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四十五章 火烧赤壁(上)

常小雨冷冷道:“老狐狸!”眼睛已是冷的像刀。
刘浩轩道:“正是!二公子酉时乘那飞天猫头鹰归来,似是极为震怒,一边传下令去四处寻找李奔雷的下落,一边亲自部署今晚捉拿前来偷袭月亮湖的夏伤宫黄金龙侍卫。小弟我便是被派来专门守月亮湖西边的这片沙丘的!”
难听雨也是点头,道:“是啊!简直可以当大将军了!”
筱矝的眼里的今天晚上用餐期间和她没有说一句话任飘萍此刻握着筷子的手正在不住地颤抖,她知道那是因为那个什么燕姑娘,或者是燕云天、紫云的吧!
难听雨低声道:“少主!看来燕霸天已经做好了准备,要不然不可能所有的蒙古包都是灭着灯的吧。”
任飘萍道:“哦!二公子的意思?”
任飘萍呵呵笑道:“谢前辈教诲,晚辈知道了!”
在难听雨的带领下,四人悄然绕到月亮湖的西边的高高的沙丘之上。
任飘萍已是站起,道:“刘兄想来不是又要杀我的吧!”
而任飘萍已是开口道:“朋友,出来吧!不嫌闷得慌啊!”
筱矝和难听雨几乎是同时问道:“为何?”
难听雨道:“至少我们可以多做一些准备,不至于就我们四人来闯月亮湖吧,毕竟这里囤积着近五千人马!”
“少主,是不是太仓促了,不如计划一下再做决定!”难听雨小心翼翼道。
刘浩轩苦笑道:“燕赵这几年已经退居幕后撒手不太管燕赵三十六骑的事了,不信,你可以问难老哥!”
任飘萍疑惑道:“想来就是燕霸天轻功再高,也不可能直到现在我们还追他不着,不知为何?”
任飘萍听到声音便笑道:“原来是刘兄,呵呵!赏月也不用这样的吧!”
常小雨道:“沉括?没听说过!”
已是在大漠中狂奔了三个时辰的任飘萍四人终于是慢了下来。
四人,三匹马,星夜,新月,漫漫黄沙路!
任飘萍不答hetushu.com.com,常小雨道:“现在我想知道的是那石油究竟在何处,总不会巧妇可为无米之炊。”
筱矝回头对任飘萍嗔怒一笑,却是于任飘萍毫无反应的眼眸中发现自己似是有些得意而忘记了任飘萍的眼,遂心中一痛,看向夜空,垂眼帘,见难听雨和常小雨已是行走在前边了,遂一夹马肚赶了上去。
任飘萍由衷赞道:“筱矝可以当将军了!”
筱矝笑道:“是啊,常公子有所不知,这飞天猫头鹰本是产自西域,是西域最凶猛的‘飞天之雕’和最大的一种猫头鹰交配而育出的,其性凶残嗜血,善飞和远距离攻击,又具备了猫头鹰飞行时悄无声息的特点和极为敏锐的听觉,所以非比寻常。”
任飘萍皱眉,常小雨已是问道:“什么?飞天猫头鹰,就是你师父的那什么沙漠之鹰吧!”
转瞬间,任飘萍四人周围的沙丘里迅速地先后一跃而起十二人来。
刘浩轩已经明白,刘浩轩突然出手。
三人走,众宫女俱是叫道:“少主!我们也去帮忙!”
筱矝见此,忽然道:“不如先下去一人查看一下具体情况,顺便也看看那石油在哪里。”
现在,是子时。
眼中尽是黑暗的任飘萍道:“无所谓了,晚辈现在只想救人,并不打算惊动燕霸天,更不想火烧这些蒙古包,毕竟这蒙古包里还有很多老弱妇孺。”
当筱矝听到任飘萍那句话中没有她的名字时,心中的冷竟是要结了冰一样,似是再轻轻的一碰就要碎了。她心知李奔雷已是横亘在她和任飘萍之间的一条天河,她又想起了彼岸花,可是她的眼神中泛起的却是一种坚毅,人已是一步跨出,用自己纤弱的左手托起任飘萍迷失的右手。
冲霄殿外,任飘萍对难听雨和陆翔凯道:“难前辈随晚辈三人先行一步,兵贵神速,陆将军调派三十名龙侍卫前来接应就是!”
