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三十二章 少林客栈

燕无双立刻展开身形便欲追出去,可是她的眼前已无声无息多了三个和尚,燕无双叹气。
燕无双并不避开任飘萍的目光,也直勾勾地看着任飘萍说道:“你不相信我?”
这时从这十八人中走出一个四十多岁老成持重的和尚,双手合什,对着任飘萍说道:“任施主,别来无恙吧?”
那人回了一礼,却是单掌立于胸前,笑道:“既是任施主那就对了,燕女侠果然豪爽之至。”
任飘萍无奈地说道:“世上总有些事是比死还要可怕的。”
可是任飘萍却感到了一阵阵寒冷之意,说道:“少林十八罗汉?!”
燕无双和任飘萍一人骑了一匹快马,柳如君则赶着放着棺材的那辆马车。
空气似乎就这么沉默凝重了起来。
任飘萍浅浅一笑,道:“不错。”
此刻不再有那好事者,也不再有好色者,原来都是惹事的和尚。
那人心中凛然,道:“任施主果然好眼力,只是不知道你如何得知在下是出家人?”
……
龙门老人似是吃了一惊,待到身形向后移动之时却发现身后的长凳竟像是生了根一样钉子地上纹丝不动,原来燕无双早以算好他的退路,挥掌之际已是右脚同时向前跨出一步挡住了长凳,龙门老人迫不得已向前移动,可是这时为时已晚,因为燕无双的玉掌已至,龙门老人只好沉肩卸力,然而燕无双这一掌竟是虚招,只见那原先拍向龙门老人左肩的掌于眨眼间立掌为刀急速下滑直切龙门老人左手的脉门。
好事之人只不过是胆子比常人大一些,喜欢看热闹,这世上这种人虽不多但也绝不少,而惹事之人除了胆子大以外,通常是有一些能耐的人或者说有一定实力之人。
任飘萍笑道:“任谁都看得出,你口口声声称在下为任施主,又立掌还礼,你还能说你不是出家人吗?”
燕无双却似乎明白任飘萍的话,反问柳如君:“假若有一个人或是一种信念比你的性命还要重要呢?”
就在此时这家客栈里其余所有的人全都哗地一声站了起来,拿下头上的斗笠,或是去和*图*书掉头上裹着的头巾布匹,就连这家店的店老板和店小二也不例外,任飘萍暗中细数,正好十八人,个个都是光头的和尚,和尚的头上个个俱是九个戒疤。
燕无双叹道:“自从我十九岁那年便再也没有见过师父了,至今也从来没有他的消息,真是好想见上他老人家一面。”
现在,是中午。
任飘萍他们已经到了山脚下的小镇上,这个小镇并不算大,只有十来户人家,而且只有一家看上去很是不起眼但招牌上却很响亮地写着四个大字‘少林客栈’的客栈,所以他们就只好在这里将就一下来祭奠五脏庙了。
可是这个陌生人没有回答,任飘萍心道:不好。可还是晚了一步,那陌生人已经脸部几经抽搐痉挛,嘴角流出一丝黑色的血,头一歪整个身子已是仰面栽倒在地。
那人已是上前了一步追问道:“那么任施主所带棺材内又装的是何人?”
任飘萍似乎被燕无双看穿了心思,眼睛看向远处,悠然说道:“只是以常理推断不太可能,姑娘也要莫怪。”
龙门老人立时瘫坐在他身后的长凳上,苦笑。
任飘萍一时也理不出头绪,只是突然觉得燕无双的师父是一个十分关键的人物。
可是柳如君却说道:“我却是想不通,既然一个人连死都不害怕,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事是可怕的。”
柳如君也是很想知道这个答案,所以现在他正盯着燕无双等她说话,也许是一路奔波口渴之极,看也没看顺手拿起手边的杯子就放在了嘴边去喝,谁知任飘萍却迅速之极地抢过柳如君手中的那杯酒,悠然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况且渴还是喝水的好。”话一说完,便将那杯酒泼在了地上。
龙门老人已是眼神中充满着恐惧的绝望,燕无双这才说道:“因为他根本就不是龙门老人。”突然伸手自龙门老人的脸上撕下一张皮来。
任飘萍这才想起以前好像在少林寺见过,遂笑道:“原来是大师啊,大师一向可好。”其实任飘萍还是未能想起对方的法号,只好如此https://m.hetushu.com.com一说。
三人相视一笑向那人走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龙门石窟的龙门老人,龙门老人当然也看见了他们,所以龙门老人已经起身从长凳上站了起来,微笑。
紫云似乎忍无可忍,走到任飘萍面前说道:“怎么会呢?那先前被打捞上来的那具尸体又是谁呢?”
