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十九章 第一高峰
方少宇其实此刻心里已没有战胜第一高峰的底气,只因为第一高峰那种不喜不惊泰然处之的气势,在他的心里,柳如君虽然剑术高超,但是太过浮躁,而眼前的第一高峰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手。方少宇叹气,道:“其实我并不想与你为敌,至少你是官府中人,只不过你万万不该随便杀人,杀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剑痴南宫玉就这样死在了自己锺爱一生的剑上,剑名‘别离’,也许这才是别离剑被赋予的真正含义。
王子峰已经死了,整个头部此刻竟慢慢地化成一个骷髅头,而方少宇拍向王子峰的右掌已在瞬间变成血红色。
适才第一高峰、燕无双、柳如君、常小雨、风中天等人正在天香酒楼吃饭时,一行几人饭还没吃饱,就看见了这口晦气的棺材,那棺材是从门外飞了进来的,正好落在他们的这张桌子上,桌子并没有倒下,可是饭菜却是吃不成了。
“爹……爹……”
可是在方少宇的眼中,柳如君的笑容实在是不迷人,非但不迷人,反倒是可恨之至,所以柳如君还在笑时,方少宇就出手了。
方少宇似是有些吃惊,说道:“难道另有他人?”他心中不禁暗自揣摩:对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难道说是任飘萍,可是据说任飘萍从不杀人,那么会是谁呢?
方少宇笑道:“你要给我送终吗?这么说你是要给老子当儿子吧!”
黑衣人虽是心中对方少宇不满,却也是不敢怒也不敢言。
可是王子峰面色大变,骇然道:“不必了,谢谢长老关心,弟子已是止住了血,不碍事的。”说话时更是退后了一大步。
常小雨见没人搭理他,脸上自是有些挂不住,遂问道:“哎,神捕大人,你们认识?”第一高峰点头,常小雨又问道:“你们有仇?”第一高峰还是点头,并不说话。常小雨笑道:“难怪我怎么看这口棺材好像是用来装你的?”
燕无双惊道:“血神掌?那不是已经失传了三十多年的‘血衣侯’的成名绝技吗?”风中天接口说道:“是啊,那血衣侯当年凭借血神掌叱吒武林,却于如日中天之时突然消失,只怕武林又到腥风血雨时。”
那白衣人顿觉不妙,就连一旁负手而立的颇为托大的方少宇也暗叫不妙。白衣人虽是觉得不妙,却也并不含m.hetushu.com.com糊,手中金刀舞成一团金色的刀幕护住头顶,花已落在那团金色的刀幕上,花遇见刀自然会碎,可是刀势却立时受阻,碎成万片的花屑已是砰然落在白衣人的胸前后背,柳如君这一招使得正是拈花剑法的第四十四式‘碎花更无情’。
第一高峰不语,仍旧闭着眼睛。
方少宇的脸色骤变,自一双绿豆大的眼睛中射出两道寒光,右掌迅疾的拍向王子峰的天灵盖,然后转过身眯着眼笑道:“我的这位兄弟说他很感激你为他仗义而言呐。”
所有的人似乎直到现在才认识了第一高峰的刀,就是常小雨此刻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刀,心中也不禁自问自己是不是能够接下这一刀。
所有的人此刻竟是觉得全身每一根汗毛竟自竖立了起来,脊梁骨上竟窜着丝丝的寒气。常小雨已是愤怒之极,道:“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冷血屠夫!纳命来!”
方少宇脸色微变,笑道:“神捕的眼光果然毒得很呐,只是不知你的‘九天十地刀’是不是还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啊。”
黎明的时刻已经能够听到早起的鸟儿的鸣叫,树是静的,没有一丝风,偶尔能够听到早起的人们零零星星的嘈杂声。
只是这一变向,黑衣人之前所有的优势就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就好像一个婆婆为自己未出生的还在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满心欢喜准备好了所有的男孩的衣袜鞋帽,谁知媳妇生出来的却是一个女孩,尽管先前准备的东西还能凑活着用,毕竟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方少宇使的是点苍派的‘落英缤纷掌’,掌化万千,却是隔空迅疾如电地拍向柳如君的后背,众人急呼:小心!饶是柳如君轻功卓绝,毕竟后发而动,在奔出十米处还是被那方少宇的掌力所伤,幸好那掌力也算是长途奔袭,十分掌力也只剩了三分,柳如君踉跄了几步,站稳身形,只觉心中血气翻江倒海似的激荡不止。
常小雨笑道:“当然不希望,我看装那个白衣人还不错,一脸的哭丧相。”