难听雨和图书急道:“少主!不可鲁莽行事!”
听着筱矝口中的‘火’,任飘萍忽然想起了被‘春风不度’烧死的‘月上枝头’凤如烟,他当然不会忘记凤如烟临死的无比痛苦的模样,看来李思然的‘春风不度’之火和筱矝口中描述的石油之火极为相似。
常小雨立时反应道的是一个辈分的问题,心知自己吃亏了,可是却也不提,眼睛却是看向难听雨。
难听雨叹气道:“少主,老夫知你心地善良,悲天悯人,可是当敌人凶残无比时,你这样做不但会害己,还会害人的。”
常小雨不解,扭头看向任飘萍,正要说话,左耳边响起一阵悉悉索索似是沙子滚动的声音,筱矝和难听雨已是听到,三人惊,俱是立刻向左看,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筱矝道:“我知道了,这是北宋沉括发现并称之为‘石油’的东西。”
当任飘萍触到筱矝伸来的发冷的手,他的脚终于可以踏实的落下,任飘萍道:“不用,没有时间了!”
任飘萍三人已是出了冲霄殿。难听雨和陆翔凯愕然后紧随其后,留十二名宫女在那里发呆,竟是有些茫然于任飘萍的话语。
常小雨发现眼前的刘浩轩怎么就这么老实,却是自口中蹦出一个问题,道:“可是阁下似乎背叛了燕赵三十六骑的真正的主人燕赵!”
筱矝三人这才用力的翕动着鼻子嗅,难听雨已是说道:“是一种黑色的粘稠的液体,老夫也不知道叫什么?只是以前见过‘燕鸽湖’附近的老百姓好像用这种东西点灯烧饭。”
终于,任飘萍人霍地站起,道:“小常,我们走!”一步正要迈出,却是抬起的脚悬在空中,一阵悲意袭上心头,那抬起的脚竟是处在空灵之中,不知落向何方,那里才是实处。毕竟他还没有学会适应一个盲人的生活。
任飘萍一笑,道:“不知道!不过不知道我不插嘴。”
筱矝也是轻笑。
和*图*书小雨三人更惊,因为就在此刻刘浩轩还说了一句话:“兄弟们,都出来吧!”
常小雨恨恨道:“你就发骚吧!”
难听雨‘哦’了一声,道:“什么办法?”
任飘萍笑,道:“可是你没有想到等来的是我!”
常小雨喜欢任飘萍这种很少表现出的豪气,道:“好!想来燕霸天已是在等候咱家了!”
难听雨道:“少主!前边就是‘魔鬼城’,再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就到月亮湖了。”
陆翔凯见众人俱是看着任飘萍紧张不语,自己本想说出的话只好咽回肚里。
……
任飘萍不能视物的眼珠定格在自己内心的空灵之中,他的心正在向下沉,一种难以隐忍的痛正自升起。
任飘萍当然能够感受到筱矝转头时带来的那一丝空气的流动和流动的空气中筱矝身上那种淡淡的香气,笑道:“不错!无论如何都要来的,纵是五千人马终归还是要来的。”
醉意浓浓的陆翔凯已是惊得肚里的酒虫悄悄溜出体外,一个箭步却是踉跄着奔了过去,道:“这怎么可能?我的手劲很重的。”
常小雨却是有些急了,道:“不对啊,老狐狸,你知道?”
下马之后的四人现在就趴在沙丘的顶端向下望,映入眼帘的一轮新月般模样的湖偶尔在这寂静的夜里荡起一阵鱼儿的笑声,之后便再也没有声音了,月亮湖的四周点缀的大小不一的蒙古包已是比较清晰了,只是那蒙古包一个个依旧是黑魆魆的,没有一丝的亮光。
筱矝笑得快要从祥云马上摔下来了,道:“别闹了,小女子有办法了?”
所以任飘萍突然不笑,道:“还是暂不使用吧!”