路上,任飘萍这才仔细地问道他不在时具体发生的每一件事情的每一个细节,因为他知道很多事情的最终结果都是由无数个细节决定的。
那无尘是个老实之人,听至此话,心知理亏,一时语塞。先前最早说话之人却说道:“小僧无念,在这里给任施主,燕施主还有柳施主赔礼了,不过还是想再问一遍,这棺材里之人究竟是何人?”
嵩山,五岳之一,海拔一千五百多米,少室山便在这里,而少林寺就在少室山上。
燕无双笑道:“虽然这件薄衫多年来一直陪伴着我,但是我并不知道,是龙门老人很肯定地认为这件薄衫就是天蚕宝衣。”
客栈里已经有人在笑,嘲笑,燕无双的手实在是太女人了,洁白如玉且柔若无骨,精致修长瘦弱无力,这一出手就像是给人驱赶肩上的苍蝇一样。
任飘萍依旧在微笑,可是柳如君已经笑不出来,他实在不明白燕无双为什么会对龙门老人出手。
燕无双本来有心问任飘萍和欧阳小蝶落入黄河之后的事情,但想到之前任飘萍似乎不愿谈及此事,此刻的他又是眉头紧锁,只好作罢,‘驾’的一声,一鞭抽在马屁股上,顿时便将他俩抛在了后边,任飘萍和柳如君相视一笑,便也追了过去。
那人眼中忽然精光暴射,直视任飘萍,一字一句道:“敢问任施主,今日可是要上少林?”
任飘萍又问道:“你和你师父还联络吗?”
脸自然是撕不下来的,被燕无双撕下的面具之后的那张脸是一个极其陌生而又普通的脸,柳如君已经在问了:“你是谁?”
任飘萍心中偷笑,这才知道对方的法号叫无尘,那个江湖人称“武痴”的无尘,可是燕无双看到对方有https://www.hetushu.com.com点仗势欺人的气势,不免心中不快,气愤道:“总算是有个有名字的人出来说话了,难道说这就是你们少林寺的待客之道?”
任飘萍实在是有一些想不通了,遂愁眉苦笑道:“敢问无念大师,你认为这棺材里是谁才使得少林寺如此大动干戈竟出动了十八罗汉?”
任飘萍还在笑,可是柳如君却是悚然一惊,对着龙门老人怒目而视,说道:“不想闻名于武林的龙门老人竟也是这般的卑鄙恶毒。”
任飘萍悠然道:“看来阁下是一个有心之人,只是在下不明白,你一个出家之人怎么这么多的凡心杂念呢?”
燕无双和众人此刻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俱是瞪大了眼睛等着任飘萍解释,然而任飘萍没有解释,仍然坐在棺材上,他在想,那个在黄河里被打捞上来的尸体又是谁呢?
阵阵的热气随着那射进客栈的阳光在空气中弥漫,天气很热,树静静地伫立在大地上,树叶没有一丝的舞动。
没有人说话,任飘萍、燕无双和柳如君三人分别与紫云和风中天等人挥手告别,便一路直奔嵩山少林寺而去。
燕无双笑道:“厄?居然连本姑娘的底细也是摸得一清二楚,那么请问朋友,所为何事?”
任飘萍三人当然也在微笑,可是燕无双在距离龙门老人不到三尺的时候却突然微笑着出手,燕无双的纤纤玉手似缓实急拍向龙门老人的左肩。
任飘萍三人也都各自坐下来,龙门老人似是不解,问道:“燕女侠,你这又是为何?老夫原本是要在这里请各位喝上一杯水酒,顺便告诉任少侠几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的。”
来人是一个中等身材相貌颇为威风的青年男子,走路之间虎虎生风,待至任飘萍三人面前,对着任飘萍笑道:“敢问阁下可是任施主?”
任飘萍心思电转,按说少林寺应当知道这棺材里很可能就是舍得和尚的尸体,因为震天帮已经差人把那个假的舍得和尚的尸体运送至少林,而少林寺绝对有人可以辨认出那具尸体绝不是舍得和尚的,那么少林寺却事先便在山下和-图-书乔装埋伏好人手,而且还是少林寺的精英十八罗汉,听无念先前说话的口气是专程在此等候自己。那么究竟是为何?难道说他们故意刁难,事出他因?