是以他这一刀已是自己一身所学的一刀,已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这一刀已是劈出了他所有的精气神的一刀。这一刀已是第一高峰那一身正气冷眼笑看人生的一刀。
门外正自矗立着四人个人,正是和-图-书那日在兵器大会上发威的拜金教护法长老方少宇和当时围在第一高峰身边的三个拜金教的教徒。
去往洛阳的官道上,任飘萍,一身白色的儒服,一架马车,车上载着一口黑色的棺材,棺材里装着舍得和尚的尸体,在这寂静的寒夜里孤寂地行走着。夜色如银,正在赶着马车的任飘萍忽然从怀里拿出一物,竟是一枚银制令牌,那令牌上赫然而现的竟是金箭银枪弯刀。
燕无双娇声怒斥道:“背后伤人实属宵小之徒所为,阁下如此不怕天下人笑话吗?”说着便自肩上取下琴来,只是这时第一高峰拦住了燕无双,道:“我的事我自己来解决。”燕无双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这个外表冷血而内心却无比热情的汉子,又把琴放了回去。
柳如君此刻已含笑落地,白衣人的胸前背后各有九道剑痕,白衣已是血衣。柳如君的人本来就是迷人的,此刻含笑而立一招制敌的柳如君岂不是更迷人,只怕不知道又要迷死多少洛阳城的女子。
第一高峰冷冷地说道:“如果你客死他乡,总得自己先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要不谁给你送终?”第一高峰似是觉得话说的已太多,竟闭上了眼睛。
任飘萍也未曾想到南宫玉竟是这般决绝的死去,而南宫玉绝对是一个不想死的人,否则他就不会安排假过寿这出戏,难道说这个世上还有比死还可怕的事。
黑衣人的笑容忽然凝滞,就连剑似乎也凝滞不前了,因为他的剑尖几乎要触第一高峰的刀身,可是预想中要动的刀却不动,所以他的剑忽然就不知刺向何处。
……
方少宇听了燕无双的话也不生气,见第一高峰出来,冷笑了两声,说道:“我还以为你怕了呢?”
可是黑衣人的剑是必须要刺出的,是以他的剑就在即将碰到第一高峰的刀时,只好忽然变向斜向上四十五度角撩起。
燕无双等人才知对方竟是来寻仇的,风中天此刻竟是暗自惊道:‘辽东三杰’前一阵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第一高峰愣是从嘴里挤出两个字,道:“不知。”
而现在摆在第一高峰等人眼前的也有一口棺材,同样也是黑色的一口棺材,不同的是这口棺材是空的。
方少宇笑道:“好吧,让本座替你看看伤口,也免得外人说闲话。”
众人被常小雨hetushu.com.com的话逗得忍不住笑了,只有第一高峰笑不出来,因为他知道拜金教是个什么样的门派,也知道这次方少宇之行是为什么。其实众人心里虽是不知道拜金教,但是方少宇的武功在兵器大会上已是有所表露。
常小雨却在闪躲之际,飞速地抢下一壶酒,嘴里犹自说道:“奶奶的,就是死了人也不能扫了咱家的酒兴吧!”眼睛扫向酒楼外。
南宫家现在任飘萍已是多余,任飘萍也不愿再多做停留。是以任飘萍带着舍得和尚的尸体走了。
这时方少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可是就连一旁的黄衣人和白衣人似乎也是有些害怕起来,王子峰更是不寒而栗,又退后了半步。
紫云却悄声说给常小雨:“看来第一高峰大哥和那屠夫似是以前就认识。”常小雨点头称是,道:“难怪。”常小雨做什么事总是要给自己找到那么一丝平衡,好让自己开心,是以众人才很少见到常小雨不开心。
常小雨却忍不住为黑衣人打抱不平,笑道:“你就这样对待你的部下,岂不是让人感到寒心?”
方少宇依然一身红袍,镶金带玉,此时正认认真真地盯着一个人──第一高峰,根本就没拿常小雨当回事,在方少宇的身后站着的三个人,依次身着白、黑、黄三色长袍,正目空一切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舍得和尚颤抖着从身上拿出一物,交给了任飘萍,任飘萍细看之下竟是一把钥匙,再抬头看向舍得和尚时,舍得和尚似是要张口说什么,任飘萍把耳朵凑近他的嘴边,“老衲错了!”这是舍得和尚说给任飘萍最后的四个字。
而这时第一高峰的人动了,人动刀动,第一高峰的刀便在这黎明前的黑夜里划出一道绚丽的光芒,刀速极快,在黑衣人的剑还未碰到第一高峰的前胸时,那把剑就已‘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剑柄还有握着剑的那只右手。
舍得和尚竟然没有被欧阳紫带走,任飘萍急忙走上前去,舍得和尚的那双呆滞的眼神此时竟有了一丝泪光,可是任飘萍已经看出他已是油尽灯枯之际,任飘萍心知欧阳紫不知在何时已是解了下在舍得和尚身上的蛊,只是那蛊已是吞噬了舍得和尚所有的精血。
第一高峰根本没有听见似的,只是静静地看着方少宇。
方少宇又自说道:“你可知为和*图*书什么我要带一口棺材来?”