筱矝凝眸,柔情似水,在月光下更见清丽脱俗,似是月宫仙子,静静道:“任大哥说的是,那石油极易点燃、火势极大且不易被扑灭,所以一旦烧起来,只怕燕霸天的兵力优势便会立刻消失殆尽。”
常小雨道:“我去吧m.hetushu.com.com!你们在这正好等陆翔凯他们。”说罢就要起身,却是被他右边的任飘萍用手按住。
难听雨道:“听这水流声,应当是到了,只是怎么看不见毡帐呢?今晚月亮虽是不亮,但那白色的毡帐连成一片应当是一目了然的。”
刘浩轩面显痛苦,道:“是!”
任飘萍道:“好!谨遵将军之命!”
难听雨点头,道:“是,你说的没错!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少主的朋友怎么样了?还有黄金龙侍卫的亲人?”
常小雨笑道:“除非这小子长翅膀了?”
筱矝不自觉有些骄傲,道:“烟袋爷爷,哪里呀!对了,我对这里地形不熟悉,还请烟袋爷爷带路的,我等先行小心查看一番,”又补充道:“任大哥,你说呢?”
也许人的眼睛若是看不见,才会想起发挥其它感官的机能吧,任飘萍已是翕动着鼻子,道:“这空气中有一种怪怪的刺鼻的气味,不只是什么?”
筱矝却是微微一笑,道:“既是一定要去,就先去了再说!”话落,已是一夹马肚,当先冲出,常小雨哈哈哈大笑扬鞭赶去,难听雨摇摇头,只好催马紧随其后。
任飘萍回首,道:“谢!不必了!你们留守这里。”又是淡淡说道:“我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现在,既然你们叫我少主,就要保护好夏伤宫,就是李奔雷也不能践踏这里的一草一木。”
任飘萍呵呵一笑,道:“不知道别说话,一边去,少插嘴!”
刘浩轩肃容道:“任兄你要是说这话还不如当日就让那支金箭射死小弟得了,既然小弟已经认定是朋友了,就绝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这些兄弟都是近年来和小弟我一起出生入死过的,今晚在此守候是二公子的意思!”
任飘萍道:“所以你很为难,因为同样你也不愿背叛二公子!”
没有人说话,因为燕霸天的逃脱就意味着那些龙侍卫的亲人的死亡,试想一个连自己和-图-书亲生的爷爷都不放过的人又会怎样对待他们呢?
常小雨三人定睛一看之下,心中骇然,此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兴庆八俊’中会使‘霸王枪’的老三刘浩轩,而刘浩轩显然是燕霸天的人。三人已是环顾四周,同时耳边响起刘浩轩的话来:“任兄说笑了,小弟我哪里是会赏月的人,小弟是特意在这里等你的!”
常小雨三人这才注意到就近在常小雨身旁三尺之处的沙丘慢慢地蠕动出一个沙子做的人来,那人掸了掸满身的沙子,笑,却是在月光下隐约可见满嘴的参差不齐的牙齿,道:“任兄内功深厚,小弟就是这样也被你发现了!”
刘浩轩惊道:“少主?难老哥,你说谁是你们夏伤宫的少主?”说话时刘浩轩的眼睛在常小雨和任飘萍两人身上转来转去。
任飘萍嘴角抹出会意的一笑,道:“火烧赤壁!”
难听雨叹气不语。
难听雨道:“既是这样,筱矝姑娘何不早一点说?”言辞之间已是略带责备。
任飘萍道:“这么说,我们是来晚了?”
任飘萍倒是一愣,同时听到筱矝道:“常公子言之有理,那燕霸天是一个极为自负之人,而大凡自负之人必会多疑,多疑的人最喜欢做的也许就是故布疑阵,所以我等先查明这石油的味道是来自哪里?不要到时反被燕霸天烧了。”
筱矝忽然道:“燕霸天过二十岁的生日的时候我师父当时送给他一对‘飞天猫头鹰’,看来燕霸天定是乘坐飞天猫头鹰逃走的!”
不一会儿四人已是能够听到听到淙淙的水流声,空气中也是多了一些湿气,筱矝在前机灵地一伸手示意大家停下,压低声音道:“到了吧!”
任飘萍道:“我也正是此意,这会儿那味道竟是越来越重了。”
筱矝倒也是不介意,道:“我若是说了,就不来了吗?”回首眼睛已是看向任飘萍。
刘浩轩道:“是!”
难听雨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睛看着任飘萍。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