任飘萍知道他眼里正在走向他们三人的那个人一定便是那惹事之人。
柳如君却随声附和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说燕赵三十六骑为首之人果真姓燕的话,燕姑娘岂不是也姓燕吗?难道说这只是巧合?”
柳如君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那个自己永远不能相认的儿子,他现在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会为这个儿子去死,但是至少他现在已经不再反驳任飘萍的话了。
那无念似乎没有想到任飘萍会有如此一问,迟疑片刻,说道:“小僧心中自有打算,打开棺木便有分晓。”话音方落人竟向门外的棺材迅速的移去。
谁知那人单掌立于胸前,道:“阿弥陀佛,小僧怎敢了小觑三位。”
此刻的柳如君和燕无双心中也不禁略感惭愧,暗赞任飘萍心细如发,自叹不如。
任飘萍回答道:“我也正在想,我也想不出来,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去一趟少林寺。”
燕无双依然盯着任飘萍那张在自己心中无时无刻不想念的疲惫而又坚毅的脸,然后也看向远处,耳边响起了适才换装是紫云对她说过的话:姐姐,任大哥手上的香包也一定是欧阳姐姐送给他的,那上边绣着的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燕无双不禁心道:你还是不相信我,你要我怎样才能相信我,难道说这世上只有她才是你最相信的人,难道她从来就没有负过你?
任飘萍也在叹气,只是任飘萍人已经坐在棺材之上了,叹气说道:“为何这年头总是有人逼我呢,就连一向老实的和尚也不老实了。”
而那人此刻也是摘除了头上的方巾,当然也是个秃头和尚,温柔地一笑,说道:“不知这样够不够分量。”
燕无双闻得此话绵里藏针,不禁美目一横,冷冷地讥笑道:“就凭你?”
那人点头说道:“任施主于万千事物之中洞察入微,实在是令小僧佩服,只是今和*图*书日这棺材里所装之人小僧是一定要弄个清楚,否则的话小僧可不好向方丈交代。”
任飘萍心里虽然吃惊可是并没有回答,他知道以燕无双爽朗的性格一定会忍不住心里的疑问,果然不出所料,燕无双起身抱拳问道:“那么敢问阁下是如何得知我朋友姓任?”
所以任飘萍在问:“燕姑娘,你确定这件薄衫就是江湖中传言的天蚕宝衣吗?”
三人下车后刚一进这家客栈就看见了一个人,那人坐在正对着门口的一张桌子上,虽是一个人,却占了一张桌子,而且桌子上除了他自己的那副碗筷之外,还摆放着三副空着没人用的碗筷。是以小二向他们打招呼时,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见,而他们三人一进门,就挡住了客栈唯一的采光来源,是以客栈里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这三个俊男美女。
客栈里胆小一点的人见到有死人已经开始离开,而留下之人要么是胆大好事要留下来以观后事如何发展的,要么是胆大好色眼睛一直在燕无双的身上滴溜打转而心里的哈喇子早已是流得可以浇二亩地的,当然还有一种人,这种人既不好事也不好色,这种人是惹事之人。
只见那杯酒刚一落地便‘兹’地一声冒起一股刺鼻的青烟,几只闲来无聊的苍蝇似乎对恶臭的东西颇感兴趣,急忙飞上前去贪婪地吮吸了几口,不料一个个眨眼间便挺着个小肚皮一命呜呼了。
燕无双没有回答,因为柳如君所说的也是她心里苦思冥想而不得知的。
任飘萍的目光停留在燕无双的眼睛上,沉吟道:“这件薄衫是你师父留给你的,可是你却并不知道你师父是谁?”
此刻的燕无双心中也着实是吓了一跳,只觉得那和尚的温柔一笑竟是如此的温柔一刀,不禁把目光投向了任飘萍,柳如君此刻也是看着任飘萍,等他发话。
良久,任飘萍,笑,问道:“按照龙门老人所说,你师父应该和燕赵三十六骑有着深刻的渊源。”
这和尚笑道:“贫僧无尘,不想任施主还记得,只是今日之事还希望施主原谅则个,事毕之后,贫僧当煮茶以谢今日之罪。”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