黑衣人感觉到刀风近身时已是全身暴退,然而还是晚了,整个右臂就这样愣生生齐刷刷地被切断,顿时血流如注,那黑衣人已是疼的呲牙咧嘴,却也是没有出声喊痛,端的是一条硬汉。
也许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总是如此的对待自己的部下。
南宫伤兄妹还沉浸在南宫玉死去的悲伤中,欧阳紫已经无声地走了,田不平他们也没有阻拦,也许有些事是冥冥中注定的。
常小雨原本心想若不是自己的话那王子峰也不会死去,是以心下觉得很是愧疚,此时听得第一高峰这么一说,竟乖乖的一声不吭地走了回去,在常下雨的心中不知为何总是有些莫名的害怕第一高峰,就是对任飘萍他也未曾这么听过话。
方少宇并不回答常小雨的话,而是回过头笑呵呵地问道:“王子峰,你是不是对本座有些寒心啊?”
就在这时,方少宇回头看了一眼黑衣人,他身后的黑衣人立时便似已是实在忍不住出手了,嘴里说道:“长老,不必与他废话,我们的三位坛主岂能白死。”未及方少宇表态,他的剑已是自空中滑过一个美丽的弧线,直挑第一高峰手中的刀。
方少宇已是看出这一刀的威力,他的右掌变得更是血红血红,已经是很小的眼睛此刻忽然睁大,似是要把第一高峰的这一刀看个清楚,然后方少宇出掌,血红的掌影在瞬间化作万千,可是万千的掌影忽然化作一掌,一个很大很大的血掌,足足有六尺见方大的血掌,而这只血掌正迎向第一高峰的那一刀。
黑衣人这一招自是高明,他旨在先封住第一高峰的刀,刀劈向哪里剑就跟到哪里,先确保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所以这一招是虚招,后招才是真正刺向第一高峰的狠招,他的脸上分明已经有了笑意。
方少宇没有看黑衣人,只是面无表情地说了四个字:“丢人现眼!”其实方少宇自己适才没有阻拦黑衣人是想让他试试第一高峰这么多年后的实力,现在黑衣人受伤落败,却又训斥黑衣人办事不力。
第一高峰在十六岁时就已经将‘九天十地刀’的一百零八刀练得炉火纯青,二十岁时他根据自己的心得已是能够吧这一百零八刀化繁为简化为七十二刀,那时的他在江湖中已是小有名气,二十三岁时,他更是依据实战经https://www.hetushu.com.com验把七十二刀化为三十六刀,武林中当时人称‘鬼刀’,在刀客中已是能够跻身前二十名,也就是在这一年,他败给了方少宇,是以这近十年来,他又熟读精研孙子兵法,将这三十六刀化为一刀。
常小雨已经准备出手,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柳如君的出手比他还要快,只见一个淡蓝色的身影已是落在了白衣人的面前,道:“你们当真以为中原武林可欺吗?”剑已出手,第一招便是‘七七四十九式拈花剑法’的厉害招式第四十三式‘落花本无情’,顿时漫天剑影自白衣人的头顶落下,剑气凌然而至,恰似秋花无边纷纷落,无边剑影已将白衣人笼罩。
那王子峰似更害怕,情不自禁地退后了一步,道:“没有,长老对弟子自是关怀备至,弟子心中又怎敢有怨言呢?”
第一高峰冷笑道:“看来你的‘血神掌’已是练到了第七重了。”
第一高峰终于说话了:“你希望装我?”
常小雨人已跃至方少宇的面前,谁知第一高峰却冷冷地说道:“你退下,我的事无需你插手!”
第一高峰依然气定神闲,道:“‘辽东三杰’不是我杀的。”
“大哥……大哥……”
就在这时,旭日初升,东方射来的第一道光线照在了第一高峰的刀刃上,刀自横眉,刀光如霜,第一高峰的眼神竟也如霜如刀,心道:这一仗决不能败,自己二十三岁时便是败在方少宇的血神掌下,今日又怎能再败?今日又怎能让自己心爱的人再次失望呢?第一高峰的眼中闪烁着自己刀上如霜的光芒时,却也看到了方少宇那只如血的右掌正在闪耀着的戒指宝石反射而来的太阳的光芒,就在这时,他迎着初升的太阳劈出了一刀。
第一高峰却没有动一丝一毫,就是闭着的眼睛也未曾睁开,他的刀同样也没有动,那把刀就那么随意地握在他的手里,整个刀身与地面呈八十五度角,刀背向前,刀锋向后。
刀身如霜,刀光如雪,刀势如虹,刀声如雷。
那白衣人三十多岁,确是长着一脸的哭丧相,现在已是愤怒之极地手提一把金刀走上前来,叫道:“狂徒小儿,你倒是来把大爷装进去呀。”
在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喊声中,欧阳紫心灵的深处似乎有一些触动,在她木然的眼神中找不到一丝丝的喜悦,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伤感和无奈。
更多内容...
上一页