见一个木制楼梯直通而下,而下面竟是灯火通明,唐灵毫不犹豫,已是摸出一把金钱镖,缓慢谨慎下行。待至底部,扑鼻而来一股恶臭之味,唐灵几欲呕吐,缓过一口气,见面前的密室颇为宽敞,四个长宽约莫四米高二米的铁笼摆放在一排,每个铁笼里都关有四五个各色武林人士,只是这些人似乎全睡着了,四周墙上插满着火把和长明灯,不远处铁笼外三个人正喝着酒玩牌九赌钱,大声吆喝着正玩得起劲,似是根本就没有觉察有人进来。
之后云中歌安排好诸事,三人这才直奔‘飞剑门’而去。
众人这才知道为何常小雨和筱矝突然出现在这里。唐灵看了一眼筱矝,道:“多谢乔公子!”筱矝点头微笑。而云练裳却是看向黑脸、白脸,那黑白脸二位自打常小雨和筱矝出现就一直觉得好面熟,这时听到筱矝所说,才知个中缘故,此刻见云练裳一双妙目中尽是凌厉之色,那黑脸一时慌乱不安,生怕小师妹以后不理他似的,突然似是想到什么,鼓起勇气,道:“小师妹!有一件事可能和任大侠有关,不知当讲不当讲?”
常小雨道:“就我所知,老狐狸没有得罪过飞剑门的人,”说话间人已是站起,接着道:“我们还是跟着去看看吧!”唐飞也是不再思虑,对云中歌说道:“还烦请云长老和图书差人把这位兄弟送回敝门在长安朱雀门外的分号‘流云堂’。”
此时已是子时初刻,屋内自是漆黑一片,四人也不打着火折子,遂稍等了片刻,眼睛已渐适应,借着自窗户透进的月光才大致看清屋内的锅碗瓢盆、灶台柴火、蒸笼橱柜等一干厨房所用之物,唯独没有床,当然更不会有睡觉的一干老妈子。
唐灵三人摇头,筱矝低头道:“在下也没见过,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常公子定是识得。”
唐灵立时道:“三哥,我们现在就去飞剑门!”
筱矝点头道:“赶快找任大哥!”云练裳和唐灵听到筱矝改口同时一愣,遂一想似乎也并无不妥,四人遂一个个铁笼寻找任飘萍,一个个人仔细辨认,却是仍不见任飘萍。那唐山想问问那些四人一个也不认识的被关的武林人士,却是怎么也叫不醒,思忖道:“这些人定是被下了药的,看来有些蹊跷。”
然而六名护院的撤出自是给了伙房大气不敢出的唐灵四人一个大好机会。唐灵四人很顺利的从正门走了出去,出门后四人一路东行,向南一拐弯,云练裳自怀中拿出一个管状物放至唇边用力吹,夜空中便彻响而起一种甚为奇怪的声音,唐山显然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因为他正在抽搐着眉头看那物。
半晌,唐灵闪动着疑惑的眼,低声道:“这不是任大哥写的吧,只是这‘九天玄功’好像江湖上传闻是任大哥所有……”
而唐灵和筱矝似乎在想着另外一件事,因为她们二人此刻正遥望星空,同时想起的是那张纸上的诗句吧!她们自然都清楚那是隋朝著名僧人灵裕临终前写的一首五绝《悲永殡》,她们当然知道那诗句中的贪生怕死的感情流露。只是不知道二人此刻心里担心恐惧的是任飘萍已死还是任飘萍还未死但原来也只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徒。
云中歌道:“呵呵,乔公子!但也不能病急乱投医吧!要知‘飞剑门’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是自创立门派以来已有一百多年了,你知道其凭借的是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